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二章 谈论
    “如果你像一开始对我说话那样对她说话的话,也许她会继续生你的气,但如果你心平气和的,不要特别的盛气凌人的那一种,正常情况下,她是不会生气的。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这个孩子就是这点比较好,哪怕别人伤害她了,但是只要是以平常心,很平等的对话,她应该一般不会给人家脸色看。”郁静瑶扔给她一颗定心丸,也算是借机敲打了她。

    刘越琦不是傻瓜,自然也知道轻重,想来也是,谁愿意自己面前坐着一尊大佛,然后乱发脾气。

    不过郁静瑶发火这件事的事,出乎她的意料,她还是感觉很奇怪,小小一个顾安宁,居然能让郁静瑶如此的重视,如此的维护,只要有那么一点点欺负的意思在里面她就会气的不行,就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肯定会跳起来。

    或者说,郁静瑶的弱点,或者比较容易让她产生情绪波动的,就是这个顾安宁。

    可她加入军艺团的时间只有一年多,一年多的时间怎么能够建立如此深厚的感情呢?真是奇怪。

    “在想什么?想我为什么这么重视她?”郁静瑶看到刘越琦好像在走神儿,仔细一想就明白了。

    “啊!您怎么知道的?”刘越琦愣了一下,连忙问道。

    “那孩子教过我一点儿心理学。”郁静瑶说道。

    “啊?”刘越琦又是一声,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开玩笑的啦,虽然他之前有空的时候曾经教过我一点儿,可我也不至于你站在我面前,我还是像侦探一样盯着你,没有那种事。”郁静瑶看着她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笑,她的这位同仁,也是有点傻的。

    “那您怎么知道的?”刘越琦忽然有点儿犯傻。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这么多年,虽然并不是太会心理学,可是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看人的本事,也还是有的,这么多年,你说我看错过哪个?”郁静瑶走到办公桌后,打开了玻璃橱柜,拿了一张卡片递给她。

    “这是什么?”刘越琦很奇怪,伸手接过了那张卡片。

    “这是她的求学经历,还有她参加的几次演出的记录。我们团里一直都有类似的传统,就是自己要记,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个习惯,但是她好像从来都没有,我也不敢问她,因为其实虽然只有一年多,但是一年多,其实她过的很辛苦,我也不敢让她把这些记下来,万一又受到什么伤害之类的,因为很多事情对她来说很痛苦,其实,你不觉得吗,年轻人在一些事情上很敏感,她的思维跟我们是不一样的,有时候我觉得可能那样会很好,但是在她看来可能就不是最好的,她就会竭力避免对任何人的伤害,她那属于那种情愿自己去死,都不肯拖累别人的那种。”郁静瑶仔细的解释道。

    “这种性格的女孩子现在并不多,好像我印象里,这一代负面评价比较多吧,像八零后这些。嗯?上面记载都很详细啊!每一次的下部队的演出,每一次都认为演出,每一次的大型的舞台演出都有,看得出来,您在记录的时候是很用心的,您是给她建档立卡的是吗?但是我很奇怪为什么您会选择告诉我,我在您这儿应该是印象很差的一个人了,为什么会选择把这些都告诉我呢?”刘越琦有点不太理解,郁静瑶应该会很讨厌她才对。

    “因为你并不是真的胡闹,而且口碑还是不错的,否则,也不会挑你去做全军文艺竞技大赛的评委。我之所以选择把这些告诉你,就是希望,虽然这一次你们可能闹得不太愉快,但是你去深入了解她之后会发现,可能她不是你开始想的那样,她以后会在这个行业继续发展,你也一样,虽然不是一个团体,但毕竟,从行政体制上来说,江宁的军艺团属于陆军序列,依然归最高军艺管辖,保不齐你们可能以后会有同台合作的机会,如果哪天见面了,你们还是闹得这么不愉快,会怎么样?”郁静瑶反问。

    “我明白了,虽然有点不太愉快,但是我们也处于同一个大的团体之中,而且我还年长她那么多。”刘越琦是个成年人,她的思考的时候,也会有成年人的因素在里面。

    “我不希望我身边的人和别人发生什么大的矛盾,她一样,其他人也是这个道理,当然,我是很反对有的人借着所谓的前辈资格,就去欺负别人,其实我挺反对的。”郁静瑶说道。

    “我明白了,虽然今天到您这里讨了一顿骂,但是这个骂挨的还是比较值啊,收获还是挺大的!”这次的见面快要结束时,刘越琦这样说道。

    “那你天天来挨骂吧,不过我估计我也骂不动。”郁静瑶开玩笑说。

    送走了刘越琦,郁静瑶接到了杨明的电话,让她汇报一下出访的准备情况。

    而顾安宁在经过几个小时的空中飞行之后,终于是平安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说真的,其实,一直都觉得自己是那种漂浮不定的人。

    这次经历变故之后,她又重新回来,应该有一个新的状态才对。

    一个星期的时间,能做什么呢?

    去拜访律师?为自己的案子奔波走动?回学校上课?

    她似乎什么事都不想做。

    忽然发现她好像变懒了,以前一回来肯定是要回学校上课,但今天的第一想法是不想回去上课。

    她确实是不想回学校,她不希望自己只有那么一点选择。

    没有事情做,她就去了新建的市立健身中心,去游泳。

    好好放松一下。

    而在学校里,几位老师在下课的时候开始聊天。

    聊的,居然又是顾安宁。

    “你们说,如果没有发生下毒的事情,她的嗓子,如果不倒掉,按照专业的标准来评定的话,她唱歌的这个水平应该是什么级别的?”杨海兰问道。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许珮有些奇怪,已经有两天没有谈论那个学生了,今天又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想知道,你就当是我的好奇心吧!”杨海兰说道。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你吧,如果你一定要笨,她的这个水平到底是什么级别,那我只能告诉你,她应该是专业级别,真的是专业级别,如果我所料不错,她应该是接受过专业的声乐训练,而且是和普通人受到的声乐训练不一样的。像我这样带艺考生的,因为专业的技术可能并不是那么的高,所以辛苦一些,但是学生也不是没有考进音乐类的院校。当然也见过一些有天分的学生,但是那些学生跟她也是不一样的。”周芳说道。

    “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吗?”杨海兰有些好奇

    “天分再好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一个情况,我觉得,她在上课的时候,其实有一点掩饰,如果是正常的水平,她又何必掩饰呢,她在演唱的时候会逐步放低自己的水平,可是实际上我觉得她的水平远不止这些,我现在也说不清楚她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高的水平,但是她的受到的这个声乐方面的训练和教育,一定不是普通的,而是专业级的,而且我可以断言,还是非常专业的那种状态,跟我这种带艺考生的音乐老师是完全不一样的,她所接受的这中训练,应该是比我教给学生们的更为系统,更为紧凑,而且更为专业,好像是有点音乐学院的那种感觉,不知道我的感觉有没有错,但是就是有一种科班出身的那种味道。”周芳说了自己的看法,其实她一直很奇怪,这个年纪到底是接受了怎样的训练才可以把歌唱的这么好,而且在很多歌曲的曲风之间都能够随意转换,这是很高的水准了。

    “实在是奇怪,她这样的年龄,就算从小开始学声乐,也不可能学到现在这个状态,而且声乐是比较难学的,他靠的应该是积累,虽然我没学过,但是各种唱法之间应该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学起来也并不容易,而且就算真的是专业的训练,她能去哪里,现在社会上一些老师搞的培训班,其实都是良莠不齐,专业技术上也很难有出挑的那种,她到底是在哪里学的?”

    “你们应该很清楚,声乐这一块,一向都是泾渭分明,专业和非专业很容易就听的出来,是不是科班出身,也很容易听出来,她的演唱无论从技巧还是整体运用上来说都非常的厉害,有一点像院校的那种出来的那种学生,但是她这个年龄,也不太可能,去上这样的院校,何况……”周芳也有点不太确定了。

    “我说你们都别猜了吧,她就是个谜,猜不透的。她到底是有怎样的经历,怎样的过往,我们都不知道,但那是属于她的过去,我们就不要猜了,如果要继续这么猜下去,说不定猜到她毕业,我们都猜不出来她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许珮制止了这场毫无用处的猜测。

    T(xt. 就爱网)</div></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