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二十九章 正选者!
    第九百二十九章正选者!

    冷冷清清的休息室里,唐跃百无聊赖。

    趁着这段时间,他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东西,手机已经不知所踪,针包也被卸了,再加上现在的他无法使用内气,他的医术属性也算是暂时清零了。

    “看来要变强,就得把自己逼上绝境啊。”

    唐跃心里头冒出这么个感慨。

    休息室中有一些补充体力的食物,但都是些没什么味道的碳水化合物,唐跃吃了点儿,实在觉得难以下咽,就坐在床上,研究着自己的身体。

    这也属于医疗武者的行为习惯,被人莫名其妙的下了毒,不把身体情况弄明白的话,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脉象平滑中正,摸上去倒是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尝试着调动了一下内气,唐跃却忍不住哀嚎一声,浑身上下传来一股触电般的疼痛,让他不得不紧缩住身体,并且瞬间切断了自己与内气之间的联系。

    尽管如此,这股痛楚也在很久之后才渐渐消退。

    “我去,见血封喉这么厉害!”

    唐跃面露难色,没有了内气,就跟大白天没有了视力一样,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的安全感。

    做了几番深呼吸,唐跃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既然没有内气,那就尽快把野性训练上来。

    唐跃盘腿坐下,开始感受自己的另一种力量。

    野性。

    跟内气相比,唐跃对于野性的依赖性仅仅在提升实力的上面,用网络游戏的说法来解释的话,那就是说,野性明明是一种主动技能,却被他当做了被动技能使用。

    这次,重新体悟野性的时候,才真正让唐跃感觉到了它的存在。

    前面有提过,如果把内气形容成蓝色的力量的话,那野性就是一种红色的力量,它的特点就是蛮横、霸道、残忍、有种与生俱来的嗜血冲动。

    当唐跃刚刚拥有野性的时候,他就好像化作了敌我不分的凶兽,尽管力量大增,却也丧失了战斗理智,后来,他能够熟练的控制野性,守护本心,而现在,他要做到收放自如,把野性用成内气。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尝试了十多分钟,唐跃也无法把督脉里的野性自由使用,他无法把野性调运到身体的每处穴道,也就不可能靠着野性有目的的提升拳力或者腿力之类。

    野性状态的他,就好像用水桶在倒水,虽然水多,却无形中浪费了许多水。

    “如果能有个水龙头就好了。”

    唐跃有些感慨的说。

    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传来慕彩好听的声音:“水龙头在洗漱间里,你一定要把那低的可怜的观察力表现出来吗?”

    唐跃:“…”

    他瞬间就郁闷了,这妞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算了,干嘛还自以为是的碾压哥的智商!

    刚想骂,唐跃却是又忍住,他想着既然在人家的地盘,万事还是礼让的好,最起码,要等到成为了正式的测试者之后,再去找慕彩那个家伙算老账。

    “谢了。”

    淡淡的笑了笑,唐跃起身走进了洗漱间。

    打开水龙头,唐跃洗了把脸。

    冰冷的水拍在脸上,有种说不出的爽快,洗好之后,唐跃盯着水龙头怔怔出奇了良久。

    他觉得脑子里好像有什么想法要破壳而出。

    突然,唐跃再次陷入自言自语的状态里:“不对,我的问题不在于有没有水龙头,而在于有没有木桶。”

    其实木桶是有的,那就是丹田。

    只是唐跃对于丹田的开发仅限于内气的那一半,自始至终都忽略了同样诞生于里面的野性,久而久之,储存野性的那一半丹田就失去了木桶的功效,每当他需要野性的时候,就肆无忌惮的把野性释放出来,完全起不到禁锢的作用。

    都说无规矩不成方圆。

    武者的身体也是如此,只有把力量锁在你的丹田里,才能够更好更完美的使用它们!

    想到这里,唐跃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

    快速的回到床上,唐跃屈膝而坐,尝试着把丹田加固,先给野性制造一个强大的木桶。

    这个过程是极其痛苦的。

    唐跃需要用半桶水水平的控制能力去操控野性,然后让它们去冲击丹田,一方面这是冲击,另一方面这却也是锻造。

    而这个时候,慕彩也结束了与教练的对话。

    “指挥官,您觉得那个叫唐跃的人,能成为正式的测试者吗?”离慕彩最近的一位工作人员开口问道。

    “你觉得呢?”

    慕彩拿着手里的资料表,慢悠悠的看着。

    那工作人员想了想,逻辑很严谨的说道:“从测试得分上来看,他当然没有希望,但从实力上来看的话,他有百分之八十的希望。”

    “那还有百分之二十呢。”

    “因为在淘汰者里,有鹰组的杨牧。”

    “鹰组的三队长吗?”

    慕彩微微皱起了眉头,说道,“身为队长,他竟然在初期测试的环节被淘汰了,怎么搞的?”

    “这个…他表现的太自负了,所以综合得分有减分。”工作人员苦笑道,“那是鹰组人员的通病。”

    “即便如此,我也不认为你说的百分之二十成真。”慕彩突然笑了起来,“那个唐跃很有意思,我说他赢。”

    “好吧。”工作人员也只好默默地低下头。

    沉默许久,头顶上空突然传来了刺耳的警报声。

    “是谁拉动的警报!”慕彩吓了一跳,神色凝重的看着那工作人员。

    “好像是自动触发的。”

    快速的在电脑上操作一番,当工作人员停下来的时候,却是有些哭笑不得,“是唐跃触动了休息室里的警报器,而现在…休息室成了这个样子。”

    屏幕上,正是休息室中的监控所传来的画面。

    本来干净整洁的休息室已经变得一片狼藉,唐跃站在当中,面色还散发着一抹潮红,拉近看的话,可以看到他出了很多汗,应该是进行了大量的活动。

    “看看之前的画面。”

    “好的。”

    在工作人员的操纵下,画面快速的回放起来。

    然后,整个指挥室都陷入了惊讶之中。

    把休息室变成那个样子,唐跃只用了一拳的功夫,如果再多几拳的话,估计那房间就彻底的被他拆毁了。

    “我天,他真的中了见血封喉吗?”慕彩身边的工作人员难以置信的问道,“资料上显示,他在中毒后只能使用野性,可凭他的野性,怎么能有这样的破坏力?”

    “指挥官,我严重怀疑唐跃并没有被削弱过。”

    “我也怀疑,请指挥官批准我们去检查唐跃的身体情况!”

    一时间,整个指挥室里都响起了质疑的声音。

    慕彩那张精致的小脸上闪过一丝不满,当质疑声达到顶峰的时候,她突然把手里的资料摔了下去,砰的一声,指挥室中总算是安静下来。

    环视着这些人,慕彩凛声问道:“系统的分析结果出来了吗,他刚才那一拳用的是哪种力量?”

    “是,是野性。”

    说完后,分析人员默不作声的低下了头。

    “既然他用的是野性,那你们凭什么说他没有被削弱过。”慕彩说话之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干练和英气,瞬间就罩住了全场。

    “可是…他的野性力量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这…这不合常理啊!”

    “死人校场成立的初衷就是要测试者实力进阶,难道你们是要他实力下降吗?”

    “我…”

    工作人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是无话可说了,但其中有个人,却还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慕彩的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问道:“小洪,你有什么要说的?”

    叫小洪的工作人员很认真的说:“如果没有综合评分的话,唐跃的实力已经决定他是正式的测试者了,怎么还能让他去跟那些淘汰者争抢名额呢?”

    “你的意思是…”

    “我建议,让唐跃直接成为正选测试者,其余的淘汰者按照原计划争抢一个名额。”

    “那不就多了一个人?”慕彩的眉头倏地就皱起来了。

    “可杨队长也在里面,总不能真的把他淘汰掉,那样的话,我们鹰组颜面何存呢?”

    小洪的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神州四组,每个组都是有尊严的。

    哪怕是用某些不正当的手段,都是要守护这种尊严的。

    “你是要我徇私舞弊了?”慕彩的语气有些愤怒,在她看来,这样并不是在维护鹰组的尊严,而是在践踏鹰组的尊严。

    “希望指挥官能破格提升唐跃。”说完,小洪就认真的弯下腰,鞠了个躬。

    就跟古时候朝堂上大臣威逼皇上一样,整个指挥室的工作人员都做了鞠躬的工作,这已经不再是诚恳的要求,而成了真正的逼迫。

    慕彩看着他们,气的说不出话来。

    片刻后,慕彩突然深吸口气,妥协的口吻说:“按你们说的办吧,让那些淘汰者争抢名额,我去找唐跃。”

    再次来到休息室的时候,唐跃正坐在那一片狼藉里有些不知所措。

    看到慕彩,唐跃的局促就更加严重了,他汗颜的笑着:“那什么…刚有个人冲进来非要跟我比武,我不跟他打,他就对着房间撒气,这不…把房间打成了这模样,你别怪他啊,他也是好战…喂,你笑什么,我没撒谎的。”

    之所以掰扯这么多有的没的,主要是唐跃担心慕彩一个不高兴,就把他从死人校场送回去了,那脸他是真的丢不起。

    “谁打坏的,我心里有数。”

    因为唐跃的插科打诨,慕彩的心情好了一些,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枚胸章,递给唐跃,“从现在开始,你通过了初期测试,成为了正式的测试者。”

    “纳尼?”

    唐跃难以置信的盯着慕彩,问道,“是不是你承认你的评分有问题了?”

    慕彩没说话,但她的眉角隐隐跳动。

    “哈哈,我就知道,小姑娘,做人要谦虚,胡乱打分是容易挨揍的,当然我没那么暴力,喔呵呵呵。”唐跃十分夸张的笑了起来,那姿态,真心是挺欠揍的。

    慕彩已经在心里思考,让唐跃继续留在死人校场里,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懒得再去理会唐跃,慕彩说了句跟我来,转身就往外走。

    两人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这也是去往死人校场的唯一一条路。

    只是,在进入死人校场之前,却出了个小插曲。

    “那小子也是淘汰者吧,他怎么戴上正选者的胸章了?”

    走廊的尽头处,恰好挨着举行复活赛的大房间,当唐跃和慕彩经过的时候,那些淘汰者通过房间的超强化玻璃窗看到了一脸得意的唐跃。

    然后,房间里的气氛就不好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