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七章 穴位封闭!
    第三百零七章穴位封闭!

    薛凝义这古怪的态度,让氛围越发的诡异了!

    蓝蓉紧张的在楚修面前蹲下,抓住他的手腕,奈何此时的她心情大乱,根本无法准确的探出脉象,在脉搏处摸了一阵,竟是急的掉出泪来,开口道:“师傅,楚师兄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你从来都没说过?”

    “我要有本事把这病治了,干嘛不告诉你们?”薛凝义皱住眉头,很是无奈的说道,“我一人知道就行了,难道还要连累你们天天担心这小子?”

    蓝蓉听的身体一震,眼底的泪花再也控制不住,终于宣泄而出,断断续续得问道:“这病…很难治吗?”

    “算是吧。”薛凝义最怵看到女弟子哭哭泣泣的,顿时觉得很是头疼,继续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见蓝蓉哭的可怜,楚修露出轻松的笑容,紧攥住蓝蓉的小手,安慰道:“蓉蓉,我的身体我自己明白,肯定不会有事的!”

    只可惜,这话没有半点说服力,反而更平添了一股伤感气氛。

    陈琪深深的叹了口气,把视线转向唐跃,凝声问:“你不是也看出了楚师兄的病症吗,你有没有治疗的方法?”

    “这病麻烦的很,那小子能治才怪了!”薛凝义的好胜心极其强大,他自己治不好的病症,自然不相信还有谁能治好,尤其是唐跃这么年轻的中医。

    唐跃听得出这话里的鄙夷,也只一笑置之,轻声道:“方法当然有,就这么跪着呗。”

    薛凝义眼睛一瞪,冷叱道:“你这说了不等于白说吗!”

    “师傅,你们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楚修觉得困惑不解,一面安抚着泣不成声的蓝蓉,一面冷静发问,“刚才唐跃还说,假如我这么跪下去,也许病就好了,难道他是在开玩笑?”

    薛凝义一怔,却显得颇为懊恼,似乎在做什么心理挣扎,牙齿都咬到了一起,想了许久之后,总算是肯把事实讲了出来:“这小子没开玩笑,就这么跪着的话,你这病的确能好,但在痊愈之前,可能就得累死了。”

    “什么?”

    这话带来的冲击太大,除了薛凝义和唐跃,其余人都被说懵了,尤其是蓝蓉,掉下两行清泪,直接是急火攻心,一头晕在了楚修的怀中。

    为了将她唤醒,楚修下意识想去按压蓝蓉的人中穴,却被薛凝义叫住了:“让她睡会儿吧,正好我把你的情况说一下。”

    楚修微微愣住,伸出去的手却默默收了回来,抬头说道:“师傅你说吧,我扛得住!”

    “你这病出在膝盖的鹤顶穴上,叫做穴位封闭,是万中无一的罕见怪病。”薛凝义叹息道,“穴位封闭是一种潜伏病,在二十五岁开始发病,扩散速度极快,鹤顶穴首先被封闭之后,其他穴位也相继封闭,直至所有穴位彻底消失,再也无法恢复。”

    穴位消失?

    要不是亲耳听见,楚修跟陈琪绝不会相信会有这么诡异的病。

    中医讲阴阳平衡,穴位掌气机运行。

    哪怕是常见的阳气郁结,都可能引发一系列麻烦的并发症,若是穴位消失,阴阳大乱,气机桎梏,终究是逃不出一个死字。

    楚修从小学医,见识过大大小小的可怕病症,想到这里的时候,却也禁不住脸色发白,渗出滴滴豆汗。

    怕是撑不到几个穴位消失,这条小命就得被死神一记镰刀割走了。

    “师傅,这病的病理是什么?”楚修勾起个惨淡的笑容,反正早晚要死,死也得死个明白!

    “不知道。”薛凝义的眼神更是晦暗,连连叹息,“我只在古籍中看到过这种病,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治病的法子,可惜就找到了一个,那就是下跪。”

    就在这时,蓝蓉猛然从昏厥中苏醒过来,就像是噩梦惊醒,惶恐的一双眼睛拼命瞪大,直接就跳起来抓住了薛凝义:“师傅,你一定要救救楚师兄,求求…”

    声音戛然而止,下一秒,蓝蓉竟是重新晕了过去。

    那一瞬之中,唐跃伸手击中了蓝蓉的后颈,让她再次陷入沉睡。

    同时,唐跃也接过话茬:“蓝蓉接近崩溃,反而是昏一会儿更好些,我来跟你说说下跪治病的事情,久跪不起,会给鹤顶穴带来强大而持久的压迫,正是这种损害身体的压迫,反而能刺激鹤顶穴,在我看来,穴位封闭其实就是穴位的自我催眠,它以为这具身体已经进入了死亡状态,所以才会自我闭塞,用下跪来刺激它,就是要它认识到你还活着,也就不会再选择封闭的状态。”

    薛凝义听的一愣,细细思索,突然觉得这个说法挺在理,但嘴上还是得理不饶人:“想到了病理有什么用,要想治愈这病,就得接受七七四十九天的长跪,这世上谁能有这体力?”

    别说跪上四十九天,就算是连续跪上十天,这对膝盖,这两条腿,怕是也要废了!

    抱着昏睡的蓝蓉,楚修突然觉得心口无比压抑,费了很大的努力才冷静下来,艰难道:“师傅,你就说我的日子还有多久吧?”

    薛凝义心里一痛,却是摇摇头:“我也说不好,但从现在开始,你每天都跪上一段时间,我想总归是会有效果的。”

    “那好,从现在开始,我每天都来这里罚跪!”

    虽说是渺茫的一点希望,但这也是楚修能逃脱死亡的唯一希望。

    看着楚修这样可怜,陈琪也是控制不住,轻轻转过身,低声抽泣。

    “呃,你们至少听完我最后一个意见,再考虑着伤春悲秋可以吗?”唐跃汗颜不已,弱弱的提醒道。

    薛凝义怪异的看着他,没说话,心想这小子知道穴位封闭,也当的上针王两字,姑且听听他还想说什么。

    楚修和陈琪则是充满希冀的看着唐跃,差不多同时问道:“还有什么办法?”

    “试试回天三针。”

    唐跃的回答,让三人的呼吸都短暂的停滞了一秒。

    随即,薛凝义第一个缓过神来,立即就气的吹胡子瞪眼睛,指着唐跃骂道:“你小子没话找话是吧,我研究了一辈子的回天三针,都没听说这能治穴位封闭,你小子才见过这套针法几次啊,再戏弄我们师徒两个,小心我对你真的不客气!”

    这老爷子,就不能收收脾气么?

    唐跃揉了揉耳朵,来抵御薛凝义聒噪的骂声,等他骂的累了,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我说的当然是经我改良之后的回天三针,就算治不好,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有副作用,干嘛不试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