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各执己见!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各执己见!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放松,放松嘛。”

    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异常轻松,就像是在说一件很随便的事情,“一场会议而已,别把它看的那么重要。”

    如果说那几张空椅子是导火索的话,那么这句话,就是把罗杰斯推到了他的忍耐极限上。

    任何人都是有忍耐极限的,一旦到了这里,就会炸。

    罗杰斯的表情已经接近狰狞,但,终究他还是没有发作,而是把手机交给了奥斯。

    毕竟,奥斯才是宗家的家主。

    穆勒笑容满面的说道:“罗杰斯,你的控制力真是令人赞叹。”

    “哼!”

    没好气的应了声,罗杰斯不再言语。

    此时,奥斯则是听着电话中的解释声:“宽容的宗主先生,请原谅我们微不足道的错误,我们已经很快了,我向您保证。”

    “五分钟。”

    奥斯直截了当的说道,“五分钟后,如果看不到你们,那族内会议的大门将永远对意大利分家关闭。”

    话音落下时,奥斯放下了手机。

    其强硬的态度让在座许多人都露出微微的讶异。

    尤其是法国的弗朗索瓦,他似乎没想到温柔的奥斯也有高冷果断的一面。

    唐跃注意到,当弗朗索瓦把目光从奥斯身上移开时,嘴唇非常轻微的动了动。

    弗朗索瓦用的是唇语,他说的是:“这还算有些宗主的样子。”

    不得不说,奥斯这招敲山震虎用的非常不错。

    五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眼看会议大厅的两扇大门就要关闭,突然,一只手从门缝中插了进来。

    “真的是很抱歉,路上堵车,哈哈。”

    手的主人正是意大利分家的家主,朱塞佩·摩根。

    他跟管家打着哈哈,一路向内走来。

    奥斯那冷峻的脸色总算稍有缓和。

    走到奥斯面前,朱塞佩右拳放于心口,非常有礼节的说道:“宗主先生,感谢您的等待。”

    “哼,在底特律这座城市里都能堵车,你也真是能说的出口。”

    罗杰斯小声说起风凉话,丝毫不给朱塞佩面子。

    贵族要接受各种优等的礼仪训练,但,那是对于值得尊敬的人来说,当那些贵族生气的时候,可就真的没什么礼仪可言了。

    况且,连句强硬的话都不肯说,未免也太折煞宗家的威风。

    “罗杰斯。”

    奥斯微微侧头,提醒的说了一句。

    紧跟着,奥斯右手轻轻上扬,说道:“入座吧。”

    有强硬的宗家族人,那奥斯自然就不能继续强硬,否则的话,还怎么调和二者之间的关系?

    而且,严格的说起来,意大利人的性格便是自由散漫,时间观念非常的淡薄,他们迟到或者是晚点,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这张圆桌总算是满座了。

    “首先,先感谢大家的到来,由于是会议,并没有准备红酒,大家以咖啡替代红酒吧。”

    奥斯站起来,尽管手里拿的是咖啡杯,却丝毫感觉不到别扭,反倒更觉得他有股香醇的优雅,“向摩根家族致敬。”

    所有人俱都举起杯子:“向摩根家族致敬。”

    唐跃观察到,每张面孔上都带有自豪和骄傲的颜色。

    对这些人来说,能够拥有摩根的姓氏,是毕生的荣耀。

    坐下之后,奥斯继续说道:“对于这场会议的主题,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作为宗家,我们并不希望看到摩根家族四分五裂的情形,纵使宗家与分家之间有再多的隔阂,我们都是族亲,都应该坐下来冷静的谈一谈,让矛盾化解在会议桌上,而不是让它激化在战场之上。”

    弗朗索瓦接话接的非常快,他冷冷说道:“宗主先生认为,我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出现战场的地步了吗?”

    这是在故意曲解奥斯的意思。

    唐跃顿时皱起眉头。

    这老爷子接话茬的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啊。

    奥斯笑了笑,却回答的很是从容:“生意场、政治场、乃至于一些上流社会的社交晚会,这些都属于战场,无形的战场,难道说…在叔父的眼里,只有武力之间的对抗才能算是战场吗?”

    这话里的意思,是说弗朗索瓦根本就是个武夫。

    越是这种不轻不重的讽刺,才越是有杀伤力。

    弗朗索瓦撇撇嘴角,说道:“当然不是。”

    “那咱们的议题继续。”

    奥斯友好的笑了笑,“就在前不久,英国分家的克劳德已经向宗家承诺,从此宗家分家世代交好,再无纷争,双方已互利共生的关系存在,我相信那对于宗家和英国分家来说,都是再好不过的局面。”

    说着,奥斯的目光落在克劳德的身上。

    克劳德立刻站起来,礼貌的朝奥斯欠身致意,随即说道:“是的,我英国分家,向崇高的神明发誓,将会肩负起守护宗家的责任。”

    在四座分家中,英国分家与宗家的裂痕出现最早,德、意、法三座分家也都是在见到英国分家曾受到的待遇之后,才会相继与宗家撕破脸皮。

    现在,英国分家突然就颁布要守护宗家。

    其他三位分家家主都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

    “克劳德,你明白守护宗家的意思吗?”

    穆勒笑着说道,“那代表从此之后,你们英国分家要效忠于宗家,那与生意往来合作是不同的概念。”

    “我明白。”

    克劳德点点头,他的语气非常认真:“如果要我讲的更明白些,那我只好接受这种解释,我们会效忠宗家!”

    一石激起千层浪。

    几人的脸色都阴翳下来。

    他们之所以参加族内会议,俱都是各怀鬼胎,并没有谁是真的冲承诺效忠而来。

    即便真的要效忠,那也需要看到足够的交易筹码。

    克劳德可倒好,直接就效忠了。

    与宗家仇怨最深的英国分家表示效忠,那另外三座分家,再不效忠的话,成了什么?

    要知道,很多时候另三座分家向宗家表示不敬的时候,都是拿英国分家为做理由。

    穆勒身旁,让·摩根发出难听的冷笑声:“之前就听说克劳德先生已经抱上了宗主先生的大腿,我还不信,原来这都是真的啊。”

    “请端正你的态度。”

    克劳德不满道,又想起会议前被这家伙羞辱的时候。

    但,为了会议的秩序,他还是把那件事咽在了肚子里。

    弗朗索瓦的身边,也有族人开口说道:“我很好奇,听说英国分家之前在积蓄力量,向宗家发起真正的战争,怎么一转眼,就要效忠宗家了呢?”

    说完,这人也报出自己的名字。

    贸然开口,是没有礼貌的表现。

    这人叫做亨利·摩根,在法国分家中算是杰出的年轻一代。

    当然,看其家主苏朗索瓦的年纪,便知道法国分家的整体年龄要比其他分家大上一些,亨利看上去非常成熟,应该要比奥斯大上七八岁的样子。

    “那场战争的确存在。”

    克劳德眼神一黯,如实将战争的结果说了出来。

    在如今这个科技时代,想要隐瞒一场战争,几乎就是不可能的,而且,克劳德与奥斯之前也有过这方面的沟通,并无隐瞒的打算。

    弗朗索瓦淡淡说道:“我们常按照自己的希望许以诺言,因为自己的畏惧而信守诺言,难道宗主先生想让我们跟克劳德一样,也是源自于自己的畏惧而新手诺言吗?”

    “不,不是的。”

    克劳德惭愧的说道:“作为战败方,宗家对我们的礼遇却是令人震撼,不但承认了莱茵家主的品格和死因,更是将莱茵家主留在米国的遗书交还给我,这份宽容心,令我感到动容。”

    “如此说来,宗主先生的确令人钦佩。”

    弗朗索瓦笑着说道,“克劳德印证了那句话的最后一句,我们因为自己的感恩而忠诚于诺言。”

    下一秒,他的笑容突然收敛,眼神变得锐利如刀:“但,克劳德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感恩,对宗家来说,不过是一次廉价的施舍。”

    这句话,顿时引起宗家的不满。

    泰坦冷声说道:“弗朗索瓦先生,请不要用恶毒的言语来攻击宗主的善意,在宗家之中,只有宗主坚持做这一切。”

    弗朗索瓦用沉默来做无声的冷笑。

    “穆勒先生,朱塞佩先生,请问你们的意见呢?”

    奥斯并没有因为弗朗索瓦的声音而生气,始终保持着高度的修养,那些扮黑脸的角色,交给他的两位兄弟就好,而他,只需要扮演好善良、理性、宽容的宗主。

    既是本色出演,也算是提前设置好的定位。

    这属于谈判上的技巧,无可厚非。

    “我对于效忠宗家并没有意见,唯一的问题是,分家能从中得到什么,宗主先生,不要觉得我的想法太现实,我只是不喜欢说废话。”

    穆勒开口,看似是在迫不及待的索要好处,实际上,却是在暗暗提醒德、法、意的族人,不要被英国分家得到的恩惠而错乱自己的判断。

    只有回到现实,才能保持理性与冷静。

    奥斯笑着说道:“穆勒先生的直来直去,对于会议的进行大有裨益。”

    “谢谢。”

    穆勒点点头,转头看向了朱塞佩。

    自始至终,朱塞佩都在保持沉默,如同隐形人一般坐在那里。

    奥斯露出调侃的表情,玩笑道:“就连发表意见,朱塞佩先生也要迟到吗?”

    “当然没有。”

    朱塞佩连连摇头,“我只是想绷会儿,等大家都说完了之后,我再说。”

    奥斯拱拱手:“大家已经说完了。”

    “那好。”

    不再游离于轻松的状态中,朱塞佩的面色终于认真下来,“说说我的看法,对我们意大利分家来说,效忠与否,都并不重要,因为我们不喜战争,即便与宗家保持距离,也不会构成威胁,所以,宗主先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奥斯慢慢的皱起眉头。

    实际上,这已经是否定的意思了。

    而且是否定的极其果断。

    “朱塞佩先生,我很好奇一件事情,在族史之中,我找不到宗家与意大利分家的任何矛盾,按理说,我们之间是不该存有裂痕的,为何…你们依然要与宗家保持距?”

    “您想知道答案啊。”

    朱塞佩突然玩味的笑起来,“其实很简单的,因为我们厌恶摩根家族的一切,这个世界,根本就不该有家族这种古老而破旧的存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