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鉴定 全民皆盗?

第六十九章 鉴定 全民皆盗?

作品:重生之灵瞳商女 作者:慕容瑜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顾安宁这边也很快放出了那一批帝王绿的名额,又引起了一阵轰动,谁都知道几年前,那一批帝王绿的名额引起了多么大的轰动,时隔几年,所有人都以为她们手上的帝王绿名额和石料,已经用完了,谁知道,手上居然还有一批,这是留着后招呢!

    顾安宁也不怕别人说什么,她就是留着后招,以防资金短缺,又能把她怎么样呢?做生意需要策略,又没有人规定不能这么做,她就是这么做了,能把她怎么地吧!

    但是对于更多的人来说,这一次消息是令人十分振奋的,毕竟这种东西,物以稀为贵千百年也才出这么一块,能够有那么一小块那都是令人十分兴奋的。

    上一次没抢到的,这一次可得盯着点,所以,这次名额放出不但没有遇到冷门,反而是,得到了空前的热情,毕竟是千年一遇的好东西,而且上一次珑翠阁放出的帝王绿名额,那些人在交了钱拿到了东西以后,都是赞不绝口的,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有口皆碑,这句话。

    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有一大笔资金回笼,也不用担心资金链会断掉了。但是现在怎么为这些文物做一个鉴定是个问题,她去哪里找鉴定专家呢?

    顾安宁在担心着这个事情的同时,却不知道她在f国斥资拍下华夏国宝的事情引起了轩然大波,有的人觉得是华夏国流失的宝物被国内企业以拍卖的方式带回国内,即使是不捐给博物馆,也比流落在外,要好的多,也有人质疑一家小小的公司斥资四点五亿去做一件完全没有经济回报的事情,到底有什么真实意图,而且一下子投入这么多钱,这一系列的资金从哪里来,她们的资金链会不会存在问题,等等这一系列的质疑,也跟随着一些文物研究者和文化复兴者的赞许,甚嚣尘上。

    顾安宁也不去理会这些事情,自己做出的事情问心无愧的,不怕质疑,但是这么多的质疑,不去理会,对于公司的形象有一定的影响,本来顾安宁已经在准备公司上市的的事情,现在只好暂时搁置。

    其实这个事情本来是特别无理取闹的,她作为一个**的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通过公司的资金带回这时二件国宝,她不指望能够得到外界多少赞扬,但是至少不要对她们的行为进行指责,这是特别令人无法理解的。

    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把国宝带回来,同时还要承受这么多质疑?这些质疑如果与事情本身有关也就算了,可令人无语的是,很大一部分质疑都跟这件事情毫无关系,本来在做这件事情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承受质疑的准备,可是这些事情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没有想到仅仅是这么一件事,就会有那么多人来借题发挥。

    炎黄集团的竞争对手们也不遗余力的借这件事情来大做文章,以此来抹黑炎黄集团,甚至公开质问炎黄集团霸占国宝意欲何为?

    明明是她们**出资把国宝带回,现在去好像她们是那些把国宝从古墓葬里面发出来的罪魁祸首一样。简直是荒唐!她终究还是低估了商场之上的尔虞我诈。

    顾安宁让公司的公关部们不要做出任何表态,在这个时间做出任何的表态,都有可能会被抓到把柄,借题发挥,还不如以不变应万变,让他们自己去闹腾,作为当事方的炎黄集团则是保持沉默,没有做出任何的公开表态。毕竟有的事情越抹越黑,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炎黄集团可没有这个闲心陪他们继续玩下去。

    她现在首要的任务是要落实这批文物的鉴定工作,才没有空去管这些事情呢!

    想了想,顾安宁马上联系了陈玉明,请他去查找赵孝谦和何落根,也就是赵老和何老的行程和下落,如果可以她需要这两个人来帮忙做这一批文物的鉴定。

    她只认识这两个人,在此之前,她已经仔细的对这十二件国宝进行了鉴定,形成了一份初步的鉴定报告,但是因为她在这方面就是个无名小卒,这一份报告没有任何的权威性,所以她迫切地希望这两个人能够对这些东西进行重新的鉴定,给出一份真正权威的鉴定报告。

    陈玉明根据她的意思,立刻去查找了这两个人的动向。

    而在另一边,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炎黄集团藏匿国宝”事件,也传到了贺枫桥等人的耳中。

    其实十二件国宝被华夏国内的企业拍下并流传回国的消息,军方这边也有所耳闻,只是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只是这几天,谣言传的越来越厉害,藏匿国宝这样的论断一直都没有下去,他们才开始着手调查,查着查着,居然是安宁,花了那么多钱去买下了这些国宝他们当时就吓了一大跳。

    “咱们查了半天,原来买下国宝的竟然是冰凰,这丫头,财大气粗,有钱的很。”贺枫桥一脸的笑意。

    “是啊,她真是有钱,十二件文物,这次花的钱换成华夏货币,好几个亿呢!”一旁的朱逸接口说到。

    “她也真有钱,而且有这个心,国内,有些人都还不乐意呢,要说要把这些文物带回来,我们都有这个心,可是我们没有这个钱呢,这丫头倒是挺厉害的,不过现在谣言越传越厉害,说什么把这些东西带回来,是为了,占为己有,甚至我从文物部门那里知道,已经有不少的人,给他们写信,或者举报,要他们立刻把这些文物给拿回来。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贺枫桥有点愤愤不平的。

    “我也这是怪了,怎么这么多人,都凑的都是什么热闹,人家还没表态呢!再说了,这是人家花钱花钱带回来,已经对此拥有了所有权了,的怎么处置那是人家的事情,而且这种东西一旦进入国内,按照冰凰的性格,绝对不会再把这些文物带出国境,而且基本上就没有这种可能了,我们国家的海关也不会同意,再把这些东西带出去的,我听说那些文物大部分都属于一级文物,剩下的两件也是二级文物,这是海关部门,明令禁止流通和带出国境的文物,她花这么大的力气把这些东西从国外带回来,怎么可能这么再把这些文物带到国外,再说了,在人家没有明确表态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是未知之数,也不一定规定说,以公司和企业名义拍卖得到的文物,一定要上交国家,当事人都还没动静呢,他们这是操的哪门子心!”朱逸也是这样说道。

    “最近我查了一下炎黄集团的动向,他们一下子支出了这么多资金,可能是资金上面出了一点小问题,现在已经开始放出手上的一批高级翡翠的名额了,这明显就是要回笼资金嘛,也可见这个事情对她公司造成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我还听说本来已经在筹备着挂牌上市了,现在只能停下来了,外面流言传的那么难听,所有的准备工作也都只能停下来,虽然说炎黄集团并没有做出明确的答复,可是毕竟人言可畏呀,再这么任由这样一种说法,流传下去,情况,可是不妙啊!这丫头花了多少心血建设和经营这家企业,怎么能够毁于流言呢!”

    “我在刚刚联系了一下她,到底怎么办,毕竟她在执行青龙帮的任务,这个任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成呢,也是需要新的资金投入,全都靠着这家企业的,资金给她提供相关的来源呢,结果她只给了我一句话,她说问心无愧,谣言止于智者。不得不承认啊,也不得不佩服一下啊,这丫头胸襟还是挺宽阔的,要换了别人早就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非炸了不可!”

    “行了,我们也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这丫头向来胸有成竹,而且有自己的看法,我们需要相信她,她能够把这么大的公司支撑起来,可不是没有眼光和想法的白痴,别忘了她可是最优秀的人才。”

    “也好,我们现在啊,还是密切的关注一下动向吧,我已经让我们这边的情报部门,在追查谣言的来源了,到时候把信息提供给她让她自己收拾。”

    “对了,还有一件事最近冰凰那边在追查两位考古学家的下落,应该是想请这两位考古学家替她手上那十二件国宝做一些权威的鉴定,咱们要不要管管?”朱逸问道。

    “我看还是不要,冰凰这个人个性要强不喜欢别人干涉她的事情,尤其,她手上能够用的人应该也就是青龙帮那边的人,她已经让他们去查了,那我们就不用干涉了,免得让她觉得不自在,她一向不喜欢别人干涉,任何事情都是一样,如果我们帮忙的话,她会觉得有人在监视或者干涉她,会让她觉得很不舒服,这个人呢,虽然平时挺好说话的,但是有的时候,也是有点脾气的,有些事情她一旦认定了就不会改变,有的时候会有点犟犟的,咱们呢顺其自然吧。”贺枫桥明显的否决了这种提议。

    对于最得意的部下,他还是很了解的。

    流言该终结了。

    现在的顾安宁当然不可能跑到京都去,最后陈玉明带回来的消息里面说到,这两位老人家可能近期会因为这个事情赶过来,虽然没有明说这些宝物到底是被谁拍到手的,但是炎黄集团这四个字却早已经被公开了,这两位老人家特别重视,所以在近期之内很有可能会找到公司总部来,但是她人不在总部,东西当然也不可能放在总部,这两个人来了就等于白来。

    不过顾安宁相信他们会找过来的,这两个家伙几乎什么都不在乎,他们只在乎文物,到时候只需要,给他们提供一个地址,他们自己就过来了,不过她是以个人的身份见到他们的,跟炎黄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反正这两个人知道她有鉴定文物的本事,他到时候只要说这些文物是送来,让她鉴定的,不过应该也许她也可以透露自己的身份,至少他们只知道这一个身份,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也不会整天追着她跑什么的,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顾安宁是先写了,一封信询问是不是能够向两位考古专家透露自己的身份,军方也马上回复,说是可以透露身份,但是点到为止。这样也就明白了,反正点到为止,他们也不会得到什么其他的信息。

    果然,第二天早上,炎黄集团那里就来了电话,说是两位考古学家已经找到炎黄集团的总部来了,他们已经按照顾安宁的吩咐,将定下来的地址告诉了他们,让他们去那里见面,这两人总算是来了。

    话分两头,当然两位考古学家从炎黄集团的总裁秘书手里,拿到那张莫名其妙的字条之后,感到特别奇怪,东西不是被炎黄集团拍下来的吗?为什么不在炎黄集团的总部进行鉴定,反而要跑到这样一个地方,实在是不能理解,最后总裁执行秘书华云先是表示了歉意,然后说道:“东西没有放在总部,毕竟这么大的名头,目标也太大了,所以我们是另外放在了地方,等您二位到达了,指定地点,那里会有人等着你们,那些东西就在她的手上,到时候她会代表我们集团接受您二位对于那十二件文物的鉴定。”

    两位考古学家,毕竟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仔细想想就知道为什么,他们刚刚到这里就听到了不少的风言风语,如果真的把东西这么明目张胆的放在总部的话,实在是不安全,因为想到这样的文物的存放地点,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炎黄集团的总部,因为这里是这个企业的核心所在,这么重要的东西肯定也会放在这里,可人家偏偏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好一招转移目标啊,这也在无形之中确保了这些文物的安全,。

    于是两个人收了纸条,两个人本身就自己有司机,所以就开着车去了,纸条上所写的地址,那里是一栋小小的别墅,两人让司机等在外面,自己走了进去门并没有关轻轻一推就打开了他们这时候也明白了,一定是有人在等着他们。

    听到有推门的声音,顾安宁赶紧走了出去,当三个人见面的时候,顾安宁成功的看到了两位专家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

    “丫头,怎么是你?难道这些东西是你负责看管的吗?”何老和赵老一脸的不可置信。

    “先纠正一下错误,第一,怎么不可能是我?第二,我不是负责这些文物的看管,这些文物是我带回来的,就是想请你们给鉴定一下。”顾安宁竖着一根手指,摇晃着,煞有其事地说道。

    “这些东西是你带回来的,这么多钱,你出的呀?”

    “能不能不要纠结这个问题呀?我现在只想你们给一个权威鉴定。”顾安宁说道。

    “你不是会鉴定文物吗?自己决定就可以了呀,干什么还要我们来帮忙鉴定,这岂不是白费这一番功夫了。”何老有些奇怪,面前的这个小丫头眼光一向很准她完全可以自己完成这一次的鉴定为什么还要来找他们?

    “我是可以对这些人物进行鉴定呀,但是人微言轻,出具的鉴定文件也不会有人认可,所以才需要你们来帮忙,重新进行鉴定,给出一个权威的结果。”顾安宁笑着说道。

    “你自己进行鉴定了吗?那把你的鉴定结果拿来给我看看。”何老说道。

    顾安宁就拿出已经打印好的鉴定报告交给两人,看到上面的,被鉴定文物名称,两位考古学家都十分的兴奋,连连说道:“居然会是这些东西!我们还以为这些东西早就消失了呢,你赶紧把这些文物的实物拿来给我们瞧瞧!”

    这次奇怪的人换成了顾安宁:“你们不是听说了这件事情了吗?怎么会连被带回国内的文物到底是哪些都不知道,不至于吧!”

    “你呀,也别这么奇怪,我们还真不知道,赶紧的,东西拿来我们瞧瞧,

    如果真的是这些东西,那我们的心愿就可以了了。”赵老连声的催促道。

    顾安宁赶紧拉上别墅里面所有的窗帘,然后打开柔光灯,再从橱柜里面取出已经被她拿出空间的那十二件文物,放在一张桌子上,请他们进行鉴定。

    两位专家见到那几件文物,瞬间欣喜若狂,小心翼翼的捧起其中的一件金器,仔细观察,然后又用放大镜仔细的观察,又检查另外一件,颤抖的开口道:“没错,这两件文物都是当年唐代大墓当中被盗的文物,这两件一级的我当年我们两个都是见过的,还以为已经消失掉了,还有这个,这个七棱的金杯,上面明显就有当年粟特文化影响,这个应该是在游牧民族墓葬中出土的,精美的金器。”

    “是啊!这次你带回来的十二件文物,我们都可以知道它原先是葬在哪一座,这些文物都是很重要的,而且具有很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两位考古专家的话,无疑是给顾安宁吃了一颗定心丸,当顾安宁提出请他们起草文物鉴定书的时候,他们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过了一个小时就草拟了一份,文物鉴定书,并且进行了相关的相关的程序,让它变成真正的文物鉴定书,至于这十二件文物,还是暂时依旧存放在顾安宁这里,毕竟东西是她的,在没经过同意的情况下也不好直接拿走。

    不过两位专家却提出第二天请顾安宁和他们走一趟,去一个地方,说是盗墓比较严重的地区,当地请他们去做保护性的抢救发掘,所以想带着顾安宁一起去看一看,对于这样的邀请,顾安宁,当然是接受的,左右,她也没有什么事,出去看一看也能够了解一下。考古,倒也是个增长见识和阅历的好选择。

    顾安宁在做好准备之后,在第二天踏上了自己的旅程因为只是模糊的说那边盗墓的行为和文物的流失比较严重所以顾安宁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里,不过她信任这两位老人,即使有什么事她也不觉得受伤的人会是她。

    在车上何老向她讲解了一下要去的这个地方,这里有大片的古代墓葬,自从几十年前被人发现以后,就面临了大面积的盗掘现象,有大量的文物被带走,但是具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顾安宁还是有点听不明白,何老摇了摇头,说道“一时半会儿的,我也跟你说不清楚,你这样爱惜文物的人到那里一定会,捶胸顿足,甚至是大声的斥责和质问,那里的盗洞太多了,简直是千疮百孔,但凡是眼光所能及之处,全都是盗墓贼留下的盗洞。”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顾安宁为了能够更直观的了解到这个情况,举了个例子:“那么何老,这里盗挖古墓的情况和某些地方盗挖南红原石情况比起来,哪个更严重呢?”

    “盗挖南红啊,这两种情况如果相互进行比较的话,今天要去的地方所面临的状况,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听完何老的话,顾安宁整个就沉默掉了。

    盗挖南红这个情况是她所熟知的,她甚至去过当地的矿上去实地的观察过,如果盗挖古墓的情况比有些地方盗挖南红还要严重,那就基本上处于没有救的状态了,也就是说这个时候选择介入,已经太晚了,但是从一个文物工作者角度来看,是抱着和顾安宁一样的心态,能够就回一点就是一点,总比一点都不救的好,救回一些文物让他们处于官方的监管职下,总比让它们被那些盗墓贼几次转手,最后流落海外来的强。

    南红玛瑙,古称“赤玉”,质地细腻油润。是华夏国独有的品种,产量稀少,在前朝中期就已开采殆尽,所以老南红玛瑙价格急剧上升。南红玛瑙古人用之入药,养心养血,信仰佛教者认为它有特殊功效。佛教七宝中的赤珠指的就是南红玛瑙。

    在本身就产量稀少,而且价格飙升的情况下,南红玛瑙,已经和和田玉、翡翠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华夏国在开国初期就规定所有的下个来矿上都归国家所公有,不允许在没有办理相关证书的情况下私自开采,就是因为这些地下矿场尤其是宝石和石油产量都十分稀少,而近几年来南红玛瑙的原石它的价格开始急速的飙升,从十几块一斤涨到现在的几万块一斤,十几年后涨到的十几万,甚至是几十万一斤的价格,购买上好的南红原石,甚至是需要去托关系找熟人,拼尽各种方法才有可能,以同样不菲的价格,把质量上好的原石拿到手里,做成名贵的工艺品,而这其中能够产生的利润是巨大的。

    巨大的利润,让住在矿山附近的村民们觉得有利可图,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一本万利,不,甚至是没有成本的生意,所要付出的,不过就是时间而已,对他们来说,缺钱,缺用,甚至缺素质,就是不缺时间。

    于是动员全家上山去挖南红,根据后来提供的数据是,周围十八个乡镇的村民聚集在一片地方,昼夜开工,但是真正能够挖到南红的人毕竟是少数,因为发这种东西也需要经验,结果发到财的人是少数,可是这样一来当地的农田基本上都废掉了,一来是因为过度开采影响到了附近的地质环境,二来,是因为全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村民都发了疯一样的去挖南红,导致错过农时,无法及时进行耕种。

    更有甚者,甚至在当地有大批的学龄儿童,辍学在家,因为他们都被父母拉去挖南红了,在他们的认知中,挖到一块南红原石,就足够,一家人过上很好的日子,而当地正好是华夏国最大的南红矿石集散地,拥有整个华夏国最大的南红矿石交易市场,所以挖来东西,交易起来也特别方便,但是真正一夜暴富的人其实并不多,没有经验私自开采,而且开采过度,极大地损害了当地的自然环境,自然风貌,以及山体防御泥石流的能力。

    经常出现是一百平方米的区域,里面有好几个,被挖开的坑洞,至于形成这些坑洞的最主要的原因事实上很简单,不是每一个来挖南红的人都有很好的经验,一般都是东挖两下西挖两下,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

    所以就形成了让人很痛心的坑洞,当时顾安宁是因为一些事情,所以偶然到了那里,至于是什么事情,时隔多年,她已经记不清了毕竟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当时,她早就听说这里挖南红挖的特别厉害,所以一直想去看看所谓的“特别厉害”,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当所有的景象映入她眼帘的时候,她整个人几乎都傻掉了,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现场竟然会是那个样子。

    在她的记忆里面也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原本平整的山体地貌,被人为的损坏成那个样子,当时顾安宁来形容这个地方就是:“简直是被老鼠咬的不成样子的松松垮垮的破布。”而且那边的山体防御能力也很差。如果今天要去的地方也是这样一种状态的话,那真的是很危险的事情。

    还没有到达现场,顾安宁就已经是心事重重了,人总是有一种劣根性的,这是在很多的事情当中都有体现,在很多人都会一些事情感到无语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许就是这些人当中的一员呢。

    曾经有一个人说过这样的话,顾安宁觉得很对:“每次看到,一些显示路人冷漠的事件的评论,后面总是会跟着很多网民的评论纷纷都要求对这样显示人心冷漠的事情进行声讨并且予以强烈的谴责,但是难道是我们国家的国民当中,网民从不上路,路人从不上网吗?”

    的确,虽然不能一概而论的说所有人都是这样,但是后面那句质问,还是往往会让看到的人都觉得哑口无言,在虚拟的世界里大肆,宣扬着别人的人心冷漠的人,也许在现实生活当中,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呢?

    要顾安宁发表自己的看法的话,两个字概括就是随意,很多人做事都相当的随意,从来只为眼前的利益,而不考虑后来的结果眼光也放的不够长远,在为了得到眼前的一点点利益而感到高兴,和畅快的同时,在不远的将来同样会付出相应的,甚至是更惨重的代价,这种代价,有很多也许是环境,也许,甚至会是人的生命。

    自然永远都不可能容忍人类对它进行无休止的践踏,在适当的时候它会采取反击,然而在它反击的时候,人类又显得那么渺小,虽然这些话有点说教的意味,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在到达现场的时候顾安宁走下车,看到的是一片长满了荒草的土地,再往里面子走才是这一次要去保护的地方,但是越往里走,顾安宁的眉头就皱得越紧,其实虽然已经,听过何老讲过当地的情况,自己也做了一定的预测,但是听别人说和自己看的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事情。

    顾安宁在看到当地的现状的时候,心情实在不怎么愉快,甚至是可以用悲哀来形容,她侧过头,看到两位专家都是痛心疾首的样子,眉头拧得简直比麻绳还紧。

    “现场的情况太严重了,虽然在事先有过了解,可我甚至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何老痛惜的说。

    “这里的盗墓贼不是别人正是当地的村民啊,当初这里的情况是当地的居民放下盗墓的工具就是良民,拿起盗墓的工具就成了盗墓贼,这简直是比土匪还狠!”赵老的脸色同样不好。

    “在当年开放之前这里的人们甚至没有工作的习惯对他们来说,要发财要过上好日子就是把别人的坟墓给挖了,这里有好几种文化,曾经出土过玉器,青铜器,陶器,金器等等多种文物,当年他们的习惯就是整天上山挖坟,每天都有好几大卡车的文物从这一片区域挖出来,然后拉走卖掉,很多文物都流失在了,海外。”

    “当时盗墓情况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我就只说一个,当时这里就连只有七岁的小孩子,也都认识,什么是墓土,什么是封门石,这些小孩子上山去挖也能够收获很多的文物,四个字概括,就是全民皆盗。”

    看到现场情况的专家们,已经完全就已经坐不住了,他们没有去找,这边的管理人员,而是马上收集起了地面上的文物,并且对于地面上的一些比较大的盗洞进行了测量,而且做了详细的记录,里面少一些不起眼的地方有很多的陶器文物的碎片,甚至在这个时候他们还遇到了上山盗挖古墓的当地村民。

    这些村民显然对于陌生人相当的,忌讳和戒备因为,他们总是担心外来的人员也是来挖墓盗墓和他们抢生意来的,所以对外乡人总是不太友好。

    但是因为参与盗墓的人其实很多,十里八乡都有,所以,他们也没说什么,为了防止被现场盗墓的村民们发现而采取一些什么过激的行动,顾安宁这次并没有带那种便携式照相机,而是直接拿着军用的微型摄像机,对当地的地貌以及,正在盗墓的当地村民进行了抓拍。

    顾安宁在这两位考古学家的身后,边走边想,要把这种现象彻底的有效地遏制住,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办到的,因为在这里说这种事情已经成为了一种风气,没有人以此为耻,更没有人考虑到那些被他们出手的文物是几千年的华夏精髓,不会有主动想要保护这些文物的意识。

    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文物不文物的,只有钱,在他们的,思维当中,其他的都不重要,有钱就可以了,一切向钱看。

    那么在当地大部分村民都有这样的思维意识的情况下,到底要怎么办才能够减少这里的盗墓行为呢?顾安宁想的很专心,以至于脚下踩空,结结实实的摔进了盗洞里,后面的突然发出的声响让两位老人都回过头来,见她跌落在几米深的盗洞里面,赶紧过来,把她拉起来。

    “丫头,你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摔倒在里面?”两位老人家都十分关心的问道。

    “哦,没什么,我没事的,只是想事情有点走神了,真是抱歉。”顾安宁向两位老人表示歉意,继续想她自己的事情。

    两位老人摇了摇头,别说她刚才走神了会摔,就是集中精神,只要稍微不小心一点,也会摔到这些坑坑洼洼的盗洞里面,没有办法,这些路面和小道上的盗洞太多了,本来是平平整整的地面,本来是好好的,也许不像沥青柏油马路,那样凭证,但是也是,一般的山间小道的样子,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走上两三步,就是一个大坑,这频率简直跟踩地雷似的,脚底下还真的要留点神。

    突然顾安宁有了一个自己的想法,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大胆,而且甚至是大动干戈的,但是她觉得这是目前她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何老老赵老,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能不能说?”顾安宁问道。

    “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嘛,我们要集思广益,才能够解决,这里目前的困难,不然的话,现在这个地方,烂的跟什么一样,怎么处理呀,好好的一片古代墓葬,有重要的考古和文化价值,偏偏就让这些目光短浅的村民毁坏成了这个样子,当地的文物监管部门也是形同虚设,眼睛都没长。”说着说着赵老和何老两个人的话中都带上了一点火气,当地的文物监管部门实在是有点不作为了。

    “是这样的,他们既然要到这里来盗墓,那就彻底断掉,他们来盗墓的来源,经过测量,要找到哪里到哪里有古墓到哪里为止,或者说是以哪里为界限就开始没有古墓?把这里所有有古墓葬的区域都划定为文化保护区,禁止村民在保护区内以及保护区周围一定的范围内,从事古墓破坏活动,由省市县三级文物主管部门进行监管,每年,最好都执行实地考察和考核以确定这个方法是不是有效果,从时应该向财政部门申请一部分护理经费用来维持,文化区平时的休整和运转,还有监控设备等等的,采购等等这些费用。”顾安宁说道。

    “划定保护区?就像是我们动物园里划定的那种保护区一样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都是,不是为一个可行的办法将这里完全的无缝隙的纳入官方的监管系统,由省市县三级文物主管部门相互进行监督和压制,加强管理,这倒是不错的选择,我们回了京都以后马上向有关部门建议,这里是著名的文化,墓葬区绝对不能够再遭受这样破坏了,否则我们华夏国又要流失多少无价之宝呀!”。.。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