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七章 败诉之后
    </script>    严佳宜内心是无比煎熬的,这个案子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最后居然会如此,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shuw.c o m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这个案子上,其实双方处在一种对等的状态,安宁等案子之所以弄成这样,那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动用自己可以动用的资源。

    但是与此相反的是,孔玉婕的父母或者她的家人肯定是动用了一些关系,没办法,他们是平民百姓,如果不动用关系的话肯定是要出事的,所以出事之后,家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动用能够动用的任何门路。

    顾安宁为什么不同意使用自己的资源,这一点,严佳宜并不知道,她在做代理律师的时候,也和那孩子交流过,曾经问过这个问题,但是,那个孩子,一个字都没有写给她,只是摇了摇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这个孩子有不同于她年龄的成熟。

    就算是给他比较了解的成年人,有时候也无法想象,她的脑海里面到底转悠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在想什么?

    这么多年,她还真是不清楚,这孩子脑子里到底是怎么长的,她脑里是从什么角度的思考问题。

    真是奇怪,本来手上有唾手可得的资源,可他偏偏不用,这是搞什么?

    在庭审出来之后没多久,大概也就一两个小时,有关这件事情的后续报道就席卷了整个社交网络。

    “定海中学投毒案犯罪嫌疑人无罪释放”

    一时之间这个话题,也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很多人的议论。

    网友1“这是什么情况,闹了这么久,这么快就上法庭审判,我还以为一定会有什么结果,没想到居然是无罪释放,这就是什么惩罚都不用接受,只需要赔钱是吗?可是我觉得法院给出的民事赔偿也并不是那么的高啊?”

    网友2“是事情闹得这么大,到最后居然无罪释放了,这是什么情况?无罪释放,证据不足一般都是说,没有具体的证据能够证明她做了具有伤害性的事情,或者何所提起诉讼的罪名与大量事实不符,这才适用于无罪释放的情况。可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造成了明确的伤害怎么会弄成这样?这于受害者来说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网友3:“我要是受害人的话肯定得被气的吐血了。”

    网友4:“你们还先别说,按照受害者,现在披露出来的身体情况,被气的吐血还真是有可能的事情。”

    网友5:“楼上一群法盲,按照我们国家法律规定未成年人具有刑事豁免权,十六岁以上十八岁以下,只要不是人死亡就可以享有刑事豁免权,不追究刑事责任,十六岁以下致人死亡,同样享有刑事豁免权,不追究刑事责任。这是有明文规定的,所以法院的判决合情合理,我看他们上诉了也没用。”

    网友6:“定海中学是私立学校,说白了就是有背景的人才能去,不管是考虑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样一个结果其实也是在意料之中啊!”

    第二天早上有关这件事情的媒体报道便如雪片一般飞出。

    官方媒体对于这件事追得也很紧,顾安宁在审判结果出炉之后她没有回学校。

    这个时候她不太适合出现在学校。

    结果一出,除了网络,整个学校也是一片哗然。

    “这都能给判无罪?就因为是未成年?我的天哪,那照这么说,那我年纪要是再小两岁,我是就杀个人,我也没事了?”

    一时之间,大家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也有这类的想法。

    虽然有些极端,但也并不是不无道理。

    而沈家也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判决的结果。

    “这是怎么回事?孩子都被弄得半死不活了,以后可能都讲不了话,把他害成这样的人,最后居然不用接受惩罚,而且民事赔偿的价格压的这么低,这简直是不正常,当我们家宁宁缺钱还是怎么的?”沈华宣很生气!

    “是啊,这个官司会输,真是超出我们的意料,我们还以为,造成了这么重大的既成事实,这场官司一定不会输的。”乔静淑也颇感意外。

    “你们不妨考虑一下这件事情,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为什么还是会输掉?”沈伯濬的拐杖敲击着地面。

    “爸,您这是什么意思呀?”乔静淑不理解。

    “他们两个的工作,他们两个的身份,你们两个都是知道的,为什么这样的情况下,孩子还会输掉这场官司?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这……”

    “对呀,前一阵子我们上网的时候不是发现,妹夫的职位有所调动吗?他调回了京都,人在京都,所接触的圈子也不一样,虽然,他们的职位,并不是正职,可是他们的等级,放在地方上已经是了不得了,这样的级别,要过问一下这个案子应该很方便吧,如果真是这么做了的话,这个案子,也许就不会输掉,可是到最后这个案子居然还是输了,而且宁宁有辩护律师,还是我们都认识的,妹妹的大学同学。这种情况下,她应该更加会掌控这个案子的走向,为什么这个案子都最后还是输了?那只能证明这个案子他们既没有打招呼,也没有动用自己的影响力和人脉关系,也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在法院庭审的具体时间。”

    经父亲一提醒,沈华宣忽然想到,也许妹妹和妹夫根本就没有动静,自己的影响力和身份过问这个案子,所以才会导致这个案子输得如此的惨,没有根据原本他们认为的罪名进行宣判,法院也不予采纳。

    而且没有任何的追责行为无罪,当庭释放。

    “你还记得早上的新闻是怎么说的吗?”

    经过乔静淑这么一提醒,沈华宣想起了,早些时候他们看到过的,有关的官方媒体的报道。

    “受到社会舆论所关注的定海中学投毒案件,在今天公开的开庭审判,被告人根据规定强制出席,受害者则委托自己的代理律师出庭,本人并没有出庭,控辩双方在多个焦点展开质证,比如是否构成犯罪,是否拥有动机,是否对所造成的后果,有具体了解等,经过控辩双方的激烈角逐,本案当庭宣判,因证据不足,且被告人为未成年人,依照法律,享有刑事豁免权。被告人孔某某,被无罪当庭释放。被告者家属大赞法律公正,表示支持法院判决。而受害者的代理律师则表示,因为这样一个事件受害者的人生轨迹,也许会被彻底改变,也对她的身体,心理,精神等多方面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她们将立刻提起上诉,一定要为受害者讨回一个公道!”

    沈华宣当时没有出现在法院,他们一家人都没有去,因为不能去,他们几个人辨识度都太高了。

    当时顾安宁还特意传了字条,让他们千万不要出席庭审。

    其实他们是很想去的。

    哪怕辨识度很高,如果没有那张字条,他们是一定会去的,但是最终还是选择尊重孩子的意见。

    到时他看到有关的新闻报道的时候,气的砸了桌子上一个摆件,因为那个东西正好在他的手边,什么顺手砸什么。

    “你是说……”沈华宣似乎想到了什么关键的字眼。

    “刑事豁免权,就这五个字,法律上还有一种原则,但是我并不知道这是不是和这个案子,但是刑事豁免权,是一定存在的,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16周岁以上18周岁以下,其行为未导致受害人死亡的,依照法律享有行使豁免权,16岁周以下致人死亡的,依照法律享有刑事豁免权,这个应该主要是考虑到限制行为能力有关事项吧,也许是觉得有些人并不足以对自己所造成的后果,进行承担,可是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我们自己身边的人身上的时候,这个真的好难受。”乔静淑摇了摇头,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孩子从小父母就不在身边,一直都这么懂事,我们对她有亏欠啊!”沈伯濬长叹一声。

    “那您说我们怎么办呢,要不要帮着活动一下?”沈华宣问道。

    “千万不要如果,这个孩子,需要帮忙活动的话,它根本就不需要我们的帮忙,他自己的那点背景就够他用的了,你妹妹妹夫的身份,可不是一张白纸啊,可他们没有什么错,也许在他们眼里看来个人的得失在某些事情面前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夫妻两个不知情,但是我觉得即使知情,他们也会这么做。不过我的外孙女,我了解,她永远都不会让自己的父母为难,永远不会给自己的父母脸上抹黑,当然,也不会把自己变成,最特殊的那一个。”沈伯濬最了解自己的外孙女了,有些事情,这个孩子,死都不会去做。

    “那就这么算了?”沈华宣问道。

    “我看不会,应该还有下文,宁宁,可不是个,会吃这么大亏的人啊!这个孩子很聪明,很有能力,我想法律会给她公正的判断,相信我们的孩子,这件事情你们要持续关注,如果这孩子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困难就帮着给解决一下,一家人不讲两家话说句不好听的,这么小辈里面就你妹妹一家最让我省心。”沈伯濬想起了过往种种,言语之中,竟有些无奈。

    “是啊,妹妹从小就懂事,所以她嫁了一个同样懂事的人,生了一个比他们俩还要懂事的女儿如果人人都像他们以家这么懂事,又这么孤单局的话,我们家不会是现在这样一副鸡飞狗跳的景象。”沈华宣有些感慨。

    “老宅里,你们都在,暂时不会鸡飞狗跳,可以看看你那两个弟弟,哪个人让我省心啊,孩子他三叔我就不说了,那个性子,哪天我要是走了,他准保持最吃亏的那个,至于……唉,算了,不说这些。你们去安排一下,看看那孩子缺什么,给送过去。其他的,我们可能也做不了什么了。”

    “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好的,其实这个孩子从来就不喜欢太麻烦别人,有事都是一个人自己扛着,前一阵子我跟她的声乐老师见过一面,她比我们还要了解,可能,孩子会更喜欢去她那儿。”乔静淑想起了郁静瑶。

    “声乐老师?是哪一个?”沈伯濬忽然问道。

    “说出来,爸您可能不信,是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著名的军旅艺术家,郁静瑶。她是真的待宁宁好。”乔静淑说道。

    “郁静瑶?来头不小啊!”沈伯濬有些惊讶

    “是啊!我查了一下她的资料,现任最高军事艺术团第一副团长,国会终身议员,国家青年文艺委员会委员,各类奖项还有其他头衔就更不用说了。”乔静淑把自己知道的郁静瑶的身份说了几个,就觉得自己都很惊叹了,艺术家能够做到这个份上,也只能证明国家对她是极为认可的。

    “有的时候我们照顾不到的地方,有人替我们完成了这个职责,我们应该感到幸运更应该由衷的感谢人家,因为人家没有这个职责,这原本应该是我们要做的事。”沈伯濬叹了一口气。

    这算是无故欠下了人情了。</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