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往事!
    第八百三十九章往事!

    “遇见,我觉得你有点太天真了,哪怕骄傲之狱的天性就是骄傲,但他们的实力和恶名摆在那里,绝对不是咱们这样一个小队能够挡下的,一定要三思啊!”

    “真的不用,我跟骄傲之狱的人有过接触,他们都是一群孤傲之徒,却没有多少本事,再加上咱们打的是伏击,绝对能让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是…”

    “逸,你未免太多虑了,难道凭咱们的实力,还不足以跟一支狂妄之徒对抗吗?”

    那些已经被尘封在内心最底层的对话,像是被雨水冲刷出来的角落里的石头,罂粟觉得它们早已消失,现在却疯狂的涌动出来。

    接下来的对话,她不想再想,于是她调动内气,让它们凶狠的涌向自己的头部。

    剧痛,如潮而至。

    让她觉得崩溃的是,那些骄傲的对话,那些血腥的画面,竟然不受控制的出现在她的耳朵里,她的眼睛里。

    如果三年前,她没有因为太过小看炼狱的骄傲之狱,她带领的那支天使小队,根本就不用面临全军覆没的下场。

    等等。

    她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炼狱的每一个分狱都象征着一宗罪,而他们所遇到的骄傲之狱,便是象征着骄傲。

    她当年竟然会天真的认为,骄傲之狱的成员都是一群骄傲狂妄的无知之辈,现在想想,骄傲这个字眼,实际上是骄傲之狱的武器才对。

    因为伏击他们的自己,貌似才真的是过于骄傲,最终才酿成了悲剧。

    这个迟来的三年的领悟,并不能消除掉罂粟的哪怕一点点负罪感,相反,还是让她觉得更加恼怒。

    “啊!”

    锥心的痛苦加持在脑部,罂粟已经有些站立不稳,扑通一声,坐在了已经没过了小腿的雨水里面。

    “罂粟姐!”

    玫瑰心疼的扶住她,把手按在她的头顶神庭穴,轻轻的释放内气,来为她缓解痛楚。

    可惜,玫瑰还不算合格的医疗武者,控制内气的精细程度也远不如罂粟,她忙活了半天,也没能让罂粟觉得好受一点。

    就在这时,玫瑰的身后突然响起个无奈的声音。

    “交给我吧。”

    唐跃双手插兜,平淡的目光盯在罂粟的脸上。

    他已经听秦执念把那段往事说了出来,心里不胜唏嘘,在拥有一队好兄弟好战友的同时,他们这些做领袖的,也要担任寻常人无法担任的生命承受之重。

    整支队伍的命运。

    罂粟只是被命运开了个玩笑。

    听到唐跃那摆脱了顽浮的声音,玫瑰的心里松了口气,轻声道:“谢谢。”

    唐跃没有多言语,默默把手按在了罂粟的头部位置。

    舒缓的内气如涓涓细流,流淌进罂粟的头部,然后蔓延全身。

    “把你的手拿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罂粟突然睁开了眼睛,用格外生硬的语气对唐跃说道。

    不满的撇了撇嘴,唐跃却没说什么,把手拿了回来。

    玫瑰和秦执念连忙凑到了罂粟的身边,面带焦急之色:“你怎么样?”

    “没事了。”

    罂粟的脸色有些苍白,却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我们走吧。”

    只是,她还没有抬脚,唐跃就意有所指的说了句:“与其痛苦过去,不如想想怎么活在当下。”

    “你懂什么!”

    罂粟猛地回过头来,犀利的目光锁定唐跃。

    那一刻,罂粟动了杀意。

    然而,唐跃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的看着她,自顾自的说:“但至少你选的隐姓埋名逃避一切的方法,不怎么高明,觉得后悔,就把当年失败的任务完成掉,一支骄傲之狱罢了,灭掉他们便是。”

    “说的轻巧。”

    罂粟冷哼着说道,但她无意跟唐跃过多交流,转身便走。

    玫瑰仓促的跟上去,秦执念跟了两步,却又停下来。

    有些奇怪的看着秦执念,唐跃问:“你怎么不跟她回去?”

    “我把姐姐的过去讲给你听,还没听见你的意见。”秦执念歪着脑袋,说不出好奇,也说不出不好奇,“至少让我知道,她的妹夫打算怎么面对她这段痛苦的历史。”

    “就她对我的态度,估计这妹夫的身份是没戏的。”

    唐跃耸了耸肩,微笑着说道,“另外,那些事没发生在我身上,没什么好面对的,如果要说点想法的话,倒是有点儿想吐槽。”

    秦执念有些意外的瞳孔微张:“都这么悲惨了,哪里还有槽点。”

    “可你不觉得这段故事很耳熟吗?”

    唐跃说道,“很多小说男主角的背景设定都是如此。”

    “那又怎么样,我姐的过去是真实存在的。”

    “对啊,我想吐槽的就是那些写书匠,在他们的笔下,男主角经历了这种事,还能伪装成吊儿郎当的模样,简直太逆天了,事实证明,连医疗武者都没办法医治这种创伤。”

    秦执念叹了口气,说道:“总得要想办法让她走出来,你会帮忙的,对吗?”

    “这个…”

    唐跃对帮这种忙没什么兴趣,更何况连罂粟自己都毫无干劲,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他想帮也没地方出力啊。

    但是下一秒,唐跃突然看见秦执念的上衣仅仅贴在身上,天蓝色的外套和米白色的卫衣被雨直接淋成了透明色,恰好露出里面那抹惊艳的黑色。

    啧啧。

    湿身果然很诱惑啊。

    “喂,看了就得负责。”秦执念对唐跃的眼神变化早有察觉,反应却比唐跃见识过的任何女孩都要淡定,她微微的挺了挺胸口,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在唐跃眼前展示着身材。

    这动作,倒让唐跃有点不好意思了。

    所以,唐跃答应了帮罂粟对付骄傲之狱,然后就心安理得的看了起来。

    这雨下了很久。

    唐跃也在雨中看了秦执念很久。

    虽然很担心秦执念会在雨中淋的生病,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秦执念湿身的模样,唐跃就想安静的站在那里,什么都都不做,就那么看着她,直到地老天荒。

    等到两人离开的时候,雨势已经渐小。

    “带我去你的酒吧喝一杯吧,有点冷。”秦执念抱住胳膊,微微的打着冷颤说道。

    “你最好是回家,喝一碗姜糖水,然后睡觉。”

    “可我还想跟你多待会儿。”

    “睡觉也可以陪着你啊。”唐跃朝着秦执念抛了个媚眼,坏笑着说,“当然,我说的是很纯洁的,抱在一起什么都不做的那种。”

    秦执念直接被他逗笑了,嘲讽道:“摸着良心问问自己,这话你能信吗?”

    然后,秦执念的脸色就微微一变。

    “我说的是,把手放在你的良心上。”

    轻轻拍掉放在自己胸口的手,秦执念觉得这货的脸皮简直厚到没有极限。

    由于路上有积水的缘故,开车回去显然不可能了,唐跃背着秦执念一路狂奔,很快的就来到摇滚。

    让他微微意外的是,暴雨之后,摇滚里的生意竟然格外的好。

    不论是大厅还是单间,竟然一张多余的位子都没有了,就连过道里面,都站着许多酒客,他们可能相互并不认识,却喝的热火朝天。

    “山羊,这什么情况?”

    唐跃找到山羊,不解的问道。

    山羊手里正拿着托盘,看样子是要去送酒,他哭笑不得的说:“一场暴雨,让很多赶着去上班的人都堵在了路上,然后…大家就聚到这里来了,这不,咱酒吧连准备都没有,人手不够,连我都得帮忙送酒了。”

    “扫得死内。”

    了然的笑了笑,唐跃说道,“喝酒驱寒,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然后,唐跃歉意的看向了秦执念:“咱们去健身房里呆着吧,这儿没位子了。”

    结果秦执念却把山羊手里的酒盘接了过来,饶有兴致的说:“我还没在酒吧里工作过呢,让我试试。”

    并没有去征得任何人的同意,秦执念就端着酒盘大大方方的去给酒客送酒去了。

    看着秦执念在酒客中自由的穿梭,并赢得许多酒客的赞美时,山羊禁不住笑了起来:“跃哥,这妞儿不错,留下来做摇滚的大堂经理吧。”

    “可以问问她。”

    唐跃对这倒没意见,目光却在秦执念的身上没有离开,毕竟她的衣服被雨打湿,看上去太…惹人激动了。

    果然,不出几分钟,就有人发出了调戏的声音。

    “美女,这算特别福利吗,把身子淋湿了给我们送酒。”

    山羊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抢在唐跃之前说道:“跃哥,交给我了。”

    几步的功夫,山羊就站到了秦执念的身前。

    只是,山羊并没有说什么,他还在微微的打量出言不敬的那位酒客。

    或者说,他打量的是那一群酒客。

    尤其是最里面那个带着红兜帽的家伙,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他总觉得那人给他的感觉是似曾相识。

    “你们…不是来酒吧避雨的吧?”

    山羊露出冷笑,看着这几位酒客的衣裤和鞋子,解释道,“你们的身上没有半点雨渍,鞋子也干净的很,这说明你们是在雨前就待在这儿…待了这么久,我却没注意到你们,行家啊。”

    听见这话,摇滚里许多个角落都传来了一道带着杀意的目光。

    秦执念也感觉到了一丝诡异,轻微的向后错着步子,可惜的是,她的动作终究是寻常人,快也快不到哪里去。

    一瞬间,她的喉咙上就多了一只手。

    山羊的眼睛爆睁了起来,凶狠道:“不想死的话,就把手老实拿回去。”

    “嘿嘿,人质在我手里,话语权也就不在你手里了。”那位酒客邪冷的说道,“美女,你是唐跃那小子的人吧,你说我在你的脸上划这么一道,他还喜欢你吗?”

    “不会。”秦执念淡淡的回答。

    “你真聪明。”

    “他到现在还没喜欢我呢。”秦执念却是继续说道,“还有,刚才也有人想拿我做威胁,结果他死挺惨的,我没骗你。”

    这话立即就把那酒客给逗笑了,他的嘴角扬起个不屑的弧度:“你说的那sb是谁啊?”

    话音刚落,他的胳膊突然一凉。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胳膊掉在了地上。

    唐跃拿着一把水果刀,而秦执念已经到了他的怀里,盯着断臂的酒客,唐跃说道:“那sb跟你差不多,都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