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九十九章 赢了!
    第六百九十九章赢了!

    一战…

    这两个字放在不同的语境下,会有着不同的含义。

    比如说现在这个语境,所表明的含义就是通常会被和谐的那种,所以,咱们不做详述。

    总之,能听到唐跃肆无忌惮的开这种玩笑,屠夫的心还是稍稍舒服了一些。

    与此同时,主战场那边,也终于传来捷报。

    庞起带着一众兄弟冲了过来,尽管每个都是筋疲力尽,但他们的脸上却写着胜利的荣光。

    这时候的庞起一身是血,比平时更像个杀猪的。

    “跃哥,你受伤了?哪个龟孙子干的?”

    庞起锁着眉头,凶横的拿着两把菜刀相互摩擦,碰撞出颗颗火星。

    轻松的笑了笑,唐跃说道:“差不多都结束了,你带着兄弟们清扫一下战场,我上去看看耗子。”

    跟兄弟们打了个招呼,示意自己没事,唐跃在屠夫的搀扶下,慢慢的走上了危楼之中。

    庞起则是高举起菜刀,雄浑的声音喊道:“兄弟们,穷兵莫追,那些已经倒下的敌人,每个人的脖子上再补一刀,明白没!”

    之所以做的这么残忍,是避免有装死的家伙存在。

    “明白!”

    兄弟们高声疾呼,操着一柄柄砍刀干活去了。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先前唐跃躺过的那片废墟之中,却是少了一具尸体。

    片刻后,唐跃回到了刚才战斗的地方。

    山羊和白狼两个人已经结束了战斗,修罗会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已经溃不成军。

    “咱们灭了两大修罗王,传出去,又得让地下世界抖三抖吧?”

    唐跃突然出现,笑呵呵的说了这么一句。

    山羊和白狼同时抬起头,眼睛中是难以掩饰的兴奋。

    两人同时喊道:“跃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摆了摆手,唐跃却是苦笑道:“说是没事,实际上也掉了半条命了,你们怎么样,还有耗子,他死了没?”

    “跃哥,有你这么咒兄弟的吗?”

    刚说完,就听见耗子一声痛苦的呻吟。

    只见耗子在地上躺着,四肢像是散架了一样,要不是他的嘴巴还开开合合的说话,猛地一看,还真以为这是个死人。

    唐跃苦笑着走过去,在耗子身上捏了几下,耗子立即疼的叫唤起来。

    不屑的撇撇嘴,唐跃那叫一个鄙视:“断了不少骨头,不过问题也不大,至于疼成这个熊样?”

    正嘲讽的带劲,小腹处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低头一看,耗子这货竟然把手指头捅进了唐跃的伤口,正轻轻地扒拉着。

    哪怕动作再轻柔,这也是难以忍受的疼啊!

    唐跃瞬间疯了,疼的直咧嘴。

    “跃哥,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啊,这么点小伤有啥好叫的。”耗子如法炮制,用出了姑苏慕容的绝学,一笔之道还施彼身。

    “我戳,你再动一下试试。”

    “你不动的话我也不动。”

    “那行,我数一二三,一起把手拿开。”

    “听你的,跃哥。”

    说着,唐跃真的数了一二三,耗子也乖乖的把手指头抽了出来,下一秒,耗子就在唐跃脸上看到了蔫坏的笑容。

    唐跃的手还搭在耗子的胸口上,漫不经心的一按,嘶,那酸爽。

    耗子的眼珠滴溜一下就瞪圆了:“跃哥,你使诈!”

    “作为你哥,我得多按你一下才行。”唐跃颇为有理的说。

    “那不行,哥哥得让着弟弟。”说完,耗子又把手指塞进了唐跃的伤口,扒拉的更带劲了。

    唐跃疼的嗷嗷叫,手上一点不留情,按着耗子的断骨,那叫一个欢。

    看着这对欢乐的基友,屠夫他们都是哭笑不得。

    传说中的插兄弟两刀,就是这个意思吧?

    就在这时,危楼外突然传来了庞起的喊叫声:“跃哥,小心那个女人。”

    “哪来什么女人,净吓唬人。”

    唐跃咬着牙,已经疼的满头大汗,刚说完,心里却是猛地一沉。

    女人!

    难不成罗赛还没死?

    这念头刚刚闪过,就听见楼梯口传来一声咆哮,一副魁梧的身体凶猛的冲了过来,不是罗赛又能是谁?

    屠夫、山羊、白狼三人俱都挡在了唐跃身前,可惜他们的体力都已耗尽,能否抵挡罗赛这拼死一击,也尚不可知。

    唯一能确定的,那就是无论怎样都必须要保护唐跃的安全。

    罗赛来势汹涌,可惜只有开头,却没有结尾。

    快要接近山羊的时候,她的身体骤然僵住,心口和右肺的位置,各自刺出一把匕首,设计独到的血槽迅速的引流罗赛的鲜血。

    只是一刻,罗赛就香消玉殒。

    呃,是彻底死透。

    罗赛倒下之后,众人才看清楚这两把匕首的主人。

    “义海,小蝶。”

    屠夫欣喜的叫了出来,尤其是看到小蝶安然无恙,更是开心,冲上去就对着小蝶又亲又抱。

    扭捏的挣脱开屠夫,小蝶朝着所有人认真的鞠了一躬:“谢谢你们。”

    “鞠躬是啥意思,我还没死呢。”

    唐跃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让屠夫搀起小蝶,随后看向了一身狼狈的曾义海,笑道,“你没让我看错。”

    就在半小时之前,唐跃发现了曾义海拥有着十分薄弱的存在感。

    也正是这个特点,唐跃把救出小蝶的这个任务交给了曾义海。

    小蝶身为俘虏,肯定会被藏在很隐秘的地方,若像没头苍蝇一样的找,只会打草惊蛇,交给曾义海的话,能在悄无声息之下,查到小蝶的下落。

    按理说,得到唐跃的称赞,曾义海应该感到高兴,可他现在没这个心思,他正盯着耗子的手,一阵纳闷:“耗子哥,你这是做什么呢?”

    “靠,疼死我了!”唐跃也注意到,耗子自始至终就没把手指拿出去,而且还在他的伤口里翻来覆去的抠,顿时气急败坏。

    眼看着唐跃就要发飙,耗子连忙把手拿了出去,一脸荡漾的坏笑:“我见跃哥肚子上有个洞,就顺手练练手指的功夫,跃哥,你高·潮了没?”

    “高chao你妹啊!”

    唐跃脸色顿时黑了,连内气都用了出来,一巴掌把耗子扇飞出去。

    紧跟着,唐跃的注意力却是被自己的手掌吸引。

    右手手掌上,出现了一枚万字符。

    “哎?这符号不是你给小蝶解毒时,在小蝶背后出现的吗?”屠夫认得这个图案,失声说了出来。

    小蝶又想起对着唐跃赤身露背的情景,脸蛋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除了害羞,小蝶复杂的心思里还想着别的东西。

    他是把针蝎的毒素都吸收进了他自己的体内吗?

    唐跃不知道小蝶在心里琢磨些什么,这会儿,他正认真的端详着右手上的万字符。

    就在刚刚,他拍打耗子的那一掌,调动的竟然是丹田内那股神秘的内气。

    至于他自己的天阳气,在跟罗候的战斗中消耗大半,又在受了伤之后为自己疗伤时用了大半,现在早就所剩无几。

    难不成…

    唐跃突然福至心灵。

    他将右手平摊,尝试着调动内气,不出一秒,唐跃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曾经那些不受使唤的神秘内气,在这时候变得异常听话,只不过,这些内气只能通过一条经络,然后汇集到唐跃的右手,也正是这个万字符里面。

    万字符呈现出淡淡的红色,抽抽鼻子,能够嗅到里面的血腥味。

    那是因为这股内气太过刚烈,冲破了手掌上的毛细血管,所以才出现这么不可思议的变化。

    片刻后,血液结痂,消退。

    但是,唐跃对那股内气的控制却是越发的得心应手,那内气就像是一支识途的马儿,不用唐跃控制缰绳,就能按照一定的规律游走。

    神奇,太神奇了!

    唐跃突然冒出个奇思妙想,如果能把这股内气跟天阳气混合在一起的话,能不能把两股内气的优点共享一下,让天阳气也变得如此指如臂使?

    不过,唐跃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内气可不是可以胡乱研究的东西,万一一个不留意,没准就走火入魔,到时候不定发生什么事儿呢。

    “唐跃,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吗?”

    看唐跃自己在那玩的不亦乐乎,屠夫有些着急了。

    苦笑着摇摇头,唐跃却也没说太让屠夫担忧的话:“可以确定的是,这不是坏事,慢慢再研究吧,咱们先打道回府。”

    几人相互支撑着身体,从危楼中慢慢走了出来。

    别说,那画面还挺燃的。

    碎金子一样的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平添了一抹灿烂。

    “跃哥,咱们的兄弟战死四十五人,伤三十人,虎帮何杰的人全军覆没,修罗会的人死了大半。”庞起走过来,在唐跃身边汇报战果。

    唐跃顿时震惊了一把:“好家伙,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呢?”

    “没办法。”

    庞起无奈的笑了笑,“幸好战场是我这安定区,如果在华裕区打的话,咱们就该被查了。”

    说到被查,唐跃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外号钦差大臣的柳钦。

    那货跟自己说过,也许以后还会查到唐朝的头上。

    特么的,玩社团就是玩火,这话真是一点没错儿。

    “不高兴的事儿咱们不扯了,跃哥,我带你去大吃一顿去,怎么样?”

    将两把菜刀递给小弟,庞起乐呵呵的说道,正准备联系饭局,手机却是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唐跃笑着示意庞起接起这通电话。

    刚听了两句话,庞起就是一喜:“他打算见我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