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零八章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第八百零八章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八百零八章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草原是个多风的地方。

    沈冰宜的房间里开着窗子,凉爽的夜风吹进来,吹的她有些头痛,可她并没有下床关掉窗子的打算,或者说,她的注意力全不在此。

    她的脑海,已经被唐跃占据。

    快乐的唐跃,认真的唐跃,生气的唐跃,为她出头的唐跃,还有被她伤害的唐跃…

    她以为自己离开了中南市,就能慢慢忘却掉那些记忆,谁知道,那些记忆不但不肯消失,反而在她的脑海里越发清晰,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情不自禁的,她的脸颊上多了两行清泪。

    而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一路上,那些驴友们都挺照顾她的,她也就没想太多,理所当然的说了这么一句。

    当东方雀进来的时候,沈冰宜已经快速的拭去了脸上的泪痕,然而,还是被东方雀给看了个正着。

    “抱歉,我只是一时控制不住,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话,我可以等到时机成熟之后再…”东方雀露出个迷人的微笑,很绅士的语气说道。

    “不会有那个时候的。”

    就像是触电一样,沈冰宜快速的打断东方雀,随后发现自己不够得体,又歉意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们两个不适合,你懂吗?”

    “跟蒙古包里的那个人有关系吗?”东方雀负在身后的手倏地攥住,凛声问道。

    “没。”

    说完,沈冰宜的目光却是黯淡了下来。

    她的心里冒出个成语,自欺欺人。

    “好,我明白了。”

    东方雀慢慢的低下了头,他正好背对着灯光,表情在阴影里面,根本就看不清楚。

    看到他这个样子,沈冰宜觉得有些不安,然而就在她考虑着该如何向东方雀解释的时候,东方雀猛地抬起了头。

    这跟沈冰宜认识的东方雀完全不同。

    那双眼睛里,充满了犯罪的**。

    “冰宜,我对你如此钟情,你就连点机会都不给么?”

    东方雀迈动步子,朝着沈冰宜走了过去,渐渐地,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近的有些不自然了。

    与此同时。

    东方雀的左手突然伸向沈冰宜的后颈,再朝着自己的怀里扣来,右手则是拿出一张手帕,摁向了沈冰宜的口鼻。

    只是,沈冰宜到底是练过的,而且还是跆拳道高手,不论是本能反应还是身手,都远非东方雀这个素人能比的。

    瞬间的功夫,沈冰宜就做出了反击。

    一个漂亮的折叠踢,东方雀的小腹里只觉翻江倒海,刚刚吃下去的食物,就要冲破喉咙,被他吐出来。

    然而他还是忍住了。

    因为他看到沈冰宜已经吸入了手帕里少量的乙醚,脚步正在慢慢的打飘,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

    那种欣喜若狂让东方雀战胜了身体的剧痛,他一边揉着自己的小腹一边说:“冰宜,做这些徒劳的挣扎又是何苦呢,早晚你不还得是我的人吗?”

    “休想!”

    就在这时,沈冰宜坚持着跑向床头,竟然摸出了一把匕首,抖抖索索的指向东方雀。

    她的警惕心向来很重,即便是跟东方雀成为了朋友,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完全对他保持信任,所以她随身都携带着匕首,以备不时之需。

    匕首的冷冽光泽瞬间冷却了东方雀的罪恶冲动。

    只是,东方雀没有选择离开,他与沈冰宜保持一定的距离,静静等待她被越来越重的眩晕感打败。

    五分钟后,沈冰宜终于耐不住脑海里汹涌而来的疲倦,整个人朝后面躺去。

    嗯?

    这熟悉的拥抱感是怎么回事,出现幻觉了吗!

    残留的一丝神智,让沈冰宜努力睁开了眼睛,然后她就看见了唐跃那张写满了轻浮和可靠的脸。

    “白洛说你不是好东西,果然啊。”

    唐跃在沈冰宜的太冲穴上微微按了两下,立即让沈冰宜恢复了清醒,她想脱离唐跃的怀抱,却没有这个力气,只能被半推半就的被唐跃抱着。

    而那把匕首,也被唐跃拿在了手里。

    “你不要乱来啊,小心我让你好看!”东方雀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说道。

    而他的眼睛却时不时的朝着四周瞟去,他到底是家族子弟,出游的话,暗处要跟着许多保镖,可让他疑惑的却是,那些废物怎么还不出现?

    仿佛是看透了东方雀的想法,唐跃笑呵呵的说:“你那些脓包保镖已经在酒店的仓库里睡着了,想醒过来的话估计要些时间。”

    “那…那你把匕首丢了,咱们公平竞争!”

    东方雀实在是不想放弃沈冰宜,壮着胆子吼道。

    唰。

    唐跃还真的把匕首丢向了窗外,一条漂亮的抛物线过后,匕首叮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哼,你竟然傻到真的丢掉匕首!”

    瞬间,东方雀就嚣张了,他又拿出一块手帕,得意的说道,“没想到吧,我手里还有乙醚,足够把你放倒了,让你来坏我的好事儿!”

    话音刚落,东方雀就推着手帕朝唐跃跑去。

    别说,如果把他那手帕换成火影里面的螺旋丸之类的东西,还挺像一回事的。

    只可惜,手帕不是螺旋丸,东方雀也不是漩涡鸣人。

    跑到一半的时候,东方雀直接踩在了之前迷晕沈冰宜所用的手帕上,然后,他就华丽丽的摔了个大马趴。

    “这…”

    唐跃和沈冰宜都看得有些发怔。

    迅速的爬起来,东方雀警惕的盯着唐跃:“你竟然阴我!”

    “呃,我有吗?”唐跃觉得自己好委屈啊。

    “别以为我会怕你。”东方雀重整旗鼓,准备再次进攻,然而他跑了两步,却又猛地急停,举起双手做格挡的手势,好像唐跃会对他用什么招似得。

    看着他那紧张兮兮的样子,唐跃有些不忍直视,对着沈冰宜说:“要不放了他吧,不是一个级别的,打他太欺负人了。”

    沈冰宜点了点头:“嗯,别做的太过了。”

    “你走吧,今天的事我当没有发生过。”唐跃对着东方雀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毕竟我还得谢谢你,不是你把冰宜带这儿来,我还见不到她。”

    “…你到底是谁!”东方雀皱着眉头问,他长这么大,还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说了你会找我复仇吗?”

    唐跃好笑的看着他,却还是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白洛说你们东方家是第五家族,我想,你可能没机会报仇。”

    这句话,让东方雀狠狠咬住了牙关。

    的确,他没机会报仇,半点机会都没有。

    早在唐跃把周家闹得全家风雨的时候,东方雀就听说过这个名字,后来又听说唐跃把罗家也玩的团团转,唐跃这个名字在京城的上流圈子里就愈发出名。

    只是,出的是坏名声。

    京城的上流圈子里,已经出现了一种公认的说法,那就是防火防盗防唐跃,一旦惹怒了这尊大神,整个家族都没好日子过的。

    想到这里,东方雀挤出一丝笑容:“抱歉,我不知道沈冰宜是你的女人,我很快就会退出的,很快。”

    说罢,东方雀就离开了房间,不留半点遗憾。

    “他怎么走的那么潇洒?”

    唐跃汗颜的笑了笑,然后特自恋的摸着下巴说,“也对,败给我这样的人,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噗嗤。

    沈冰宜本来觉得东方雀走了以后会很尴尬的,听见这话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然后,她就愣住了。

    因为唐跃正在深情的望着她。

    那眼神直接就让沈冰宜的俏脸红润起来,红润的程度还在不断提高。

    “你能不能松开我!”

    在迷离与清醒之间,沈冰宜终于还是选择了清醒,她艰难的推开唐跃,把头别向一旁,“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放尊重些。”

    唐跃顿时愣了一下。

    苦涩的笑了笑,唐跃说:“我记得你向来是工作狂啊,怎么跑出来旅游了,而且还是跟着这群驴友出来的?”

    “东方雀邀请了几次,我推辞不掉,就跟着来了。”

    “可这里什么都没有,你们来玩什么呢。”唐跃耸了耸肩,调侃道,“该不是为了那首歌来的吧?”

    “歌?”

    沈冰宜好奇的瞪大眼睛,那黑亮的瞳仁顿时看的唐跃一阵血气沸腾。

    强自压下这些血气,唐跃自我陶醉的唱了起来:“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相约去寻找共同的男人。”

    “停!”

    没好气的把唐跃打断,沈冰宜红着脸说,“歌里唱的是去寻找共同的根。”

    唐跃两手一摊,无辜道:“根不就长在男人身上吗,我唱的不对吗?”

    “你…你闭嘴吧!”

    沈冰宜只觉得脑门上有好多青筋在跳的样子,小声的自言自语,“跟你分手真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你太烦了!”

    唐跃顿时无语。

    两人相互沉默了一会儿,沈冰宜有些耐不住了,开口问:“给我们带队的孙斌是个考古爱好者,他说这里很可能有吕布的墓穴,所以想带着我们来探险。”

    听到这,唐跃的心骤然一紧。

    果然是跟战神冢有关系。

    虽然白洛表面上和和气气的,谁知道他是不是个心狠手辣的小人,万一被他知道了孙斌的想法,杀人灭口咋办?

    唐跃快速的做出决定:“我也是为了吕布墓而来,所以,我希望孙斌能够放弃。”

    “为什么?”

    “这里面牵扯的利益关系很多,如果他执意探墓的话,很可能…会走不出来。”

    唐跃的话,让沈冰宜倒抽了一口冷气。

    然后,沈冰宜想起来唐跃带来的人俱都是摇滚的精英,想必是要应付一些危险。

    斟酌片刻,沈冰宜点点头:“我会转告孙斌的,我准备休息了,你…你回去吧。”

    “不…不留我喝杯茶啊?”唐跃仍保留一丝希望。

    然而回复他的却是果断的拒绝:“不。”

    就这样,唐跃来了一次英雄救美后,灰溜溜的被赶了出来,什么都没能挽回。

    当他关上门的那刻,沈冰宜的手机突然响了。

    手机铃声是王小菲的最新单曲:“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沈冰宜的眼泪瞬间决堤。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