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四十七章 结束了!
    第九百四十七章结束了!

    有句话叫,隔行如隔山。

    教练的针法简直就是一塌糊涂,虽然他清楚那些穴位的分布,但那不代表他就能准确的把银针刺入进去。

    轻微的叹了口气,慕彩伸手按在了教练的手上,说道:“我来吧。”

    “你懂中医吗?”教练皱着眉头问,之所以会有这种表情,是因为他有一针扎深了,竟出现了一股强烈的刺痛。

    “学了点儿。”

    慕彩点点头,说道,“但我只会普通的针灸,其他的东西一窍不通的。”

    教练欣喜若狂,也顾不得慕彩所说的学了点是什么水平,如果再让他扎下去的话,凭他那半吊子的水平,他真担心会不会把自己扎出毛病。

    换了慕彩上手之后,那股刺痛明显就消失了。

    很快的,所有的穴道都已经扎完了,慕彩有些不知所措的问:“接下来的事情呢,唐跃有没有跟你交代?”

    “呃,我也不清楚啊。”

    教练也闹了个大红脸,他现在被扎的就跟个仙人掌似得,怎么看怎么滑稽。

    不约而同的,教练和慕彩都看向了唐跃。

    此时,唐跃已经被剑打的节节败退,尽管唐跃已经成就了魂级,可两个人的实力仍然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若非靠着威力奇诡的大雷音拳,唐跃说不定已经落败了。

    铿的一声。

    剑的手掌直刺而去,仿佛那不再是一只手掌,而是化身为一柄锋锐可怕的利剑。

    比起先前的攻击,剑的这一招明显要凶悍许多。

    唐跃拼尽全力,竟然只能在剑刺穿他的面部之前,往旁边生生的挪了一下。

    噗嗤。

    手剑擦着唐跃的面庞而过,带起一道血光。

    “唐跃。”

    慕彩看到这一幕,心脏倏地就提了起来,下意识的就要冲出去,可惜却被眼疾手快的教练给拽住了。

    与此同时,人群中冲出一个人影,挡在了唐跃的身前。

    正是一身是伤的一号。

    一号浑身浴血,就如同那些恐怖电影里的杀神一样,但是他的出现,却让慕彩的心再次踏实下来。

    “你回去,我来对付他!”

    一号微微侧头,语气里透着一股子的不满,好像是唐跃抢了他的猎物一样。

    唐跃也没跟他争抢的心思,他本来就有自己的打算,说了句小心,飞速的后退着,面对剑的可怕,他不敢把后背留给剑,只能正对着剑后撤离开。

    谁知道一号能抵挡多久,万一只是瞬间,那唐跃的离开也就反转成了自取灭亡。

    剑似乎没把一号放在眼里,打算从他的身边冲过,直接冲向唐跃,只听得一号大吼一声,竟是用了最原始的招数。

    撞击。

    一号用自己的身体做武器,生生撞在剑的胸口上。

    就好像被一颗飞来的陨石撞上,剑虽然没受什么伤,却是被撞了个趔趄,而这时唐跃已经回到了教练的身边,他也失去了追击唐跃的最好时机。

    剑登时大怒:“该死!”

    说罢,再次化掌为剑,直取一号的心口,若然这一剑成功,一号就彻底没戏了。

    让剑意外的是,一号的战斗经验远超于志明与春娇,再加上他现在宛若疯癫,根本不在乎生死,反倒是无形中增添了自己的实力,与剑周旋了几个回合,剑竟然没能杀死他。

    “一号,多坚持会儿。”

    注视着他们的战斗,唐跃喃喃说道。

    下一秒,唐跃转身看向了教练:“还有几根银针,我忘记刚才说到哪个穴道了。”

    “…”不过教练也没了吐槽的心思,抖了抖空空如也的针包,说道,“一根都没了,唐跃,你到底要做什么?”

    “治好你,让你恢复到全盛时期的实力。”

    听了唐跃的话,教练的反应不是欣喜,不是惊讶,而是长达几秒钟的呆滞。

    能够做到他这个位子,那颗心早就已经千锤百炼,此时却出现了几秒钟的呆滞,足见治好他这三个字对他而言是怎样特殊的意义。

    一旁的慕彩也愕然了一小会儿,惊喜的问:“就是用这些银针吗?”

    “他们只是第一步。”

    唐跃来不及跟他俩做太多的解释,开始治疗之前,又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一号,随后深吸口气,此时的他需要完完全全的心静。

    慕彩也看出来唐跃不想被打扰,不知从哪抽出一柄匕首,拿在手里,命令所有还有战力的武者:“誓死保护教练和唐跃!”

    “誓死保护!”

    武者们则是齐声声的喊道,气势方面当真是无比雄浑。

    这时候,唐跃的手已经按在了关元穴上的银针,轻轻捻动,源源不断的内气导入进去,这是用的四象神针之中的春暖回阳针,有润养回阳的神奇功效。

    接下来便一路向下,夏炎生阳针、秋凉退阳针、冬寒散阳针,这其余的三种针技也用在不同的穴道上,各自起着各自的作用。

    半分钟,唐跃的手在所有的银针上过了一遍。

    教练顿时一喜:“结束了?”

    “还没有。”

    唐跃呼出口气,骈指为针,又用出了气针的手段,在银针没有覆盖的那些经络上,频频点下,生平他所学过的针技统统都掺杂了进去。

    要在短时间内修补好教练受损的经脉,唐跃必须赌上一切。

    又是半分钟的时间过去,唐跃停下来的时候,他的两根手指已经微微颤抖,明显是用的脱力了。

    “结束了?”教练再次询问,此时一号已经显示出了很明显的疲态,他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还没有。”

    唐跃耗费了太多的内气和野性,坚定如同磐石的心境也出现了瞬间的颤抖,再加上教练的急促询问,他顿时有些不耐烦了,“能不能闭嘴,我就想静静…别他吗的问我静静是谁!”

    教练顿时石化。

    都这种紧要关头了,你还能开的出玩笑,真真是…逗比到了骨子里了。

    这话教练当然是没敢说出来,全场唯一能仰仗的就是唐跃了,他哪敢得罪唐跃啊!

    只是,一号他…

    想到这里,教练又忍不住的把目光转移到了那激烈的战斗之中。

    此时,一号已经彻底脱力,他唯一的招数就是抱住剑的腰肢,死死将其摁在地上,期待能用这样的方式帮唐跃拖延时间。

    “放开我!”

    剑也是动了真火,一掌一掌的劈落,他的掌剑锐利无匹,很快就把一号的后背砍的稀烂,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说不出的狰狞血腥。

    一个迅猛的鲤鱼打挺,剑终于站了起来,只是一号还挂在他的身上,尽管人已经昏死,双手双脚却毫不放松。

    嫌恶的将一号推开,剑嗤之以鼻:“这年头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丑真是越来越多了。”

    随即,剑的目光就落在了正在接受治疗的教练身上,剑好似想到了什么,面色一阵变化,但每一个变化之间,都能看到明显的危机感。

    “当初留下你的性命,真是个错误决定。”剑摇摇头,很快恢复了冷静,他这句话,是对唐跃说的。

    然后剑就消失于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冲入了保护教练的武者群当中,就跟收麦子似得,一双掌剑挥舞的犹如神兵利器,哪怕那些武者有兵器在身,也无法阻挡剑的脚步。

    呼吸间的功夫,剑就已经打到了慕彩的面前。

    凭借慕彩的实力,恐怕连剑的一招都没办法接住,她也很有自知之明,没有选择注重实力的冷兵器,而是从腰间抽出一柄沙漠之鹰,朝着剑的方向狠狠开了几枪。

    砰砰砰砰!

    一梭子打完,慕彩的确成功的拖延了时间,却也没有给剑带来任何的伤害。

    再近的距离,剑也能通过对慕彩瞄准方向的判断,用超速度规避子弹,他嘴角露出个阴冷的笑容,声音如同魔鬼:“死去吧!”

    慕彩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轰。

    一声巨响。

    声音把慕彩震得心神一愣,赶紧又睁开眼睛,顿时呆立当场。

    剑哪里还在他的面前,而是正被一道人影凶狠的打着,仔细看去,那人竟然是第一梯队的王者,霸王戴克。

    灯塔里面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外面的人,嗅觉灵敏的戴克也很快觉察到了不对劲,便做出了登塔的决定。

    戴克一出手就是他的无敌杀招,十八连炮,而且每一拳都加入了他的天选之力,能够把手臂变作发条一般的特殊能力。

    只可惜的是,在外人觉得是无敌的拳术,在剑的面前,就如同搔痒一般的存在。

    十八连炮打完,剑也只是被打出了一点内血罢了。

    “近魂级的武者,也敢来找我的麻烦?”

    剑戏谑的盯着戴克,连掌剑都没用,一脚飞踹轰了上去,竟然把戴克踢的面部下陷,爬起来的时候,一丝人样都没有了。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楼层里面传来个微弱的声音。

    “结束了。”

    声音是唐跃发出来的,听上去却是疲惫不堪,就跟一晚上整了十几次似得,这话虽然糙了点儿,但确实是那种感觉。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到唐跃的身上,尤其是慕彩和教练,两个人都是面露狂喜,还有一抹浓重的不敢相信。

    先前觉得唐跃治疗的时间过长,现在他们却又觉得短了。

    教练真的恢复了?

    “你尽情的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了。”教练拍了拍唐跃的肩膀,脸上带着一种来自于王者的霸气。

    看到这幅情景,剑的身体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啪的一声。

    剑终于把背后的长匣子解了下来,没错,先前的战斗他都是背着那长匣子打的。

    长匣子里面是空的,然而剑在里面摸索片刻,里面竟然弹出一个暗格。

    暗格中,是一把造型古朴的石头剑。

    “你没机会使用那把兵器了!”

    教练放出一句狠话,身体随之而动,如同一座移动的小型山岳,朝着剑的方向就碾压而去。

    他或许是太兴奋了,结果连唐跃的一句“不要”都没有听见。

    慕彩搀扶住唐跃的身体,有些奇怪的问:“你的治疗不是结束了吗,怎么还不要父亲去呢?”

    “没结束呢,还差最后一步。”

    唐跃苦着一张脸,说不出的郁闷,“我就是在马上结束前说上一句,想吸引一下大家的注意,得到一点掌声什么的…不说这个了,教练的膻中穴上还有一针没有起出来,否则的话,就不算是治疗结束。”

    “那你的意思是,我父亲现在…”飞蛾扑火四个字终究是没能说出来,慕彩面露忧色,看向了教练冲去的方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