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六十六章 还不是为了能多看你几眼!

第五百六十六章 还不是为了能多看你几眼!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五百六十六章还不是为了能多看你几眼!

    看到唐跃那副表情越发凝重,川子就觉得胆颤心惊。

    “大哥,我…我没事吧?”川子小心翼翼的问,身体也不自然的颤抖起来。

    “野哥,别让他发抖。”唐跃皱着眉叮咛道,这人的脉象稀奇古怪,仅凭借快速切脉的方法,唐跃还无法分析出最准确的脉象。

    强制性的按住川子,脉象重新清晰起来。

    五分钟过去了,唐跃的手才缓缓松开川子。

    大概从唐跃七岁开始,就再没有切脉切到五分钟的时候了。

    足见川子的脉象有多么古怪。

    “脱衣服。”

    听了唐跃的话,川子的眼睛倏地瞪大,闪烁着恐惧的神色。

    自己虽然是农村出来的,可也见过中医,没见有哪位中医把脉把这么久的,难不成这位大哥是对自己有意思,所以才长时间抓着自己不松开?

    唐跃皱眉提醒:“愣着干嘛,脱啊!”

    川子吓了一跳,随即却是咬咬牙,心想小命总比一朵菊花更值钱,该舍弃的就舍弃吧。

    “大哥,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矫情,你…”一边说,一边松开腰带,褪下了掉色的牛仔裤。

    看着川子那两条在风中发抖的光溜溜的双腿,唐跃和阿野瞬间愣住。

    然后,唐跃便回过神来,嫌恶的说:“恶心不恶心,我要你脱上面,谁让你脱裤子了!”

    “啊?”川子张大嘴巴,“不是要…”

    “要你妹啊要,我就是看看你的小腹。”唐跃指指川子的上衣,“再掀起来一点就可以。”

    川子尴尬无比的掀起上衣,露出来有些干瘪的小腹。

    唐跃的眉头瞬间就拧出个川字。

    果然…

    川子的小腹处,比其他位置的肌肉更加干瘪,就像是多少天没吃饭一样,生生向内凹陷进去,远远一看,还以为这是个厌食症病人。

    但这种凹陷并不是胃部空荡造成,而是拜丹田内那股野性所赐。

    川子的这股野性,应该不是自然出现的,而是用了某种方法催生出来,之后再以兽丹作为催化剂,将野性释放出来。

    想到这儿,唐跃总算对野性武者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

    当然,看川子这幅贪生怕死的模样,唐跃也懒得向他取证,他肯定啥都不知道。

    “想不想活命?”

    把这事暂且放到一旁,唐跃继续问道。

    川子的眼睛瞬间亮了,他从乡下进城打工,原本就想攒俩钱然后告老还乡,谁知道却被带入炼狱,被搞成了这幅鬼样子,不仅如此,万一有人跟组织闹起来,需要服用兽丹的时候,那自己就得一命呜呼了。

    想到这些,川子就觉得心如刀绞,两只眼睛也开始泛起酸意,真想找个没人的角落嚎啕大哭一阵。

    “说话!”唐跃无语的看着他,“大老爷们儿眼红什么!”

    川子吓了一跳,忙正色下来说道:“大哥,我当然想活命了,您有办法让我活命?”

    “那得看你配不配合。”唐跃淡淡说道,随即转头看向了阿野。

    阿野会意,就地找了块板砖,在上面坐下,语重心长的看着川子:“兄弟,炼狱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你都看在眼里,所以你想脱离炼狱的话,就得听我的吩咐。”

    川子全被求生的**左右,想也不想就拼命的点点头:“您说,只要我能做的,我一定照做。”

    “那你先说说,炼狱这次来中南市是要干嘛?”

    前面川子答应的好好的,听见这话,瞬间又语塞了。

    他两只手紧抓着衣角,身体又微微的颤栗起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阿野不满说道:“如果你连说句话都不肯配合,我想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了。”

    川子缄口不言,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发哥交代过,如果谁口风不严,就一个下场,死!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溜哪儿去的耗子突然叫喊起来:“靠,敢撞我,找死吧你!”

    顺着声音看去,耗子已经跑到了巷子外面,正指着街边一根路灯叫骂,那叫一个带劲。

    “擦,这货酒疯又上来了!”唐跃揉了揉发疼的额头,无奈道,“解酒的穴道不宜点的太深,这货非得逼我是不是!”

    刚说完,耗子像是在跟唐跃较劲似得,一掌对着路灯拍了过去。

    咔嚓一阵刺耳声响。

    路灯直接倒了下去,然后整条街都变成了黑暗。

    “我去,闯祸了!”

    唐跃瞪大眼睛,抬脚向着巷口飞奔过去,片刻后,外面传来耗子的鬼叫声,“跃哥,你别拦我,让我灭了他丫的,唐朝神威不容侵犯!”

    “唐朝?”

    川子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瞬间就吓破了胆。

    他分明记得发哥说过,有个新的社团组织在中南市崛起,风头正劲,能躲则躲。

    怪不得那人能一掌拍断路灯,原来他是唐朝的人!

    透过浅浅的火光看到川子瘫坐下来,阿野也是哭笑不得:“看来你猜出我们的来头了。”

    “大…大哥,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记住。”川子回过神来的时候,惧意更深,跪在地上就起不来了,他从电视上见过,只要道出了对方的来历,基本上就是个死,底细这东西可不是随便让别人知道的。

    阿野笑的更加无奈,冲着川子眨眨眼:“我可以当作没听见你说了什么。”

    “真的?”川子惊魂未甫,小心道,“谢谢大哥。”

    “先说你们来中南市的目的。”

    “好,我现在就说。”川子再也不敢有丝毫隐瞒,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可惜,他在炼狱中的地位太过卑微,要不是跟这发哥是老乡,就今晚这次出逃来看,直接就是个死,根本犯不着赔四颗解药进去,再把他拽回组织。

    这就导致他知道的事情少之又少。

    川子说,他们来中南市是为了找个人,至于这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武者是凡人,都一概不知。

    “好吧,我果然是高估你了。”阿野更是无奈,费了这么多时间,结果就问出这么点东西,实在是太悲剧了。

    川子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的不敢多说什么。

    突然,川子想起件事,连忙说道:“对了,我听发哥说,我们找的那个人,是白眼睛。”

    “什么!”

    阿野的声调徒然拔高,顾不得再多问,回过头冲着巷口大喊,“跃哥,有情况!”

    唐跃拖着已经被他打晕的耗子走回来,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啥情况?”

    “我怀疑,他们来中南市是要找玲儿小姐。”

    瞬间,唐跃的气势就变了,雄浑如虎,危险如豹,整个人欺近川子的身体,却只是一瞬之间的事情。

    被唐跃一双眼睛盯着,川子抖着嘴唇回答:“我们…是要找白眼睛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玲…”

    “闭嘴!”唐跃冷不丁打断他,眼睛里冒着熊熊烈火,既有愤怒,又有凝重。

    刚刚为玲儿开启了雪瞳,炼狱的左少涵就跑来找她,真你妹的点背啊!

    尽管还不能确定川子所说的白眼睛就是雪瞳,但也八60九不离十,唐跃必须要郑重对待此事。

    一时间,巷子里宁静下来。

    宁静的有些可怕。

    川子想问问关于让他活命的事,可又不敢开口,只好坐在地上,任凭冷风吹的他透心凉心飞扬。

    “先这样吧,我会帮你医治身体,但不是现在,因为我还得需要你回到炼狱,打探更多的消息。”唐跃从阿野手中接过火机,照亮自己的面孔,莫名显得有些森然,“至于打探什么,阿野会跟你详细说明。”

    川子机械式的点头。

    “不过,为了让你放心,我先给你展示一下我的医术。”说完,唐跃伸手便压在川子的小腹上,一道天阳气注入进去,犹如冬天里的一把火,瞬间温暖了他的心窝…呃,是丹田。

    拿开手的时候,唐跃问:“感觉如何?”

    “大哥,您真是神医。”川子惊喜莫名的捂着肚子,他能感觉到里面暖暖的,不再是往常那种虚脱无力的感觉,身上也有了些许气力。

    唐跃点点头,把火机递交到阿野手上:“那我先送耗子回家,你跟他说完,记得伪装好打斗现场。”

    阿野比了个ok的手势,继续与川子进行更深程度的交流。

    把耗子送回家之后,唐跃也没心情在路上闲逛,一路飞奔,快速钻进了别墅之中。

    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唐跃还没来得及换好拖鞋,黑漆漆的客厅突然亮如白昼。

    “这几天你回来的越来越晚,跑哪里去鬼混了!”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却满是抱怨之意。

    唐跃哭笑不得的看着沈冰宜:“你平常不也挺忙的吗,怎么就不理解我呢?”

    “我…”沈冰宜想反驳,却又无话可说,三女之中,的确就她没什么资格斥责唐跃。

    只是身为御姐,就得有御姐的范儿。

    所以沈冰宜还是毫不犹豫的叱喝起来:“我现在这不是尽量在家过夜吗,我为了什么,你怎么就不考虑考虑!”

    “啊?为了什么啊?”唐跃有些奇怪,怎么今晚的沈冰宜有些不对劲?

    看着唐跃困惑的样子,沈冰宜就更是忿然,抄起手边的抱枕就丢了过去:“还不是为了能多看你几眼,你可倒好,我回家了,你不回来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