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期末将近
    到了房间里,沈妍婷关上了门,顾安宁问道:“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祖父的身体会出现那么大的变动?”

    看着急切的妹妹,沈妍婷也是叹了一口气说道:“还不得怨二叔教出的好女儿,如果不是因为她今天的事情完全可以彻底的避免,也不需要祖父受这场无妄之灾了。”

    “沈意萱?她又做了什么好事”顾安宁现如今一听到沈意萱的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果然,她惹得起事来,竟然还没完没了了。

    接着,沈妍婷就把听到的长辈们的争吵,一字不落的告诉了顾安宁。原来事情起因,是因为沈意萱和沈思思之间起了矛盾,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还收有些克制的沈意萱,竟然出手打了思思,事情当场就闹开了。

    本来嘛,作为姐姐欺负妹妹,就是很不道德很幼稚的事情,而且,都是堂姐妹,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大家说开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沈意萱不仅动手打了自己的堂妹,而且在事情闹大的时候也没有说过道歉之类的话。

    三舅舅和三舅母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却被侄女给打了,心里自然就不舒服,而二舅母素来就是张扬跋扈的火爆性子,三舅母气不过,就说了几句,二舅母居然当场就翻了脸,用粗话辱骂起三舅舅,三舅母来,连带着把顾安宁和她的父母一并都骂了。

    老爷子知道事情后,原本是出来劝架的,结果正好听到二舅母在那里破口大骂,歪曲事实,本来是上去劝架的,没想到二舅母口不择言,连自己公公都骂了,外祖父一时气不过,受到了刺激,这才晕倒。

    本来只是很小的一件事,顶多也就两姐妹闹得不愉快,可是让二舅母这么一搀和,家里当时在的所有长辈,还包括远隔重洋,千里之外的安宁的父母,所有人都被她给骂了,还差点导致老爷子身体受到不可逆的损伤。

    事情闹得那么大,大家都是亲戚,这么一折腾脸上当然都不好看,照顾安宁看来,本来顶多道个歉就没事了,她们都是未成年人小孩子之间玩玩闹闹,大人们也不会过分的放在心上,但是现在,二舅母几乎已经代表二舅舅和三舅舅家彻底撕破了脸,这下处理起来可麻烦了。

    加上老爷子又因此出事了,如果没有安宁来救,事情的后果可能会更加严重,因为家里小辈的争执,影响到了老一辈的身体健康,这事情本就十分的荒唐,现在弄成了这样,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永远都收不回来,端看二舅舅,二舅母如何收场了,家里的亲戚都没有超出三代以外,也算是最亲最直系的家人了,个个都得罪的狠了,还要加上老爷子的事情,恐怕这下,二舅就是彻底有了大麻烦了。

    这下就算大姐姐就不把她的话告诉大舅舅,大舅舅也得为了外祖父的安全和健康,对二舅舅一家采取相关的制衡措施了。一次家庭聚会,最终却演变成了一场巨大的闹剧,这恐怕是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几乎已经没有的转寰的余地,经此一事,也不知道三位舅舅之间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一转眼,离上一次的大闹剧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多月,期末考也快到了,但是在此之前还有一场大型的市级奥数比赛在等着她,当时国家还没有取消奥数特长生特招加分的政策,所以很多人都是挤破了脑袋报奥数班,只要在市级以上的比赛获得奖项和名次,在小升初和中考的时候就可以得到加分或者直接以特长生的名义保送。

    不得不说,这样优厚的条件还是相当诱人的,连沈妍婷姐弟也是从小学奥数学到大的,没办法,分数重要,但是孩子的前程同样重要,即使这个钱球是用金钱铺就,很多家庭依旧对此趋之若鹜。

    所以每年的奥数比赛对于孩子们来说都相当重要,当然奥数补习班也很多,甚至很多在职教师都偷偷的在家里开始建立补习班收取学生家长的费用,因为是孩子在学校的老师,所以比起外校的一些补习班,很多家长还是更愿意相信他们,所以对于老师来说,尤其是数学老师,这实在也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

    不过顾安宁从来就没有学过奥数,很简单,前世这个时候,数学成绩依旧只是中等,再加上各类的兴趣班报的相当多,所以就没有进行奥数的学习,不过现在她的数学成绩已经恢复了,年级段第一不参加奥数比赛实在说不过去,所以顾安宁心里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无论如何,这场奥数比赛是逃不掉了的。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好好的准备。以求能够得到最好的成绩,这次奥数比赛,每个学校名额都十分有限,所以为了保证送上去比赛的学生都是最拔尖的,学校一般会在比赛的前几天在校内展开初赛,各班推举上来的学生先在学校内举行比赛进行筛选,一般都是按照五出一的标准,进行选拔。

    不过让顾安宁感到意外的是,这一次的奥数选拔难度加大,挑选的人员也开始逐渐成倍减少,原本是五出一,弄到最后居然成了十一出一,校级比赛都这么拼命筛选,可以想见今年的比赛角逐是有多么残酷。

    顾安宁当然是以第一名的成绩成功入围,比赛结束后,学校专门负责这个项目的老师给他们发放了一些练习的卷子,顾安宁看了一下,连模拟卷的难度系数都提高了,看来今年的奥数比赛真的不能像往年那样对待。只怕今年的市级比赛结束后哭的人不少啊。

    顾安宁拿了试卷回了家,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就做完了,全部的五份练习卷,期末考试将近,奥数比赛的时间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一定会赶在期末考之前全部完成,如果到时候和学校期末考试的时间相冲,那么参加比赛的人可以不用参加学校的期末考试,直接会有老师在成绩单上填上良好级以上的成绩,所以有的人在期末考的时候,复习了很久,但是最后成绩报告单上的成绩等级反而不如去参加奥数比赛的同学,考试的成绩没有不考试的好,这也是在各种比赛叠加的情况下,出现的怪像。

    三天之后奥数比赛的时间终于由教育局发下正式通知,彻底尘埃落定。和学校期末考的时间正好错开,而这一次,学校派去市里参加比赛的学生从三年级到六年级不等,一共就只有四个人,也就是说一个年级,只有一个人,有些年级段,一共推上去十个人,结果按照比例一算,只进了一个,所以说一次参加奥数比赛的学生也是大幅度减少,这同样意味着加分的政策开始逐步收紧,为以后的取消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一转眼就到了比赛的时间,学校的四名学生由两位老师带队,去了市一中的考场,来自全市十几个小学推举出来的学生,都将在这里参加比赛,并且角逐屈指可数的那几个奖项。所以难度,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高的。比赛正式开始的时候,限定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答完十二道题目,其中十题是必答题两题是附加题,附加题如果做对了可以抵扣分数。

    试卷发下来的时候,顾安宁大致看了一下,题目并不是很难,但那只是对于她来说,对于其他人而言,这一份试卷,几乎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比赛场地有三位老师监考,其中两位是固定的,另外一位是轮岗替补的,两三个人就盯着一间教室,把每个角落都盯得死死的,丝毫都没有可乘之机。

    甚至因为一中是本市最好的初级中学,教室里都花了大价钱装的监控摄像头,而且在总控制室还有两位老师在盯着,只出现各种违反考场纪律的行为。那阵势简直都快赶上中考了。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确实就是比照着中考的等级来的。顾安宁心无杂念的开始答题,每一道题目,她都写的相当完整,答题的速度依旧很快,只花了大概二十分钟,把别人在一个半小时内都不一定能够答完的题目全都答完了。

    顾安宁不想继续待在这样的考场里面,于是在答完了,题目而且检查了一遍之后,干脆地交卷了,那两个监考老师,一个在讲台桌前,一个在最后靠着墙的位置,看到顾安宁交卷,两人一前一后竟然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讲台桌前的那位老师甚至怀疑这学生到底是不是来参加比赛来的?,花了不到三十分钟就交卷了,这比赛的成绩能好吗?她的学校为什么要派她来参加比赛?不知道这样很草率吗?

    带着这样的心理,一位老师拿起了顾安宁的试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