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1478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恕难从命!

1478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恕难从命!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唐,这是怎么回事?”

    奥斯一头雾水的看看唐跃,又看看格雷格。

    只是,在看到格雷格的时候,目光明显多了一丝提防。

    这时候,穆勒站起来,脸上挂着随和的笑容,说道:“唐先生,我会仔细考虑你的建议,请你坐回本来的位置吧。”

    唐跃没有动,而是笑眯眯的看着格雷格。

    那眼神仿佛能把格雷格的灵魂都看穿,令他冷汗直流,尽管他在努力保持自己的镇定。

    哗啦。

    突然,一把椅子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转过头去,格雷格也是如此,而他的眼睛里,有一抹淡淡的感激和庆幸。

    庆幸注意力总算被吸引走了。

    结果,当他看到弗朗索瓦那双冷若冰霜的眼神时,整个人再次石化。

    三两步就走到格雷格的面前,弗朗索瓦冷声问道:“你对我的思想做了什么?”

    “弗朗索瓦先生,我不懂您是什么意思。”

    格雷格笑的非常牵强,也忍不住慢慢的站起来。

    朱塞佩也站起来:“那你为什么要做出防御动作?”

    咔的一声。

    剧烈的紧张之下,格雷格碰的整张桌子都在颤动,他解释道:“我为刚才的咆哮声表示歉意,怎么,你们不是在说这件事吗?”

    砰。

    突然,一道黑影猛然出现在格雷格面前,幸亏他的反应够快,及时就将黑影阻挡住。

    那正是弗朗索瓦的拳头。

    “你的战力不在我之下,怪不得我察觉不到。”

    弗朗索瓦皱起眉头,随即,却是若有所思的看向唐跃,“你小小年纪,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战力?”

    唐跃苦笑的摆摆手:“我说,是不是跑题了?先把这货的面具揭下来才是正事。”

    紧接着,他提高音量:“宗主,还有除穆勒之外的其他分家家主,我建议大家把之前的会议内容统统忘掉,因为那些话,都不是出自他们的本意。”

    奥斯连同宗家成员顿时愣住。

    法国、意大利两座分家之中,则有不少人都感同身受的点着头。

    “我可以证实唐先生的话,来米国之前,我就向族人表明,我准备接受调和计划,对了,这点克劳德也是知道的,我与他在电话中有过联系。”

    朱塞佩抢先说道,同时拿出了手机,“我可以将通话内容公布出来,来证明我的清白。”

    克劳德如释重负的笑起来,说道:“在休息时,我就向宗主先生说明了你之前的决定,只是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在会议上改变主意,而且会说出那么多…奇怪的东西。”

    “我的确是想革命。”

    朱塞佩苦笑不已,只得简单说出他的思想。

    所谓革命,是想废除家族中那些骄奢淫·逸、自以为是的家伙,把更多的表现机会让给地位相对低一些却很有能力的族人。

    但,废除家族制之类的想法,他绝不打算施行。

    “我对家族制的确有些意见,但也明白这是非常成熟的制度,纵然有其糟粕,大部分却是一代代家主留下的精华,我怎么会想要废除它呢。”

    朱塞佩说话时的神态非常真切,并不像是装出来的。

    奥斯暂时选择相信他,问道:“也就是说,你们是被格雷格先生控制了思想,但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就得问他了。”

    狠狠的丢出一句,朱塞佩看向格雷格,恨不得要揍他一顿的样子。

    高手并不只朱塞佩一人。

    整座会议大厅中,大概有七八位圣级修者,仅仅是气势,就能逼的格雷格彻底崩溃。

    “我,我向大家表示歉意。”

    终于,格雷格低下脑袋,不打算再硬撑下去。

    穆勒露出愤怒之色,正要提醒,却是被弗朗索瓦的一记冷眼,给看的缄默下来。

    当格雷格具体说出他的能力时,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每个人的心中都藏有疯狂和坚持。

    或许是想要杀掉看不惯的某人,或许是想要强暴心中的女神,或许是想要炸掉一直克扣薪水的公司…

    总之,每个人都会有只属于他们自己的想法。

    格雷格的能力,便是将这些念头激发出来,而且使其更加的妖魔化!

    比如说,朱塞佩对家族制抱有不满,那他在中了能力之后,就会憎恨家族制,进而产生将其废除的可怕想法。

    朱塞佩的族人们对他忠心耿耿,甚至有些愚忠。

    那么,这些愚忠会被无限放大,达成洗脑的效果,从追随者、拥护者变成了门徒、信徒。

    弗朗索瓦心中无畏无求,这并不疯狂,却是他心中最根深蒂固的思想。

    当这种想法被妖魔化之后,他会变得不理智,错失冷静的判断力。

    “真是可怕的能力。”

    奥斯提防的盯着格雷格,突然问道,“你有这种能力的话,为何只对两座分家的人使用,如果你对宗家使用的话,不是更容易得到你们想要的结果吗?”

    格雷格眼神一黯:“宗家强者太多,冒险使用的话,会议一开始就会被识破。”

    “如意算盘打的倒是挺精。”

    罗杰斯勾起冷笑,“穆勒先生,这就是你参加族内会议的态度吗?”

    终于针对到穆勒的身上。

    瞬间,穆勒的脸色就变得极其尴尬,尽管他早有被识破的打算,却也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他以为大家会后知后觉,但那时事情已成,宗家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弗朗索瓦和朱塞佩同时看向奥斯,显然,他们在等待奥斯给出处决。

    恢复理智之后,两位分家家主都表现出对奥斯的尊重。

    “控制分家,戏弄宗家,你的罪行已经足够我们联合起来讨伐你!”

    即便是好脾气形象的奥斯,也是难以压制心中的怒火,“最轻的处罚,也要你自愿赴死,来保存分家,避免战争的发生。”

    咚的一声。

    穆勒失魂的坐在椅子上。

    他看向格雷格,面色苦不堪言:“…救我。”

    再高傲的贵族,在死亡面前,也不过是蝼蚁,会露出他最软弱的一面。

    格雷格却也是面若死灰的叹口气:“家主,我早跟您说过这么做的代价,现在被戳穿了,我们也只能认命。”

    “不,我不认命!”

    穆勒突然眼睛暴睁,他冲到格雷格的面前,狠狠揪住衣领,怒骂道,“我把你培养到你梦寐以求的圣级,现在该是你报答我的时候了,带我突围,快!”

    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穆勒身上传来的凶戾,但,比凶戾更清晰的,是他的绝望。

    格雷格比他还要绝望,他在众多圣级里,充量是中间战力,如果真打起来,恐怕抵挡不过三招。

    仅仅是那个唐跃,估计就能轻而易举的杀掉他。

    就在格雷格准备说服穆勒等死的时候,奥斯沉着脸坐下来,说道:“穆勒,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宗主先生,您说。”

    穆勒面色狂喜,也顾不得礼仪了,竟失魂落魄的跪下来,“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赴汤蹈火!”

    这时候,穆勒再不是德国分家的有为暴君,而是一位肯为生命放下所有的普通人。

    奥斯嫌弃的看着他:“把德国分家最有能力的人找出来,但决不能是你的心腹。”

    “没,没问题。”

    穆勒将右拳捧在心口,信誓旦旦。

    随即,他真的在努力思索,并说出一个名字:“弗兰克·摩根,在家族中,他算是我的敌人,曾公然反对我的很多决策,现在被我安放在一家小公司里,虽然我跟他裂痕很深,却承认他的能力出众…宗主先生,您什么时候想见他呢?”

    奥斯摇摇头:“不是我要见他,我是要你推举他成为新的德国分家家主。”

    这话对穆勒几乎就是毁灭性的。

    身体都有些微微的摇晃,穆勒险些就要栽在地上。

    但,他明白这已经是很极致的宽容了。

    至少,奥斯没有再提要他以死谢罪的事情。

    “我会找人严格考察弗兰克的为人和能力,如果确如你所说,那便推举他成为新家主,至于你,只能做一名普通贵族,再不可以参与德国分家的任何事务。”

    奥斯的口吻并不强硬,却让人有种不容置疑的感觉,“这些事情不会超过七天,而这七天内你都要留在宗家,所以,你也不必想方设法的囤积力量。”

    这是在警告穆勒,要他放弃翻盘的打算,否则的话,其后果将是穆勒承担不起的!

    此时,穆勒已经冷汗密布,他连忙点头:“能让我留在分家,不不不,能让我活在世上,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让管家把穆勒带下去,而格雷格则是交给紫娟花处理,这场令人愤怒的变故才算是告一段落。

    只是,剩下的德国分家成员没了主心骨,在会议大厅上也都没了发言权,只能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听着。

    德国分家同意调和计划,已经是板上钉钉。

    而且,什么好处都没能捞着,可谓是白白葬送了与宗家谈判的机会。

    “弗朗索瓦先生,朱塞佩先生,我想我应该重新向你们提出问询。”

    奥斯恢复了那副平和的笑容,“你们对调和计划,持什么样的态度?”

    朱塞佩首先回答:“我履行向克劳德许下的承诺,同意调和计划,从此,意大利分家将会效忠于摩根宗家!”

    “谢谢你的信任。”

    奥斯的眼神非常诚恳,他也没想到,真实的朱塞佩是个如此容易相处的人。

    对此,奥斯也承诺出非常优渥的条件,让双方都能够实现利益最大化。

    朱塞佩非常的满足。

    接下来,奥斯的目光落在了弗朗索瓦的身上。

    “您的态度呢,弗朗索瓦先生。”

    奥斯笑着问道,“如果您想坚持否定态度,我也不会强求,宗家永远向你们敞开大门,永远向你们报以最真挚的诚意。”

    弗朗索瓦点点头:“我能感受的到。

    宗主先生,在你向穆勒做出处罚决定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善良和仁慈,我相信,你能让宗家和分家的关系走向一个新的高度,而那,是我理所应当要向往的高度。

    只是…

    只是我依然要请求您的原谅,恕难从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