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竟然是他!
    第六百五十五章竟然是他!

    “冯叔,你也说了不一定三个字。”

    唐跃笑着说道。

    奈何这笑容在冯国标看来,有种异样的味道。

    就在这时,何飞已经苏醒过来,只是他的眼睛被黑布遮住,根本看不见身穿警服的冯国标。

    “我这是在哪?”

    冯国标皱住眉头,凝重问:“你先告诉我,你是金海,还是何飞。”

    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轻轻唤了一句:“冯叔。”

    冯国标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看样子,是金海无疑了。

    紧跟着,冯国标的表情又变得愤怒起来,他沉声问:“为什么要摘下眼罩,还有,叫出何飞这个第二人格,也是你故意的吧?”

    沉默片刻之后,金海才说了出来:“如果不这样做,我无法离开警局,也就无法把真相说给唐跃。”

    虽然共用一副身体,何飞的身手却比金海好上太多,金海要逃离警局,自然需要何飞的帮忙。

    “真相。”

    冯国标猛地一拍桌子,冷声道,“你知道什么叫真相吗!”

    金海被吓得有些无措,直到唐跃的声音出现。

    “冯叔,别吓他了。”

    平淡的声音里面,有着很温和的感觉,把冰冷的气氛调和的暖和一些,唐跃笑说,“何况何飞的抢劫银行行动并没有成功,不是吗?”

    “没成功,那也是犯罪!”冯国标仍然无法平息自己的怒气,“而且这不仅仅是何飞的问题,还有小海的问题,他是故意摘下眼罩,说明他有犯罪动机。”

    金海连忙摇头,为自己辩解道:“我只是为了告诉唐跃真相,而且我在留给何飞的纸条中讲的很清楚,不允许他杀害任何人,包括他最痛恨的警察。”

    冷嗤一声,冯国标表示不信。

    唐跃却是走过去,在金海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纸条上有两行字迹,一行清秀,一行粗糙。

    即便是同一人,但拥有两种人格的话,字迹也不相同。

    清秀的字迹,正是金海写下:何飞,我叫你出来,不是叫你杀人的,而是要你帮我个忙,你打这个电话,帮我传个信息,内容如下。

    接下来,便是唐跃听到的那些话,以及“你来救我”这句暗语。

    这句话之后,还有金海的一句警告。

    “如果你不帮我,并且在我沉睡的时间内杀人,在我苏醒之后,便会剖出双眼,让你陷入永久的沉睡。”

    唤醒何飞的方法,只有看到警服这一种,只要挖掉双眼,何飞便不复存在。

    这句警告,让何飞乖乖替金海办事。

    在警告的下面,就是何飞留给金海的话:兄弟,警察杀了咱们的父母,难道你能原谅他们?

    看到这句话,唐跃不由皱住眉头,只是,他悄无声息的撕掉这行字,转过身,把纸条递给冯国标。

    “冯叔,虽然金海也有错,但他是为了找我,姑且先饶了他这回,或者让他将功抵过。”唐跃帮着求情道。

    手里拿着纸条,在短短的几秒钟内,冯国标的脸色变了好几个颜色。

    终于,冯国标抬起头来,凝视着唐跃说道:“你要知道,如果告诉了你真相,也许你并不愿意接受,或者,你并不一定会配合我们,到时候,我们两方都很难做。”

    相比较冯国标的严肃紧张,唐跃看上去似乎要惬意许多。

    唐跃笑着说道:“你是说,如果真的是我手底下的人牵扯进器官贩卖的事情,我会力保他们。”

    “…是这意思。”

    唐跃回过头,看着金海问:“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金海摇着头说道:“我相信你不会包庇手下人,因为你还是一名中医。”

    “小海。”

    冯国标意味深长的提醒道。

    看到冯国标这个样子,唐跃有些无奈,但也无法左右冯国标对他的看法,只能说道:“金海说的不错,我不会包庇手下的人,不管他是谁。”

    “如果我说他是唐朝的核心成员呢?”

    “谁?”

    嘴巴上这样说,唐跃的心里却不由得咯噔一下。

    真叫他处理掉唐朝的兄弟,虽说是大义灭亲之举,但也总让他觉得下不去手。

    冯国标欲言又止,他凭靠着三十年老刑警的经验,还是无法完全相信唐跃。

    这时候,金海却是说出了那个名字。

    “是鹰钩。”

    唐跃的眉毛稍稍挑了挑。

    下一秒,唐跃问道:“已经拿到证据了?”

    “没错。”金海点头,朝着冯国标的方向努了努嘴,“放在冯叔那里。”

    冯国标叹了口气,把那份随身携带的证据交给唐跃。

    证据正是那张清单。

    只看了一眼,唐跃便把清单放在桌上,转身向外走去。

    离开前,唐跃留下一句话:“如果相信我的话,这件事让我处理。”

    咚。

    审讯室的屋门紧紧关住。

    沉寂片刻,金海才打破寂静,问道:“冯叔,真的让唐跃个人来处理?”

    “那毕竟是唐朝的家事。”

    冯国标无奈的笑了笑,替金海解开了冰凉的手铐,“而且,你也相信他,不是吗?”

    …

    离开警局,唐跃开上车,就朝着乔安区行驶过去。

    乔安区的大哥是鹰钩,器官交易黑市就设立在乔安区,仔细想来,鹰钩的确有可能跟器官贩卖有关。

    在路上的时候,唐跃给山羊发了条短信。

    倒不是唐跃觉得独自前往会显得势单力薄,而是唐朝名义上交给山羊,如果要请里么胡的话,也得交给山羊来做。

    否则的话,山羊在唐朝的地位肯定就一落千丈了!

    半小时的功夫,唐跃的车就停在了鹰钩的总部之外。

    门面很差,藏在很拥挤的一处闹市之中。

    鹰钩的私人产业,便是这整片闹市。

    微微皱住头,唐跃抬脚走了进去,几弯几绕之后,唐跃站在一个很破败的巷口之外。

    “这边在整修,不能通过。”

    正准备进去,却冒出两个打扮另类的马仔,拦住了唐跃的去路。

    唐跃笑笑,问道:“我找鹰钩。”

    “大哥不在这儿。”两名马仔交换个眼神,似乎在沟通什么,随即说道,“你明天再来吧。”

    “我可以进去等。”唐跃不屈不挠的问。

    “你有这时间,我们可没时间看着你!”其中一名马仔凶巴巴的说,“以为我们唐朝的人都是没事情做的闲人马?”

    “那你们有什么事情做?诸如卖卖器官什么的勾当?”唐跃揶揄着说。

    说完,唐跃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两马仔先是一惊,随即突然急了,一左一右的冲了过来,试图能抓住唐跃的手臂。

    可惜的是,他们只能看到一道黑影。

    然后,便是双双摔在地上。

    这时候,唐跃已经走到了巷口深处。

    越来越多的马仔聚集过来,凶气逼人的怒视唐跃,手持西瓜刀,看上去威风凛凛。

    唐跃却是轻松的掰了掰手腕,说道:“跟你们鹰钩大哥说一声,唐跃来了。”

    “管你谁啊,动了我们的兄弟,先砍了再说!”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所有人都叫嚣起来,朝着唐跃潮涌过来。

    只是,在迅速倒下两名持刀马仔之后,其他人就再不敢向前了,他们都是普通的社团成员,战斗力形同于五的渣渣,谁也不愿做这个出头鸟。

    “吵闹什么呢!”

    就在这时,鹰钩的声音突然出现,也重新燃起了这些马仔的血性。

    “大哥,有人来找咱们的麻烦!”

    “我们已经控制住他了,就等您来了。”

    “他说他叫唐跃!”

    离得近的马仔们叽叽喳喳的叫喊,相互争抢着功劳。

    啪。

    迎接他们的却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鹰钩阴森森的看着他们,冷声道:“知道唐跃是谁吗,是我大哥的大哥,整个唐朝的主人!”

    刹那间,没有人再敢说话了。

    鹰钩走到唐跃面前,微微低头,恭敬道:“跃哥,兄弟们没见过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身后这一百多名马仔全都齐刷刷的鞠了一躬,那叫一个真诚。

    “求跃哥谅解!”

    震耳欲聋的求饶声传来。

    唐跃有些汗颜,苦笑道:“我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吗?”

    “是,跃哥大人大量。”鹰钩赔笑道,在六大区里,鹰钩是最懂得钻营,也最懂得看人脸色的一个老大。

    在说话办事上,鹰钩都能做到滴水不漏。

    看着态度谦卑的鹰钩,唐跃却是叹了口气,心说你个sb做什么买卖不行,非要贩卖人体器官?

    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把这些想法抛出脑后的时候,唐跃的目光变得稍稍冰冷下来,他说道:“我来找你了解点情况。”

    “什么?”

    “前不久,市医院卷进了器官黑市的案件里,这事你听说了吧?”唐跃意有所指的问道。

    “唔…听说过。”鹰钩不动声色,从微表情的角度来看,也看不出半点异样。

    果然是个人精。

    唐跃继续笑,问道:“我听人说,你跟器官黑市的人有点交情啊。”

    “跃哥,这你就误会我了,这种事怎么会跟我有关系呢!”鹰钩当即瞪大眼睛,义愤填膺的说,“自从咱们唐朝建立,谁不知道要做正经生意,低调处事。”

    “说的是。”

    唐跃点点头,看似已经放下了戒心,但就在鹰钩稍稍吐出一口气的时候,唐跃突然问,“那这空中的福尔马林味,是什么情况呢?”

    鹰钩悚然一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