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心态
    顾安宁心情复杂的进入了空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是这里舒服。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主人!”顾安宁刚刚进入空间,踏云就这样过来了。

    “嗯。”顾安宁不太想理它。

    “主人,您不要这样。”踏云有些郁闷。

    “我现在折腾不起啊!顾安宁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顾安宁不禁这样说。

    “主人,其实我并不是那么的郁闷,还有比我更郁闷的呢!”踏云说道。

    “嗯?”顾安宁有些迟疑,随即想到,空间之中还有一个活物。

    她的梓清。

    梓清是一只拉布拉多犬,这样的犬类,其实更加适合做导盲犬,因为它看上去没什么大的攻击性,这样一只拉布拉多跟在她身边有些年头了,当年她的领导,现在已经成了平级。

    她把它养在空间里,有的时候也会带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会带着它,说真的,还是比踏云要亲密一些,因为接触的时间会很长。

    她本来就不会把踏云带出空间,除非是有万不得已的特殊情况,但是梓清不一样,它是一只受过训练的军犬,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只普通的拉布拉多犬,是一只比较大型的宠物犬而已。

    而且一人一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非常紧密的搭档。

    她不可能在执行军事任务的时候带着一只白虎。

    不过自己这一阵子过于消沉,也有一阵子,没有见到它了。

    顾安宁寻着痕迹找到自己的搭档。

    一见她过来,本来还卧在地上的梓清站立起来,直往她怀里扑。

    在她身上蹭来蹭去的,看得出来它很兴奋。

    “对不起啊!我这么消沉,害你失望了。”顾安宁亲昵的揉着它的头,快要哭出来了。

    顾安宁其实是对它也很歉疚的,出事之后自己所有的工作暂停,所有的军事任务暂停,然后是住院,然后是无法承受打击开始变得消沉,身体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让她根本就自顾不暇,也没办法,好好地照料它,有时候忙于工作,好像也是个不太称职的训导员。

    遇到像她这样不称职的搭档,不知道梓清心里是怎么想的。

    梓清与他她实还是能够沟通的就是,不是使用语言沟通的而已。

    但是其实只要读懂它们的内心,一般还是能够知道它在想什么,作为驯导员,和自己所负责驯服的犬类之间一定会有很深的默契。

    事实上,训导员的心情和她们的情绪会在很大的程度上影响自己所训导的这一只犬,因为其实犬类的心思是很细腻,很敏感的。

    训导员的情绪变化,它们是能够感受得到的,所以顾安宁的消极,梓清感受到了。

    “梓清,实在是对不起,可是你说我能怎么办呢?不能说话,不能从事我的工作,我必须要放弃我之前视若生命的东西,还必须要接受一个满是伤病的身体,我该怎么办?”顾安宁实在是不知道了。

    梓清没有办法说话,只是蹭了蹭顾安宁。

    顾安宁摇了摇头。

    牵着梓清,和踏云坐在一起。

    “主人?有些话我可以说吗?”踏云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顾安宁喉咙不舒服,不能多讲话。

    “其实我觉得你一直在逃避,喉咙痛,身体不舒服,其实都是一个幌子,其实是您在逃避一些东西,虽然有些工作没有办法继续了,可是人生还要继续啊,您总不能一辈子都窝在空间里面,一辈子都不出去吧!那怎么能呢,您和周围的人难道就不交流了吗?”踏云虽非凡间之物,但是人情世故还是懂一些的。

    是啊,踏云说的没错,她就是在逃避,他没有办法,用正确的心态去面对自己现在所经历的这一切,她一直都在告诉自己,办不到,要放弃,很痛,很难受,很不舒服。

    她在潜意识里,就一直都在告诉自己,自己办不到,自己受不了,她一直在用一个消极的心态面对自己,现在在经历的这一些事情,她没有用积极的心态去面对,而且活的很压抑,在很多事情上还需要顾及太多,说白了就是心态问题。

    心态不对,怎么能不出问题呢?

    而此时,郁静瑶她一直在担心,因为时间越来越少了,她现在虽然在恢复,但是整体的人的心态还是处在一个消极的状态,这样一个消极的状态,一旦延续下去,会对她的人生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这是甚至可能要大于中毒事件自杀事件带给她的伤害。

    毕竟这是一个长期性的,而自杀也好,中毒也罢,那谁是短时间内发生的事情,真正恐怖的是,这个短时间的事情发生之后所造成的后遗症。

    郁静瑶决定改变策略,不能再拖了,一定要想个办法和他她底好好的谈一次,必须要振作起来了,否则的话,一来时间不允许,二来这个虽然处在恢复阶段,但是依旧消极的心态,这就会严重影响的她以后的生活,抛开工作,和各方面的事情不谈,学习,生活要怎么办呢?

    郁静瑶也觉得顾安宁问题是出在心态上,还有一个因为需要保证自己身份的保密性,所以很多事情她都不能做。

    不得不说,在华夏这么多,上层官员的后代理,这个年纪的孩子,她见过的最**自主的就是顾安宁,可是这么**自主的一个孩子却是这么多人中间活得最委屈的一个。

    有的人会行事低调,有的人却巴不得自己的身份,为人所知,但她就不属于这两种它必须要行事低调,是不得不低调。

    而且因为自己的父母长期在国外任职他对自己的要求会比普通人更严格,这种信息,一旦涉及国外造成的影响里,在国内造成的影响可能会成十倍甚至几十倍的放大,所以其实做一个官员的孩子是很难的事情,做一个涉外官员的孩子,事实上更难。

    再加上她自己特殊的身份,她虽然不用像其他成员那样永远活在不为人所知的黑暗之中,可是有限的光明,其实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更加束缚了她发展的翅膀,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顾安宁从空间出来后,郁静瑶立刻找到了她。

    “宁子,我想我们两个应该好好的谈一下谈一下你目前的处境,还有你之后的打算。”郁静瑶一向都是开门见山的讲话。

    顾安宁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你经历了比较重大的一些事件,对你自身也造成的,很大影响,甚至从很大的程度上来说,突发的这些事情打乱了你之后的部署,甚至是打乱了你之后,整个人生的部署,你现在处在一个恢复状态,但我看不到你的心态是处在一个恢复的状态,你的心态依旧消极,你仍然在用一种错误的心态面对目前的情况,你不觉得这是很荒唐的事吗?”郁静瑶这次的态度和之前所有的谈话态度都有所不同,稍微有一些强硬,但是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的强烈。

    “因为我看不到我未来的希望在哪里,我不能总吹一辈子的笛子吧,我不想那样,虽然那样可以让我也许不需要告别音乐的舞台,可是这和我一直在追求的内容是不一样的。”顾安宁快速的在纸上写下自己想说的话。

    “其实不是你看不到希望在哪里,而是你一直都没有去寻找这个希望,曾经有一句话,路走到尽头,一定会有好的结果,之所以没有好的结果,是因为路还没有走到尽头,你既然没有山穷水尽,为什么要主动放弃希望呢?”

    郁静瑶也许知道一些,到底为什么。

    在这一段时间,她活得实在是太卑微了。

    这是郁静瑶的想法,事实上,也是顾安宁自己的想法。

    有些事情她在之前根本就做不出来,无法想象自己的心态,能够差到那个地步自己。

    “宁子,你要记得你不是普通的女孩子,你是特殊的,你是经受过无数无数考验的,你应该是和别人不同的,你应该是很坚韧的,可是在这件事情上,你甚至失去了一个军人应该有的坚韧,失去了一个女战士应该有的坚韧,因为自己是女性这样一种无法改变的事实,就以此作为借口,给自己的软弱一次一次的寻找理由,其实这就是一种软弱的表现,一种逃避的表现,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在我的印象里,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

    是啊,坚韧,这是她一直都具有的特质,可是在最近这一段时间,因为长期训练,在她身上所积累的坚韧居然消失了,她开始变得无比的脆弱,这到底是谁的错?

    她失去了作为军人,最重要的一种特质。

    出事之后,大家都很疼爱她,这种疼爱,也许来自真心,也许只是觉得很可怜,但是她没有办法将别人的怜悯当成自己逃避的永久的资本,怜悯敏永远都只能对弱者产生,可她明显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弱者。

    别人的怜悯,只是一时的保护伞,却不是永久的资本。

    这个道理,她早该明白的(xt. 就爱网)</div></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