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四十七章 打个电话!
    第八百四十七章打个电话!

    这天,中南市最奢华的一片墓园,来了两大拨人。

    第一拨人是来祭奠的,守墓人听说他们是中南市里的大人物,尤其是为首的那个,身份之复杂,绝对让人匪夷所思。

    守墓人听那人的下属称呼他为跃哥。

    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来的第二拨人,问了守墓人这个问题。

    “看来东银的墓穴是这里了。”

    如果唐跃、山羊或者耗子任何一人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并且怒火中烧。

    因为他们认识这个说话的家伙。

    在白洛带来的那五名盾牌杀手中,有一位杀手逃之夭夭,正是这个家伙。

    他此时戴着面罩,不只是面罩,他还背着一面盾牌,就好像美国队长那样的打扮一样,但他的盾牌上,画的不是美国国旗,而是一种很古朴繁复的图案。

    不仅是他,他身后的一批人也同样带着盾牌,他们没有背在背上,而是拿在手里。

    竟然是清一色的盾牌杀手。

    守墓人有些好奇的问:“您也找东银先生的墓啊,之前那个叫跃哥的,也是来看望这位东银先生。”

    “那就对了,我是唐跃的朋友,就是你口中的跃哥。”

    面罩男笑了笑,很是和煦的声音说道,同时他向守墓人递来了十来张百元大钞,“我想跟东银单独待会儿,所以…能不能暂停其他人入园。”

    “这位东银先生肯定是很厉害的大人物了。”

    美滋滋的把钱接过来,守墓人很快就帮面罩男打开了墓穴的大门,并且指着最深处的一个方向,说道,“东银先生就葬在最里面,而且是最奢华的一座墓穴。”

    “谢了。”

    面罩男朝他打个招呼,当他走的深入的那一秒,嘴角却是勾起个有些阴冷味道的笑容。

    他们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东银的墓穴。

    看着满地的酒瓶,面罩男不屑的笑了起来:“唐跃到底是年轻气盛,不过一个兄弟,何必为了他喝成这样子。”

    刚说完,他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电话里的声音清冷好听,却又充满威严:“白洛既然死了,说明我们的预料没错,你为什么还没回来。”

    “皇后,我来找个有意思的东西。”

    面罩男与白洛不同,曾经白洛与这个叫做皇后的女人对话时,是战战兢兢,连皇后两个字都不敢直说,他却是语气平淡,颇有些拉家常的感觉。

    皇后对他也相对客气许多:“那你快些回来,不要被龙组的那些家伙发现你。”

    “放心吧。”

    挂掉电话,面罩男竟然做了个极其变态的举动。

    他冲着东银的墓碑舔了舔嘴唇。

    “一般被送入这座墓园的人,都不会接受火化,你们几个,快把东银的尸体给我挖出来。”面罩男兴奋的搓着手,发号施令道。

    身后的那些盾牌杀手却有些犹豫。

    就算他们都是刀口上过活的人,听到挖出死尸的命令,也会本能觉得畏惧。

    “怎么,怕了?”

    面罩男把眉毛一挑,那些盾牌杀手顿时打了个激灵。

    最前面的一个还算机灵,苦笑着说:“没,只是不太理解老大您的意思,一具死尸有什么价值呢?”

    面罩男嘿嘿的笑了起来:“这就不知道了吧,只要成为了武者,哪怕到死都是有价值的,几十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练出金钟的,恰好咱们组织也掌握着金钟罩的功法,那他的身体里,就一定能找到金钟罩的修炼法门。”

    “这样啊。”

    盾牌杀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知道这劫是躲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开始挖了。

    砰。

    厚重的棺盖被起开,面罩男的眼睛却是骤然瞪大。

    就像是饥渴的汉子看到了美女一样,他的瞳孔里充满兴奋。

    面罩男惊喜的说:“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了守墓人的声音。

    肥胖的身体很艰难的挪动过来,守墓人的脸上尽情挥洒出豆大汗珠,他匆匆忙忙的跑到面罩男的前面,焦急道:“先生,墓园里的规矩不许开馆啊,您不能破坏了规矩啊!”

    “噢,这样啊。”

    面罩男沉吟着点点头,突然问道,“对了,谁负责管这些事儿?”

    “当然是我。”

    刚说完,守墓人的眉心突然多了个红点。

    一道血箭迸射而出。

    然后守墓人就死了,被无情的丢弃在东银的棺材里。

    面罩男临走之前,又给守墓人丢了几百块下去,然后说道:“忘了告诉你,从现在起,我朱连负责管理墓园的事儿。”

    三天后。

    守墓人的死终于被前来墓园里吊唁的人发现,并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

    一时之间,街头巷尾都传起这样一个可怕的案件。

    墓中亡魂复生杀人,守墓之人奇死棺中。

    所传版本之多,之惊险,几乎都已经能出恐怖小说了。

    原本老百姓以为公安厅会出动大量警力,调查此事,谁知道刚刚立案一天,公安厅就宣布结案。

    最终,公安厅把守墓人的死定义为自杀,至于会死在别人的棺材里面,则解释为守墓人也希望能葬个好地方,就自作主张,把别人的墓穴给占用了。

    整件事就像前不久的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不会有人知道,这天的公安厅,来了个不速之客。

    “谁叫你们这么做的。”

    唐跃坐在公安厅的厅长办公桌之前,神色冷峻,就好像是在对待他的某个不听话的下属。

    这种态度,让厅长王森奇大大的不满。

    但念在唐跃在地下世界、商场甚至医学界里的影响力,王森奇还是给足了面子,微笑的打着官腔:“这是公安干警调查出来的结果,怎么是有人指使呢?”

    “那我换个方法问吧,你们之所以快速结案,是在忌惮谁?”唐跃倒也不急,只是他的语气颇有些质问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

    王森奇终于也坐不住了,直接拍案而起,“如果你质疑我们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调查,你又不是没这些本事!”

    眼看着双方的交流越发困难,站在一旁的冯国标赶紧上前打圆场。

    替他们二人各自斟满茶水,冯国标笑呵呵的说:“有什么话好好说嘛,王厅长,被掏空的那口棺材里睡的是唐跃的好兄弟,他有这样的反应也能够理解。”

    “丢辆车的话,兴许我们还会帮着找一找,丢了一具尸体,有什么好找的,在哪里入土为安不可以?”王森奇气的直哼哼,谁知道,他刚刚说完,手里的茶杯却是脱手落下。

    乒的一声。

    上好的陶艺茶杯摔的粉碎,茶水迸溅在他的脚面上,滚烫不已。

    王森奇被烫的直叫唤,然后,他就看见了唐跃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神。

    “是你做的吧!”

    颤抖的指向唐跃,王森奇咬牙切齿的喊道,“国标,快把这家伙给我拿下,先关起来,竟然敢袭警!”

    冯国标讷讷的看着唐跃,不知道该怎么做。

    “标叔不是我的对手,要不然,厅长大人您亲自来拿我?”唐跃轻蔑的看着他笑。

    “你…你欺负我手下无人是吧!”

    王森奇的脸色涨红,突然,他好似想起了什么,掏出电话就快速的按了起来,“想起来龙组的一支小队在中南市办事儿,他们前不久还找我帮忙,相信不会不帮我的,唐跃,你小子完了!”

    龙组?

    听到这个名字,冯国标和唐跃同时愣了一下。

    然后,冯国标就快速的冲向了唐跃,佯装与他搏斗,却是在他的耳边小声提醒:“快跟厅长道个歉,龙组是神州的秘密组织,如果他们来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唐跃却没有要反抗的意思,思考了片刻说:“那这么说,龙组的级别要比王厅长高呗,正好他们过来为我主持大义。”

    王森奇顿时大笑了起来。

    龙组是何等级别,他们又何等忙碌,哪来的时间管你这些破事!

    这些念头刚从心里闪回而过,电话就已经接通了。

    “王厅长,有事吗?”

    易无形略显冷硬的声音在听筒中传来。

    王森奇立刻收了笑容,小心的笑着问:“易队长,我这儿有点麻烦,你能过来帮帮忙吗,耽误不了几分钟的功夫。”

    听到这儿,冯国标灰头土脸的松开了唐跃,一句话都不说了。

    他觉得再说也没用,王厅长要请来队长级别的人,看来唐跃是跑步了了。

    谁知道,唐跃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全然看不到一丝丝的害怕。

    “唐跃,那可是龙组的队长级别,你就真的不怕吗?”

    冯国标忍不住的问。

    唐跃没有回答,而是努了努嘴,冯国标困惑的看向了王森奇。

    让他奇怪的是,王森奇的面色异常难看。

    难道说…易队长事务繁忙,无暇抽身?

    “唐先生,刚才…是我的错,你别生气,咱们重新聊聊怎么样?”

    片刻后,王森奇的脸上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朝着唐跃的位子拱了拱手,那姿态,与先前简直判若两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