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顾安宁的权力观
    把这次的抓捕对象进行引渡之后,另外那个原本要和他在边境交易的毒枭也同时落网,这个人也由国际刑警组织接受完成引渡之后,就会一起起动羁押程序,到时候他们也许会上联邦法庭,或者国际法庭参加审判,至于之后的事情,顾安宁猜不到也不是她要管的事了。

    顾安宁和楚飞扬两个人在任务结束之后,前往医院对伤口进行了处理,两个人伤的都差不多,都是在手臂,楚飞扬的脸上还有一点擦伤,两个人接受了手术拿出了的手臂里面的子弹,之后的一个星期,两人都处在休养状态。

    顾安宁本来想早点结束休养返回学校,结果楚飞扬来了一句:“反正已经旷了这么多天的课了,再旷几天,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让顾安宁不知道说什么。

    而且顾安宁想要结束休养的念头,还被上级知道了,强制要求她进行休养,这次顾安宁就是再傻,也知道是谁把消息透出去的了,恐怕上次她受伤的事情,也是这个家伙说出去的吧?

    可惜,她除了额外给楚飞扬一顿白眼之外,似乎什么都做不了,而后者则是一副不知所云,装傻充愣的样子,让顾安宁第一次觉得这个家伙太可恶了。

    觉得他太可恶,又有什么用呢,人家毕竟是为了自己好。这样的想法让顾安宁气闷了好一阵子。

    有一天,闲来无事楚飞扬突然问她:“拿了几千万的小富婆儿,现在打算干嘛?有没有打算开个公司啊?”

    “你问的好像太多了点儿,怎么,如果我开公司,你是打算参股吗?”顾安宁反击道。

    “哎呦,咱这钱可不能随便成果,要是让人知道我还参股了,回头我就被参了。”

    “那不一样嘛,你问这不等于白问?”顾安宁说了一句。如果现在楚飞扬知道她已经开了公司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吧?

    “哎呦,小学霸怎么啦!被我耽误返校的时间心情不太好,火气挺大的呀!”楚飞扬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我不像你这么自由,学还是要上的,考试也还是要考的,只不过最近耳根子稍微能够清净几天罢了,不过话说回来一个班长,成天不去上学,也不像话,虽然那边有时候确实挺糟心的。”顾安宁叹了口气回答道。

    “我现在才发现,你不仅有学霸的风范,还有领导者的风范嘛!”楚飞扬笑着说道。

    “怎么会突然和我说起领导者的话题呀?不过我相信,不会有人愿意永远都做一个默默无闻的追随者,何况你现在也正走在领导者的岗位上呀!”顾安宁说道。

    “追随者和领导者,你着政治论断,都跟谁学的?跟你父亲呀?还是跟你母亲?”楚飞扬有些惊讶,如果她正式从政的话,一定会取得非凡的成就,因为她在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有了清楚的政治论断。

    “其实我是希望永远都从军不从政,从政未必是什么好事。权力是把刀,当权力越大时,这把刀也越锋利,轻轻一动就会伤及他人,因此权力使人惧怕,但真的需要惧怕的人反而是手持那把刀的人,若不是怀有笃定的哲学信念,以及修养,并且得到上天的保佑,任何人都无法正确的运用那强大的权力,倘若任意挥舞那把利刀,到头来积累的恨意,愤怒,与报复欲必将反过来使其窒息,所以我很怕从政,很怕自己也成为手持那把利刃的人。”

    “还有我觉得从政所要面临的风险,绝不只有这几个方面,我母亲的受伤就是前车之鉴,如果当时没有办法及时止血的话,我真的不敢想象后果是什么样子,我不想过没有母亲的日子,不想做无根的野草,更不愿去承受这种,我一生都无法承受的痛苦。”

    “这是哲学的权力观吧!,你的权力观好像特别的透彻,别人都希望爬的越高,也好手里的权力越大越好,你好像反而是对此唯恐避之不及,跟别人真的是不一样。”

    “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够随意的操纵权力,来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但是你好像完全不是这样,你的权力观和别人的权力观也是彻底不同的,你真是个奇妙的人,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排斥权力的人。”楚飞扬感叹道。

    “从你的话里,好像做政治家是什么特别容易的事情,还是你觉得我对政治不应该抱有排斥的态度呢?”顾安宁反问道。

    “做政治家怎么可能是很容易的事情,只要想想现在,连我的家人们都已经开始躲避政治的锋芒,否则我也不会进入到华夏国最威严酷的特种兵部队了,在这里只要不犯下,叛国的罪名,其他的事情都会由部队的上级来帮忙解决,我不知道现在国内党内有没有个人的派系,不过进入到这里,哪怕是最后,我们家最终被牵连,我也可以安然无恙,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政治庇护了。”楚飞扬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所以呀,就是说政治是把刀,幸好我们的国家是一党制,看看国外有些多党制的国家,在野党闹起来真的是让执政党颜面扫地的,而且他们的派系特别多,执政党和第一在野党,两大主要党派之间就永远是死敌的关系还有各种小派系相互纠葛。”

    “同一个党派,甚至是在执政党的阵营里面相互攻击,相互抹黑,相互诋毁,甚至相互的是仇视,这样的情况也是有的,我看我们两个无论如何,还是离这把刀远一点,就算是不慎接触到了这把刀,一定要在,波谲云诡的政治斗争中学会保护自己。”这是在青少年时期顾安宁对权力的认识,和她自己的权力观。

    也是她之后终其一生为人处事的准则。

    这一次顾安宁和楚飞扬认认真真的聊了一下,发现至少在权力观的方面两个人的看法是十分契合的。

    在七天的休养结束之后,顾安宁还是返回了学校。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事情所以这次也没惹来什么流言蜚语,这是足够庆幸的,但是自己的好朋友点儿就有点儿交代不了,就会觉得有点抱歉。

    不过还好并没有人来找她的麻烦,这会让她觉得轻松很多,她趁着这短暂的宁静把这几天积压的事情处理一下,然后去校长那里把假给销了,然后又了解了一下学校里的大事件,很高兴的这是大事件与她自己无关。

    接下来这几天她依旧安静的在学校上自

    己的课,结果一场闹剧开始重复的上演。

    说是班级里有同学的随身珠宝失窃,又要开始寻找而这个学生正是白羚这边的人,在顾安宁看来,那不过是相同的剧本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个时间,在相同的情况下,针对相同的人,开始拙劣,而且幼稚的上演。

    果然她们很快的就把火烧到了顾安宁这边,顾安宁摇了摇头,一段时间过去,她们的演技还是没见长,如果这么容易就会上当的话,那就不是顾安宁了,这些人把她当成傻瓜吗?

    面对她们自以为是的质问,顾安宁,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珠宝被偷这样的手段,几年前你就用过了,说我偷了你的珠宝有证据就拿出来没证据,你就给我走的远远的!”

    本来她想用言辞更激烈的措辞,但是考虑到,这是在学校,也就没有说了否则的话,是她不占理了。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会冤枉你不成?”那名女生,也就是顾安宁的老对头,当初那场闹剧的领导者戚云儿,这样说道。

    “当初丢的是纯金臂钏这次又是什么?是金镶玉的玉佩呀?还是镶了红宝石的镯子呀?你倒是说说看呀?”顾安宁用讥讽的口气说道。

    “你…你…你……”戚云儿明显是没有意识到的,或者她根本就没有想到顾安宁,会直接在这个时候用一种强硬的手段,跟她们正式的撕破脸。

    “整天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你们到底在干什么真的是无聊到这种程度吗?还是你们就没有考试了,真的都松懈下来了,整天只想这种事情,这种事情,这种手段,玩了几年了,你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收手吧!再这么折腾下去,别怪我不客气了!如果真的是丢了东西,那就自己回去找找,别把屎盆子扣在别人的头上,至少是不要再扣到我的头上,事不过三,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这是在课堂上当堂说出的话,看来有点不太理智,毕竟这不是一个班长和一个优秀学生做出来的事,但是在其他人眼里这也从一个侧面能够体现出,戚云儿玩这种手段是玩的有多恶劣,才会让班级里最优秀的学生,当堂失态发飙。

    这比起所谓的其他的手段对她们的打击,反而是更大的,因为班级里,包括班主任在内很多人,对顾安宁至少是在性格上是很了解的,她还是一个很善于隐忍的人,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她绝对不会在课堂上这么不符合身份的事情,而顾安宁也是想借这件事情,断了有些人的念头这种同样的手段,不能再让她们使用第三次,哪怕是使用了第三次也不会有人再相信了。

    顾安宁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虽然从阴谋论的角度来说,实在有点不太光明正大,但是在这么折腾下去,光处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就要占用她很长一点时间,她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好了,整个教室里面,我都已经让同学帮你找过了,真的没有在教室里,那么戚云儿同学,你的东西如果真的没有了,请告诉我一声,我必须要到校长室去登记相关的损失。好了,你们几个当事人出来,其他人继续上课。”

    ------题外话------

    今天更新的比较晚,真是抱歉,今天看到掉了几个收藏蛮郁闷的,不过一瞬间就涨了五张月票,我好兴奋啊,谢谢投月票的亲和其他的亲对我的支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