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两种历史!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两种历史!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在米国,中餐馆向来属于高档餐厅,唐跃所选中的这家友臣中餐馆,更是高端中的高端。

    仅仅是厨师,就聘请了神州最顶尖的厨师团队。

    可以说各大菜系,应有尽有。

    神州菜肴的精髓都在其中。

    唐跃等人甫一进去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一股家乡的味道。

    “怎么样,就说这里不错吧。”

    虽说这座中餐馆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唐跃还是卖力的为其打品牌,“当时经过这里的时候,我就觉得这里正宗。”

    然而,众人的注意力压根就不在这上面。

    他们看看唐跃,紧跟着又坏笑的看向海瑟薇,其中的挑逗意味,不言而喻。

    海瑟薇刻意站的离唐跃远一点,却还是被这些目光看的面红耳赤。

    “别给我们组cp了,无聊呗你们!”

    唐跃倒是脸皮厚,冲着大家摆摆手说道。

    顿时间,欢笑声更是不断。

    就在这时,大厅中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奥斯快步走上来,张开双臂,与唐跃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唐,你终于来了,没受什么伤吧?”

    “瞧你说的,撒旦军团再厉害,在我们面前也是纸老虎。”

    唐跃笑着吹嘘一句,随即朝向奥斯旁边的老者点了点头,“詹姆士先生,感谢你离开陵园,回到奥斯的身边。”

    彬彬有礼的点点头,詹姆士说道:“该说感谢的人是我,如果不是你及时发现卡尔金的秘密,恐怕我和紫娟花要背负一生的罪责了。”

    “都别客气了,大家坐下说吧。”

    奥斯拍拍手,把餐馆的服务生叫了过来,吩咐他可以开始上菜。

    有奥斯这位金主在场,唐跃根本就不担心坐的开坐不开的问题,果然,一分钟后,所有人都安排入座。

    在半小时之前,奥斯就重金包下了整座餐馆。

    紫娟花的几位核心成员也已到场,奥斯让他们来招待海瑟薇和山羊等人。

    而奥斯自己,则是跟唐跃单独坐在一起。

    “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刚一坐下,唐跃便微笑的说道。

    奥斯算的上是八面玲珑,他却要和唐跃开一张单桌,那自然证明是有事情商量。

    桌上摆放着两瓶极品茅台,可见奥斯的诚意十足。

    亲自帮唐跃倒上一杯,奥斯说道:“先敬你一杯,又救了我一命。”

    “神州的酒桌文化你倒是挺明白。”

    唐跃揶揄着,将酒水一饮而尽。

    柔和中透着清冽的甘香,瞬间把战斗的疲惫一扫而光。

    放下酒杯,奥斯将其满上之后,方才说道:“就在最近,我仔细研究了摩根家族的历史,发现这座家族的影响力不仅仅是在米国,在欧洲也有着极深的底蕴,我想,如果能综合几座分家的实力,或许,能够使家族壮大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唐跃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但,他的心蓦地一颤。

    他又想起在古堡暗道中看到的莱茵的那份遗书。

    “想法自然成立。”

    把思绪收回来,唐跃露出一丝苦笑,“但,真正实行起来,恐怕并不会太容易。”

    虽说那几座家族自称分家,实际上,他们已经自立门户。

    与奥斯所在的宗家,是并列关系。

    从并列转变为并入,哪座分家甘愿接受呢?

    奥斯深有体会的点点头,拿出手机,找出几张照片。

    “这些是我在族史中整理出的资料…”

    将手机递给唐跃,等他看了几分钟,奥斯继续道,“曾经,宗家曾与英国分家有过不可调和的矛盾,也正是那件事,才让几座分家倍感寒心,与宗家的关系也是越发恶劣。”

    唐跃将那些资料仔细读完,内心里苦笑不已。

    跟莱茵遗书的内容简直是大相径庭!

    遗书中,是本·摩根贪图莱茵的天火,想要白白夺取武技,却又不对英国分家施以援手,最终双方才撕破脸皮,同归于尽。

    而这资料之中,却把莱茵描写成贪得无厌的形象,他想以一普通武技换取宗家的资金、武者以及各种支持,本·摩根一再退让,莱茵则步步紧逼,甚至出手夺权,将宗家搅的天翻地覆。

    两套措辞,唐跃也不好辨认哪个正确,而哪个是弥天大谎。

    但不论谁对谁错,都必定会成为奥斯统一家族的阻碍。

    “我想,间隙源起于英国分家,那想要完成这幅宏伟蓝图,也要从英国分家开始,如果能得到他们的拥护,那再想并入其他分家,也就显得名正言顺一些。”

    奥斯喝下第二杯酒,说道,“这必然很难,所以我才要跟你商量,只要能帮我并入其他几座分家,刀锋还有神州,都会得到莫大的好处。”

    唐跃微微愣了愣,旋即意识过来,奥斯是真的成熟了。

    现在的他,懂得先拿出利益,再需求帮助。

    但,唐跃仍旧是苦笑连连。

    “奥斯,我得知的历史,跟这些资料不太一样。”

    说着,唐跃把古堡暗道中的所见所闻详细的说了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底特律市的一家普通餐馆,也同样发生着一场饭局。

    比起唐跃此时所在的友臣中餐馆,这座餐馆就显得有些陈旧,甚至,用简陋破旧来形容它也不为过。

    底特律,被称作汽车城,在米国的地位曾经是举足轻重。

    但,就在前几年,这座城市遇到了财政危机,风光无限的汽车城,宣告破产。

    这也让它成为了米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破产城市。

    曾经的汽车中心,现如今已经成为了贫苦的代名词。

    在这里,房价甚至跌到了一美元。

    即便如此,底特律也是人口稀少,住在这儿的人不是穷困潦倒,再就是身负罪名,或者是…黑恶势力。

    把目光浓缩到这一家餐馆之中,就能看出底特律如今的模样。

    偌大的餐馆,只有数十人在用餐。

    而且,大部分都是饭菜简陋,仅仅是能够果腹的那种。

    其中有几人,更是满脸横肉,用力嚼着隔夜的汉堡,眼睛却看着柜台的收款机,若非柜台后挂着一把双管猎枪,恐怕他们早就动手了。

    如果没有角落里的那两人,这座餐馆给人的感觉就是腐烂到了极点。

    那处角落,是餐馆中唯一看似正常的地方。

    一位举止优雅的绅士正在切割盘中的牛排,淡淡的香气证明这盘牛排是餐馆中唯一新鲜的食物。

    但,没有谁敢对打他的主意。

    哪怕是那几人宁愿冒险抢夺收款机,都没有对那位绅士看上一眼。

    这全是因为坐在绅士对面的男人。

    那人长着一副东方面孔,一双看似寻常的眼睛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虽然他矮小的有些滑稽,但当他坐在那里之后,就没人敢对他露出一丝的不敬。

    甚至没人敢看他。

    “卡尔金先生,我只是这座城市里很普通的一位公民,你来找我做什么?”

    将切好的牛肉丁放入口中,那名绅士细嚼慢咽的说道。

    那位身材短小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唐跃手中逃出来的黑木炎。

    只是,此时他又化名为卡尔金了。

    卡尔金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说道:“你太自谦了,虽然你的家族落败已久,但你的祖上,可是英国曾经的公爵大人”

    啪。

    那位绅士的刀叉瞬间停住,并且由于用力过大,餐刀与盘子碰出清脆的响声。

    抬起视线,绅士的眼底流淌着一丝冰冷:“你是谁?”

    “我的资料,很容易就能在网上找到。”

    卡尔金笑着说道,“但我觉得那对你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助你拿回你的家族所失去的东西…克劳德·摩根。”

    此时,让我们把视线转回到友臣中餐馆之中。

    关于莱茵的那份遗书,唐跃已经详尽的描述出来。

    奥斯静默的坐在那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唐,我相信你得到了那份遗书,只是…遗书内容的真实性,我无法相信。”

    终于,奥斯打破了沉默,他感慨的说道,“这两种历史的差别太大了,我现在不知道应该相信哪一种。”

    唐跃向他投去理解的眼神。

    一种历史是宗家为受害者,而另一种历史是宗家为迫害者。

    天壤地别的差距。

    “能给我个建议吗,唐。”

    拿起酒杯,奥斯狠狠的灌了一大口下去。

    即便茅台酒再柔和,这种喝法也让他情不自禁的咳嗽起来。

    唐跃为奥斯倒上一杯水,说道:“在我们神州有句话,叫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个人是倾向于莱茵的那份遗书。”

    “仅仅是因为你们神州的一句俚语?”

    “不全是。”

    唐跃解释道,“至少我证明了,天火是一套玄妙绝伦的武技,这和宗家的史料记载全然不同。”

    奥斯再次沉默了。

    这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如果说那份遗书是真实的历史,那宗家就从受害者成为了迫害者,分家会远离宗家也成了理所当然,想要双方重归于好,其难度增加了不止数倍。

    “也许,我们应该对这项计划从长计议。”

    唐跃叹了口气,说道。

    奥斯却是摇摇头,眼睛里是唐跃从未见过的固执。

    “知道吗?我在翻阅家族史料的时候,找到了父亲的日记,他在作为家主的年代里,一直都在努力召回摩根分家,我们是拥有同一个姓氏的家族,却不像是同一座家族的样子。”

    奥斯的声音有些伤怀,“现在的米国已经在**的边缘,我需要他们的帮助,而且,德国、意大利、法国三座分家,都在遭受他们本国中各大家族的排挤,虽然还未衰弱,但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唐跃有些好奇的问:“我问句不该问的,你这样做,仅仅是因为那虚无缥缈的家族感?”

    “当然不是。”

    奥斯露出认真的表情,“最近,爱德华向拷问他的军人透露出一条情报,炼狱盯上的不仅仅是摩根宗家,同样也有其他三座分家。”

    “什么!”

    噌的一下,唐跃蓦地站了起来。

    他以为这不过是摩根家族的内部争斗,谁知,炼狱也掺和进来。

    “难道说他们盯上的并非只有默克集团?”

    唐跃一个激灵,连忙问道。

    奥斯苦笑的点点头:“药业是摩根家族极其重要的产业之一,指的不仅是宗家。”

    这句话,让唐跃有些崩溃的感觉了。

    炼狱的这盘棋里,摩根宗家只是其中一颗棋子罢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