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七十章 敖武,嗷呜!
    第八百七十章敖武,嗷呜!

    “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的。”

    敖武有些汗颜的看着唐跃,忍不住打断他的兴奋说道,“我的印象里,好像也只成功了两次吧。”

    唐跃一愣,隐隐猜出了什么东西。

    他敏锐的问:“你是说,你这双眼睛想要看的更远,需要符合某种特定的条件吗?”

    敖武点了点头。

    “那是什么条件呢?”

    “我需要内气。”

    敖武的回答出乎唐跃和秦遇见的意料,只见他露出回忆的神情,说道,“我在练武方面毫无天分,经常会受到家里长辈的轻视,一次我的父亲终于忍不住对我的失望,竟想把他的内气强行传到我的体内,就是那一次,我看到了父亲的未来,大概是十年之后的未来。”

    说话间,敖武的表情并不算好看,似乎那是一段不怎么美好的记忆,或者说他的父亲拥有一个不怎么美好的未来。

    果然,敖武说道:“我看到,十年后,我的父亲在一场大病下不治身亡。”

    唐跃三人都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有时候,看到未来也并非是好事。

    人有生老病死,这是不可逃脱的命运规则,但是,当你确切的知道了你或者是亲友的死期,那种感觉绝对是相当折磨的。

    陈琪突然好奇的问:“那你知不知道你的父亲得了什么病?”

    “不知道。”

    敖武痛苦的摇了摇头,苦笑道,“我能看到的未来十分模糊,只知道他是得了大病,而且…很多人都得了那种病。”

    唐跃同秦遇见和陈琪交汇个眼神,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

    照敖武所说的意思,十年后应该会有一场可怕的流行病席卷神州。

    想到这,三人就觉得不寒而栗。

    “在你所看到的未来之中,有没有看错的现象?”

    唐跃忍不住问,他看过许多关于未来或者是时空穿梭的电影,按照里面的解释,未来并非一成不变。

    敖武的回答与那些电影的理论也差不太多:“有没有看错我不知道,但未来是可以改变的,甚至于,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改变未来。”

    三人没说话,静静的等待敖武为他们解释。

    这就好像是一个新的世界,里面的任何事,都充满了说不出的吸引力。

    “当我看到五秒钟以后的未来,就会忍不住想要改变它,比如说五秒后那边的杯子会滑到地下去,而我现在接住他,就改变了它的未来。”

    说完敖武就起身,朝着消毒柜的方向走去。

    消毒柜的顶上放着不少杯子,其中一个不知何时自然的倒下,并且在重力的作用下,一点点的向着旁边滚去,只是它刚掉落半空,就被敖武稳稳的拿住。

    尽管敖武已经展现出多次看到未来的本事,可这仍然让人觉得叹为观止。

    “精彩。”

    唐跃笑着对敖武说道。

    敖武的情绪早已彻底稳定下来,也朝着唐跃友好的笑了笑,说道:“靠着这双眼睛,我躲过了很多次追杀。”

    “那你为什么还想做眼球移植手术呢?”唐跃又有些不解。

    “并不是所有的未来都可以被改变。”

    敖武的脸色瞬间低落下来,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第二次看到更远的未来,是被武馆的高手打了一掌,他的内气进入到我的体内,让我阴差阳错的看到了一年后的自己,那个时候的我,似乎做了很多的努力来改变未来,可是,我还是被他们找到了,并且用匕首刺穿了我的心口。”

    正说着,敖武突然想起了什么,十分紧张的问道:“对了,今天是几月几号?”

    “十二月八号,怎么了?”

    陈琪有些奇怪的回答。

    敖武的表情突然变得不太自然,甚至他的嘴角有些抽搐:“那这家饭店叫什么名字?”

    “曙光饭店。”秦遇见说道。

    刚说完,敖武就再次陷入一种崩溃的情绪之中,他的瞳孔骤然放大,十指用力的扣着脑袋,好似陷在极度的头痛之中,慢慢后撤,声音凄厉:“我是一年前看到的未来,画面里我就是死在曙光饭店的门外的,而到了今天恰好一年,我就死在今晚,就死在这里!”

    陈琪连忙冲上去,试图安抚他:“别那么紧张,你刚刚也说了,未来是能够改变的,你肯定会没事的。”

    “不,改不了的!”

    敖武疯狂的摇着脑袋,说的斩钉截铁,“除非把我的眼睛换掉才有可能,对,换掉眼睛。”

    猛地抓住陈琪的肩膀,敖武用力的摇晃着:“陈医生,你快点给我做手术吧,求求你了。”

    “我…我还没找到跟你配型的眼球啊,你先别着急可以吗?”

    陈琪被抓的肩膀剧痛,想要挣扎,却又怕刺激到敖武,只好咬着牙忍耐。

    尽管如此,她还是刺激到敖武了。

    绝望的松开手,敖武自言自语:“那就只能把我的眼睛挖出来了,只要挖掉它,那些人就不会杀我了!”

    说完,敖武竟然真的伸出两根手指,直直的抠向了自己的眼珠。

    那画面,直接吓得陈琪捂住了眼睛。

    只可惜的是,本该有的惨叫声并没有出现,陈琪愣了一下,又小心的睁开眼睛,在指缝里面看了过去。

    敖武的手指定格在眼前,而他的手腕则是被唐跃牢牢的攥住。

    “在你看到的未来里面,我有没有阻止你呢?”唐跃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说道。

    “我…我在激动的时候看不到未来。”手腕上的疼痛让敖武获得了短暂的冷静,但他一冷静下来,就恢复了黑瞳的能力,瞬间,他的情绪再次失衡,“他们…他们来了!”

    敖武盯着饭店的大门位置,惊恐的都要把眼球瞪出来了。

    唐跃愣了一下,随即转头看向外面,同时竖起了耳朵。

    果然,外面有脚步声,而且步履沉凝,明显都是练家子。

    “遇见,他们两个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我出去会会那些人。”唐跃当即就做出了决定,这个叫敖武的家伙,他保了。

    “好。”

    秦遇见配合的点点头,站在了敖武和陈琪的身前。

    同时,秦遇见的脸颊上也浮闪过一撇红润,她有些惊讶,当唐跃叫她遇见的时候,她竟然没有要杀掉唐跃的冲动。

    这时候,唐跃已经走到了饭店之外。

    “敖武,敖武,你给我出来受死!”外面的人挺猖狂的,看周围的街道上没多少人,直接大叫起来。

    “别嗷呜了行吗,知道的你们是在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们集体叫·春呢!”唐跃不耐烦的挥着手,说道。

    黑暗中,总共有五道黑影,他们将饭店重重围住,全都是蒙着脸,夜行衣的装备。

    无论古代还是现代,但凡是这幅打扮的,几乎都是坏人。

    冲他们洒然的笑了笑,唐跃说道:“小店已经打烊了,各位想吃饭的话,前面左拐还有家麻辣烫,六块钱一份,便宜得很。”

    “小子,不想死的话,就别挡道。”

    说话的是个剃着板寸的男人,负手而立,那叫个嚣张。

    唐跃一愣,却是不减笑容:“都说武馆的人温文尔雅,先修人,再修武,啧啧,我可没从你的身上看到修人的成果呢。”

    这话瞬间就把板寸给说的愣住了。

    他们这次出来,绝对是神秘再神秘,同道中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行踪,何况他们穿的衣服典型都是坏人的装扮,怎么看也不可能说穿他们的身份啊。

    “你小子在胡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板寸咽了口口水,眼睛看着别处说道。

    不知怎么的,他不太敢直视唐跃的眼睛。

    唐跃也懒得跟他理论,说道:“总之呢,你们不能再往前走了,否则的话,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

    他说的一本正经的,然而引发的结果却是,以板寸为首,那五人全都被逗乐了。

    其中一个留着飘逸的长发,得瑟的盯着唐跃:“小弟弟,那你透露一下,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啊?”

    刚说完,长发男就向前迈了一步。

    而这个时候,饭店内,敖武正躲在秦遇见的身后,紧张的观察着外面的动向。

    突然,敖武惊讶的看着唐跃:“他竟然这么厉害?”

    “你说什么?”

    陈琪在旁边问道,唐跃明明还没动,敖武这话哪冒出来的。

    结果,五秒钟之后,那个长发男瞬间就趴在了地上,而他的头上有一只脚狠狠的踩着,这只脚的主人赫然就是唐跃:“有句话叫听人劝,吃饱饭,你的师傅没教过你么?”

    其他的人瞬间就震惊到了,难以理解的看着唐跃,那长发男是武馆里精心挑选出的高手,而且为了追杀敖武,武馆对长发男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训练和培养,谁知道,还没出手就让人给踩脚底下了。

    这也太讽刺了吧。

    “抱歉,朋友,这些我教过他们,可他们没听。”

    板寸倒是个聪明人,看的出唐跃是个难缠的角色,干脆顺着唐跃的话往下说,希望唐跃能对他们友好一点。

    “那你的意思是,你会听咯?”

    唐跃满意的点点头,“那我就再劝你一次,快带着你的徒弟们走吧,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

    板寸眼睛一亮:“看来你知道我要找谁了?”

    说完,他做出了武馆里的拱手礼,诚挚的说:“朋友,既然你道破了我们的身份,那我也不瞒着你了,我们的确是武馆的人,躲在你这饭店里的是我们武馆的叛徒,希望朋友能把他交出来,我们武馆必有重谢。”

    “我跟你们尉氏武馆根本就没关系,你别在那颠倒是非了!”饭店里突然传来了敖武的吼声,同时还有陈琪的劝阻声,“别叫,万一他们还有埋伏怎么办?”

    听见敖武的声音,板寸顿时就激动了,觉得蠢蠢欲动,要不是唐跃太厉害,他也没有十拿九稳的信心,不然早就冲进去了。

    “听见了吧,敖武说他跟你们没关系。”

    唐跃脚下的力道又悄然加倍,那长发男接连惨叫,痛苦大喊,“师傅,快救我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