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九十八章 可怕的伪脉象!

第七百九十八章 可怕的伪脉象!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七百九十八章可怕的伪脉象!

    今晚,对于白狼来说,注定是个难以忘记的夜晚。

    当舞池里的人们逐渐从疯狂中冷静下来,白狼和韩兵却依然沉醉在对方给予自己的新鲜感觉里,对白狼来说,安静害羞的韩兵像是久违的知音,让他有说不出的话想对韩兵倾诉,反之,对于韩兵而言,在社团中成长的白狼像是神秘的星星,让她有无数的问题想要让白狼解答。

    于是,他们**,噼噼啪啪,就这么的走到了一起。

    转眼间,已经深夜。

    工作中的裴茜不知疲惫,但在这种场合下,她却觉得眼皮困倦不已,打着哈欠问:“唐跃,你见到韩兵了吗?”

    “她没在舞池里吗?”

    唐跃跟山羊一伙人喝的醉醺醺的,压根就没去注意韩兵,这样一说,他才发现韩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舞池里了。

    张望了一阵,唐跃随手拽过一个哥们儿,问道:“你有没有见到跟白狼跳舞的那个女孩?”

    “她好像被白狼哥带走了。”

    那哥们儿很猥琐的笑了笑,“原来白狼哥喜欢那种类型的呀。”

    唐跃一听,也没节操的笑了起来。

    紧跟着,他就感觉到了背后而来的一股杀气。

    “别胡说,他们两个是很纯洁的!”转瞬间,唐跃就改变了立场,凝重的问,“你确定,是白狼把她带走了?”

    “确…确定。”

    唐跃又找了几人询问,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都是如此。

    尴尬的笑了笑,唐跃对着裴茜说道:“白狼是个好人,他不会对韩兵做什么的。”

    “那可不一定。”裴茜冷冰冰的回答,“韩兵的生活阅历很少,她很容易被骗的。”

    “呃,白狼可不是骗子。”一方面是自己过命的兄弟,一方面是自己的下属,唐跃也着实不知道该向着谁说话。

    “希望如此!”

    说完,裴茜拿起自己的提包,朝着出口走去。

    唐跃撇了撇嘴,然后又跟兄弟们玩了会儿,突然觉得兴味索然,拿上车钥匙,回家里睡大觉去了。

    一夜,看似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去。

    当清晨的第一缕光还没有照射进唐跃的脸上时,卧室里突然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急促而又不安。

    同时,唐跃听见了米雪的声音:“出事了!”

    唐跃的睡眠轻,瞬间就清醒过来,打了个漂亮的鲤鱼打挺,跑过去打开门,立即看见米雪那着急忙慌的样子。

    “你大姨妈来了,还是没来?”唐跃张口就是一句调侃。

    “啊,你在说什么?”米雪愣了一下,暂时也忘了要说的话。

    “如果没来,那就说明你可能有了,如果来了的话…”说着,唐跃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那说明今晚上你不能陪我了,这不都是大事吗?”

    “你个混蛋,不调戏我会死吗!”

    米雪俏脸一红,立刻招呼过来一顿粉拳,边打边说,“一大早白狼就带着个女人过来,说出大事了,我想那女人应该是快不行了。”

    “那女人多大?”唐跃心里一紧,心想那不是韩兵吧?

    “六十左右了。”米雪想了想,回答道。

    六十?

    唐跃愣了,那应该不会是韩兵,可白狼向来是独行独往,没见他有什么亲戚啊,难不成是邻居?

    “他们在客厅?”

    暂时不去想这些,唐跃连忙问道。

    “嗯,小琪姐已经去抢救了,我担心她不好使,又来叫你了。”

    米雪刚说完,楼下却是传来了陈琪的声音。

    声音里面充满了不能置信:“这不可能,你说的这种情况绝不会出现!”

    陈琪号称观音手,虽然她的本事通常是发挥在手术领域里,但她也绝对是个出色的中医,能令她如此的震惊,那应该是出了不小的事情。

    来不及穿戴整齐,唐跃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冲了下去。

    客厅中,白狼面色凝重的都能滴出水来,在他的怀中,则是抱着个昏迷过去的妇女,神色憔悴,皱纹深深。

    头上隐隐见到几撮白发,斑白如雪。

    只是,走的稍近一步,唐跃的眉头却瞬间皱住。

    不管这妇女的穿着,还是她眉宇间给人的感觉,她都很像一个人。

    韩兵!

    唐跃走的越近,就越发觉得,白狼怀中的这个女孩,就是昨晚跟白狼一同离开的韩兵。

    “跃哥,你快救救她吧。”

    抬起头,白狼的眼睛里一片赤红,像是血一样的颜色。

    唐跃用力的点点头,坐下来按在韩兵的手腕上,问道:“你跟韩兵一直在一起吗?”

    “嗯。”白狼说道。

    “那你知道她睡的床单是什么材质的吗?”刚说完,唐跃却又否认的自言自语,“韩兵知道她不能睡纯棉床单,按理说,问题不该出在这里啊!”

    “等等唐跃,你确定你没认错人,昨天还是二十多岁的女孩,今天就成了六十岁的妇人,这怎么可能!”陈琪顿时瞪大了眼睛,她总觉得唐跃是认错人了。

    唐跃摇摇头,说道:“昨天我为她诊过脉,她的脉象是很罕见的伪脉象,会因为某种诱因,而触发身体的加速衰竭,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一夜变老,所幸的是,她的性命还在。”

    陈琪的表情没有恢复,反而是更加的震惊了。

    这么稀有的脉象,陈琪闻所未闻。

    “我们睡的…是混纺床单,她说过她不能接触纯棉,跃哥,难道她也不能接触混纺这种材质?”白狼用力的回忆着,却确定昨晚他并没有让韩兵接触任何的纯棉布料,愁眉紧锁的问道。

    “不好说,但我想,诱因根本就不是布料的问题。”唐跃叹了口气,拿出所有银针,将内气以最柔和的方式导入银针,慢慢的为韩兵施针,“看看她能不能撑着醒过来,只能问她了。”

    时间滴滴答答的游走过去,陈琪和唐跃始终都在为韩兵施针,米雪则是帮他们两个擦汗,白狼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不知不觉间,竟然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幸运的是,韩兵竟然真的苏醒了过来。

    “我…我怎么会在这儿?”

    茫然的看着四周,半晌,韩兵才支支吾吾的问。

    白狼刚想说话,却被唐跃打断:“韩兵,你现在什么都不要管,保持正常呼吸,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尽管韩兵觉得困惑,却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你曾经身体不太好的时候,除了睡过纯棉的床单,还有没有用过其他现在用不到的东西,或者说,有什么其他现在没有的行为习惯?”唐跃特地为韩兵把回忆的方向扩大,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谁知道,这话直接就把韩兵给问的脸红了。

    唐跃知道她肯定是想起了什么,连忙问:“我跟陈琪都是医生,现在在帮你解决问题,希望你能配合,不要有性别负担。”

    韩兵犹豫了一下,却是对着陈琪说道:“我能单独跟你说吗?”

    强自露出个安慰的笑容,陈琪点点头,然后把耳朵凑了过去。

    当她听见韩兵说的那几个字时,脸上也出现了羞涩的红润。

    米雪最不能忍受好奇的滋味,忍不住问:“小琪姐,究竟是什么啊?”

    “韩兵说…之前她有摸·自己的习惯。”陈琪低下头,小声的说了出来。

    韩兵把头埋得更深,米雪也不再问了,沉默的坐在了一边。

    唐跃先是愣了愣,下一秒,却连忙问道:“白狼,昨晚你跟韩兵有没有发生关系?”

    “啊?”

    就算白狼是个老爷们儿,可唐跃当着几个女孩问出来,白狼也有些抹不开面儿了。

    “这跟韩兵的病情有关系,快点回答我!”唐跃加重了语气问。

    “嗯,发生了!”

    白狼用力的点头,然后认真的盯着韩兵,“我会对她负责的,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

    顿时,几个人之间的气氛都发生了些许的改变。

    陈琪和米雪震撼的看着白狼,眼眶里还有盈盈泪光,被他给感动坏了。

    韩兵有些不解,毕竟她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片刻后,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幸福。

    突然,唐跃打破了沉默,他说道:“看来,问题就是出在这里了。”

    “什么?”

    几人异口同声的问。

    唐跃说道:“诱因并不是什么纯棉的被单,而是男女之事,或许,**也算是一种精神诱因。”

    “跃哥,到底怎么回事?”白狼问。

    “昨晚应该是韩兵的第一次,正是这一次,让她的元气亏空,从而…出现了这样的后果。”唐跃开口分析道,“她以前的身体不太好,那是因为她有这方面的需求,**和她靠手解决问题,形成了不完全的诱因,所以只让她的身体素质下降,并不算太严重。”

    听了唐跃的分析,白狼顿时沉默了。

    片刻后,其他人突然听见了响亮的耳光声。

    “你在做什么!”

    韩兵惊愕的盯着白狼,又是惊惧,又是心疼。

    白狼的脸上出现了个大手印,而这一巴掌,也正是他自己抽的。

    那双从来都只有杀气蔓延的虎目之中,却是噙满了泪水,白狼哽咽的说:“韩兵,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

    “到底怎么回事啊?”

    韩兵仍然觉得困惑,看向陈琪和米雪,两个丫头却只是低头叹息。

    唐跃摇了摇头,无奈道:“白狼,找面镜子,毕竟已经发生了,瞒不住的。”

    刚说完,唐跃口袋里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是裴茜打来的电话,刚一接通,就听见了裴茜嗔怒的声音:“唐跃,你快点让白狼把韩兵送到公司来,已经是早会时间了,韩兵还没有出现,她从来都不会迟到的!”

    与此同时,韩兵看到了镜子中那个衰老的自己。

    “啊!”

    韩兵的惨叫声,充斥在客厅之中。

    裴茜顿时愣住,片刻后,她更加愤怒:“刚才那是韩兵的声音吗,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昨晚,唐跃亲口向裴茜承诺,白狼是个好人,能照顾好韩兵,结果第二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向裴茜解释。

    在韩兵的尖叫声下沉默许久,唐跃叹息着说:“裴茜,你过来一趟吧,韩兵她…老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