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诉讼
    这丫头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郁静瑶不敢耽误,赶紧把人送去了医院,这种事情她们团里的卫生队还真不好处理。w w w .longtanshuw.c o m

    还是急忙的把人送去了陆军总院,结果那些医生看到也被吓了一跳,这种银针放在身上,不是说把针拔出来就可以了是扎在了**位上,一不小心就会出问题,所以当时还是派了几位中医。把她的针一根一根都拿出来了。

    郁静瑶被她吓了一大跳。

    之后很多年,她回想起来都觉得心有余悸。

    现在除了等她醒过来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方法,用郁静瑶当时的话说:“我简直是上辈子欠了你呀!”

    当然,这只是一时发出的感慨,却成了,之后几年两人见面,时常会开的玩笑话。

    顾安宁休息了一天之后又回去了,没有别的理由就是她不想待在医院,仅此而已。

    郁静瑶不想在这件事情继续纠缠下去,就答应了。

    在京都待了几天,顾安宁最后还是选择返回了学校,因为她实在是没事情好做。

    而此时,距离她出事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周的时间。

    “你终于回来了。”顾安宁特意选在什么时候六点多的时候回来一趟宿舍。

    这个时间点宿舍里的人都还没走,看到她,出现都觉得很意外。

    “想死我了你!”王怡蕊很兴奋,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安宁,你终于回来了,我们还以为你会转学呢,真是的!”

    顾安宁笑了笑,把行李箱放到自己的床位底下。

    几个人也终于发现了不对。

    “你……你……你怎么不讲话?”卢悠璇问道。

    顾安宁无奈的笑了笑,这笑容,怎么看都比哭还难看。

    “不能讲话了吗你?”卢悠璇骤然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顾安宁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拥抱了她。

    “你……我的天哪!”其余三人瞬间觉得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脚底开始升起,后背也开始升起一丝凉意。

    她们一直以为这次的事情出了能回来人,代表着状态不错,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会这样?

    “天哪,你还好吧?”

    顾安宁看着她们,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也许她现在连笑都笑不出来。

    “我现在很好,除了不能讲话,至少你们看上去我还是不错的,对吧?”顾安宁拿了随身携带的本子写了一张字条递给她们。

    “什么叫看着还不错,这才多久你自己看看瘦成什么样子了,本来人就不胖,这简直,就是骨架子,你最近肯定没有好好吃饭!跟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

    王怡蕊本来是要拉着她一起去的,但她明确的表示了拒绝。

    “行了,别强迫她了,你也许还有一些事情做,我们先去吧,一会儿教室见。”卢悠璇知道当时的事情一定对顾安宁产生了影响,这种影响,不单单是身体上的影响,对于身体健康造成的严重影响,还有心理,心理阴影,这也是很大的影响。

    所以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选择强迫,让她顺其自然,这样最好。

    毕竟心理阴影,这个比身体上的伤痛,还要难以治愈。

    当天,顾安宁并没有出现在教室里,而是在离开学校之后又去了严佳宜那儿。

    “来了啊,来的正好,我有事情跟你说。”

    顾安宁就在她下首你坐下。

    “这阵子过的还好吗?看你一直都这么瘦,听说你拒绝所有的食物,每天竟然只靠补充营养夜来维持正常的生命体征,怎么能这样呢?”

    面对严佳宜的疑问,顾安宁摇了摇头。

    严佳宜摇了摇头,她不是傻瓜,这种事情,问了也白问。

    如果这个孩子要是执着起来,这牛角尖钻起来,怎么都收拾不了她的。

    “对了,有关这个事情你想不想知道一些最新的情况?”严佳宜问的很试探。

    因为她并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个话题是不是合适,是不是会触及到她并不想触及的那些内容?

    顾安宁没有说话,仅仅是点了点头,抿着嘴唇。

    “是这样的,这个案子目前的主犯是两个,至于那些提供药物的人,暂且忽略不计,白羚,在你出事之后的几天,她因为一场交通事故,已经当场死亡。”

    白羚死了?

    怎么会这样突然?

    顾安宁一时之间倒是有些难以接受。

    这么快就死了,实在是……

    把自己害成这样,她不是应该很兴奋才对,怎么会这么快就死了?还不继续享受一下她美好的人生?

    将近九年的纠缠,最后因为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画上了句号到底在这九年的纠缠过程中她们俩到底谁赢了,也许她们俩谁都没有赢。

    白羚死于一场车祸,她,失去了自己的嗓音,这样的代价实在是太大,那么九年时间,她们两个到底是谁在纠缠谁呢?

    事实上在顾安宁自己看来这不是她的错。

    因为她从来就没有主动的去纠缠过任何人,包括白羚,包括其他人。

    似乎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是会纠缠的那个,而且还是被死命纠缠。

    这样的想法,虽然有些刻薄,但是也怨不得顾安宁。

    “事后的调查印证,她在出事之前刚刚去监狱看了她的父亲,在出来的路上,应该是回家的方向,出了什么交通事故,当时撞她的车子是正常行驶,但是因为她整个人处在神游状态,所以那个车子可能也没有注意到,之后就发生了,撞击她是因为失血过多,当场死亡。她的母亲在听到消息之后,急性哮喘发作,随后就一直坚持自己的女儿是被人陷害,一直在媒体上胡说八道,最后直接就把自己逼成了个疯子,因为直接就把她送去了安定医院这首强制治疗,目前为止应该还处在医院的监管之下,她的父亲似乎是没有什么,在监狱里面哭过好几回,但是并没有出现精神崩溃之类的情况。”

    等到严佳宜说完的时候,顾安宁才刚刚回过神来。

    看样子这个家算是彻底崩塌了。

    “孩子,你听我说,现在针对这个事情,余波未过,我已经提起了有关这件事情的没事和刑事诉讼。受你父母的委托,做你的代理律师,同时我从警方那里得到消息,他们不打算把这个事情走检察院的通道提起公诉,他们放弃对犯罪嫌疑人的诉讼权利,同时因为白羚已经车祸死亡,所以针对她的,有罪论述和案卷自动撤销。”

    顾安宁想了想,在随身的本子上写下了三个字。孔玉婕。

    “哦,你不说我还差点儿忘了,还有这个人,因为白羚的意外死亡,首先社会上对于她的死议论纷纷,再加上她之前所犯的事情也引起了轩然大波,后来她母亲也擅自接受采访,甚至还故意披露自己的丈夫,受到了所谓的非法调查,赚取同心分在现场哭的稀里哗啦的,然后还胡乱说一些被报复或者丈夫在官场上得罪了人,害了女儿之类的鬼话。现在虽然她是处在医院的监控之下,但是这种监控从舆论的角度来说,在一定的程度上还是给这些人打了一针兴奋剂呀!

    这就意味着这个事儿又有可以继续折腾下去的理由了。

    “然后呢,网络上,甚至还有人一些比较极端的言论这些我就不说了,谈到这个孔玉婕,因为白羚已死,所有的压力,一瞬间全部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她现在是因为羁押期满,被监视居住,算是取保候审的一个状态,然后她父母好像也在到处活动,我听说她父母,挺历害的,各种找关系吧,据说已经快倾家荡产了,甚至还跑到我这边同我讲,作为律师要我撤销这个案件的有关的诉讼,我当时明确告诉他们,我说不可能。”

    严佳宜想起这个事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什么鬼?

    当时还跑到她这里同她讲自己的女儿平时和受害者没有什么大冲突,而且下毒的时候还手下留情了没把人弄死,这就已经算是自己女儿手下留情了,如果没有这么手下留情的话,这个受害者就死了,所以看在这个面子上,能不能跟受害者的家属说一说?

    当时严佳宜就得气炸了,你们把人家害的可能一辈子都得毁了,人家还得谢谢你们下药的时候下少了,没把人弄死是不是!

    “如果你们的思维是这个样子,那我也无话可说,有这样奇葩思维的父母,难怪会教出如此极端的女儿,我告诉你们,如果这个受害者死了,你们讲要承担的,是比现在大十倍百倍的压力还能轮到你们到处找关系该涉案情?想都不要想了。如果她死了,你们的女儿要背上的是蓄意杀人的罪名,你们到底明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严佳宜很聪明,没有点出顾安宁身份,也没有指明他父母的身份只是含糊的说会面对,巨大的压力,本来一场投毒事件,受害者死了,和受害者活着这明显就是两个不同的事情,投毒者也会因此的罪名也是不同的,如果把人弄死了这个压力本来就是呈十倍增加的,而不是因为受害者的身份背景,这却和身份背景没什么关系了。

    当然,如果有身份背景,可能还会更惨一点儿。

    “他们当真是到您这边这么说的?”

    看着纸条上的字,严佳宜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个案子的法院庭审在什么时候?”

    “一周之后。”严佳宜事情基本上定按了之后就马上提起了有关的诉讼,庭前准备以及传票都已经收到了,具体的时间也已经定下来了。

    顾安宁点了点头。

    “你要去吗?”严佳宜问道。

    顾安宁听到这句话时,迟疑了一下。

    想了良久之后,她坚决的摇了摇头。

    她不想那样,不想在媒体的聚光灯下,变成,一场负面传闻的主角。

    “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见,要不要吃点东西?”

    顾安宁依旧摇了摇头。

    这场见面,两个人谈了很多,顾安宁快把随身携带的本子撕完了。

    那些字条都被严佳宜仔细的收集起来了。

    顾安宁从她那里离开之后,回了学校。

    “你可回来了,还以为你去了哪里呢?”

    她直接回的教室,这么一来,整个教室都给炸了。

    “我的天呐,她怎么回来了?”这话来自王彤。

    “总算是回来了,总算是回来了。”这是周宁涵。

    “我还以为她会直接转学,谁知道他她这么回来了?,看上去好像单单是比那一阵子瘦了一点,没有什么区别啊?”

    她回去的时候刚好是下课时间。

    整个教室都给炸掉了。

    她那三位室友就好一点儿,因为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

    下一节上课的时候,老师一跨进教室就傻掉了。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出事到现在,总共也就只有差不多三个星期的时间,她居然就这么回来了?

    而且除了瘦了一点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这生命力也未免太顽强了一点儿吧!

    “我发现有的人生命力就是顽强,顾安宁回来了。”上完课之后回到办公室,这个消息又被在老师们之间宣布。

    “啊,什么?”杨海兰都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她并不知道这个事。

    “顾安宁回来了。”那老师就重复了一次。

    “什么情况,她居然回来了,被人下过一次毒,后来又经历了那种事,我还以为他会转学呢,虽然没有收到转学报告,可我总觉得快了合你告诉我什么,她居然又回来了,而且没有要离开的感觉?”杨海兰简直是瞠目结舌。

    “是的,确实是这样,而且她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单单是瘦了一些,精神状态看着也还可以。”

    “这个丫头,不会被打垮的。”

    “可是出了那种事,你们说她还会恢复所有的社团活动吗?我觉得不太可能了。”周芳说道。

    “你还想让她恢复所有的社团活动,我没想多了点,目前她这个情况,虽然回来上课了,可谁知道她的身体情况到底怎么样?再说,现在不应该奢望他能够恢复活动,而是应该希望她不要在出事,不要再抽人命了,你们想想看这件事情,一共涉及到我们学校三个女同学,一个是受害者,现在回来了,可是身体肯定不如以往的好了,其他两个人,一个,现在还没回来上学,另外一个出了车祸,被撞死了,这人生的轨迹,一下子就被改变了。”

    虽然学校的内部已经下达了封口令,但是这几个高一的老师怎么都不可能不谈论这种事情,而且现在受害者已经回来了,怎么说也会引发一些新的议论。

    这是肯定的事情啊!(.. )</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