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回国!
    前一刻,妘谦还是音尘界的救世主。 ..</br></br>下一刻,却是成为音尘界的罪人。</br></br>界主大怒。</br></br>长老会大怒。</br></br>妘谦以及所在的妘家,都因此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br></br>自那之后,妘家历代成员,都只能守护在妘陵之中,不许踏足外界,而妘陵中不仅是妘家的陵墓,还有那座已经毫无用处的神驿。</br></br>每时每刻,妘家成员都要面对着神驿忏悔。</br></br>“那穆洪的身份是?”</br></br>想起那个强大到令人绝望的身影,唐跃的气息再次冰冷起来。</br></br>妘烈苦笑着说道:“我们陵,而穆洪则们。”</br></br>唐跃恍然。</br></br>这也就解释了妘烈与穆洪之间,为何会矛盾重重。</br></br>“其实你没必要了解音尘界的事情,毕竟两座世界不可能再相通,对于这座世界来说,音尘界只是一个幻想罢了。”</br></br>把大致的情况都说出来之后,妘烈喝完剩下的水,颇为感慨的说道,“对我而言,那里也只剩下回忆而已。”</br></br>唐跃却是摇摇头,认真的道:“如果我一无所知,那我的家人才是真正的活在幻想当中。”</br></br>妘烈怔了一下,随即默然。</br></br>两人又聊了片刻,慢慢也就结束了话题。</br></br>起身,唐跃淡淡的说:“我希望你能学着适应这座世界,而不是改变它,在你完全成为这里的人之前,你都需要跟在我的身边,明白吗?”</br></br>这是监视。</br></br>唐跃毫不隐瞒自己的意思。</br></br>入魔后的他,变得凌厉果决,给人一种如王者般的强势。</br></br>“呵呵,好。”</br></br>妘烈笑着说道,“除了那座陵园,对我来说,音尘界没什么值得缅怀的地方。”</br></br>唐跃点点头,抬脚向着门外走去。</br></br>突然,他又停在门前,补充道:“谢谢你的配合。”</br></br>嘎吱,门开。</br></br>怔怔跃的背影,妘烈随即笑了:“这里的人果然更擅长修炼,这么快就掌握了压制魔性的方法。”</br></br>三小时后。</br></br>现有的武者都在基地中集结。</br></br>由于几位领袖俱已不在,唐跃便站在最主要的位置上,而他的旁边是黎子夜詹金斯奈特伊凡等人。</br></br>这些年轻的修者,代替了那几位领袖。</br></br>几人的表情都比较凝重。</br></br>对他们而言,远不想现在就站在这个位置上。</br></br>“战争结束了。”</br></br>唐跃率先开口,目光扫过每一个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这支联合军,恐怕也到了要解散的时候,但我希望,大家都不要懈怠对于强大的追求,如今的世界,是那些英雄用生命换来的,他们留下我们,是为了更好的捍卫世界。”</br></br>每个人都无比认真的听着。</br></br>唐跃的话,在他们体内留下一枚种子,当这颗种子生根发芽之后,终究会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br></br>接下来,几位新生代的领袖都对自己的队员讲了话,基地中沉闷的气氛也终于有了缓解。</br></br>简单的战后总结很快结束,伊凡单独找到唐跃,说道:“唐队长,塞浦路斯的总统先生要为你颁发圣骑士奖章,还有几座国家的首脑都要向你授予奖章,他们希望你能亲自……”</br></br>“帮我回绝他们吧。”</br></br>唐跃淡淡的说道,“这些奖章应该属于那些牺牲的战士们。”</br></br>伊凡还想再说,唐跃却只留给他一个背影。</br></br>深深的叹了口气,伊凡拿出手机拨出一串数字,等电话接通后,说道:“能得到归国的圣骑士奖章,是唐队长和我们所有人的荣誉,只是,这场战斗中牺牲了太多人,奖章应该属于烈士们,而不应是我们。”</br></br>“但你们也是英雄啊。”</br></br>听筒里发出轻声的辩驳。</br></br>伊凡笑了笑,说道:“我们只是传承了英雄遗志的人。”</br></br>“那……那好吧。”</br></br>迟疑片刻,对方只好说道,“明天总统先生设宴款待大家,希望你们不要再拒绝了。”</br></br>跃离去的方向,伊凡苦笑不已。</br></br>他自然猜得到唐跃的态度,苦笑道:“我们尽量都过去吧,你知道的,我们都有任务在身。”</br></br>“好的。”</br></br>结束通话后,伊凡悄悄松了口气。</br></br>紧跟着,他又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恐怕明天的宴会,也需要他来替唐跃圆谎了。</br></br>果然,当夜唐跃就带着刀锋返回神州,没有在基地中多做停留。</br></br>飞机舱外,夜幕低垂,月朗星稀。</br></br>是个非常惬意的夜晚。</br></br>唐跃的表情却始终是肃穆。</br></br>神驿最后炸毁的一瞬间,不断在他的眼前浮现,那种苍白的无力感,让他觉得沉重与挣扎。</br></br>作为被监视的对象,妘烈自然也需要坐在他的视线范围内。</br></br>“先生,需要点什么?”</br></br>耳边响起个悦耳的声音,唐跃抬起头,立即张绝美的容颜。</br></br>屠夫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套空姐的制服,正推着饮食车,神态慵懒的站在过道中。</br></br>副充满魅惑的脸庞,唐跃冷淡的眼睛里,终于浮上一丝笑意。</br></br>斜对面的妘烈微微讶异。</br></br>“琴酒吧。”</br></br>唐跃妘烈,说道,“要不要来点儿?”</br></br>妘烈笑了笑:“谢谢,给我来一杯就好。”</br></br>把酒接过来,妘烈颇为好奇的往嘴里送了一口,顿时间,脸色变得极为古怪,恨不得再吐回杯子里去。</br></br>唐跃正好相反,他喝的非常大口,半杯酒瞬间下肚。</br></br>烈火般的酒意,让唐跃感到非常的舒服。</br></br>“新界的酒水真烈。”</br></br>强行咽下口中的酒水,妘烈哭笑不得的说道。</br></br>屠夫在唐跃旁边坐下,自然的靠入他的怀中:“等到了中南市,摇滚里有更烈的酒水,要不要尝尝?”</br></br>“我想我得重新考虑了。”</br></br>妘烈哈哈一笑,随即站起来,说道,“这种时候,我还是回避的好。”</br></br>唐跃皱起眉头。</br></br>怀里传来温柔的吐息:“你似乎太紧张了,唐跃。”</br></br>冷冽的表情稍稍有所缓解,唐跃终于还是说道:“出去时帮我带上门,谢了。”</br></br>妘烈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转身离开。</br></br>宽敞的头等舱里,转眼只剩下唐跃和屠夫两人。</br></br>暧昧的气氛快速蔓延。</br></br>“对了,你好像都不知道我的真实名字吧。”</br></br>屠夫说话时,娇嫩的小手钻入唐跃的上衣,在他的背部轻轻按压,力度适中。</br></br>这倒是让唐跃微微一愣。</br></br>不仅是他,这在整个刀锋里似乎都是个未解之谜。</br></br>“那你叫什么呢?”</br></br>唐跃问。</br></br>屠夫的笑容像是水蜜桃那般诱人,她轻声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生来我就是个野孩子,没见过父母,连他们是谁也不知道。”</br></br>说这番话的时候,屠夫的脸上始终都带着笑。</br></br>那种坦然,令唐跃动容。</br></br>唐跃不自觉的把屠夫抱紧。</br></br>“我们倒真是一对同命鸳鸯呢。”</br></br>下巴抵在屠夫的额头上,唐跃轻声道。</br></br>屠夫却是摇摇头:“你不一样,至少你知道家人的感觉。”</br></br>唐跃用艰涩的声音说道:“现在还不是一样了。”</br></br>“……唐跃我问你,之前你在没有家人的时候,为什么能活的那么快乐?”</br></br>突然间,屠夫直起身子,异常认真的跃问道。</br></br>唐跃思索片刻,回答道:“那时候我相信灵魂与灵魂之间是有感应的,不论他们是否还活在世上,我都要活的比谁都好,这样他们能接受到我的快乐,同样也会感觉到快乐。”</br></br>说到这儿,唐跃蓦然怔住。</br></br>屠夫正笑盈盈的,像是在说:“既然那是曾经的你,为什么不能是现在的你呢?”</br></br>“谢谢你屠夫,我相信以前的那个唐跃,很快就会回来吧。”</br></br>轻轻的扯动嘴角,唐跃试着笑出来。</br></br>虽然面部肌肉还很僵硬,但至少比刚才的他要温暖多了。</br></br>屠夫伸出双手,捧着唐跃的脸:“这样多好”</br></br>“霸道总裁范的我不好”</br></br>“挺酷的,但是很陌生。”</br></br>“这样啊。”</br></br>“喂,什么东西顶着我?”</br></br>“有吗?”</br></br>“有!给我”</br></br>……在屠夫的挑逗之下,唐跃终于融入这暧昧之中,两人很快就交融在一起。</br></br>普通的机舱中,众人都在沉睡中。</br></br>几天的战斗下来,他们从未像现在这般睡的如此安详。</br></br>突然,山羊感觉到有人在轻轻触碰他。</br></br>睁开眼,正脸神秘兮兮的耗子。</br></br>“做什么?”</br></br>山羊慵懒的问。</br></br>耗子的口吻紧张感十足:“山羊哥,有没有觉得飞机在震?”</br></br>“我怎么感觉不到?”</br></br>“你睡的太沉了,真的在震。”</br></br>耗子紧紧抓着扶手,露出思索的神情,“这频率多明显啊,九轻一重,你说会不会是炼狱的余党在用意念攻击飞机?”</br></br>山羊的表情立刻古怪起来:“炼狱已经不复存在,再说,就算是炼狱仍有余孽,也不会用这么猥琐的频率来攻击我们吧,别胡思乱想,睡觉!”</br></br>说完,山羊朝旁边一倒,很快就传来安详的鼾声。</br></br>只剩下耗子在座位上郁闷:“真的在震动啊,怎么你就是感觉不到呢?”</br></br>一夜无话。</br></br>次日清晨,一道晨曦照入视线。</br></br>屠夫抬起长长的睫毛,立刻只手在慢慢打开遮阳板。</br></br>“吵醒你了?”</br></br>唐跃柔声问道。</br></br>屠夫笑着摇摇头,面那熟悉的景色,问道:“已经到了?”</br></br>“嗯。”</br></br>唐跃说道,“在京城下机,跟几位首长见个面,然后就回中南市。”</br></br>低头上,屠夫的那套空姐制服已经在昨晚被拉扯的布满皱痕,嗔怪的瞥了唐跃一眼,她说道:“我去换套衣服,不然这幅打扮去见首长的话,他该说我们有违军纪了。”</br></br>“任务都结束了,还不许放纵一把?”</br></br>“去你的。”</br></br>屠夫没好气的说道,“我那可不是放纵,是为了安抚你的情绪。”</br></br>唐跃顿时哈哈大笑。</br></br>这抹笑容,顿时把屠夫住。</br></br>“怎么了?”</br></br>唐跃不解道。</br></br>一抹晶莹划过屠夫眼中,她摇摇头,笑道:“我认识的那个唐跃,终于回来了。”</br></br>“是吗?”</br></br>唐跃摸摸自己的脸,发现他的肌肉似乎没那么僵硬,重新是有血有肉的感觉。</br></br>转过头,唐跃外:“是啊,我回来了。”</br></br>本书来自  /book/html/18/18924/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