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晚宴!
    由于已经见识到更坏的场景,所以,弗朗索瓦这次的拒绝,反倒没有给众人带来多少震撼。

    仅仅是有些意外罢了。

    奥斯露出遗憾的表情,问道:“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正如我之前所说,我无所畏惧,也无所需求,这不仅是我,更是我背后的法国分家,等到什么时候,我们有畏惧、有需求的时候,也许会考虑效忠宗家,加入到这个利益体系之中。”

    弗朗索瓦的理由或许并不太能站得住脚,但他那副平和淡然的模样,还是让人有种无力反驳的感觉。

    这时候,罗杰斯开口说道:“据我所知,安万特药业是法国分家很看重的一座产业,在收益上却是连年下滑,难道…你不想借助宗家的力量,让安万特药业恢复往日的荣光吗?”

    唐跃等人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

    也正是由于安万特药业的式微,才让他们怀疑炼狱首领就藏在法国分家。

    弗朗索瓦笑了笑,却是摇头说道:“我相信我的族人,安万特药业仍有缓转的余地。”

    他在拒绝帮助。

    这点让唐跃奇怪不已。

    难道说,炼狱跟法国分家并没有关系吗?

    奥斯主动走向弗朗索瓦,友好的伸出右手:“宗家随时欢迎你们。”

    两人的手紧紧相握。

    “宗主先生,我们都是摩根家族的族人,永远都是一家人。”

    弗朗索瓦也是笑着说道。

    接下来,会议的内容就有些程序化了。

    宗家对英、意、德三座分家公布了调和计划的具体内容,一番简单的商讨之后,四方便在计划书上签上家主的名字。

    弗朗索瓦和唐跃这两方就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坐在那里,做了一回见证人。

    会议结束,奥斯让管家为每人安排好住所和茶点,回房休息。

    而这时的休息,则为了夜晚要进行的族内晚宴。

    “你觉得,那个弗朗索瓦有问题吗?”

    房间中,海瑟薇坐在靠窗的美人榻上,轻声问道。

    “不好说。”

    唐跃苦笑着说,“那老爷子一副铮铮铁骨的样子,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反倒是德国分家,对默克药业的企图心太重了。”

    海瑟薇露出思索的表情。

    随即又说道:“但,穆勒已经向奥斯承诺,要推举弗兰克·摩根成为新的德国分家家主了,他作为穆勒的敌对方,难道也会支持炼狱吗?”

    “问题就在这里,我会让路易基着重关注弗兰克的,至于法意两座分家,同时也不能掉以轻心,在找到炼狱首领的消息之前,谁的嫌疑都撇不清。”

    “嗯…你,你怎么躺下了?”

    海瑟薇俏脸一红,发现唐跃在床上躺了下来,而这房间明明是她挑选的。

    唐跃笑了笑:“先睡一会儿。”

    不知道这货是真的困倦,还是就有快速入睡的本事,没几秒种的功夫,竟然就传来轻微的鼾声。

    看到唐跃睡的香甜,海瑟薇也是无奈,只能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等唐跃终于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空无一人。

    同时,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海瑟薇选好的房间里,睡在海瑟薇晚上要睡的床上。

    想到这儿,唐跃老脸一红。

    “你总算醒了。”

    突然,一道开门声响起,海瑟薇重新出现在房间里。

    她从浴室出来,身上只围了条浴巾,金发湿漉漉的,随意的垂下来,滴答答的水珠落下,竟是落在浴巾包裹的胸前,让人浮想联翩。

    唐跃只看了一眼,忙把目光转移到别处:“抱歉,我不该睡你的房间。”

    “以你的实力,除非极度疲惫,按理说是不会感觉到困的。”

    海瑟薇感到好奇,湿哒哒的脚丫踩在地上,留下一条可爱的小脚印,她来到唐跃身边,想要为唐跃做简单的检查。

    唐跃苦笑道:“想到要参加晚宴,我就觉得头疼,我更喜欢无拘无束的大排档…呃,恐怕你不知道什么叫大排档。”

    “原来是这样。”

    海瑟薇捂嘴轻笑,很难想象,这样温柔可人的她怎么会是战场上的血腥萝莉。

    她看看墙上的挂钟,说道:“你的房间是走廊的第一间,管家应该就快把晚宴的礼服送去了,你先回房间,然后把礼服拿来,我帮你挑选。”

    “那,那怎么好意思呢。”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听遇见说你在神州有很多太太,按理说,不应该是会害羞的人啊。”

    说着,海瑟薇推推唐跃的肩膀,让他抓紧回去拿礼服。

    当唐跃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果然如海瑟薇所说,他正要关门,就见到管家的身影从楼梯拐角走过来。

    管家推着一架挂满男女礼服的衣架,从中精挑细选出五套礼服。

    “尊敬的唐先生,这是摩根家族专门为您准备的礼服,希望您能喜欢,以最英俊的形象出现在晚宴之上。”

    说着,管家把五套礼服都挂在房间的衣柜中。

    唐跃懵了。

    “五套都是我的?”

    “是的,您可以从中选中最喜欢的那一套。”

    看着管家那优雅的笑容,唐跃终于明白,这些贵族的思想果然不是自己能理解的。

    一场晚宴而已,竟然要订制五套礼服。

    真是浪费啊!

    “唐先生,您是对这些礼服不满意吗,我可以把裁缝师傅叫来,让他当场帮您修改。”

    注意到唐跃的表情有一丝异样,管家热情的说道。

    唐跃连连摆手:“当然没有,我只是不懂这些礼服搭配,正好海瑟薇说要帮我挑选,我再把礼服拿到她的房间里好了。”

    “这事交给我来做就好。”

    说完,管家又把礼服拿了出去,把衣架推向海瑟薇的房间。

    两人停在房门前面,敲开房门的时候,海瑟薇换上了一袭睡裙。

    视觉效果总算是没有那么劲爆了。

    唐跃暗暗的想。

    在海瑟薇的挑选下,很快就为唐跃选出一套黑色金领的礼服。

    为唐跃准备的五套礼服中,这套是最为不起眼的,单挑出来,却又觉得它简单大气,十分的尊贵。

    “海瑟薇小姐果然眼光如炬,这套礼服出自全米国最出色的设计师之手,他每年的订制数目,最多不超过五套。”

    管家笑着说道,“除去唐先生这套,再就是家主先生的礼服是由他设计,其他人都无此缘分。”

    海瑟薇笑眯眯的揶揄唐跃:“奥斯对你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唐跃笑着点头,心里却在琢磨,那礼服究竟好在哪儿了。

    “唐先生,也请您为海瑟薇小姐挑选一套礼服吧。”正捉摸着,管家突然问道。

    “呃,你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嘛。”

    唐跃苦笑不已,“打架斗殴的我擅长,挑选礼服什么的,我是真玩不转。”

    管家笑着说道:“能为心爱的女人挑选礼服,代表着最真挚的爱情,就好像海瑟薇小姐为您挑选礼服一样。”

    这句话顿时把两人闹了个大红脸。

    唐跃暗想,他跟海瑟薇之间很有夫妻相吗,似乎所有人都在尝试撮合他们一样。

    悄悄的,唐跃也在观察海瑟薇的表情。

    俏脸微红,眼睛中却是跳动着一股名叫喜悦的情绪。

    恐怕他唐跃不选的话,海瑟薇的心情会很失落吧。

    唐跃笑了笑,在衣架前非常认真的挑选起来。

    “就这件吧。”

    从七八件礼服中,唐跃找出一件颇为小清新的礼服,“呃,嫌弃我眼光的话,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

    说实话,唐跃对那些礼服都没太大的感觉。

    海瑟薇却是很欢喜的把礼服拿下来,转身就回了房间。

    等再打开门的时候,已经是五分钟之后。

    顿时,惊为天人。

    淡蓝色的礼服之下,海瑟薇的皮肤被衬的更加白皙,而且非常细腻,就如同牛奶一般。

    她身上没有那些高高在上的气势,有的只是一种干净和纯粹。

    甚至于唐跃觉得,这时候的海瑟薇美的简直不真实。

    “眼光还不错。”

    满意的看看自己,海瑟薇笑着说道。

    唐跃哈哈一乐:“幸不辱命。”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夜幕已然降临。

    整座文艺复兴中心都变得灯火辉煌,对底特律来说,这种场合已经太久没有出现过吧。

    唐跃带着海瑟薇等人,一起来到宴会厅。

    纵然皇帝、山羊还有耗子也都是礼服加身,俊朗非常,但比起唐跃来,还是稍逊一筹。

    海瑟薇为他挑选的礼服,跟他简直就是绝配,穿在身上,就如同是执掌王权的高贵王子。

    最重要的是,唐跃身边站着海瑟薇。

    宴会厅的灯光照在海瑟薇的身上,她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凝聚在她一人身上。

    “女士,您的美丽已经令我沉迷,晚宴时,我能够请您跳一支舞吗?”

    很快,就有贵族子弟凑上来,他来自于意大利分家,语调优雅,抬手躬身之间,更是让人沉迷。

    他能够把每一个动作都做到魅力的极致。

    所谓贵族圈的礼仪,无非就是这样。

    “抱歉。”

    海瑟薇冲他笑了笑,婉言拒绝,“我有自己的男伴。”

    那人这才注意到唐跃,尴尬的笑笑,说道:“原来是唐先生,是我唐突了,希望唐先生不要介意。”

    “当然不会。”

    唐跃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优雅一点,摆摆手,学着绅士的模样说道。

    与那人擦肩而过时,唐跃苦笑着对海瑟薇说:“一会儿不是还要跟你跳舞吧。”

    “怎么,你不会?”

    “我会武术的武。”

    “哈哈,那可不行哦。”

    海瑟薇笑着说道,“等会儿我教你。”

    两人正说着,视线中突然走来一名少年。

    唐跃记得,那少年跟在弗朗索瓦身边,在会议大厅上还被人以不礼貌的名义教训过。

    “唐跃,你好。”

    少年停在唐跃的面前,而他的手里正拿着一部平板电脑,“能接受一项测试吗?”

    唐跃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家伙所谓的测试,其实就是一份星座测试题。

    “小朋友,等宴会结束再陪你玩吧。”

    唐跃抬手在少年的肩膀拍了拍,随即就想离开。

    说实话,唐跃对这少年的印象也并不算好。

    族内会议时少年表现出的目中无人,再加上刚刚少年直呼唐跃的姓名,都让唐跃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谁知,少年却是拽住唐跃的衣袖,口吻非常的坚持:“占用不了你太长时间,做一做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