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配的上他吗!

第八百六十四章 你配的上他吗!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八百六十四章你配的上他吗!

    对于沈纯来说,这绝对是她最近以来睡过的最香甜的一觉了。

    因为她睡过了各个城市的航空人员招待所,那种地方虽然也是干净舒适,却总缺了点踏实的感觉。

    在自己的卧室里睡,就是全然不同的感觉了。

    当沈纯醒来的时候,赫然是三个小时之后。

    “好舒服啊。”

    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沈纯没有立即穿衣起床,而是躺在床上,出神的望着天花板。

    她在幻想当自己出现在唐跃面前的时候,唐跃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

    肯定很有趣吧。

    光是想想,沈纯的嘴角就禁不住挂满了笑意。

    “对了,得先问问他搬到什么地方去了。”沈纯突然想起来唐跃已经换了住处,忙爬起来,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拿到了手里。

    只是,她刚找到唐跃的号码,还没打出去,却听见了克雷格温和的声音:“沈纯,有个叫屠夫的女孩找你。”

    屠夫?

    沈纯不由得愣了一下,甚至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确定这是女人的名字吗?

    犹豫了下,沈纯还是把手机放在兜里,换了一套普通的家居服,然后便走出了卧室。

    让她意外的是,屠夫不但是女性,而且还是个大美女。

    干练的发型,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双火红的嘴唇,如同火焰般灿烂热烈。

    跟她站在一起,沈纯就好像是一抹淡蓝,毫不起眼。

    “你…你好。”

    不知怎么的,沈纯觉得有些怕这个屠夫,她小心的伸出手,小心的笑着说。

    屠夫跟她简单的握了握手,看似没有发力,却把沈纯捏的失声惊叫:“啊!”

    像是被电了一下,沈纯仓皇地把手抽了回来,嫩白的小手却是多了一抹惊心的红色,那是被屠夫给捏的。

    “啧啧,你的力气真小。”

    屠夫淡淡的说,颇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

    尴尬的笑了一下,沈纯转身去厨房,给屠夫倒了一杯热咖啡,端到她的面前说道:“喝杯咖啡吧。”

    然后,屠夫就慢慢的品尝着咖啡,也不急于说话,一时气氛有些尴尬。

    克雷格坐在旁边,眼睛里微微泛着亮光,他对沈纯问道:“怎么,你不认识她?”

    “不…不认识啊。”

    沈纯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叫屠夫的女孩是来找自己的,她赶快礼貌的问,“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将咖啡杯放下,屠夫说道:“你也是唐跃的女朋友,对吗?”

    募得,沈纯的心里咯噔一下。

    屠夫口中的那个也字,像是一根刺扎在沈纯的心口上。

    “怎么了?”

    有些奇怪沈纯的反应,屠夫问道,“我找错人了吗,难道你不叫沈纯?”

    这时候,沈纯才从呆滞的状态中恢复清醒,尴尬的说:“没,我的确是沈纯,也的确是唐跃的女朋友,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来是想问问你,你为什么突然回到中南市,难道你打算向唐跃催婚吗?”

    屠夫的声音很平淡,波澜不惊。

    可是沈纯听得出来,这人来意不善。

    尽管沈纯不是什么锋芒毕露的女孩子,但涉及到唐跃的事情,她就会变得稍微坚强一些。

    所以,她选择了反击:“我回来,只是普通的休假,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向唐跃提出结婚的计划,因为我跟他在一起,就是朝着结婚去的。”

    坐在一旁的克雷格冲着沈纯竖起大拇指,惊喜的语气道:“我欣赏你的主动和勇敢。”

    “谢谢。”

    有克雷格这个男人为自己打气,沈纯觉得有底气多了,再面对屠夫的时候,眼睛里也不再有那种闪闪烁烁的紧张,而是多了许多坚执的光芒。

    可惜的是,屠夫只用了一句话,就轻易的摧毁了沈纯。

    “你怎么确定,唐跃跟你是朝着结婚去的?”

    屠夫那言语中的自信,让沈纯刚刚恢复的底气瞬间分崩离析。

    沈纯沉默了。

    她的脑海里浮现起唐跃的一颦一笑,顽浮、不羁、吊儿郎当。

    的确,那不是一张能给人安全感的脸。

    克雷格有些不满的插嘴道:“我听说神州上有一句话,叫做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唐先生这么做,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你是什么人,唐跃的朋友吗?”屠夫皱着眉头问道。

    “不,我是沈纯的朋友,最近就要去拜访唐先生,我觉得我跟他应该能成为朋友。”克雷格微微欠身,显得格外绅士。

    屠夫却明显不买他的帐,冷笑的说:“看来你不了解唐跃的情况,所以…你还是不要发言的好。”

    克雷格再次反驳:“不管什么情况,确定了恋爱关系,就要负责,在我们英格兰也是如此,哪里能搞特殊。”

    “我劝你不要说唐跃的坏话。”

    冷漠的打断克雷格,屠夫冷冷道,“否则的话,我会让你再说不出话。”

    克雷格惊讶的瞪大眼睛:“你是在威胁我吗,小姐。”

    一句小姐,直接就惹怒了屠夫。

    只有眨眼睛的点滴时间,屠夫的身体突然从侧面的单人沙发,出现在了克雷格所坐的双人沙发上,她那副修的惊艳的手指甲,正抵在克雷格的喉咙前,再前进一寸,就能割穿克雷格的喉管。

    “不要!”

    沈纯惊恐的喊了出来,颤抖着替克雷格求情,“他的话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如…如果唐跃在这里的话,也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再说到唐跃的时候,沈纯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

    “像你这种人,只懂得把唐跃搬出来为自己解决问题,你认为,你嫁给唐跃的话,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凝视着沈纯的眼睛,屠夫的语速不紧不慢。

    那种冷静到了极点的语速最是伤人。

    沈纯咬着嘴唇,没说话。

    她也在心里想,如果跟唐跃结了婚,她将会给唐跃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屠夫小姐,我想你搞错了。”

    克雷格冒着喉管被切断的危险,开口说道,“两个人在一起,必须要给予对方足够的好处吗,那样的婚姻也未免太现实冷酷了吧!”

    “你这种人不会明白的,唐跃的名下产业众多,而他本人更是成为了身价数十亿的人物,说的直白一点,他现在是很上流的人,如果只是谈谈情说说爱,我绝不会阻拦沈小姐,但如果沈小姐希望能嫁给唐跃,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的沈小姐配不上唐跃。”

    “沈纯怎么就配不上他了,这套别墅可是沈小姐名下的产业,她不是靠男人吃饭的拜金女!”克雷格似乎跟屠夫卯上了劲,振振有词的反驳。

    这里的女主角沈纯却是沉默不语,甚至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没有。

    屠夫再次冷笑:“同样的回答我不想重复第二遍,如果娶了沈小姐,能给唐跃带来可观的利益的话,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就能给那个姓唐的带来可观利益了!”

    “不,我不能。”

    屠夫摇摇头,说道,“实不相瞒,我已经退出了这场没结果的感情,这次来,也是代表沈冰宜而来,我是冰宜的朋友,有责任帮她清理掉没必要理会的情敌。”

    啪。

    突然,克雷格用力的拍响桌子,愤怒的站起来,指着别墅的大门:“你对沈纯太不尊敬了,我们对你还没必要理会呢,请你出去!”

    “在确定沈小姐会离开唐跃之前,我还不能走。”

    屠夫身形又是一闪,旋即坐在了沈纯的旁边,在她耳边说道,“你应该知道沈冰宜是谁,冰宜集团的总裁,并且有着雄厚的军方背景,她跟唐跃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另外,我听说你父亲的公司曾经穷困潦倒,还是靠着沈冰宜的一笔订单起死回生的,你不会不懂得报恩两个字怎么写吧?”

    “我…”

    沈纯语塞,她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一生之中,她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无助和苍白。

    “仍然无法释怀么,那好吧,只要你说出你能给予唐跃的一点好处,我就离开这套别墅,并且再不会帮冰宜对付你,但也请你不要说什么能为唐跃传宗接代之类的,以他的地位,只要他想,成百上千的女人都会脱下裤子,你的身体,算不上什么好处。”

    “够了!”

    就像是火山积攒了足够多的岩浆,沈纯突然就爆发了,但她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面红耳赤,而是异常平静的对屠夫说道,“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我说过,这次回来,只是因为休假,跟唐跃没有半点关系,不止这次,以后也是。”

    她的话一语双关。

    以后,她跟唐跃也不会再有半点关系。

    说完,沈纯闭上了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屠夫满意的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道:“我知道你不缺钱,分手费之类的你应该也看不上,送你一句忠告吧,既然选择了分开,就彻底一点,不要再跟唐跃有任何的电话往来。”

    然后,屠夫就在沈纯的沉默和克雷格的怒视之下,轻飘飘的离开了别墅。

    “混蛋!”

    克雷格怒骂了一句,紧张的望向沈纯,问道,“别听她的鬼话,她又不能代表唐跃的意思。”

    也正在这时,沈纯终于睁开了眼睛,疲惫的笑了笑:“你说,我应该给唐跃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吗?”

    在沈纯的心底,还有一点点的不甘,像最后一点希望之火,不肯熄灭。

    “这个…如果要打电话的话,最好也等你的情绪冷静下来,男人不会喜欢…”说到一半,克雷格的声音突然停住了。

    因为沈纯已经拨出了唐跃的号码。

    克雷格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

    很快的,听筒中传来个机械的声音:“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她不知道,唐跃已经因为马里奥的一席话,而把自己和沈冰宜的手机都关掉了。

    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巧合。

    啪。

    沈纯挂断了电话。

    她脸上的笑容没有褪去,却比刚才更加的疲惫,就仿佛是一抹没有生气的枯花。

    “我刚才好像没睡够呢,再睡个回笼觉去。”沈纯给自己找着消失的理由,“那个…你继续上网玩吧,咖啡就在厨房的咖啡机里,如果你饿了,可以叫外卖。”

    看着沈纯那如同行尸走肉般的背影,克雷格没有说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