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音乐 版权
    “一共十二个人,具体的身份简历和职位都在那边,你自己看。”这是楚飞扬的信息,随后楚飞扬就发来了这十二个人的简历信息。

    顾安宁点开了一看,差点晕倒,一个系统里,一查就是十二个人,而且还不是有关于普通的贪污之类的罪名,这也是破纪录了。

    顾安宁看完信息以后,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只剩下了叹息,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的怀疑竟然会成为现实,而且会令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浮出水面。

    一开始她是绝对不会想到这种情况的,最多也就扯出两三个人,没有想到最后会扯出来了这么多人。

    真是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

    诚然,现在能够表达她心情的就是无奈二字。

    这天下午上英语课的时候,英语老师也应该同顾安宁的心情是一样的,那就是无奈,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有人没有按时完成作业。

    真是无法想象,在这样的学校里居然还会有人胆子大到不完成作业,让英语老师说的很无奈,同时也让作为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的杨海兰感到颇为郁闷。

    两天内,整个班级里的气氛都有点怪怪的,因为那时候的杨海兰会三令五申,让班里所有的人都把作业交上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面积的催过学生的作业了。

    即使是很久都没有催过学生的作业了,那也没有办法,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就会导致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之间的矛盾,杨海兰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矛盾出现,尤其还是在她和英语老师关系比较好的情况下。

    “我们班这帮学生真是够了,现在居然有人开始不教作业,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催促学生的作业是在什么时候了。”

    杨海兰看着英语老师转到她这边的字条,无奈的,不知道怎么说。

    “所以啊,这些孩子们就是为了让你不要忘记催学生作业这件事,我看你们班的人啊,也难得,我说你们班了,我们班也有这种情况,孩子们都一样的。”旁边另外一个班级的班主任这样说。

    “哎,不过说句实在话,我觉得海兰,你应该庆幸一下。”坐在杨海兰斜对面的音乐老师周芳这样说。

    “庆幸芳芳,你在说什么我有什么好庆幸的,孩子们不交作业,我还应该庆幸啊,那些交了作业的孩子们,岂不是最不该的人了”杨海兰不解其意。

    “哎,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们班有一个学生,我真的很喜欢她。”

    “哦,为什么”杨海兰问道。

    “因为她真的是个学音乐的好苗子,歌唱的特别好听,上一次上课的时候,学那个歌她竟然唱的那么好,我们的音乐书不是每年都在重新刷的吗,然后我们第一单元就是军旅放歌,那首歌的名字叫战旗,这学生唱的很好,跟原版的录音带声音也很相似。很巧的啦,这首歌的创作者和编曲者跟你们班这个学生还是同一个名字,我当时还在想呢,我说你们班这个学生是不是写歌的这个人啊”

    “然后呢”

    “后来想想也不太可能,因为当时后面的介绍当中,明确的写到,这是一个在最高军事艺术团的青年歌唱家的代表作,我想你们班这个学生应该不是那个加入最高军事艺术团的青年歌唱家吧毕竟她年龄不到。”

    “所以也我也就打消了这样的念头,不过你们班这个学生声乐真的特别棒,声音也很通透,而且她的声音非常的有力,音域宽广,而且呢,不光是军歌,我曾经在课上给学生们放过民歌,而她唱的也很好。”周芳越说越激动。

    “民歌和军歌不是一个路子吧”旁边的许珮问道。

    “当然不是了,民歌的路子和唱军歌的路子,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这个学生歌唱的真的挺好的。”周芳说起这个就很开心,多么好的唱歌的苗子。

    “你说的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班有谁特别的会唱歌呀”杨海兰不了解情况,一头雾水的。

    “就你们班那个考了满分,以后刚开学就请假出去很久的那个顾安宁,就是她。”

    “啊,怎么会是她呀”杨海兰震惊了。

    “海兰,这就是你的不是啦,你明显不太了解你的学生了,何况那是一个让人瞩目的学生,你只觉得人家学习好,可人家在音乐上也很有天赋,可惜你没发现。”许珮笑着说。

    “她真的很好吗我这个人从来没有发现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个学生还真是不错。”

    杨海兰刚刚说完,刚刚出去的李欢就拿着一小盒刚刚洗好的水果进来了,难得今天一整天女魔头都不在,她们几个老师也轻松一点,省的那个女魔头整天吃饱的撑的没事干,老是在他们跟前儿念叨,还害她们的耳朵起茧子。

    “我就出去洗了个果子,你们这是在谈什么呢”李欢看她们刚才讨论得热烈。

    “嗨,我们能讨论什么呀,我们家在讨论海兰班上那个成绩好的学生,刚才芳芳跟我们谈起那个学生有多么多么好。”许珮笑着解释。

    “能进我们学校的一般成绩都不会差吧,学校里成绩好的人很多啊,你们谈这个人很特殊吗”李欢问道。

    “不是普通的成绩好,就是海兰她们班上那个,那个中考考了满分的学生,芳芳在说这孩子在音乐方面也特别好,唱歌唱的好听。”许珮接着说到。

    “如果这个学生音乐方面也有天赋的话,那就真的是奇才了,我上一次到清清那里她就告诉我说这个学生除了考试考得好她的应试作文写的也很好,英文字母写的很标准,跟打印体一样,有的时候还会写一些花体的字。可见她在英文方面,也绝对不会只是学来应对考试这么简单,当时清清也对她赞不绝口的。”杨海兰说道。

    “花体现在会写花体字的学生,这个年纪的学生已经不多,要么是做翻译的,要么就是长期生活在国外的,或是专门学这些外语的学生,他们会去写这个花体字,好像我们国内没有明确开设这个英文字母的书写训练,我们国内没有这种课程吧”许珮问。

    “怎么会有这种课程啊,英文字母,又不是我们的传统书法,你再说了,你拿这个英文字母用毛笔字写出来能好看呀,我说白了,这种花体,应该是指在那种涉外的学校,或者说在华夏国的一些外籍公民,他们会写这个吧或者是那些专门培训学生,然后送出国的学校,他们可能会招人,开设这个课程一般情况下普通学校没有课程。”杨海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不是,那个不是,那你们倒是说说这学生的花体字从哪里学来的,因为普通的女孩子,如果是认真学了这个,那她学这个干嘛难道只是为了漂亮那还不如让她直接去写毛笔字呢,那个更好。”许珮有些郁闷了,自己这几个同事到底是在纠结什么

    “我真受不了你了,我说不要在这里纠结,你就问人家到底是怎么学来的就可以了呀,我说你们吃完以后赶紧,回班级上课之前给我留意一下,这个资料到时候班队课或者什么时候发下去,让学生们填一下。”周芳把几叠表格交给办公室里的几个班主任。

    “这是什么东西呀”杨海兰咽下嘴里的水果,用纸巾擦擦手,把那些表格接了过来。

    “还能是什么,学校民乐团要招人了呗,摸一摸这一届新生的艺术功底,挑几个好的苗子,进学校的民乐团,补充一下新鲜的血液。”周芳说道。

    “民乐团的这点事情最麻烦了,其他的社团都可以自己组织的场地,人员,以及节目的排练三个都可以自己搞定,只有我们学校的民乐团每年都要你来发这个表格,麻烦死了。”杨海兰抱怨。

    “有什么办法,谁让我是音乐老师呢这个事情本身也是我在管,再说了民乐这个东西跟其他的不一样它的标准有不一样,社团成分也不一样,那帮社团里的学生也不能够分得清楚,那就只能老师去呗那也没办法对不对,毕竟民乐团是除了学校广播社以外唯一一个在学校比较官方化的社团啊。”周芳说道。

    “这都是实话,在其位谋其政,是你要负责的事情,不过也真的太麻烦了,这张表格,每年都要折腾一次,真是的。”李欢说道。

    “我说才开学多久,我们学校事情好像不少。”

    “这种地方是惯会来事儿的地方,这么多年也习惯了。”杨海兰这次颇有感触,而现在她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从周芳手中拿到的那份表格,在当天的班队课上就发下去,让学生们填写了。

    顾安宁拿到以后,发现这份表格主要涵盖了这些方面,包括特长,所获奖项,特长学习年限,等等一系列。

    顾安宁在填写的时候填写的很详细:扬琴,琵琶,古筝,分别通过国内最高级别考核,学习年限十三年,葫芦丝七级,学习年限五年,钢琴,学习年限一年。传统古典舞蹈与声乐也通过国内最高级别考核,另外还系统学习过硬笔和软笔书法。

    所获奖项方面她则填写:1993年度金孔雀奖,第11届风华奖,1996年度金狮奖,1996年度百灵奖等。

    其实她还有更多的奖项可以写,但是,再写下去的话,肯定会把老师吓着的,所以她也就不写了,这张表格并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表格,只是请学生填写自己的特长,既然然如此,包括书法在内,那都算是特长了,等班上的同学把表格都收上去之后,顾安宁开始做自己还没有做完的数学试卷,而这将表格交到周芳那里之后,再次让她大开了眼界。

    “我的天哪,你们班这个学生是怪物吗怎么这么多,金狮奖,风华奖哪个不是业内青少年文艺界的大奖还会古筝,琵琶,葫芦丝,还外加软笔书法和硬笔书法,天呐,她的时间都花在这上面了吗”

    “这个学生她素来就是这样的,学的快成绩也好,当然我也不知道她在音乐方面有这样好的素养。”杨海兰对于顾安宁的音乐素养也是第一次听说。

    “不行了不行了,这个学生我要盯紧一点,这么好的苗子,别浪费了。”周芳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

    “但是我觉得很奇怪,她唱歌唱的好是一回事,和录音的原声带声音很像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为什么会这样,还是这个学生,她有专门模仿过录音的原声带”许珮问道。

    “是有这样的情况,比如说在一些歌剧当中流传出来的经典唱段,我们有时候听上去就会觉得这声音好像都差不多,因为她们是经过训练的,一定程度上对第一版的原声带也会进行模仿,这是考虑到一些方面,所以才会这么做一般学声乐的时候,翻唱的版本,有的时候也会模仿原唱的版本,比如说有的原唱版本和翻唱的版本,可能到最后还是翻唱的版本,更为经典。”周芳解释到。

    “比如搞音乐的,业内有这样的例子吗”李欢问道。

    “有啊,比如我刚才放在p三里的,这首歌,你们听到的版本,你们觉得最认可的是哪一个”周芳问道。

    “当然是郁静瑶的版本啊郁静瑶难道不是这首歌的原唱吗”许珮和杨海兰包括李欢都这样说。

    “这首歌的原唱版本,当然不是郁静瑶了。”一道声音突然这样传来。

    正是准备到办公室请假的顾安宁。

    “安宁啊,你来了,不会又是来请假的吧”杨海兰看着她走进来,条件反射似的问道。

    “对,我要请半天的假,要出去一趟,有些事情要处理。”顾安宁说道。

    这个事情原先她都没有想到,是刚才楚飞扬突然发过来的信息,告诉她赶紧出来一趟,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她来处理,她这才到杨海兰这边来请假,结果就听到这些话了。

    “你既然知道,那你就不妨说一说吧”周芳脸上露出了笑意,她倒是想看看这个学生到底有几斤几两。

    “这首歌曾经是一位有名的军旅作曲家,为郁静瑶量身打造的一首歌曲,但是呢,当时的郁静瑶正在外地演出,这首歌曲,最后由著名的歌唱家徐华进行了演唱,但是原创作者还是觉得郁静瑶,更能够唱出这首歌的气势,所以是坚持让郁静瑶唱的这首歌,当时呢,郁静瑶本人是不同意的。”

    “为什么这首歌是为她量身打造的,虽然被人抢先唱了,但是也并不妨碍郁静瑶唱这首歌呀她为什么不同意”许珮问道。

    “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当时的版权制度没有像现在这么完善,当然也不能说现在的版权制度很完善,就是比起当年,现在的版权制度要好很多,但是呢,在当时的情况下对于音乐作品版权意识是比较薄弱,但业内有规定,就是首唱即为版权,这是当时行业内不成文的规矩。”顾安宁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如果说在这首歌有原唱作者的情况下,那她就相当于是拿到了这首歌的版权,哪怕这首歌是为郁静瑶写的,但是因为她不是原唱,所以从一定的观念上来看,这个版权就不在她手上了,是这个意思吗”杨海兰问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这首歌的原唱就是徐华,那么在业内,他们就约定俗成的认为这首歌的版权是在徐华的手上,哪怕写这首歌,是为了郁静瑶,这也是没有用的,所以一旦有另外的歌手进行演唱,在一定的程度上,就会引起同行间的矛盾,而且呢,当时,他们是要求郁静瑶在当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也唱这首歌,就相当于是在春节联欢晚会上宣誓版权,当时这就是郁静瑶不同意的原因。”

    “因为这会引起同行之间的矛盾吗”李欢问道。

    “对,因为音乐这个圈子,一共也就那么大,核心的人物也就那么几个,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的话,是很会会引起同行之间的矛盾,而且,徐华比郁静瑶大十岁都不止,算是她的前辈,所以她肯定是不想引起跟前辈的矛盾,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她就坚决的不同意,甚至还为这件事情装过病。”

    “啊怎么还有这种事情”顾安宁话音刚落,连周芳都惊讶了一下,这件事情,她也不知道。

    “最后,负责那台晚会歌舞类节目的导演,轮番上阵,包括这首歌的原创作者也是一直都在劝,所以,最后郁静瑶还是在当年的春节晚会上演唱了这首歌,这首歌有一定的地方戏曲色彩,而且气势十分磅礴,一经唱出就为大江南北所传唱,并且成为了郁静瑶的代表作品。”

    “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有原因的吧这个原因是什么呢”许珮一副好奇的表情。

    ------题外话------

    好吧,最近考完了期中考,瑜霏整个人都不好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