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四十六章 裴茜的敏感部位!

第六百四十六章 裴茜的敏感部位!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六百四十六章裴茜的敏感部位!

    “唐兄弟,这真是应了那句话。”

    钟胜哭笑不得的说道,“人比人,气死人啊。”

    “知道为啥冰宜的运气这么好么?”唐跃神秘兮兮的笑了起来。

    瞧着唐跃也不像是耍贫玩笑的模样,几人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钟胜更是瞪大了眼睛问:“说说看,沈总在事业上也是一帆风顺,这好运气一般人可没有。”

    唐跃笑了笑,说道:“她能有这般的好运气,全因为我这人旺妻。”

    有些人在骨子里就是冷场王。

    很显然,唐跃就是这种人。

    几人俱都沉默下来,直到两分钟后,沈冰宜才开口打破了安静:“无聊。”

    说完,沈冰宜为他们带路,向着丛林更深处走去。

    唐跃嘿嘿笑着,无视周围人那鄙夷的眼神。

    走了大概一刻钟,茂盛的植被中,突然多了一顶军绿色的帐篷,帐篷很大,几乎能容纳四个人以上。

    帐篷的正前方,有一块草皮与周围的草皮稍有不同,似乎是光秃了一点。

    唐跃眼睛一亮,忍不住赞道:“冰宜,你在帐篷前设置了陷阱,这招高啊。”

    “多谢夸奖。”

    沈冰宜脸上涌现笑意,颇有满足的感觉。

    对于高冷的御姐来说,或许只有爱人的称赞,才能让她露出如此甜美的笑容。

    “先进去休息。”

    沈冰宜指着帐篷的侧面,她在那里开出一道暗门,那才是安全的通道。

    几人都累得够呛,加上这游戏已经变了性质,能找到一处帐篷就实属不易,谁还在乎什么男女有别之类的屁话,纷纷走向帐篷。

    钟胜走在最前,快要掀开暗门的时候,动作骤然僵住。

    回过头,钟胜的面色稍有凝重:“唐兄弟,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唐跃一怔,不由得竖起耳朵。

    滴答,滴答。

    在帐篷中,隐隐约约发出这个细小的声音。

    丛林的夜晚也会有风。

    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这些声音掩盖了滴答声,所以才细微的让人注意不到。

    “这声音是…”

    唐跃眉头一紧,顷刻间,他面色大惊,“草!”

    同时发出这声国骂的,还有离帐篷最近的钟胜,他怒不可遏道:“草,炸弹!”

    裴茜反应最快,迅速向后跑去,裴钰则是完全吓傻,一张脸惨白如漂过的纸张,身体直挺挺的站在那儿,竟是一动不动。

    “快跑啊!”

    钟胜眼疾手快,一手攥住裴钰的手腕,在跑动间追上裴钰,也同时抓住了她。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巨响。

    这时候,唐跃也将沈冰宜抱在怀中,奋力向反方向跑去。

    此时已值傍晚。

    刹那间,火光映满天,炸音震天响。

    五人全都在瞬间被爆炸声震成了聋子,轰然的冲击波,掀起一阵狂风,直接把他们顶上了几十米之外。

    很多学习爆炸技术的专业人士,都会说这样一句话。

    爆炸是世上最完美的艺术。

    只有刹那芳华,却是凝固于永恒。

    在飞跃的途中,唐跃回了一次头,他永远都忘不掉那漫天的火光,还有疼痛欲裂的身体。

    咚。

    连续五声,五个人相继摔在了地上。

    所幸的是,他们摔在了柔软的草坪之上,高高的草丛几乎形成了袖珍的草垛,能够提供相当不错的缓震力量。

    “冰宜,你没事吧!”

    唐跃刚一接触地面,就猛地弹射起来,把摔在旁边的沈冰宜抱在怀中,言语间尽是紧张与疼惜。

    艰难的摇摇头,沈冰宜说道:“还好,只是摔的很疼。”

    由于唐跃抓着沈冰宜的皓腕,也能感受到她的脉搏,很快就放心下来。

    他们离帐篷较远,跑的也很及时,除了摔这么一下,并没有受到多大波及。

    “快看看他们怎么样。”沈冰宜猛地反应过来,紧张道。

    唐跃点点头,很快寻找到摔落三处的钟胜、裴茜和裴钰。

    爆炸伊始的时候,钟胜距离帐篷最近,只有两米左右,裴茜和裴钰也就三米而已,所以,他们受到的冲击波最是剧烈。

    裴茜还好,脚腕摔的脱臼,只是轻伤而已。

    裴钰则是脸部着地,蹭了个满脸花,一张白嫩的伪娘脸,目前算是废了。

    最惨的莫过于钟胜。

    “钟叔。”

    裴茜用单腿跳的方式走来,眼角已经溢出眼泪,若不是为了救下他们兄妹,钟胜便不会受到这么严重的伤。

    这时候,钟胜已经昏厥过去,他的衣服在瞬间被烧成了飞灰,背上的血肉已经翻开,灼伤覆盖整个后背,一直延伸到臀部。

    “有的救!”

    唐跃只触碰了钟胜的手腕一下,便开始紧急施救。

    只是,灼伤面积几乎是整张背部,为了避免感染,无法让钟胜躺下,在他的正面施针。

    这样就增大了治疗难度。

    无奈下,唐跃只好为他输入内气,为他延续生命体征。

    “我能做什么?”

    沈冰宜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快速走过来,神色凝重道。

    一旁的裴钰却是哼了一声,不屑道:“你可别碰我钟叔,谁知道你身上有没有其他炸弹。”

    沈冰宜并没为他的挖苦所动,依旧等待着唐跃的吩咐。

    “别鸟那傻比。”

    唐跃对沈冰宜点点头,说道,“你身上带了玉蜂露吗?”

    “玉蜂露还能治疗烧伤?”

    “不能。”唐跃说道,“不过,若是加入蛋黄的话,玉蜂露就成了治疗灼伤的灵药。”

    “我去找!”

    把随身携带的玉蜂露递给唐跃,沈冰宜朝着远处的树木走去。

    只要能找到鸟窝,应该就找得到蛋黄。

    唐跃本来是打算让裴钰去找,但这货要是靠谱的话,母猪怕是都能上树,他也只好让沈冰宜冒冒险。

    为钟胜传输内气的同时,唐跃对着裴茜说道:“把鞋子脱了。”

    愣了愣之后,裴茜明白了唐跃的打算,正色摇头:“先为钟叔治疗,你不能分心。”

    “只要找到蛋黄,他的灼伤很快就好。”

    唐跃笑了笑,说道,“至于现在,我能保证他不会感染,放心。”

    思酌了小片刻,裴茜抿抿嘴唇,终于慢慢褪下高筒靴。

    脱的很艰难,说明脚腕肿的不轻。

    果不其然,那只纤细柔嫩的脚腕,此时已经高高肿起,形成了小山包,看着颇让人心疼。

    “疼吗?”

    唐跃用另一只手覆盖上去,轻声问道。

    裴茜把视线转到一边,没有回答。

    只是,从裴茜的侧脸依旧能看到她的表情。

    不是疼痛。

    也不是害羞。

    脸蛋绯红,嘴唇轻绷。

    呼吸加速到有些急促。

    这…这画面好像在哪儿见过啊。

    唐跃看的愣住,一时也忘了给裴茜正骨,只在心里苦苦的思索着。

    突然,唐跃有种拍大腿的冲动。

    他想到了。

    裴茜的表情,他也在其他女人的脸上见到过,那来自于一个视频播放软件,前不久还被查封了。

    至于是什么视频,就不详述了,大家脑补。

    “愣什么呢!”

    注意到唐跃傻呆呆的模样,裴茜俏脸更红,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唐跃本能把心里想的东西说了出来:“没想到你的敏感部位是脚丫。”

    “闭嘴!”

    裴茜哪会想到唐跃满脑子都这些思想,气的真想一巴掌抽过来,但又怕影响了唐跃为钟胜治疗,只能强忍着怒气说,“如果不帮我治疗的话,请放手!”

    “这就治,别着急嘛。”

    尴尬的笑了笑,唐跃手腕轻轻扭转,咔的一声,直接就帮裴茜治好了脱臼。

    裴茜一门心思都放在生气上,反倒是没感觉到半分疼痛。

    猛地把脚丫抽回去,裴茜却是不再理会唐跃。

    就在这时,草丛中传来一声惊呼。

    沈冰宜的身影赫然出现在视野中,只是,她的喉咙前还横着一把朴刀。

    朴刀的主人是位蒙面杀手,人高马大,杀机四溢。

    唐跃皱着眉头,沉声道:“又来个用朴刀的,这场游戏的策划者还真是会隐藏身份。”

    朴刀在神州是很古老的兵器,经过各种更迭换代,已经拥有了多种型号的朴刀,眼前这蒙面杀手所用的朴刀,刀刃有七十厘米,刀柄则有六十厘米,从视觉效果来看,是很怪异的一种刀。

    但不论多怪,这刀都跟先前出现的泰国杀手没半毛钱干系。

    “接住!”

    突然,沈冰宜娇喝一声,朝着唐跃丢来几枚鸟蛋。

    稳稳将鸟蛋抓在手里,递给裴茜:“把蛋清分离出来,把蛋黄倒入玉蜂露,拌匀之后,涂抹在钟哥的伤口上。”

    “嗯。”裴茜点点头,然后说道,“要小心。”

    唐跃没回答,他已经徐步走向了沈冰宜,离的还有五米处,他对着那蒙面杀手道:“拿女人当人质,害臊吗?”

    蒙面杀手冷冷笑道:“没人质,我可打不过你。”

    话音刚落,蒙面杀手却是愣住。

    视野里,地上一名伤者,伤者旁边是个在为他涂药的女人,不远处是个瑟瑟发抖的窝囊男人。

    唐跃呢!

    蒙面杀手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这呢,蠢货!”

    然后,唐跃的声音自身后出现,毫无征兆。

    蒙面杀手低吼一声,右手已经握着朴刀,对沈冰宜的喉咙狠狠抹了过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