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神秘的金簪 死灰复燃?

第三十八章 神秘的金簪 死灰复燃?

作品:重生之灵瞳商女 作者:慕容瑜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顾安宁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很小心的把纱布揭开然后用铜钩刀片,很小心的,一点一点的,把附着在上面的东西刮掉。

    因为空间都是泉水,有一部分修复的作用,所以能够让她看到上面原有的花纹,过了半个小时,她才将所有的附着在上面的黑色不明物质全部刮除干净,露出的是泛着金色的一只长方形的盒子,盒子上装饰有缠枝花和祥云的图案因,为经过泉水的润泽更透出一种光芒来,但是美中不足的是雕刻成祥云的锁扣已经没有办法修复,那么如何打开这个盒子就成为一大难题。

    “丫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下面另有乾坤,你是怎么发现的?”何老有些激动,这丫头,好毒辣的眼睛。

    “还是那句话看上去不起眼的东西,也许去掉外面那层壳之后里面会让人很惊讶的。”

    “这盒子做工精细,看上去像是鎏金的,但是是不是太新了点好像并不是什么有年份的东西。”赵老提出了一点质疑。

    “这倒是我的错了,忘了告诉大家这种药水,除了有去除,附着物和杂质的作用之外还对器物的本身有一定的修复作用之所以看到这么新也许并不是因为年份不足,而是因为在药水的修复作用下,才变成了这样。”

    “什么?”赵老又被惊讶了一下,不对,这一下彻底从惊讶变成了惊吓!他从事考古和文物整理修复工作这么多年亲眼看到有多少的文物因为也没时间太长,或者盗墓贼的蓄意破坏,等到他们手里的时候已经是残破不堪修复难度,甚至可以用巨大来形容如果有了这种药水那说不定以后他们就不用这么麻烦。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和面前的这个小丫头,不过是今日初见人家有这种药水,那一定是人家不可外传的秘方这么去要的话,实在不怎么好。

    这时的顾安宁尚且不知道,才第一次见面两个老头子,已经连她的泉水都惦记上了。

    “可是这锁扣的部位已经全部都坏掉了,怎么开啊!”何老有些失落和遗憾。

    顾安宁没有说话,只是从身上拿出一根银针比平时使用的银针要短一些,是专门挑,各种锁芯锁扣的。事实上她可以用灵力直接把整个锁体都破坏掉,不过这样的话,她相信自己下一刻一定已经处身于研究所中。

    只听到一声轻微的声响,整个锁扣就被打开了事实上这种方法谁都知道,只不过,里面的物品没有确定具体的价值,谁都不敢下这个手,顾安宁,把这盒子买了下来作为这盒子的主人在目前的情况下,她有权对,这个盒子做任何处理。“开了!”何老惊喜的叫了一声。

    “我们都看到了,还用你说!”赵老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你这人,我只是表达一下心情,偏偏你有这么多话。”何老也不甘示弱。

    “你……”两个人眼看就要吵起来。

    “好啦,你们俩都少说两句,没来由的,在小姑娘面前丢了脸,人家可都是你们孙女辈的人,都叫了爷爷,结果你们这两个爷爷这么幼稚。”

    最后还是老将军出面,阻止了即将爆发的口水大战。

    “我们不也是心急么。”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在小孩子面前表现的如此幼稚实在是有点不可取。

    打开盒子的一瞬间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大家仔细看才发现,原来,整个盒子的第一层糊上了厚厚的一层蜡大约有一两厘米厚的样子而那金光和紫光正是从那个下面传来的。

    难道这厚厚的蜡层之下,有什么玄机吗?

    顾安宁仔细的将整个盒子观查了一遍,然后将盒盖的给赵老说道:“您看看上面的红宝石是不是真的,我看着像是真东西。”

    “好。”赵老答应了一声,就拿出一些必要的工具对盒盖上镶嵌着两颗宝石做起了鉴定。

    经过鉴定之后发现盒盖上镶嵌的两颗红宝石,的的确确是,宝石级别的红色宝石。光这一个盒盖,就有不少的经济价值。

    这个意外的发现,让两位考古学家都惊讶不已,连盒盖上都镶嵌了货真价实的宝石,那也许蜡层之下也放着更好东西呢!

    因为整个盒子相对较小,顾安宁就使用更小一号的月牙形弯刀片,在保证不损害到整个盒子的同时,小心翼翼地将蜡一点一点的撬开分离。顾安宁把撬开的小块的蜡块放到鼻下,仔细闻了闻,一股若有若无的松香气传来,她把这小小的蜡块交给赵老和何老,说道:“请二位判断一下,这蜡上的松香气到底从何而来?是它本身就是松脂香蜡,还是普通白蜡淋上了松脂。”

    “好的。”两人又对小小的蜡块进行了鉴定,最后证实是松脂香蜡和白蜡的混合体,也就是说并不是纯的松脂香蜡。

    不过这样的结果也不错,顾安宁将整个盒子里的香蜡全部撬开,结果发现一卷已经没有办法分辨颜色的丝织品,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有点失望,因为很难让人确定到底下面是什么东西,但是顾安宁很快平复一下心情,对这些东西重新进行观察,很快,她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因为就在那个丝织品的,下面应该还有别的东西。

    此时一道阳光,突然照射进来,何老尖叫了一声,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你这又怎么了,一惊一乍的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赵老真的是有点受不了他了。

    “凤凰,凤凰,是金色的凤凰。”何老又词不达意的补充了一句。

    可是这一句补充,却让所有人更加的疑惑不解。顾安宁将事情联系起来,前后想了想,太阳光的照射,突然出现的凤凰,难道是?

    “你的意思是太阳照射过来的时候丝织品上有凤凰?”顾安宁急急地说出自己的推测。

    “对,刚才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丝织品上有金色的图案。”何老总算是把自己想表达的内容表达清楚了。

    顾安宁本来想把外面的丝织品进行分解,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打消了自己的念头,上面有金色凤凰纹样的丝织品,这绝对是很重要的考古物证,看样子连这丝织品也要仔细的处理了。

    她本人毕竟不是考古学家,而且上面的丝织品已经极度脆弱,她自问还没有这么大的把握。两个人同意帮忙,却都眼巴巴的盯着她,顾安宁知道他们是想要泉水,无奈的给他们倒了一些,然后替他们准备了棉签。

    两人连忙用这种东西做起了分离,一点一点很小心的,用镊子把丝织品逐渐的分离出去。

    但同时也要保证整张丝织品的完整性,两个人处理得十分小心,而那位老将军则是整个过程都仔细的看着,没有说一句话,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

    当所有的丝织品都被完整的,分开之后,露出一件东西,可是也许是因为本身也受到了一些影响,颜色暗沉,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什么,只是那东西上面透着幽幽的绿光,而且整个东西的体量,并不是特别小,光看那透着绿光的范围就可以知道了。

    顾安宁直接将整件物品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泉水中浸泡,就像化学除锈剂那样,上面的附着物,逐渐的,分离本体,而且,并没有对本体造成很大的影响。

    十分钟后,顾安宁很仔细的将东西取出将泉水擦干,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支金色的发簪,而且发簪的图样是凤凰,在凤凰眼睛的部位镶嵌着一颗乳白色的珠子,发出绿光的就是那颗珠子。

    经过鉴定,金簪为纯金打造,制作极为精良,堪称精品,顾安宁连忙走到窗边将所有的窗帘拉下,让室内的光线减到最小,在近乎黑暗的环境中,一点幽幽的绿光闪烁着。而闪烁的位置,正是凤凰的眼睛,也就意味着凤凰的眼睛,很有可能是夜明珠。

    但是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夜明珠也很有可能变得一文不值,所以现在要做的,是确定这个盒子以及这只金簪的打造时间,不过,顾安宁觉得这支金簪,上面的夜明珠,不太可能是在石缝中填充荧米分而形成的人造石,因为整支金簪上面金气和紫气最浓郁的部分,就是凤凰的眼睛,也就意味着在这一整支金簪当中,最有价值的就是镶嵌在凤凰眼睛部位的这颗夜明珠。

    两位考古学家,马上对金簪的打造年份进行了鉴定,发现这支金簪打造的年份是一千年前,是真正的千年之宝,顾安宁有点疑惑,这支金簪如果真的存在,那么当年应该落在别人的手里,可是为什么当年没有任何的相关记载?还是说这是金簪就这样被永久的尘封起来,或者是因为她的重生,而引起的蝴蝶效应?那么也就很好的解释了,当年为什么没有这支金簪的任何记载。

    “这凤凰眼睛上镶嵌的应该是夜明珠,不过这夜明珠到底价值几何,我还是建议你到京都的国家级珠宝鉴定机构去做一个相关鉴定。”何老和赵老都放下手中的工具,一脸严肃地说道。

    今天这一切太震撼了,简直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这丫头也是,花了两百块钱,本来还以为她买贵了。谁知道现在她是捡了个大便宜啊,一千年前的纯金发簪,还有上面那颗价值未定的夜明珠,即使夜明珠是伪造的,价格也不会低到哪里去,如果夜明珠为真实,那这个价格就真的不可估量了。

    “丫头手上还有什么宝贝,不妨都拿出来吧!”那两位考古专家看到她已经是两眼冒光恨不能让她把其他的东西也拿出来顾安宁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拜托,这是古董您二位当它是大白菜呀,地里随便一捡一个准儿,赶明儿您二位去挖个千年古墓来,那保证是一挖一个准。”

    “被你说的好像我们都是盗墓贼一样。”何老一脸的无奈。

    “考古界不是有一句很好笑的话吗?官方化的盗墓就叫做考古只不过挖出来的东西不用于流通和经济贩卖罢了。”顾安宁开起了玩笑。

    “行,我们两个老盗墓贼和你这个小丫头呀!将来肯定干一行!”赵老接过话头。

    因为时间的关系,三人另有行程和安排,顾安宁也不再耽误,把东西收起来就离开了。

    至于这样宝贝,她需要专门派人前往京都进行相关的送检工作。

    顾安宁马上前往炎黄集团的总部,把东西交给周凯,让他用最快的速度带着东西立刻前往京都。

    周凯从顾安宁的手上拿到了其他剩下的鉴定资料,立刻前往京都。

    而正在顾安宁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一位不速之客突然到来,而他的出现,也将打破顾安宁,现在所生活的暂时的平静。

    顾安宁正在准备几家酒吧和凤凰城重新开业的事情,在目前的状态下国家并没有对这些地方展开打击行动,所以开业的事情,纵然满城皆知也没惹出什么事端,开业呢,也是正常的进行。

    她对于整个凤凰城的改造所做的投资其实远不止四百万,还有后期的追加投资,比如说更换了,液晶屏还有一些其他的刚刚兴起的高新电子产品,对于整个地方的管理也作了一定的改变,对她来说,现在要做的是尽快的提振所有产业的等级,至于酒吧,因为并没有点破戒毒瘾的药品的事情,只是对整个风格和一些物品的摆放,做了重新的设计看上去就和原来的样子完全不同。

    而与此同时顾安宁也注册成立的中草药公司,负责第一批中草药的售卖工作,当然有很大一部分中草药都是生长了很久的,青龙帮那边的种植基地,也已经建好,第一批种苗已经全部种植,这批树苗因为经过先期培育,只需要四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进行采摘出售得到第一笔可观的收入。而正在这时一个神秘人物的到来,却让她顿时竖起了警戒心理。

    这天傍晚,她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走过一个路口之后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谁在我后面,出来!”竟然有人在跟踪她,什么意思?

    “看来你紧戒心不错,没辜负这么久的训练。”一阵声音传来,顾安宁判断出了对方的声音,此人正是顾安宁的队友,楚飞扬。

    “楚大哥哥?”顾安宁脱口而出。

    “嗯。”楚飞扬似乎很满意这个称呼,也有些意外,现在这丫头居然放低姿态叫他哥哥,真是令人意外。

    “怎么会放下姿态叫我哥哥?你这小丫头。”楚飞扬继续说道。

    “你比我大几岁,难道我一直这么没礼貌的叫你楚飞扬吗?我可不是这样的人。”顾安宁这样回答到。

    “你倒是不骄傲,我还以为你会永远把刺竖起来,现在竟然服软了?”楚飞扬反问道。

    “你说了那么多,到底干嘛来了,别告诉我你从军区突然过来,就是为了和我纠结这些没用的。”

    “刚说你把刺放下了,现在又竖起来了,真是的。”楚飞扬一脸无奈,这丫头,真是…

    “到底有什么想说的,这么堵着我真的好吗?”顾安宁翻了个白眼。

    “行吧,那我们到绝对安全的地方去谈,我有事和你说。”楚飞扬看着她,这样说道。

    于是两人到了一间处在隔绝状态下的房间顾安宁更是悄悄的掐了一个隔音诀,防止泄密。

    “我今天来是来告诉你,你对青龙帮的枪支禁令似乎没什么效果。”楚飞扬一开口就吓到了顾安宁。

    看来他是知道自己现在所执行的任务了,“你怎么知道?”顾安宁还是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这个任务不止你一个人执行,我也有半途跟进。”楚飞扬回答道。

    “你要知道,我很讨厌被人干涉,尤其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顾安宁蹙了蹙眉头。

    “我知道的,你有的时候会把你的刺竖起来,不过你可以先忽略掉,我为什么会我和你一起执行这个任务的原因。这个问题你可以先不用管,你现在需要知道的是,你对青龙帮的掌控,还不够彻底,你对他们的枪支禁令和对部分人员的资金封锁,并不是特别的有效。”

    “为什么?难道他们通过地下的黑市重新购买了枪支吗?”顾安宁仔细想了想,恐怕也只有这么一种可能了,她竟然忽略了这一点,真是该死!

    “你猜的没错,最近你们当地的军方和警方联合秘密突击了这里的地下黑市,结果从黑市的销售名单中发现了青龙帮的所属人员,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赶过来的原因,准确的说是,我从这个任务一开始,就待在当地,通过相关的高级渠道,知道你在那里做的每一件事情,所以才会突然来跟你说,这件事,现在唯一能做的,除了对于枪支本身已经以及的资金禁令之外,恐怕你还要参与对于地下黑市的围剿和整体掌控。”楚飞扬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这不可能!”这个建议刚刚提出来就被顾安宁否定掉了。

    她现在已经管了青龙帮,即使对于它的掌控还不是特别的牢靠,但是对于青帮中人来说,她的身份至少在公开到目前的程度上已经是没什么可以藏的了,如果这个时候再去接下有关于当地的地下黑市的一些事情的话,如果两者之间产生了可怕的联系,那么到时候她要怎么办?

    还有可能会产生两者联合,然后更容易拿到枪支跟一部分资金的恶劣情况,到时候整个局面就不在她的掌控之下,准确的说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失控,她必须要想办法把所有的事情都从源头掐断。这样想来,她有一点小小的失落,本来是打算,在很早的时间内就有条不紊的进行一切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还有一小部分的事情不在她的掌控之中,这个麻烦可不小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