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七级以上疼痛!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七级以上疼痛!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五百一十五章七级以上疼痛!

    看着玲儿的天真模样,唐跃不知道她是有意说这些,还是无意说这些。

    但不论怎样,唐跃已经觉得裆部有阵阵凉意袭来。

    “你不愿意啊?”玲儿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撅着小嘴巴道,“刚刚还说要共甘共苦呢,哼,骗人的家伙!”

    “行了,玲儿别打扰唐跃施针。”薛凝义也是一头黑线,在玲儿的小耳朵上捏了捏,说也奇怪,这小姑娘还真的安静下来。

    歉意的看了唐跃一眼,薛凝义苦笑道:“她就开个玩笑。”

    “没事,真抓也没事。”唐跃很大方的笑道,反正这也就是说说,真叫玲儿抓那地方,他也不给抓啊。

    唐跃对幼chi可没什么兴趣。

    薛凝义递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好好治你的。”

    “已经开始了。”

    这时候,薛凝义才看到玲儿的眼眶四周,已经刺入四根一寸银针,银针末端正在微微颤动,明显是有内气驱使。

    薛凝义顿时愣住,呐呐道:“什么时候?”

    对于唐跃来说,祛除寒气还是很轻松的,毕竟四象神针最擅长的就是提阳生阳,只是用了春暖回阳针,玲儿体内的寒气就褪去一半。

    又用了几针夏炎生阳针之后,玲儿眼眶附近的穴道开始慢慢冒出白气,苍白的小脸也浮现起一丝红润。

    不消片刻,玲儿体内的寒气便彻底消失了。

    接下来,就是冲穴。

    假若冲穴不成,刚刚压制下去的寒气便会卷土重来,短短一天的功夫,玲儿会再次被雪瞳症所折磨。

    只不过,冲穴所带来的痛楚也非常人所能忍受。

    在医学界,疼痛共分为十级。

    零到三级为轻度疼痛,大概就是蚊虫叮咬到拍一巴掌的痛感。

    一旦达到四级,疼痛就能影响睡眠,四到六级则被称作中度疼痛,扭伤、挫伤、一些轻微的刀伤大多都是中度疼痛。

    达到七级之后,便成为了重度疼痛,女人生产时所引起的宫缩,三度烧伤,重度血管性头痛,这都属于七级以上的疼痛。

    至于十级,那已经是恨不得立即死亡的疼痛了,三叉神经痛,癌性疼痛,这都是疼死人不偿命的病症。

    为玲儿冲脉时,便会产生七级到九级之间的疼痛。

    别说玲儿一个小姑娘,就算是唐跃自己,都得疼出一身冷汗,靠着大毅力熬过去。

    因为唐跃的焚阳毒发时,也就是九级疼痛的样子。

    “玲儿,如果忍不下去就跟我说。”唐跃拍了拍玲儿瘦弱的小肩膀,凝声说道。

    “嗯,我肯定能撑下去的!”

    说完,玲儿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微微颤抖,看得出来,她这幼小的心中,也充满了紧张与畏惧。

    深深吸了一口气,唐跃迅速冷静下来,按在了所要冲击的第一处穴道上,承泣穴。

    承泣穴位于眼球正下方,眼廓骨附近,当唐跃注入内气的时候,如同泥牛入海,有去无回。

    这令唐跃吃了一惊。

    老头子的中医笔记上记载,冲穴时每一处穴道都能吞没大量内气,但唐跃也没有想过才是第一处承泣穴,就有如此可怕的吞没能力。

    啪!

    就在唐跃用去了十分之一的内气之后,这第一处承泣穴才像是被起开的啤酒瓶盖,啪的一声冲开了。

    这是实实在在的声音,极是清澈。

    “承泣穴的疼痛大概是在四级左右,第二处迎香穴,大概就要到五级疼痛了。”唐跃一边导入内气,一边解释着,他是要给玲儿做好心理准备。

    果然,内气传入迎香穴的刹那,玲儿的眉头明显紧皱,两只粉嫩的小拳头也不自主的握了起来。

    一分钟后,迎香穴开!

    三分钟后,第三处穴道,攒竹穴,开!

    五分钟后,第四处穴道,地仓穴,开!

    这个时候,疼痛级别已经达到了七级,伴随着内气刚刚冲进第五处穴道承浆穴的时候,玲儿再也无法忍耐,大声呼喊了起来。

    趁着玲儿张大嘴巴的时候,薛凝义突然往她的口中塞了一根木棍,这是为了玲儿疼到极点,会不自主的咬住舌头。

    玲儿死死的咬住木棍,眼睛瞪的奇大,瞳孔收缩,偌大的眼白裸露在外,看上去很是骇人。

    若不是唐跃为玲儿冲穴,薛凝义定会选择阻止。

    即便如此,薛凝义也起了放弃的念头,开口道:“唐跃,要不然就到这儿吧,下次再说。”

    “薛老,中断意味着什么,你要明白。”唐跃自己也累的气喘吁吁,才五处穴道,就已经耗去了他大半内气,剩余的五处穴道,还不得要了他的老命啊?

    薛凝义医术精益求精,怎能不明白中断的意思。

    一旦中断,先前的这些疼痛全都付诸东流,白挨了。

    不仅如此,玲儿还可能会造成心理阴影,再也不敢接受冲穴。

    “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薛凝义撇过头,偷偷拭了一把眼泪,这么多徒弟之中,他最疼爱的就是玲儿,看着玲儿受苦,他觉得比中了丹田锁还痛苦。

    唐跃叹息不已,骈指成剑的手,也有些回收的架势。

    突然,一只瘦弱的小手抓住了唐跃的手腕,十分用力,几乎掐住了红印。

    玲儿眼睛暴睁,死死瞪着唐跃。

    “你要继续?”唐跃震撼的看着这双眼睛,呐呐问。

    “嗯…啊…”玲儿只能说出一个短短的嗯字,紧跟着是更加痛苦的嘶喊,好听如铃的声音也已经嘶哑,仿佛叫出血来。

    唐跃咬了咬牙,没有再问薛凝义的意思,他知道薛凝义的决定已经无法左右玲儿的想法。

    “啊!”

    更加刺耳的嘶喊,整个时间空间仿佛都停滞一般,全被这个姑娘的痛苦呐喊充斥着。

    第五处、第六处、第七处,三处穴道同时冲开,玲儿的眼角已经流出血泪,粘稠的鲜血流在脸上,看着就令人心碎。

    可是唐跃没时间心碎。

    他把手指放在了第八处穴道上。

    颊车穴,开!

    第九处穴道,天突穴,开!

    这时候,玲儿已经发不出声音,她的喉咙已经彻底嘶哑,空能听到喉咙震荡的沙沙声,却是没有其他声音。

    “薛老,为玲儿的喉咙做针灸处理,不然她的好嗓子就废掉了。”唐跃抽空擦了擦手心的冷汗,凝重说道。

    下一刻,唐跃把双手食指按在了玲儿的太阳穴上。

    最后一处穴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