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看望爷爷
    “既然过来了,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去帮我那些韭菜理了吧!”奶奶说道。

    “好,奶奶您等我一下,我去洗个手,等下就过来。”好不容易来一趟,而且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这种事情,顾安宁还是很乐意做的。

    爷爷总是这样,舍不得让她做事,爷爷的观点总是和别人不同,认为是家里的男孩子就应该顶门立户,女孩子嘛,就是被捧在手心里面宠爱的,这样的思想和奶奶的思维是正好相反,两个人在家里生活也总是纷争不断。不过最后赢的那个人都是爷爷,毕竟是一家之主奶奶闹上一段日子也就消停了,否则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

    顾安宁仔细的挑着韭菜,倒是突然有点怀念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日子了,挑着挑着,她觉得手臂上面有点痒痒的,应该是自己皮肤太敏感了顾安宁挑完韭菜,把菜放到厨房之后就和爷爷开始聊天。

    “宁宁,你这胳膊是怎么了,好好的胳膊怎么起那么多疹子,我说了让你别碰那些韭菜了,你瞧瞧这…”爷爷一脸的心疼,不过顾安宁自己却没怎么当回事,只是起了点小疹子而已,爷爷就是这么紧张,倒是让她有点过意不去了。

    爷爷呢,属于那种特别会疼人的人,但是他又不是对每个人都特别宠溺,总是会有一种原则在里面,现在看着他挺疼小辈的,但是一旦触及到他的原则,爷爷绝对比任何一位家长还要凶。

    吃过午饭到下午一点,在短暂的休息之后爷爷突然跟她提出要带她上山去挖点东西。顾安宁当然是同意的,她很久都没有过,是不是将来都不可能再有这种肆意于山间的生活了。所以她还是很珍惜这次机会的。

    祖孙两个商定之后,带上相关的用具,从他们的住所出发,开始爬山,这几天也不知道山上会出产些什么,不过爷爷说屋后的这座大山上,一年四季都出产竹笋,而且质量都不错,所以有一些村民就是靠挖掘山上的竹笋作为自己全部,而且唯一的收入来源。

    而且整个村庄对于竹笋和竹制品也有很大的依赖,这也是当地的一大特色,只不过现在相关的渠道并没有很好的开发,所以并没有给当地人带来更多的经济效益,所以他们的经济收入其实并不是很高,不过这里的竹编手艺也是其中一小部分村民的家庭副业。

    顾安宁在这天下午心情好的很,她很少有机会和自己的爷爷一起做一件事情,现在也很少有机会,能够抽出这么多时间去做一件从功利的角度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事情。

    不过从个人角度上来说,能够陪陪自己的爷爷,她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以后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

    虽然这话说的有点像生离死别,不过像她这种处在机密级别状态的人,除了和自己的上下级和父母之间还有一点联系之外,因为生意和自己的外祖父母一家有点联系,爷爷恐怕是收不到有关自己的任何信息。

    当然在自己的情况允许的时候,她还是会在适当的情况下出席家庭内部的聚会,不过应该也很少了,至少不会是随心所欲的。

    “宁宁,你对你奶奶有什么看法呀?”顾安宁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突然爷爷就来了这么一句话,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啊,爷爷您说什么?”顾安宁又问了一次,不会吧,爷爷居然询问她对奶奶有什么看法,这未免太开放了。

    “我的意思是你对你的奶奶,有什么样的看法?我要听实话,你要实事求是的告诉我。”顾永铭再一次的刚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次。

    “额,爷爷你确定要我说?那我可说啦,到时候可别骂我。”顾安宁说道。

    “你说吧,怎么会骂你呢,我怎么舍得!”顾永铭笑着说道。

    “我说了,您可别生气,奶奶这个人呢,有点小家子气,心胸不够开阔,思想不够开放,有点重男轻女,在有些事情上面有些偏心。”

    顾安宁想了想,概括地说了一下,不过她保证是没有丑化自己的长辈的,爷爷和奶奶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也孕育了这么多子女,奶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爷爷心里最清楚了,至于所谓的询问她的看法,只是爷爷很想知道在小一辈的心目当中自己的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至于到底是怎么样的评价,她倒是觉得爷爷给出的评价才是最为客观的。

    “是啊!她是这样的人,可她,是你奶奶,宁宁,我知道,你爸爸妈妈都是做大事的人,她心胸狭窄,我也知道,你的二叔,三叔,我也不说了,什么德性呢,我这个老头子心里面也知道。”

    “这两个儿子呢,我也不抱什么大的希望了,别惹出什么事来就好。你父母呢,最让我省心,也不惹出什么是是非非来,我最放心不下的是你的小姑啊!我呢,最近觉得身体越来越差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在了,你小姑啊,性子软弱,虽然知道不应该麻烦你,但是还是请你多看顾你小姑一点。”

    顾永铭莫名奇妙地说了这段话,让顾安宁顿时觉得警铃大作,她明明已经为爷爷了检查了身体,现在主要是心脏和关节的问题,并不是会立刻要人命的急性疾病,爷爷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番话,让她觉得很不安。

    “爷爷,您…您怎么突然和我说这样的话,这让我很不安呀!”顾安宁竟然语无伦次起来。

    “你站的很直,有我们当年训练的风范。”忽然顾永铭说了这样一句话。

    就是这样一句话,让顾安宁,全身都冒出了冷汗,爷爷曾经是军人,而他因为接受和军事的训练和实战的洗礼,眼睛也是毒辣的很,无论爷爷说这一句话最开始的原本意义是什么,顾安宁还是紧张得很,她生怕会被在当年曾经做过士兵的爷爷看出什么端倪来,那样就有些麻烦了。

    “行了,不说这些了,我们也待了很久,这就慢慢地下山去吧,带着我们的战利品,走吧!”顾永铭说着拿起,一个竹篮子走在前面。

    顾安宁见状也拿起了另一个篮子走下去,她好像从来没有把一整天的时间都花在爬山上面,现在看起来爬山好像也是不错的运动,比起在军队里面限时限速的拉练,慢慢的走,保持着悠闲而平淡的心态也是不错的选择。

    顾安宁,慢慢的走在下山的路上,她已经在逐渐的思考明天和楚飞扬见面需要谈的内容了。

    “宁宁?宁宁?留心脚下。”顾永铭出声提醒,顾安宁这才从自己的思绪当中回过神来,她最近经常走神。

    “你想什么呢?这是在山路上,你快点注意一下脚下的路啊。”顾永铭提醒到。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顾安宁说道。

    这天晚上在吃过晚饭之后,顾安宁就回到了家中,开始准备明天和楚飞扬见面的相关的文件,现在这个任务到底执行到什么程度,她有必要跟楚飞扬进行交流和情报的交换。

    同时她也将现有的情报进行整合,将现在的发展情况和执行情况做一个书面汇总,同时也需要和有关的上级进行汇报,有些事情她现在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

    有些事情摆在平面上还好,可是,一旦被全部揭开来,铺开面太大了,涉及的事物也太广泛,光是断掉毒品的牵扯就已经花费了她很大的心思。

    其他的范围界定,她需要请示过上级之后才能够做出相关的规划,她需要知道现在断掉的程度是否足够彻底,如果不够彻底,又该怎么办,她也需要做出新一步的打算和规划。

    今天算是彻底放松的一天,她难得的放松一下,当然,回家之后还是要将训练的科目全部拾起来,完成了相关的训练之后,已经是将近凌晨,她在这一天的日记中这样写道:“爷爷是有前瞻性的人,也是一个十分敏锐的人,很宽容,也很有原则,尤其是他有着鹰一样,锐利的眼睛,虽然饱含着慈祥,可是也透着凌厉和锋芒,几十年的田间生活并没有磨去他曾经作为军人应该有的锐利。”

    顾安宁合上日记本,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是凌晨一点三十分,她干脆就别睡了,继续进行训练吧,不过训练的地点要改在空间里面,否则很有可能会把容姨吵醒,就会有一些麻烦,再过几个小时,她很有可能会进入一整天的封闭交谈中,具体要怎么做,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因为他不知道时至今日,她将要交上去的这份答卷是否符合相关的要求。

    进入空间之后,她进行了四项大型训练以及其他的暗器训练,顺便还重新炼制了一些丹药,现在她对丹药的需求量日渐增加,炼制的妹也逐渐增多,现在已经,扩展到了所有的药物种类,当然在非特殊情况下原先禁止使用的药物,除了那一种被她炼制出来的抹去部分人员的某段记忆的药物之外,其他的她都没有动手炼制。

    毕竟这种类型的药物用在正途上的机会实在是不多,如果被她炼制出来的话,稍有不慎就会被有心人利用,这样反而不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