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刘章 庭审
    </script>    几人都隔着门给了门外的宿管委一记白眼,确实也是无事可做,她们也都已经洗漱完毕,都躺下睡觉了,不过这个晚上她们睡得可并不踏实。∑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怎么回事?”首先感觉不对的,是睡在上铺的史仪云。

    因为床在晃。

    双层床就是这点不好,上下两张床,一旦有一张出现晃动,上下两张床都会出现晃动。

    她从床上坐起来,伸手过去,打开了墙上的电灯。

    灯光忽然亮起,惊醒了睡在另一边上铺的卢悠璇。

    “怎么回事?你……”

    “嘘——”史仪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两人都顺着梯子爬下来。

    史仪云一抬头,吓了一跳,“她这……”

    卢悠璇伸手朝上一举,随后把手放在顾安宁的额头。

    并没有高烧的迹象。

    两人对视一眼,人还醒着。

    “你怎么样?”史仪云问道。

    “你哪里痛,告诉我们。”这是卢悠璇。

    “可……”

    “如果我们说对了,你就点点头,好吗?”卢悠璇显得很有耐心。

    “你是胸痛?”

    顾安宁摇了摇头,她不是胸痛,也不是心脏病。

    “胃疼?”

    顾安宁点了点头。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她的胃就一直不好。

    卢悠璇开了自己的常备药箱,拿了胃药给她。

    顾安宁是根本起不来,史仪云从暖瓶里倒了点水,兑了凉水,一点点喂给她,然后再把药喂给她。

    这个她没拒绝,准确的说是没力气。

    这时候,寝室里剩下的两个人也都醒了。

    顾安宁吃了胃药之后情况稍微好了一点,

    能够自己起来一下。

    “你想要拿什么?”卢悠璇问道。

    顾安宁想了想,还是算了。

    本来她是想要一点止痛药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本身止痛药吃多了也不好,再加上她现在交流也并不方便。

    卢悠璇看了她一眼,拿了她的脸盆,打水给她擦脸。

    看她这样子,今天晚上别想睡了。

    “行了,大家都睡吧,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再说。”

    这大晚上的谁都没睡好。顾安宁怎么都没有想到,就是因为那样的一件事,她的肠胃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放在之前那根本就是她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好吗?

    有空间调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体会差成这样,即使很差,也会尽快的恢复,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她根本不知道这个疾病,到底什么时候会发作,哪怕那个时候她还在睡梦当中。

    想想觉得恐怖。

    那个时候,实在是不敢想象的。

    第二天,因为卢悠璇走不出,在她的坚持下,史仪云陪着顾安宁去了一次医院,当然也有一个目的,她们几个很想了解顾安宁目前的身体情况。

    在她们几人的轮番轰炸之下,顾安宁才同意这一次的事情。

    医生的检查印证了一部分顾安宁自己的判断。

    “因为胃疼,病例上又有药物损伤的记载,根据有关的记载,考虑是胃部损伤,同时考虑由于饮食不规律造成的胃痛,只要正常饮食再辅助以胃药,就可以,但是你有长期不进食的情况,所以同时考虑厌食症的可能比较大。”

    这下子,真的把自己逼成厌食症了。

    这次,又开了一堆药回来。

    顾安宁很郁闷,身体真的越来越差了。

    “就说叫你好好吃饭吧,偏不听,这么差,以后怎么办?”王怡蕊嘟章一张小嘴,看着她。

    “也不是我愿意这样的啊,不谈这个了,你们既然知道了,就不用说出去吧,我真的很累了。”顾安宁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

    现在已经是11月了,1997年一整年,她都做了点什么呀?

    似乎什么都没有做,当她完成所有的事情,时间快了属于她自己的时候,又出了这种事。

    而楚飞扬也是第一时间得知了顾安宁返回的消息,他顿时就觉得内心很矛盾。

    上一次没见到,这一次,他肯定是想见到的,但是他又不敢,作为战友,而且还是已经确定关系的男朋友,他觉得,自己做的太差劲了。

    所以他也始终没有传讯约顾安宁见面,也许他觉得应该给她一点调整期吧?

    自己一路追查这个案子,好不容易把这两个人扒出来,现在教唆的那个人已经出车祸死了,当然这不是他动的手,他虽然很想替这小丫头报仇,但是绝对不会用撞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所以那件事,包括那个人的死,纯属就是意外,另外一个呢,目前处于监视居住的状态,但那是什么意思?原本按照这个罪行,还用得着什么监视居住啊,直接扔到拘留所里面,然后把案件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最后经过法院审判这是判刑,然后人就正式进监狱,而现在情况证明,正式提起公诉的可能性目前为零,她身边的人肯定也知道这个消息,所以提前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把这件事情告到了法院。

    速度是快,可他感觉地好像他们遗漏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丫头啊,你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连本平心静气的生活,怎么会被搅的如此一团糟,你以后的人生要怎么办呢?你视若生命的事业,你所钟爱的音乐,到底要怎么办呢?”楚飞扬这样说的,到底该怎么办呢?这样优秀的人才,难道真的不能再继续她所擅长的一切了吗?

    不过目前为止,他更关心的是几天之后,我的一审判决,不知道,法院会给出怎样的结果,虽然,可能,已经可以预见到法院能够给出的情况,也许并不乐观,但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几天之后的庭审,到底会面临什么呢?

    一眨眼,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就到了案子庭审的那一天。

    事情原本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又是关校元问题,所以关注的人会更多本来就是有一些社交网站的推波助澜的因素在里面,可是真正庭审的时候居然吸引了不少官方的媒体。

    这件事情本来就很著名私立学校投毒案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校园暴力案件,但是事实上却着说出私立学校本身的矛盾和学生之间巨大的矛盾,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题材,所以有不少官方媒体,他们也来了当然他们不是为了受害者而来,而只是为了关注这个案子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仅此而已。

    庭审一开始,旁听席上都坐得满满当当的。

    庭审按照,法定的程序进行控辩双方都进行了强有力的反驳。

    首先成为焦点的就是这个案子的定性,它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罪名。

    严佳宜方面提出的罪名是投毒罪和蓄意谋杀最,原因很简单,被告人因为个人私怨,有意识的朝被害者的食物当中投放毒药,这个已经构成了,投毒罪和蓄意谋杀罪。

    而孔玉婕的辩护律师则坚持,孔玉婕投放的不是毒药,所以,投毒罪名不成立,而且因为她是未成年人,对自己所造成的后果并没有完全的认识,所以蓄意谋杀罪名不成立,孔玉婕的行为只是一种同学之间相互开玩笑的行为。

    意思就是本来就只是同学之间看看玩笑,一不小心玩儿大了,那也不是她的错。

    而他们所关注的,第二个焦点是,孔玉婕投放的到底是不是有毒物质。

    “按照公安机关的审讯记录,被告人详细交代了,她从哪里取到这种药品,并且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划事件事情。这一切在她所作的笔录当中也描述的清清楚楚。”

    “但是她投放的并不是毒药,只是一些单独的成分,比如说,木炭之类的这一类物品并不具有危害性,所以投毒罪的罪名不可能成立。”

    “可即使哪怕只是木炭和其他的物品放在一起,也会产生一些化学作用这个事不可以被否认的事实,而且他投放的物质是复合型读物,除了木炭还有信石,砒霜等等一系列的物质,其中有很多都是有毒物质,所以依旧符合投毒罪的有关法律。”

    “可是并不是单纯的化学药品,并不符合有关投毒罪的条例规定,所以我们依旧认为同岁的罪名不成立,而且她作为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有刑事豁免权,所以依照刑事豁免权,我们希望法院能够注意这一点在审判的时候能够考虑到这一点,而且她作为18岁的未成年人,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没有足够的清楚和清晰的认识,只是同学之间的一个恶作剧而已,她作为未成年人在思想认识上还有一定的局限,所以并不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会造成怎样的后果,所以并不是蓄意造成现在这样的后果,所以我们也认为蓄意谋杀的罪名不成立。”

    庭审结束之后,法庭的门打开了,所有的记者都鱼贯而出。

    “严律师,对于这样的结果您满意吗?”

    “严律师,你们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吗?”

    “严律师,受害者今天为什么没有出庭,她是在逃避吗?”

    “严律师……”

    从法院的台阶上快步走下的严佳宜脸色并不好看。

    刚才在庭审的过程当中,对方律师,一直撕扯着,未成年人保护法,刑事豁免权,还恶作剧,等等这些内容,一直都在围绕着这些内容。

    原本就想到这次的结果可能会不太乐观,但没有想到会这样讽刺。

    因为罪名不成立,法院最后一审判决,被告人孔玉婕无罪,当庭释放。

    是她无能。

    但是当她听到记者提问时,她停下了脚步,面对着不停闪动的镁光灯,还有无数的话筒。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感到很不满意,而且很痛心,我们不会有任何人接受这样的结果,这是我们国家司法的,绝对漏洞,对于未成年人采取大保护的做法,这是很不正确的,第二,我们会立刻提起上诉,甚至不排除我们会采用行政复议的手段,还有第三,受害者同样是未成年人她出不出庭是他的自由,毕竟她不是犯罪嫌疑人,没有这方面的有关规定,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具体实施了犯罪行为的人,最后仅仅因为她是未成年人,以及我们国家在有关法律上的制定不清而,导致她可以被无罪释放,我感到很愤怒,很失望,这对于受害人来说,是多么大的讽刺!”严佳宜打破了律师,言简意赅的传统,说了很多。

    这对于媒体来说都是最为新鲜的素材资源。

    严佳宜感到很愤怒!

    在最后的审判结果出来之后,旁听席上,孔玉婕父母如释重负的微笑,于她而言,更是讽刺,如释重负的微笑,凭他们也配有这个东西吗?

    这个时候他们也还笑得出来,就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可以逃脱罪责,而只需要履行一些民事赔偿的责任,这个时候,他们竟然还笑的出来!

    他们是没有心的吗?

    ------题外话------

    跟父母出去了一趟,回到家就11点半了,所以今天的更新,很晚了……</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