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自信!
    “啊?”

    裴茜的话,直接把唐跃给整蒙圈了。

    纳斯达克遭遇袭击,在米国肯定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甚至于,唐跃已经能想象到有越来越多的会员退出交易所的景象,裴茜竟然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并购纽交所。

    纽交所能答应吗?

    “觉得不可能?”

    从唐跃的沉默里察觉到了唐跃在想什么,裴茜笑着问道。

    唐跃苦笑道:“别说并购纽交所,就是想在短时间内恢复纳斯达克的交易量,也是痴人说梦,茜茜,你是不是有点…”

    受刺激三个字,唐跃始终没有说出口。

    他只是不断的提速,超越了一辆又一辆的汽车,万一裴茜真的去做傻事,他好也拦着点儿。

    但,裴茜的语气却是说不出的自信:“如果说先前我对拿下纽交所只有七成把握,那现在,可以说是有了九成把握。”

    “这…从何解释。”

    唐跃越发奇怪。

    谁知,这妞还卖了个关子:“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到时候你自会明白。”

    为了保险起见,唐跃用天阳瞳确认了一下裴茜的情况,出乎他意料的是,裴茜此时的思绪是异常清醒。

    她真的打算并购纽交所。

    “那好吧,既然你决定要做了,那我就相信你的判断。”

    无奈的叹口气,唐跃突然问道,“对了,你说有九成把握,那剩余的一成呢,为什么不等到有十成把握的时候,再去做这件事。”

    “那一成,很难等到。”

    裴茜的语气有些沉重,让唐跃忍不住好奇起来。

    唐跃问:“说说,有多难。”

    “剩余的一成,在奥斯的大哥爱德华那里。”裴茜沉声说道,“我听说了爱德华和他父亲的事情,或许在你们的眼里,爱德华是个孝子,值得信任的大少爷,但在我眼里,他是一只狡猾的狐狸,我调查过由他经手的十起商业案例,每一起,都是心狠手辣,极尽狡诈与心机。”

    听着裴茜的分析,唐跃顿时沉默了。

    果然是爱德华么?

    实际他猜到了,却不想承认。

    爱德华主动为父亲献出生命的行为,已经在唐跃的心里留下了根深蒂固的形象,他有选择性的不想认同爱德华有其他污点的存在。

    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承认。

    裴茜不会骗他,既然裴茜这样说,那爱德华就势必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我无法确信爱德华在纽交所的并购过程中会不会出手,所以,那一成始终都存在。”最终,裴茜总结性的说道。

    “…我明白。”

    唐跃吐了口气,“放手去做吧,纳斯达克已经出了事,我们实际也别无选择。”

    说罢,两人就别的话题又扯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只是在挂断前,裴茜又提醒唐跃,要他务必小心爱德华,从爱德华在商场中的手段来看,这绝非善茬。

    把手机放到旁边,唐跃暂时不想去思考这些事。

    很快,他就返回到奥斯的住处。

    刚停下车,就有刀锋的成员飞驰过来,脸色凝重的喊道:“跃哥,你快去救救东银哥吧,他的情况不太乐观。”

    “该死,差点把他忘了!”

    唐跃一拍脑门,狠狠的埋怨起自己。

    在对付金特里和那些怪物的时候,东银不小心被溅出来的绿色液体沾到,受到了很严重的腐蚀。

    虽说东银早早就被转移回来,可自己却因为与金特里的战斗,把这件事忘的一干二净。

    “帮我停好车!”

    把车钥匙丢给那位兄弟,唐跃如闪电般向着东银所住的客房冲去。

    砰。

    一把将房门推开。

    唐跃却为眼前的情景吃了一惊。

    屋子里有不少人,山羊、耗子等人都在,最引人意外的是,苏红发竟然也在,正坐在茶桌旁,似百无聊赖的饮着茶。

    重伤的东银则是安详的在床上熟睡,看那样子,应该是已经脱离了危险。

    “抱歉,我来晚了。”

    唐跃走进去,不好意思的说道,“东银的情况怎么样?”

    “苏先生已经帮他逼出毒素了,多亏了有他,不然把东银交给奥斯这儿的医生,恐怕小命就没有了。”山羊哭笑不得的说道。

    “呃,怎么回事?”

    “东银所中的毒,来自于金特里身体上所分泌的毒液,用常规手段来清理毒素的话,只能令毒素的蔓延加快速度,或许那些西医还没有做完手术,东银就该一命呜呼了。”

    山羊说道,“苏先生恰好跟金特里是旧相识,了解驱毒的方法,这才帮了大忙。”

    走到苏红发的面前,唐跃诚恳说道:“谢谢。”

    无所谓的摆摆手,苏红发喝了一口茶:“也多亏这小子有一身的横练功夫,要不然,恐怕他都撑不到现在。”

    “对了。”

    唐跃突然想起一事,转头看向山羊的手,“我记得你也沾到了绿色毒液,现在怎么样了?”

    抬起自己的右手,山羊笑嘻嘻的说道:“我比东银的运气可好多了,他沾到的是那个圣级修者的毒液,我沾到的只是普通怪物体内的毒液,毒性要轻了许多,已经处理好了。”

    “那就好。”

    唐跃长出了一口气,若是东银因为抢救不及时而丢掉了性命,那他将会自责一辈子。

    在苏红发的对面坐下来,唐跃认真的问:“苏先生,你与那个怪物金特里是老相识?”

    “算是吧。”

    似乎早就猜到唐跃会来询问这些事,苏红发把茶杯放下,说道,“他不但是名出色的武者,同时也是名生物学家,一辈子都在致力于研究人体和其他动物融合进化的项目,只是,米国政·府认为他的研究太有违人伦,所投入的资金越来越少,到最后直接把他清理出研究院,谁知他在强烈的刺激之下,竟觉醒了天选之力,也就是你们所见到的兽化。”

    唐跃听的匪夷所思,总在电影中看到那些个所谓的疯狂科学家,谁知在现实中还真的存在。

    人体与动物融合进化,连米国都难以接受,可见这项目是有多么的重口了。

    “那后来呢,他在跟我战斗的时候,一直在强调他的能力才是最正统的进化。”唐跃回忆着说道。

    “呸。”

    苏红发狠狠的啐了一口,不屑道,“那种能力,也敢说是进化?那分明是妖化!”

    顿了顿之后,苏红发的怒意微微收敛,继续道:“再之后,他就销声匿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谁知会再次出现在米国,并且还突破了圣级,能够将兽化的能力注入普通人的体内。”

    “…也就是说,苏先生也不知道他是服务于哪个人了。”

    看着苏红发摇摇头,唐跃立即叹了口气。

    纳斯达克交易所是奥斯的产业,若是找不到金特里的老板,那也就找不到是谁想要对付奥斯了。

    “唐跃,你有没有再得知炼狱紫后的下落。”突然,苏红发主动问道。

    “之前在肯塔基州的摩根大厦,我跟罗杰斯的机甲部队发生了冲突,他们说是奉紫后的命令把罗杰斯救走,我想,紫后应该还留在米国,至于在哪座城市,那就不好说了。”

    唐跃苦笑道,“罗杰斯的产业纵然被家族回收,可他应该有许多家族不知道的家业,况且,炼狱在米国也不可能没有基业…苏先生,你要去哪?”

    此时,苏红发已经站了起来,看样是要离开。

    苏红发淡淡的语气说道:“我去找到紫后。”

    “找人这种事,交给刀锋的兄弟们就好。”

    “他们未必有我找的快。”

    虽说苏红发只有一个人,口吻也极度自负,却是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能力。

    哪怕苏红发说他能搬走一座山,恐怕也没人怀疑。

    唐跃没有拦阻,而是冲着山羊使了个眼神。

    “苏先生,这东西请您拿着。”

    把衣领上的微型对讲器摘下来,山羊递到苏红发的面前,“我们可以随时联系到您,并提供帮助,当然,以您的能力,可能并不需要任何帮助,但我还是希望,您能拿着它。”

    苏红发的脚步停下,略微迟疑,但终究还是把对讲器放在了口袋里。

    等他离开之后,屋子里的氛围顿时轻松不少。

    虽说苏红发算的上刀锋的合作伙伴,可他的存在,仍旧让兄弟们感觉到是个威胁。

    唐跃走到东银的床边,轻轻掀开他的杯子。

    顿时,周围几个兄弟都露出了于心不忍的模样。

    毒液的确被驱除东银的体内,可他的外伤仍没办法快速恢复,那些血肉已经与衣服融在一起,看上去凹凸不平,比最严重的烧伤还要可怕。

    “兄弟,受苦了。”

    唐跃叹了口气,慢慢把手伸向了他的皮肤。

    凭唐跃现在的医术,或许无法转瞬间修复东银的外伤,但却能大大加速他的恢复速度。

    嗤。

    突然,唐跃撕下了长进肉里的衣服。

    东银发出一声吼叫,立即就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这一切。

    豆大的汗水布满他的脸颊,若非步入眼帘的是唐跃,恐怕他就已经进行反击了。

    “跃哥,疼死我了。”

    东银痛不欲生的说道,“就算你想叫我醒,也没必要用这种方法吧。”

    丢掉血肉模糊的那块衣服布料,唐跃苦笑道:“如果不撕掉他们,恐怕你那块皮肤永远都是月球表面了。”

    东银低头看了眼,也被自己的身体吓住,连忙说道:“那跃哥你再撕几块下来,咱可是靠颜值吃饭的人,要是这幅皮囊毁了,以后可咋活啊。”

    “去你大爷的!”

    唐跃忍不住笑骂一句,随即却是为东银治疗起来。

    有他的内气作为辅助,东银的外伤将会迅速恢复。

    一番治疗之后,唐跃让东银继续休息,暂且停掉最近的行动和训练,虽然东银有些不甘,却也是别无他法。

    至于其他人,则需要加大训练强度。

    来到米国之后,唐跃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以往他觉得圣级修者根本就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现在自己好不容易也完成了突破,却惊骇发现,在世界范围内,圣级根本就是多如狗啊!

    这虽然是个挺夸张的说法,却也是话糙理不糙。

    听到唐跃的要求,众兄弟都正色起来,表示这就要去训练。

    “话说,跃哥你要不要看看兄弟们的训练成果?”

    等兄弟们相继离去,屋内只剩下山羊的时候,他突然说了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