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继续
    米雪似乎极喜欢调侃唐跃,看到他吃瘪的样子,就满心欢喜,还好没有继续追问,算是给唐跃留了一点面子。

    由于失足落水的缘故,米雪也没什么心情继续留在学校里了,跟韩晓茹请了个假便匆匆回家,至于他的贴身保镖唐跃,自然要一步不离地跟在她的身边。

    出乎意料的是,刚一回到别墅,沈冰宜的车就出现在了视野里,米雪惊讶道:“姐姐竟然回来的这么早,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看看去。”唐跃也有些意外,跟米雪一起走进了别墅。

    然而,当他们推开门的一刹那,却同时惊呆了。

    饭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热气腾腾,香气扑鼻,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沈冰宜还特意拿出来一瓶拉菲,给自己倒了一杯,正美滋滋地品尝着。

    这也太反常了吧!

    平时的沈冰宜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早出晚归是家常便饭,而今天竟然变得小资了。

    “姐,你这是怎么了?“米雪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穿着一身的湿衣服就走了过去。

    沈冰宜转过头来,讶异地看了她一眼,皱眉道:“你怎么浑身湿漉漉的,外面没下雨吧?“

    “不小心掉下泳池了,还好唐跃救了我。“米雪简单地叙述道。

    “谢谢你。“沈冰宜的眉头随即舒展开,还对唐跃到了句谢。

    这可把唐跃给惊的不轻。

    这样漠然的御姐竟然懂得说谢谢?

    话说她不是还在生自己的气吗?

    正在唐跃疑惑之间,沈冰宜又抿了一口红酒,每一个细腻的动作都给人一种风华绝代的惊艳,说道:“喝一杯?“

    “乐意奉陪。“唐跃笑答,就近坐了下来,同样倒了杯红酒,却是一仰脖,小半杯的红酒都进了肚里,然后他在两个女孩惊讶的目光下,不满的咂了咂嘴,”真难喝,还不如老头子泡的烧刀子。“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喝拉菲的。“米雪竖起大拇指,惊叹连连,”这酒两万多一瓶呢。“

    “呃…“

    看到唐跃尴尬的样子,沈冰宜也不禁挪揄笑道:“你浪费了我这么多红酒,得赔哦。“

    本来这不过是句玩笑话,沈冰宜没真想让唐跃赔红酒的意思,然而她却看到唐跃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可爱的玉兔子,放在桌上,唐跃道:“正好,把这东西赔给你。“

    “这东西是哪里来的?“沈冰宜一把抓起玉兔子,欣喜不已地把玩着,她对玉制品有着强烈的偏爱,尤其是这种摆件,客厅里面随处可见,但也都不是太名贵的东西,只是各有特色而已。

    而这一个玉兔子,玉质晶莹,丝润滑腻,摸上去就如同少女的肌肤一般,就连唐跃这种全然不懂玉的人都甚是喜欢,到了沈冰宜的眼里,自然视若珍宝。

    看着沈冰宜爱不释手的样子,唐跃也露出了笑容:“替人治病拿的报酬,不知道能抵这瓶红酒吗。“

    “这个玉兔子,至少也要五十万,当然能抵这瓶红酒。“沈冰宜捧着玉兔子,目光都不曾移开过一分,只不过眼神中却闪过了一丝犹豫,竟重新把玉兔子放回到桌子上,”这东西太贵重,我不会接受的。“

    “姐,这是唐跃送你的定情信物啊,你就这么拒绝了,也太残忍了吧!“米雪往嘴巴里填了满满的食物,含糊不清地说道。

    沈冰宜瞪了米雪一眼,她立即闭住嘴巴。

    “小雪说的其实没错,你还是收下吧,我要这东西又没用。”唐跃道。

    沈冰宜想了想,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放在了唐跃面前:“密码是卡号后六位,里面有五十万,这个玉兔,算是我买的。“

    唐跃愣了一下,也只好收起了卡,笑眯眯道:“我就当这是你给老公发的零花钱了。”

    “别瞎说!”沈冰宜嗔道,旋即却继续研究起玉兔,再也不说话了。

    结束了这顿饭之后,唐跃想去冲个澡,泳池的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尤其是风干之后,闻起来很难受。

    “唐跃,你可以来我卧室一下吗?”沈冰宜把卧室门微微打开一条缝,只露了半边脸说道。

    她的声音有些紧张,可越是这样,就越是撩人。

    唐跃微愕地看着沈冰宜,脑海里经过了无数邪恶的念头。

    “冰宜,你知道的,我是个正直的人。”唐跃一身正气地说道,“不过,作为你的未婚夫,我觉得这也没有什么。”

    说完,他就钻了进去。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跟你求证一件事。”沈冰宜不由得羞红了脸,然而她快速关门的动作,还是把气氛推向了暧昧的边缘。

    “是想问你胸二次发育的事情吧。”唐跃也没有再逗她,笑道。

    沈冰宜咬紧嘴唇,点了点头。

    “上次我为你按摩的手法,实际上是来自于四象神针中的春暖回阳针,能够打通阻塞的经脉,本来应该用针灸的,但我也说过,效力太猛,你可能会吃不消,所以才用手指代替,但效果也会非常明显的。”唐跃在卧室里随意的转了转,最后坐在粉红色的大床上说道。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像沈冰宜这样的御姐,竟然也会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面,用这种可爱风格的床单。

    沈冰宜听得眼睛一亮,连呵斥他不要坐床的念头都没有了,连忙说道:“真的不是错觉,虽然变化不多,但真的大了一些,接下来就会慢慢恢复到原样吗?”

    “不会。”紧跟着唐跃就一盆冷水泼下来,“按摩只是第一步,打通阻塞多年的经脉,但效果不可能是永久,如果不进行后续治疗的话,经脉会再次阻塞,到时候再想打通,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样啊。”沈冰宜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但也没有太过沉郁,似乎是经过了一阵思想挣扎,终于握着小拳头说道,“那你继续摸吧。”

    继续…摸?

    唐跃的脑袋空白了一下,几秒钟后才恢复正常,尽管他早就预料到沈冰宜会让他继续治疗,但也没想到,这话从沈冰宜的口中说出来,是如此的性感撩人。

    “这个,恐怕不行。”激动归激动,可唐跃还要保持冷静说道。

    “你不愿意?”沈冰宜有些讶然,瞳孔也皱缩了好几下,看似非常不满唐跃的话。

    都说的这么直白了,你有什么好矫情的?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是吧?

    一看她那副气呼呼的样子,唐跃就知道误会了,解释道:“我一千一百个愿意,只是后续的治疗,不能用摸的,得用针灸了。”

    “呃…噢。”沈冰宜略微尴尬了一下,随即脸色恢复正常,“那开始吧。”

    “得麻烦你先去洗个澡。”唐跃说道,“洗完时尽量只穿一件睡衣,这一次会出很多汗,必须把所有的汗都散发出来,不能捂着。”

    “好。”沈冰宜离开,不一会儿,旁边的洗澡间里就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唐跃的思绪也紧跟着这阵流水声飘了进去,往洗澡间的毛玻璃上看一眼,似乎能透过那朦朦胧胧的感觉看到里面的曼妙身姿,那香滑细嫩的肌肤,完美无瑕的曲线,还有身下那一缕细致的黑色草丛。

    “真没出息,激动地手心都出汗了。”唐跃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两只手,都已经微微濡湿,他左右看看,发现枕头旁放着一叠粉色的布料,还以为那是手帕,便拿了过来理所当然地擦拭起手心。

    作为一名中医,手心和手指都不能有一丝汗水,否则会影响施针的感觉。

    只是,当唐跃把手帕展开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那竟然是一个…性感的小内内!

    单薄的料子,镂空的蕾丝边,还有那遮掩神秘地带的地方。

    咔!

    洗澡间的门被推开了,沈冰宜穿着睡衣走了出来,目光正好与唐跃手里的东西撞在一起。

    “你在干什么?”声音极度冰冷,仿佛把唐跃打入了无边地狱。

    “啊,我说我在擦汗,你信吗?”唐跃支支吾吾地说道。

    这个理由简直弱爆了啊!

    不过还好,自己是真的在擦汗,并没有做太过分的动作。

    “本性不改!”沈冰宜呵斥了一句,把放在床头的干净内衣都锁进了衣柜,至于唐跃手里拿的那个,则是毫不留情地丢进了垃圾桶。

    “其实还可以穿的。”唐跃无奈道。

    “再废话,你就不要给我治疗了!”沈冰宜怒斥道,狠狠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针灸的话,需要我做什么?”

    “你只需要脱衣服就好了。”唐跃只好先选择忘掉内衣的事情,专注于针灸,不然沈冰宜的倔脾气一上来,妨碍了治疗的最佳时间,以后吃亏的不还是自己这个未婚夫?

    沈冰宜眉角紧锁,迟迟没有动作,要知道她这层睡衣里只穿了内衣,怎么能这么脱掉呢?

    “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我可以施盲针。“唐跃深吸口气,心里叹道,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这会儿就不占你便宜了。

    沈冰宜如蒙大赦,在衣柜里找出一块黑色的纱巾,二话不说就遮住了唐跃的眼睛,还绑了个死结,除非用剪子剪,否则不可能认为解开的。

    “你早晚都要嫁给我,就算现在不让看,也不至于绑的这么紧吧?”唐跃哭笑不得道。

    沈冰宜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不声不响地躺在了床上,轻轻解开身上的衣带,于是她的身体便呈现在唐跃的面前。

    当然,这完美的风情,唐跃却是一点都看不到。

    “脱完了吗?”

    “嗯。”

    “罩罩也要脱的。”

    “什么?”

    沈冰宜有些搵怒,她甚至怀疑唐跃即便蒙了黑纱,是不是也能看见自己的身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脱内衣的?”

    “凭我对你的了解,就算我眼睛瞎了,你也不可能在我面前脱掉内衣的吧。”唐跃笑道。

    沈冰宜撇撇嘴,也只好把内衣解开。

    “好了。”

    “那我要施针了。”唐跃拿出随身携带的针包,尽管蒙着双眼,却娴熟的抽出几根银针,另一只手,则是悬在沈冰宜的胸口上面,迟迟没有下落,“我需要找到穴道,所以…碰到不该碰的地方,别太紧张。”

    “嗯。”沈冰宜知道这些事情不可能逃避的开,只能嘱咐道,“你尽量不要乱碰。”

    话音刚落,唐跃的手就朝着那一高一低两座山峰按了下去。

    沈冰宜的身体,骤然一紧。

    感受到手掌间传来的紧绷感,唐跃也不自主的睁开了眼睛,当然,在视野中,有一层黑纱阻隔。

    但他仍旧看得到床上这具几乎完美的**。

    怪就只能怪沈冰宜找的这个黑纱,并没有那么的厚!

    【作者题外话】:你们敢继续给力一点吗!打赏、收藏,尽管砸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