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九十三章 西毒西门庆!

第六百九十三章 西毒西门庆!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六百九十三章西毒西门庆!

    在山羊看来,虎帮没有动静,倒没什么稀奇的。

    毕竟虎帮是丢了面子,再出来蹦哒,没准会遭受到更多的白眼。

    听了山羊的分析,唐跃却觉得没那么简单。

    “山羊哥,介意听听我的想法吗?”

    金海站在一边,微笑且轻声的问道。

    山羊笑笑,做了个拱手的手势:“说呗,你是跃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

    “谢山羊哥赏脸。”

    打个哈哈,金海没有过多废话,说道,“一个大社团大世家,最看中的是什么?”

    没等唐跃和山羊回答,金海就自己回答:“是脸面。”

    “虎帮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了糗,肯定不会做缩头乌龟,而是会找回这个场子,换做唐朝的话…”刚说到这儿,山羊的眼神突然凌厉了一分。

    金海哈哈笑道:“我就是打个比方,如果是唐朝,首先要做的肯定也是复仇。”

    山羊仔细想来,觉得金海这番话有那么一丝道理。

    唐跃笑了笑,说道:“阿海讲的没错,咱们得查查虎帮的动向,咱们让他们丢了这么大的脸,他们不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嗯,我马上找人查。”

    说完这些,山羊率先离开了卫生间。

    唐跃和金海也不会重口味到在这地方聊太长的时间,一根烟的功夫,相继走了出来。

    当金海走回包间的时候,唐跃立刻听见了里面的腹诽声。

    “阿海,这火山也太抠了,连顿饭钱都跟咱们要!”

    “就是说,你不是跟火山的老板关系很好嘛,怎么还收钱的?”

    “靠,我点的那瓶酒,差点没把我信用卡都刷爆啊!”

    唐跃在心底狂笑了两声,转身离开了火山烧烤。

    开着车回到家,夜色已经很深。

    推开门,唐跃以为三大美女应该都睡着了,谁知道,刚刚换好拖鞋,就听见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

    米雪匆忙的跑过来,直接跟唐跃撞在了一块儿。

    拽着米雪的手臂,让她转个弯儿,唐跃瞧的仔仔细细,却也不知道他是在瞧什么。

    “你看什么呢?”

    “我看你小屁屁是不是着火了,跑的这么快。”唐跃哈哈笑道。

    米雪俏脸一红,气呼呼的转过头来,凝视着唐跃的嘴唇,问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呢,小琪姐说你中了剧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呃,又跟我提这事。”

    听到针蝎毒的事情,唐跃就觉得郁闷,整个人都不好了。

    自己行医多年,赢得过无数赞美,不知道是多少护士姐姐的梦中情人,医生同行的假想敌人,谁知现在竟被一个小小的佛陀针给难住了。

    好吧,佛陀针在中医的历史上挺出名的,也不能算小。

    可不管怎么想,都觉得丢人啊!

    米雪并不知道唐跃在心里吐槽什么,她还以为唐跃说这话的意思,是没救了。

    顿时间,那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彻底的飙了泪。

    看着米雪嘤嘤啼哭,唐跃瞬间慌了,手忙脚乱的给她擦掉泪珠儿,问道:“你想提就提吧,怎么还哭了呢?”

    “你还没娶我过门呢,千万别死啊!”

    米雪直接钻进了唐跃的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都抹在了唐跃的衣服上,“我跟我姐不一样,她至少有个未婚妻的名分,我什么名分都没有的,你可不能就这么撒手不管。”

    唐跃完全听傻了。

    这…是演的哪一出儿?

    仔细思考片刻,唐跃才弄明白米雪这眼泪是哭的什么,汗颜不已的说:“谁说我要死了,那些针蝎毒都被我清理掉了,只是…”

    “只是什么?”米雪眼泪稍褪。

    “只是我的丹田里莫名其妙的多了另一股内气,应该是跟针蝎毒有关,可我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这并不是最郁闷的,最郁闷的是唐跃在回来的路上,给老头子打了个电话,结果得到的回复是,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这老头子又跑哪去浪里个浪打浪了?

    米雪眼睛一亮,说道:“内气对你们武者不是很珍贵的吗,这股内气正好能为你所用啊。”

    “我倒是也想。”

    唐跃哭笑不得的说,“这股内气我压根就控制不了。”

    米雪歪着脑袋,突然脑洞大开:“难不成,这股内气是某个高人留在那什么针蝎体内的,只有你答应了那高人什么条件,才能使用这股内气。”

    “亲,这是都市文,不是玄幻文。”唐跃擦了一把冷汗,说道,“你那套路一听就不靠谱。”

    “…”

    米雪撅着小嘴巴,一副就是不服的模样,说道,“也许就是我说的这样呢,想想有哪些用毒的高手。”

    想着想着,米雪突然眼睛一亮,就好像她的小脑袋旁边冒出个灯泡似得。

    米雪说:“西毒西门庆。”

    噗!

    还好唐跃体内的毒素已经转化成内气,要不然他非得毒发身亡不可。

    “小雪,是哪个跟你说西毒是西门庆的,我非得打死他!”唐跃瞪大了眼睛说道。

    “不…不是他吗?”米雪苦笑道。

    “能是的话才怪了。”唐跃宠溺的揉了揉米雪的脑袋,带着她走进了客厅。

    客厅里只有陈琪,并没有见到沈冰宜的身影。

    也对,若是沈冰宜在这儿,借给米雪两个胆子,她也不敢说让唐跃娶她过门的话。

    不过,陈琪听到了那番对话,还是听得一阵面红耳赤。

    “唐跃,我爷爷来电话了,说三天后,那位高僧就会来到中南市,到时候让他给你看看。”深吸了两口气,陈琪脸上的俏红消退,轻声说道。

    唐跃汗颜的笑了笑:“还真的有高僧啊,他们行不行啊?”

    “爷爷说佛陀针的发源地就是天龙寺,怎么会不行?”陈琪一本正经的纠正道,“那些高僧真的很厉害,来了之后,你可不能胡言乱语。”

    “好吧好吧,我一切配合。”唐跃拗不过陈琪,只好答应下来。

    跟两个女孩聊了十多分钟,米雪打个哈欠,说是困了,陈琪也起身回屋,跟两个女孩打个招呼,唐跃回到卧室,积极的修炼起天阳气。

    不管那股神秘的内气是怎么回事,把天阳气练的越来越强大,这准没错儿。

    也许天阳气再有了突破之后,就能把那股内气消灭呢。

    唐跃一边脱衣服,一边随口哼唱:“内气是害虫,内气是害虫,正义的天阳气,正义的天阳气,一定要把内气消灭,消灭!”

    唐跃从没有像今天一样,修炼的如此努力。

    一夜无话。

    当唐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也不能怨他赖床,着实是昨晚的修炼太拼命,足足到了凌晨五点钟,唐跃才倒下睡觉。

    洗漱完毕之后,唐跃却发现中午饭都已经做好了。

    “小雪,可以啊,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望着饭桌上的丰盛菜肴,唐跃忍不住笑,然而这些菜却是越看越眼熟,“你是跟谁学的做饭啊?”

    “我才没有学呢。”

    米雪晃了晃手里的账单,笑道,“我叫的外卖,而且是你们火山烧烤的哦,看我多照顾你的生意。”

    看着账单上的数字,唐跃几乎都快要感动哭了。

    自己女人在饭店里订餐都要交钱,这绝对是真爱啊。

    陪着米雪吃完饭,唐跃正刷碗,突然听见了手机铃声。

    “我帮你接。”

    米雪撂下手里的薯片袋子,一溜小跑,窝在沙发里接通唐跃的手机。

    片刻后,米雪又噔噔噔的跑了回来,表情却明显变味了。

    “谁的电话,瞧把你气的。”唐跃摆好碗筷,勾了一下米雪的小鼻子。

    “小蝶是谁啊?”

    米雪直接了当的问了一句。

    唐跃一愣,随即揶揄道:“刚认识的一位美女,胸·大腰细,漂亮极了。”

    “我就知道!”

    米雪气呼呼的鼓起嘴巴,一顿粉拳招呼过来,嘴里还喋喋不休,“让你在外面沾花惹草,让你在外面风流成性,让你在外面杀人放火。”

    “哎哎,这话可别乱说,我啥时候杀人放火了?”唐跃连忙捂住了米雪的樱桃小口。

    两人闹了一阵,唐跃突然反应过来,撒开米雪问道:“刚是谁的电话。”

    “山羊啊。”

    “他怎么会提到小蝶,除了这个,他还说了什么?”唐跃隐隐约约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米雪想了半晌,却是两手一摊:“坏了,闹了这半天,我全忘了。”

    “靠。”

    唐跃心说女人果然不靠谱,赶快跑到客厅里,又给山羊打了回去,“小蝶怎么了,她是回来了还是怎么着?”

    “她要是回来就好了,十分钟之前,有兄弟打来电话,说小蝶在安定区被虎帮的人劫了。”山羊说完,猛不丁的问,“跃哥,我刚刚让小雪嫂子跟你说这事儿来着,怎么你不知道?”

    “那丫头吃醋了,然后就没告诉我。”唐跃哭笑不得的说,眉头却是皱成一个川字。

    早猜想虎帮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谁知道他们没有对唐朝下手,而是先找上了小蝶,说起来,这花无伤也算是让虎帮颜面扫地的人,对付小蝶也是情理之中,可惜唐跃跟山羊考虑的百密一疏,没想到这一点。

    米雪这妞在旁边十分不满的说:“我才不是吃醋呢,我只是忘记了!”

    “好吧,小雪,你在家好好玩,我得把小蝶救回来。”说完,唐跃撂下手机,就冲向了别墅的大门。

    米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别这么着急了,我还有事问你。”

    “爱你,我最爱的人就是你了!”唐跃迫不及待的打断米雪,这声音却是越来越远,直到听不见。

    然后,便传来了奥拓启动的引擎声。

    米雪怔怔的站在原地,自言自语:“我只是想问你晚上还回不回来吃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