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不习惯欠人情!

第八百八十八章 我不习惯欠人情!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八百八十八章我不习惯欠人情!

    神州有句话,叫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话用在马代的身上,也相当适用。

    尽管马代是个小国,人口不多,除了发达的旅游业之外,留给世人的印象似乎再也没有,但马代绝非只有旅游业。

    在军人的眼中,他们的军事力量同样令人称道。

    这就不得不提到两位传奇人物,拉伊和扎德两位将军了。

    就如同硬币的两面,两位将军一人精通排兵布阵,一人精通冲锋杀敌,在马代的军队里面都能独当一面,并且相互争斗许久。

    他们是战友,同样也是对手。

    毕竟还有一句话,叫做一山难容二虎。

    当他们同时打来电话力保唐跃,那种震撼度,绝对是默罕默德生平罕见的!

    “扎德将军,我已经确定唐先生无罪了,正打算亲自请他离开,并且以军中最高规格的待遇来宴请他,向他赔罪。”默罕默德不敢有任何的懈怠,试探性的说道。

    “嗯?你小子很上道嘛。”

    扎德明显愣了一下,原本积攒在胸口里的怒气竟然无从排泄。

    “嘿嘿,这都是您二位将军教育的好嘛。”默罕默德说话之间,全然没了军人该有的那种硬朗,相反,点头哈腰的好不谄媚。

    “二位将军?”扎德的语气骤然变了,冷峻的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这难道您不知道吗?”

    猛然间,默罕默德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扎德的声音更冷一分:“我知道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默罕默德徒然打了个激灵,不敢有任何的隐瞒,把之前和拉伊将军的对话都说了出来。

    “该死!”

    仿佛是点燃了一包火药,扎德的声音聒噪的人耳朵生疼。

    默罕默德擦了一把冷汗,不解的问:“将,将军,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跟你说不明白,这是别人托我办的事,这下好了,事情办晚了,我这人都丢到岛国去了!”扎德的语气变得恶狠狠地,能够想象他的表情是有多么狰狞,“拉伊,你给我等着!”

    “那…唐先生还放吗?”默罕默德小心翼翼的问,近两年,两位将军的争斗渐渐熄火,军方将士也都松了口气,这下可好,估计新一轮的军中内战又要开始了。

    “放,当然要放!”

    扎德没好气的训斥道,“那不是寻常人物,就算真的把他送海耶斯驻地,也得给我放出来!”

    默罕默德心头一震,忙立正敬礼,说道:“是!”

    放下电话,默罕默德深深吸了一口气,片刻后,对着身旁的士兵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抓紧放人啊,说话一定要客客气气的,万一把唐先生惹怒了,你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

    那士兵险些吓尿,就算是抓错人,放掉道歉便是,怎么就能闹到军事法庭了?

    但他也聪明,一句也不敢多嘴,灰溜溜的跑去放人去了。

    一刻钟之后。

    唐跃带着其他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血卫团驻地,在默罕默德的带领之下,去往当地最豪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一桌子的好酒好菜伺候着,那待遇简直与先前是天壤之别。

    “唐先生,这杯我先干为敬,算是自罚。”默罕默德为自己倒了一杯龙舌兰,豪饮而下。

    “小事情。”

    对于默罕默德,唐跃倒是没什么坏印象,同样喝了一满杯,说道,“对了,放掉我之后,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吧?”

    “那是自然。”默罕默德连连点头,心里早乐开了花,他巴不得能跟唐跃建立革命友谊呢,总之不要敌人就好。

    “那我问你个问题,一定要如实回答。”

    瞬间,默罕默德变得十分认真,站起身来拿拳头砸着自己的心口,郑重其事的道:“我们马代人对朋友绝对是坦诚相待!”

    唐跃笑着点点头,说道:“别那么紧张,我就是想知道究竟是谁要阴我?”

    “这个…”

    默罕默德沉吟了片刻,却也没隐瞒什么,爽快的说,“只能告诉你,给我下达指令的人是扎德将军的属下,就在半小时之前,扎德将军又给我下达了释放你们的命令,我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唐跃不由得一愣,问道:“那他有说是个神州龙组的人托他放掉我吗?”

    “没有啊,他说是还岛国人的人情。”

    “岛国!”

    唐跃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

    一旁的秦遇见也沉声说道:“是小田纯建吧。”

    “估计是小田上面的人。”屠夫冷笑不已,手里的不锈钢餐叉已经被她捏的变形,“小田可没有这么大的能量,让一位将军承他的情。”

    “也就是说,我们是因为扎德将军的命令,才得以重见天日的?”唐跃突然问道。

    “不是的。”

    默罕默德哭笑不得的说,“在扎德将军之前,另一位传奇将军给我下达了命令,要我务必把你无罪释放,并且好生款待。”

    唐跃这才松了口气,说道:“那这位将军应该是龙眉老头找的老熟人了。”

    屠夫有些不解的问:“岛国人把咱们阴进来,又找路子放咱们出去,想做什么!”

    “想拉拢咱们呗。”

    唐跃笑了笑,说道,“他们觉得咱们欠了这么大的人情,就不会再拒绝他们的橄榄枝了,还好龙眉老头的动作快了一手。”

    说完,唐跃把目光转移到默罕默德的身上:“这顿饭回头再吃吧,我得抓紧去趟红雨酒店,去会会老朋友。”

    虽然没听懂唐跃说的什么,但默罕默德也能猜出唐跃所说的老朋友是句反话,起身说道:“我这就给你安排车,稍等。”

    看着默罕默德离开,唐跃嘴角露出个残忍的微笑:“我最讨厌别人玩强硬,这下你等着我去找麻烦吧,岛国朋友们。”

    莫名间,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冷意。

    自从搞出一场“别开生面”的招商会之后,红雨酒店的生意就急转直下,虽然只半天时间,却已经有了十多个提前退房的客人,并且再没有新的客人来临。

    所以,当唐跃等人出现的时候,在红雨的酒店大堂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几乎出动了酒店里最优秀的员工,在大堂中排成一列,向唐跃等人鞠躬示意,表示欢迎。

    “感觉好像怪怪的啊。”

    沈纯哪里见到过这样的阵仗,直接吓得躲在了唐跃的身后。

    “怎么搞的像是接待领导人似得,我们只是来找人而已啊。”唐跃也是哭笑不得的说道。

    “先生,您不住店的吗?”大堂经理无比失望的问。

    “不住了。”

    唐跃说完的时候,大堂经理的脸色已经彻底的晦暗了。

    只不过,为了表明大酒店的气度,大堂经理还在尽力维持着笑容,彬彬有礼的问:“请问您找谁?”

    “就先前那些个岛国人,我跟他还有点事没说完。”唐跃高深莫测的说了句,“我来带他走。”

    至于走到哪,唐跃就没有挑明了。

    下一秒,大堂经理又变得眉开眼笑的了。

    如果能够把那群总能惹是生非的岛国人带走,那他们酒店的生意肯定会迅速回暖的。

    “我这就给您带路,您这边请。”大堂经理弓着腰,后退两步,然后快速转身,急匆匆的走远了。

    “这个经理很个性嘛。”

    唐跃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却是带着兄弟们跟了上去。

    由于红雨酒店相对冷清许多,一路上也没出别的变故,很快的,他们就来到了小田纯建的房间之外。

    咚咚。

    叩响房门,大堂经理激动的说:“小田先生,有位唐先生找您。”

    门随即被打开,小田纯建从里面冲了出来,那叫一个兴奋,对着唐跃就是一记大大的拥抱。

    然后,小田纯建仔仔细细的打量起唐跃,也不知在看什么,看了片刻后,又是一记拥抱,拍着唐跃的后背说:“你没事最好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人关系有多亲密呢。

    唐跃轻轻推开小田纯建的怀抱,微笑着说:“托你的福,我活着从血卫团出来了。”

    “这说的哪儿话啊,主要都是我上头那位老板,要不是他,真不知道唐兄弟你在里面得受多少罪呢。”转眼之间,小田纯建就主动与唐跃以兄弟相称了,“还好他面子大,路子广,认识马代军方的大佬,不然的话…”

    “咱们进屋说吧。”唐跃笑着说道。

    “对对,瞧我这粗心的,快点进屋来。”

    小田纯建招呼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进了他的总统套房,又吩咐大堂经理拿来好酒甜点,随即才关上门。

    在唐跃对面坐下,小田纯建再次发表了一番对马代军方的奚落和差评,顺便又旁敲侧击的提了一下他们岛国人对待宾客朋友的理念。

    总之,话里话外都透露出小田纯建想要拉拢唐跃的意愿。

    “放心吧小田,我这个人呢,向来不习惯欠人人情。”唐跃笑着说道。

    “唐兄弟,说这话不就是见外了吗,什么叫欠我们的人情,救朋友于危难之中,那正是我们岛国人的一贯风格。”小田纯建说的客气,嘴巴却已经快咧到耳根了,他几乎已经确定,只要自己提出合作的建议,唐跃肯定会碍于人情的关系,而不得不答应。

    到时候,自己就为神户集团立下了汗马功劳。

    正美滋滋的想着,小田纯建的手机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冲着唐跃歉意的笑了笑,小田纯建拿起手机,走到了阳台边上,“老板,您真是英明神武,我还没去联络唐跃,他竟然主动找我来了,而且诚意十足,并表示他不会…什么,您说什么!”

    电话里,他听见老板凝重而冷冽的声音:“事情搞砸了,有人先我一步救出了唐跃,你先稳住他,我现在就飞往马代,记住,决不能让唐跃知道逮捕他的命令是我找人下达的。”

    小田纯建顿时愣住,如果老板说的是真的,那唐跃这次来,恐怕不是来还人情的,而是来找麻烦的。

    咕嘟。

    他禁不住吞了口口水。

    挂掉电话,当小田纯建走回客厅的时候,唐跃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可他却已经抖抖索索,惊不可耐。

    “继续刚才的聊天?”唐跃轻声问。

    “当,当然。”

    “刚才我只说了半句话,还有半句没说出来。”

    唐跃顿了顿,笑道,“除了不习惯欠人人情,我还不喜欢被人戏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