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店铺遇袭
    顾安宁是看到那几个不速之客进店的,当时她就觉得怪怪的,因为这个时间点店铺已经要收工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虽然对他们的行为感到奇怪,但是进店就是客,总不能直接把人轰出去,店里的店员们同样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还是对三个进店的男子一礼相待谁知道危险就在一瞬间发生。

    三名男子,分工合作一人手持枪支一人手持匕首,劫持两名店员两人共同合作,剩下的一个人立刻用锤子砸碎玻璃柜,将要实施抢劫。

    这突然来的变故,把所有人都惊到了,如果他们没有,挟持店里的员工,作为人质保安马上可以做出相关的决策,是可以马上按下报警器通知指挥中心。

    但是他们速度很快,手上已经有了人质,而且,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手上的枪支是真是假,但是他们拿着的匕首却是真的。

    于是他们和保安就成了一个对峙状态,顾安宁都要骂人了,一整天都好好的,快要收工了出这么一档子事。

    不过,对于劫匪们来说,晚上的确是最好的作案时间,因为晚上由于室外光线等一系列的缘故,能见度总是不如白天好,而且晚上工作了一整天的工作人员都会相对疲惫和松懈,所以经过踩点之后,晚上,尤其是深夜就是作案的好时机。

    顾安宁仔细的看了一下,现在,三个人分工合作,两个人依旧在挟持着员工,另外一人受伤已经拿了一些玉制品,但是因为保安和他们形成了对峙局面,所以没有离开。

    现在,负责和他们交涉的人是风薇薇,风薇薇当然是希望这些人不要伤害到人质,所以在对他们进行劝说。

    风薇薇在和他们交谈着,顾安宁在这一段时间里,仔细的用灵瞳观察,最后决定,自己先要把那个手上拿着匕首人解决掉,因为另一个手上持有枪支的人,手上的枪是假的。

    也就是说,被枪支劫持的那名员工事实上是没有危险的,真正有危险的就是那名被用匕首挟持的员工,那把刀具可是真的锋利。

    顾安宁在风薇薇与几人进行交涉的时候,就开始缓慢地移动,还好风薇薇和两名人质完全的吸引了他们的视线和注意力,这个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顾安宁。

    顾安宁看准机会,锁定目标,一上去就是用银针从后面颈部的穴位射去,能让人瞬间全身乏力,银针一旦刺入,就会产生痛麻感,随即让人全身乏力,不仅有穴位的帮忙,顾安宁在那些银针上面涂了麻药,刺入人体组织,碰到血液后一两秒钟就可以发挥作用。

    在那名男子倒下的一瞬间,顾安宁取回了那把要命的匕首,将那名人质退到安全地带。

    另一名人劫匪见事情不好,立即使了个眼色给另外一个人,那名人员就加大了冲击力度,幸好保安都是训练过的,不会让他就这样得逞。

    那名男子叫嚣道:“别过来,我手上有枪,你们再过来一步,我就杀了她!”

    他的话音刚落,周围又响起一阵尖叫。

    “杀人,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杀人!”顾安宁嗤笑一声。

    有的时候,在极端对峙的情况下,突然冒出的人员总是会吓人一大跳。

    “安宁小姐…”风薇薇担心的看着她。

    “无妨。如果我是你这样的抢劫犯,我一定会买一把逼真一点的枪支,在怎么着,也得去这里的地下黑市或者国外买几支仿真枪来,可不会想你一样,拿着一个十几块的塑料玩具枪就堂而皇之的来抢店,还敢堂而皇之的劫持人质,你是欺负我们这些人没见过枪吗?那正好,我正好送你们去里面蹲一蹲。strong>”顾安宁风轻云淡的说道。

    但她说出的话,却足以让所有人震惊。

    开什么玩笑,胆子也太大了,如果顾安宁说的是真的,对方用玩具枪来抢劫,她们还如临大敌一样,实在是…。

    “你胡说什么?我的枪是上了膛的…。”

    “是吗,那就试试看吧!”顾安宁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她知道,警方,已经出动了。

    看着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那名男子有些惧怕,却依旧是不肯松口。

    趁着分神的这一瞬间,顾安宁已经一脚踹了过来,直接来了个过肩摔,把人摔倒之后,向保安们使了个眼色,因为另一人的手上拿着抢到的玉饰,所以保安们一直不好动手,由此,保安们也是动起了手,先取走了男子手上的玉饰,然后将之制服。

    三个人,搞定。

    顾安宁看到那把枪,将它拾了起来,不错嘛,枪加上刀具几十块钱,就想抢走几十万的东西,算盘打得倒是好。

    “行了,危机解除,大家该干嘛干嘛,收拾一下,明天还要做生意的。”顾安宁说道。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满地的玻璃碎碴收拾了,不然这满地的玻璃碎片,明天怎么做生意啊!

    “你们都收拾一下吧,这一次被抢的玉饰,都处理一下,其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我要回去了。”顾安宁有些生气,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立刻回到了家里。

    今天的情况下,她不生气是假的,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她们应变下来的情况会是这个样子。

    虽然现场算不得慌乱,但是今天她们应对的方式的结果实在是让她很生气。

    简直太不成熟了,顾安宁很生气,效果太差。

    看来还是需要进行一定的训练。

    这还不是真的持枪抢劫呢,要是真的,这些人还不都乱套了?

    顾安宁突然觉得气闷的很,只能进了空间,只有那里能调节一下。

    顾安宁进了空间,又炼制了大量的药品,离开炼药区之后,又进了花田,在那里呆了好久,各种香气扑鼻而来却又不相互冲突,才让她逐步平静下来。

    这些事情总还是要一点点来。

    顾安宁把梓清带出了空间,在此之前她详细的询问过踏云,她到底应该如何和梓清交流,毕竟她没学过兽语,也没有和军犬打过什么交道,但是自己又没有什么语言转换器之类的东西,那可怎么办?

    后来踏云告诉她,自己可以和梓清交流,可以进行能量的传输,让她能和梓清这样的普通物种进行交流。

    后来,顾安宁在空间里进行了能量的传输,从此之后,她就成了没有翻译也能和自己的军犬进行交流的军犬拥有者,作为犬类,即使是军犬也有一定的寿命限制,但是自己的军犬,一定会是最为长寿的。

    不过,店里的事情就交给周凯去准备和处理,她不准备管这里的事情,她现在要准备把出国的事情再次提上日程了。

    话分两头,周凯在听说了珠宝店遇袭的事情,就赶了过来,详细询问了相关的损失,事实上没什么损失,但是由于周凯是这里的最高管理者,还是去做了相关的笔录,周凯向风店长详细询问了那天的事情,得到了一些回复。

    “那她有没有说什么?”

    “没,只是这次的危机是她一手处理的,也是她发现枪是假的,但是刀具是真的,所以先收拾了那个拿刀的,不过…”

    “不过什么?”

    “她走的时候脸色很不好,好像很生气,对了,她还让我们把那些被抢的东西进行一定的处理,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当然生气,她是对你们的表现不满意,明明有那么多人,保安也是特别挑选的,却还是让人家劫持了人质,砸了玻璃柜,抢了东西,她不生气那才是一大怪事,她一向是很沉稳的人,可见这次的事情让她有多不满意。”

    “那所谓的处理是什么意思?”风薇不解的说道。

    “你没看出来?”周凯反问道。

    “没有。”风薇薇有点疑惑,在管理这方面,她是精英,可是她还真是看不透顾安宁的心思。

    “她是一个很喜欢干净的人。”

    “您说的意思是,她嫌脏?”

    “玉这种东西是有灵性的,可是被一些粗鄙的人用不正确的方式得到过,尤其是这些心术不正的人,在她看来,这是对这些玉的侮辱。”

    “啊,她这是洁癖。”风薇薇没想到是这样子,说了一句。

    “不管她是不是洁癖,你们把这些东西用专用的护理液好好的护理一下,玉有灵性,这是不会错的。”

    周凯也觉得头疼得很,店里的人都是顾安宁亲自挑选出来的,可以说是训练有素,结果临了遇到事情却是这个样子。这丫头恐怕是气坏了。

    周凯又处理了一些事情,就和顾安宁打了电话,他明显的感觉到,虽然顾安宁表显得很平静,也没有在电话里和他发火发飙,但是他明显地感觉到,综合之前的一系列事情,她应该是很生气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是觉得这个丫头不会轻易把自己的思想公开化,今天应该是气坏了,她在很生气的时候,也不会表现出来,但是说话的时候,总是莫名的会让人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如果顾安宁知道周凯这种想法的话,一定会摇头,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原因有二,一嘛,就是当年外交工作的时候养成的部分习惯,二嘛,就是当年看过韩槿华的自传之后,从自传里得到的启发,怎么说呢,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的她总是会有意无意妃有一些举动和韩槿华一样。

    曾经有人对于韩槿华的作风做出了如下评价:“会让人想起她的母亲的形象,是她的一大特色,她喜欢盘起和母亲一样的发型,但是在作风上,又相当的果敢和刚毅,她如果生气,和平时不会有太大的差别,但是她说出的话组合起来会让人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会让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给人很大的压力。”

    顾安宁应该也是这种情况。

    不过,比起韩槿华的状态,还差得远。

    从现在开始的一段时间之内,她都要为出国考察的事情做准备,她需要重新定义自己的发展思路。

    她既然要出国考察,一旦回来,就会确定新的产业,但是这个新的产业谁来负责,谁来主导,却是大问题。

    她身边的人才有是有,但是太少了。

    看来,她要在这之前启动人才扩招计划了。

    可是,她到哪里去找这个人才呢?

    她一直都没有想到,应该到哪里去找这种人才,愁了好些日子,有天偶然在抽空逛街的时候,看到了一家酒吧,是在青龙帮的掌控之下的酒吧,她难得闲下来,想了想,最近好像也没有太关注青龙帮的事情,不如借此去看一下,酒吧这个窗口,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带着这样的想法她去了那家酒吧,一进去,就会觉得这个酒吧,和平时别的酒吧没有什么区别,和别的地方一样,充满了纸醉金迷,充满了狂野,甚至是让人无法形容的气息,不过这通常是晚上才会发生的事情。

    白天这里还是相对比较安静,因为实在不会有很多人在白天来到这里,但是也只是相对安静,这里其实还是开启音响的,只不过在这里的人也没有晚上那么多。

    整体来说,相对比较整齐吧!只能这么形容了,实在是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一个酒吧白天的氛围,毕竟她也不是那种沉迷于酒吧的人,只不过是现在因为掌管了青龙帮,偶尔会来上那么几次,她现在来的这一家,就是她去的次数相对比较多的一家,和那里的调酒师,以及其他各工作人员也比较的熟悉,当然这里的人也更会做保密工作不会轻易的去暴露她的身份。

    “请问需要点什么?”当顾安宁站在调酒台前时,调酒师问道。

    “我要一杯七彩人生。”顾安宁笑着说道,七彩人生,是他们自创的鸡尾酒,味道特别地清淡,也不是特别的冲,是顾安宁最喜欢的一款鸡尾酒。

    虽然喝茶她可以浓淡不忌,但是对于酒她绝对是喝不了烈酒的,在她来过几次之后,这里的调酒师也掌握了她的喜好,一般都会替她调制最清淡的酒。

    顾安宁在一旁等候,当调酒师把酒调完之后,顾安宁拿着酒正要走到座位上,眼睛不经意的朝旁边一瞟,奇怪的问道:“旁边那个女人怎么回事?怎么大白天的醉成这样子?”

    “我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几个小时以前就在这里,准确的说是几天前就开始来这里了,不知道她最后怎么回去的每天都要喝的大醉才回去,以前还能有点神智,醉了,就不再喝了,可是这两天她不太对头,尤其是今天已经记不清给了她多少酒了,可是她好像一点都没有要停的样子,还想要继续喝,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受了什么刺激。”杰,也就是那位调酒师奇怪的说道。

    “既然知道给她的酒已经数不清了,就不要再给她了,我看你给的好像是最厉害的那种吧?照她这个喝法会喝出人命来的。”顾安宁有些担心的说道。

    “也是,惹上些是非,终究不太好。”杰说道。

    “算了我给她吃点解酒药吧!照她这个喝法,非法人体电解质弄得紊乱不可。”

    这时顾安宁才走过去仔细的看这个女人却把她吓了一跳,撩开那些凌乱的头发,出现的却是一张有几分眼熟的脸庞。

    顾安宁仔细的想了想,才发现她是曾经名动一时的服装设计师朱娜,她在进入设计师这一行之后用的名字是朱琳娜,这样在国际上翻译起来也更方便。

    但是她很奇怪,朱琳娜作为华夏国一流的服装设计师,怎么会落魄至此呢?

    因为顾安宁对服装界其实并没有太关注,所以当年后来她也不知道朱琳娜到底怎么样了,不过从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如此落魄,当年的日子肯定也不会好过。

    顾安宁想了想,她需要一个人才,虽然不知道她要向外拓展的核心的产业是什么,但是像朱琳娜这样的设计师,却是可遇而不可求,作为国内一流的设计师,现在却落魄至此,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是顾安宁并不觉得这样的人无可救药。

    如果能把她收入旗下即使是即使是短时间内不向服装行业拓展,留一个人才在身边总是没错的,但是现在需要把这个人弄醒,然后才能够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作为国内一流的设计师,会突然从天堂跌落到地狱,那出肯定有很大的隐情。。.。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