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性格
    cpa3004;    “这倒也是,普通的警察和特警是不一样的,特警是真的像跟我们有仇一样,就像有时候做任务,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好不容易碰到几个需要他们动手的人,好不容易能真正实战一下,特警这儿还不够分的呢,结果部队还要进来插一脚,很多特警都抱有一种心态,所以对我们的印象都不是很好,至于这些普通的公安警察,有的时候也不太靠谱。至少他们有的时候到底怎么想的,连我都搞不明白,所以我尽量不跟他们打交道,一打交道,估计就得跟他们吵架了。”楚飞扬想起自己曾经的经历,就有点哭笑不得。

    “反正在这个系统里面,我们就这样吧,现在对我们来说危险性可能不很多,也不需要是出国之类的但是国内的事情,其实也不少,就比如说像我吧,真的是自己没事找事,找了一堆的学校去上学。”顾安宁只要一想到,自己有那么多学校的授课笔记要背,就有点恐怖。

    “你那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而且我看你好像学的也还可以,不过说句实话,真搞不懂你学那么多东西有什么用。”楚飞扬问道。

    “就是想要自己学一学啊,本来觉得只是没有几所学校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但是真正的学起来,就会发现你光被授课笔记是没用的,有时候还是要自己回去上课,但有的时候更多的时间,我是真的没有。”顾安宁对此也颇为无奈。

    “那你可以不读高中,直接参加当年的高考就可以啦大学考过去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

    “高考它有年龄限制,现在没有放开参加高考的年龄限制,不然的话我早就去了,不过说句实话,失去三年的高中生活其实也不是特别美妙的事情,所以我个人觉得就算是放开了高考的年龄限制,从一定的程度上来说我当然是希望自己去考,这样的话还省点力气,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也许也不会去。”

    顾安宁想了想一想,她现在也处在一个比较矛盾的心态。

    “也不要这么矛盾吧,反正自己喜欢就好了。”楚飞扬宽慰道。

    “我们走吧。”顾安宁只说了这么一句。

    “好,走吧”顾安宁也站起来准备同他一起出去。

    在走出去的时候,楚飞扬牵起了顾安宁的手,顾安宁愣了一下。

    “哎”

    但是看他没有要放手的样子,也只好随了他了。

    “怎么啦,不习惯”楚飞扬察觉到,她那一点点抗拒,转过头来,笑着问。

    “有一点点。”顾安宁有些尴尬,脸也开始红了起来。

    “既然不习惯,那就去试着习惯,反正以后都是要这样的,我不可能再放开了。”楚飞扬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让顾安宁的脸彻底烧起来了。

    然后就没有再说话,脸都红的不行了。

    “你不觉得虽然很忙,但是忙过以后两个人这样手牵着手走在路上,其实也是很幸福的事情吗”楚飞扬牵着顾安宁的手,说道。

    “我想要的幸福其实很简单,而且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顾安宁笑着说。

    “你是一个很需要温暖的人,别人稍微给你一点温暖,你就会感动的不行。”楚飞扬对于这一点他也是有点无奈。

    “是啊,比如说我的老师,她对我很好,我已经开始依赖她了。”

    “看出来了,也许是你的父母一直都不在身边的缘故,你对一些人比较依赖或者说有一些人在你的身边代替了你父母的角色。”楚飞扬总是说的很对。

    “是啊,就是父母一直都不在身边的缘故,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他们长期不在我们身边,但是确实每一个人都有感情的,我需要在其他人的身上找到这种寄托,虽然一直都在说已经习惯了他们不在身边的日子,但是其实有的时候静下心来,还是会想,所以我身边的人,只要是为对我好一点,我其实是会很感激他们的,比如说现在的我的老师,还有之前的韩槿华女士,每个人能够真心待我好的人,哪怕,只是对我好那么一点点,我也会永远都记在心里面。”顾安宁说道。

    “所以啊,现在长期在你身边的人是郁副团长,你会很不自觉的把她当成母亲看待对不对”楚飞扬问道。

    “嗯,我是会这样的。”郁静瑶其实是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母亲这个角色,并且填补了一部分空白,就好像当年自己的母亲去世之后韩槿华关心也填补了一部分母亲的空白,虽然不能代替自己的母亲在心里的地位,但是能够造成一定的心理慰藉。

    会让人心里好受一些。

    “以后我会在你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冷不防的,身旁的楚飞扬说了这样一句。

    “我明白。”顾安宁只说了三个字,因为对这一段感情,她真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述自己的心情,今生的爱情是她从来都不敢奢求的。

    但是现在既然在谈恋爱了,那就认认真真的谈一场,也是此生唯一的一场恋爱,如果这场恋爱,最终因为两人之间的摩擦而最终终结的话,她不会再谈下一场恋爱,这是唯一的一场恋爱带给她刻骨铭心的记忆,哪怕以后不曾拥有,回忆起来,至少那是刻骨铭心的一段爱恋。

    这是实话,爱情对于她来说,还是一个需要谨慎触碰的东西,当年没有谈过恋爱,现在她在慢慢的接触恋爱这种东西,她其实并不恐惧爱情,但是,爱情于她而言,应该是一种从未接触过的新东西。

    更何况,在现在这种年代,在高中时期就谈恋爱,应该是一种比较离经叛道的行为吧

    “你接来有什么打算吗”楚飞扬看着有些走神的小丫头,问道。

    “有啊,这不是快要国庆节了吗,我们有部队的晚会,还有庆祝国庆的晚会,到时候我应该都会参加。”顾安宁想了想,想起了几个自己早已经定下的行程。

    “到时候我一定会盯着电视屏幕,一定找到你”楚飞扬笑着承诺。

    “人海茫茫,你不会找到我,我在遥远的路上,风雨兼程。”顾安宁唱了一句歌词,开起了楚飞扬的玩笑。

    “人海茫茫,我一定找到你,因为你是我心中永恒的爱恋。”楚飞扬修改了出自同一首歌的另外一句歌词作为自己的回答,不得不说也是够灵活的。

    “这歌词改的,有点水平啊,不错”顾安宁笑着,然后说:“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老兄你在这方面,还挺不错的。”

    “那还不是跟你学的”楚飞扬看了她一眼。

    “什么你跟我学了啥”顾安宁有点疑惑。

    “你的那张新的专辑啊,不是也就在内部发行了吗我就听那个。”

    “我差点忘记了,那张专辑已经在内部发行了。”

    顾安宁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是啊,那张专辑已经在内部发行了,怎么好像你这个主唱,反而是后知后觉的样子。”楚飞扬看着她的样子,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丫头一脸疑惑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我是一直在想,它还没有面向全社会发行,那个发型之后可能会对,曲目的顺序或者,一些歌曲,再进行一些调整,具体的效果,可能还没有显现出来,我一直记得这歌碟没有面向全社会发行,一直都记得这个事情。”

    “可能是你需要休息了,可能最近太累了吧,调整一下。”楚飞扬看着她一脸无奈的样子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有时间了,我会休息的,我可不想做第二个齐蓓。”顾安宁随口一说。

    “齐蓓她是谁”楚飞扬没有听过她的名字,更加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这时候听顾安宁提起于是问道。

    “我一个海军军艺团的朋友,是个很拼命的,年轻的姑娘。”顾安宁稍微解释了一下细细的想起来,齐蓓确实是个年轻的,拼命的姑娘,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她太拼命,生命不可能终结的那么快,年轻的生命,也不会猝然的终结在一个歌者一生最美好的年华。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还是你自己回去”楚飞扬看了看手表,虽然他是很想把这个丫头留在自己身边但是她是请假出来的这是不争的事实,还是要回去的。

    “我自己回去吧你知道那个学校从来都不缺少八卦尤其是那样的私立学校,要是被别人知道是校外人员送回去的,还不一定会流传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呢”顾安宁想了想。

    “那我送你到你们学校那边的十字路口,然后你自己回去好不好”楚飞扬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好。”对于这样的要求,顾安宁无法拒绝,于是两人就结伴走到了学校附近的十字路口,然后分别。

    楚飞扬一直都在凝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是那么的瘦,但是那么的坚定。

    “老实交代,刚才干什么去了”顾安宁回到寝室之后就遭到了,几位室友的轮番轰炸。

    “有事出去一下,你们不用一副我犯了弥天大错的表情看着我吧”看着几个室友个个都是一副八卦的表情,她实在是很无奈。

    她不就是出去了一趟吗至于那么八卦吗

    只好随意想了个借口搪塞一番。

    “对了,安宁,我们班的宣紫琬让我带个话给你,她说下一次的考试她要继续和你争夺第一名的宝座,叫你做好准备。”

    “什么她这是给我下战书的意思吗”顾安宁倒是颇感惊诧,可是,她也并没有招惹这个人啊,好像也并不认识这个人啊,那这莫名其妙的下的是哪门子战书

    “她好像确实是这个意思,虽然你们的确不认识,但是你好像确实是在无形当中招惹了她。”卢悠璇看了顾安宁一眼。

    “我都没见过她,我怎么招惹她呢,真是奇怪。”顾安宁依旧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没有见过她,可是你们的梁子老早就结下了,她在我们班里是成绩最好的那个,本来应该是级段百人榜的第一名,但是莫名其妙出来一个你,把她硬生生给挤到了,屈居第二的位置,所以她好像都有点不太服气的感觉,知道我给你一个情绪,所以托我给你带个口信,想要跟你在下一场考试的时候pk一下。”卢悠璇解释了一下。

    “她的意思就是,她是你们班里面成绩最好的,于是就觉得自己是年级段第一对吗”顾安宁总算是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于是这样问。

    “算是吧,我跟她在初中的时候是同学,他这个人比较要强,但是并不会胡搅蛮缠,可能只是有点不服气而已,并不是很坏的那种人,我个人是这么觉得。”

    “悠悠意思就是这个人,即使是忽悠蛮缠,她也是有分寸的,不会一直胡闹下去,对吗”王怡蕊探出头来。

    “她中考的成绩是多少”顾安宁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她并不想找麻烦,但是战书都已经下到面前了,不接受能行吗

    “她好像是六百九十三吧”卢悠璇不确定的说道。

    “什么鬼,今年中考总分也只有六百,她哪来的六百九十三”朱欣妍马上提出了异议。

    “那就是我记错了,是五百九十三。”卢悠璇更正了自己的说法。

    “哦,那她的成绩还是比我低。”顾安宁说道。

    “你有告诉她安宁的成绩吗”

    “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说过,应该是没有吧,不过之前那个女魔头大闹了那么一场了,我想她应该也知道。”卢悠璇有些不记得了,在有些事情上,她的记性实在是差的可以。

    “知道了,怎么还会下这个战书她不是这样的人吧”史仪云问道。

    “也许人家就是知道了,也只是想争强好胜一下,你耐她如何”顾安宁笑着反问。

    “那看你的意思,是准备接受这个战书了下一场的考试应该是定在11月份还是几月吧,好像时间也还很久,但是现在刚开学,还没有到十月份,就开始打算11月份的考试到底要不要一起pk一下,这是不是也太夸张了”卢悠璇问道。

    “我都要接受这个战书啊,我又不怕她,怕她干什么”顾安宁反问。

    “额”卢悠璇不知道说什么了她好像看到了爆棚的自信。

    “对啊,反正我又不怕她,我干嘛要不接受她的战书,虽然我也不想接受这种挑战吧,因为我也不想惹麻烦,可是你说战书都下到你跟前儿了,你还不接受这个就有点怂了。”顾安宁说这话时倒是有点无所谓。

    “这倒也是,本身也不怕她的,如果不接受这个战书的话让人觉得好像我们是怕她的,到时候如果他继续挑衅的话,那就挺惨的了,虽然悠悠说她不会胡闹但是这种事情谁说的准呢也许她就头脑发热,然后就做出一些什么事情了,还不如跟她堂堂正正的pk一下,让她再输一次,输得心服口服的这样会比较好。”史仪云倒是也很赞同这个观点。

    第二天的中午,顾安宁前往红丝带社团参加例行的活动,当时每个新成员都拿到了一份卡片,上面详细的解释了,这种病以及相关的传播途径和防控途径,等等。要是做了一个比较全面的科普。

    这是每个新加入的成员都要学习的,哪怕之前已经知道这些,也需要进行再一次的巩固,因为在这个社团里面,任何时候都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歧视行为,也不可以忘记加入这个社团的原因和自己当时的初衷。

    因为一旦忘记,对于这样比较敏感的社团来说会造成很大的影响,那么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会被清退。

    中午12点到12点半的这段时间,她们都在集体的上课。

    每次去培训的课堂表现也会作为社团年终考核,和学期结束之后考核的一个重要的评分标准,学校里很多的社团都是这样的,考评制度和评分制度相结合。

    “宁宁”顾安宁走出培训的教室时,却被人叫住了,沈子皓正在一边向她挥手。

    “怎么了”顾安宁走过去问道。

    “吃过午饭了吗”沈子皓看着已经很久没见的妹妹,问道。

    “吃了,你呢”

    “已经吃过了,你这是社团培训刚结束吗”沈子皓看她抱着一叠资料从里面出来。

    “是啊,我刚刚参加完红丝带社团的培训,正准备回去。怎么了有事吗”顾安宁看沈子皓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有一点事,你跟我过来。”沈子皓说着就朝前走去。

    “到底怎么啦”顾安宁奇怪极了。但还是一直跟着朝前走,但这个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已经有人跟在后面目睹了他们一起朝前走的场景。

    望着两个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垂在身侧的右手已经逐渐紧握成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