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惹不起
    贺枫桥在华东军区的军官中还算是比较年轻的,能走到这个位置上当然是有些手段的,怎么会这么轻易罢手呢!

    “我的女儿一向都是很好的,至于她为什么会造成这件事情的后果,我想应该是一个意外吧!”

    “意外?”贺枫桥嗤笑一声,有这种父亲,果然就能教出这种女儿了。

    “我想这一件事情就是一个误会,您说是吧!”白明宇说着。

    “误会?意外?你可真是会给自己的女儿开脱。”

    “难道不是吗?只是被一个篮球砸了一下,至于被砸的要做手术吗?很有可能就是她嫉妒我女儿,所依旧故意诬陷她呢!”白明宇振振有词的说道。

    “如你所说,她的肩膀上原有旧伤而且伤势未愈,但是所有的伤口已经处理完毕,当时在第一次受伤的时候,就不需要进行植入手术,但是因为今天受到撞击,她的伤势加重,这难道不是事实?”贺枫桥反问道。

    “我的女儿生性乖巧,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其实说这话的时候白明宇是极为心虚的,自己女儿什么性子,他自己心里还是有属于的,但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女儿,他却是狠不下心的就算是这个女儿杀了人,他也得救啊!

    “生性乖巧?远的不说了,就说最近刚刚入学的时候,她拿着一点子虚乌有的根本就算不上证据的证据,污蔑顾安宁的中考满分的成绩是作弊造假所得,这样的人,是生性乖巧?”贺枫桥简直无话可说、

    贺枫桥的一席话说完,白明宇沉默了一下。

    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女儿打电话告诉他了,说是一个人跟她在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关系就不好,这个人是今年中考的满分,但是在初中的时候连入团都没有入的,这样的成绩如何会是满分的成绩?

    “那是她自己没有入团,我的女儿也没有说错,一个人的成绩真的好,为什么不入团呢?”白明宇似乎是抓住了什么特别有力的证据,问道。

    这一句话,一如他的女儿在几天前所说的话。

    “成绩好就一定要入团?这是哪门子规矩,国会里那么多无党派议员,他们没有加入执政党,难道他们个个都毫无能力,难道他们个个都是十恶不赦么?”贺枫桥轻松反问。

    额?白明宇当然不能这么说,他是执政党党员,但是他可不是国会议员,他连县市议员都不是。

    “我手上有这一次的监控录像,我想白科长一定也很想看一看吧!”随即贺枫桥就播放了视频。

    看到视频的白明宇只想把白羚打一顿,这丫头怎么那么蠢!

    好歹也要选一个监控视频的盲区啊,这现在就相当于是被永久保存了啊!

    “我同意接受所有的赔偿,她的医药费我也会出的。”出人意料的,白明宇居然是这样同意了。

    这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果然,白明宇随后说道:“我同意支付所有的医药费,但是你手上的这个视频,我要拿回去。”

    果然,在这里等着呢!

    视频资料交到他手里,当然是会被立刻销毁,然后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哪那么便宜的事情?

    贺枫桥说道:“好,我手上现在有的这一份视频资料可以给你。”

    这下轮到白明宇意外了,这么难缠的一个人居然这么好说话?

    “不过,学校的监控系统里还有另外一份,你也不要想把它删除或者销毁之类的,因为我女儿的手机里还有一份,另外,她也已经直接拷贝到了我工作的军区电脑里,所以你还是好好履行你的承诺吧!也许我不会在继续的追究这件事情。”

    贺枫桥的这一席话可谓是掐灭了他的那么一点鬼算盘,但是听到后面一句话他总算是安心了,只要不再追究就好了。

    他只当贺枫桥是顾安宁的合法监护人,实际上却并不是。

    贺枫桥不追究,不意味着顾安宁自己也不追究,更不意味着军区其他领导和顾安宁身边的人不追究,所以贺枫桥仅仅只是玩了一个文字游戏,他只是代表他个人,在这件事情上,他的发言权和保证权只有一点点,会有用吗?

    明显是没有用的。

    然而此时的白明宇是不知道的,他只是交了顾安宁所有的医药费,在他的认知里,只要这个军官不再追究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显然不会,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就这样结束。

    不过,对于白明宇来说,他交医药费,其实是一种不得已的行为,本来以为只要拿回这个军官手上的这一份资料就可以了,至于学校监控系统里的资料,他可以想办法托托人情,再不济,他女儿手机上的那一份,也好处理,只要把手机偷出来就是了,但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军官做事会这么狠,连女儿都不是简单的角色,竟然在第一时间就把视频的资料拷贝到的军区的公务电脑里,他在部队没有什么人脉关系,自然也没有办法进到军区,把资料销毁,开玩笑,军区属于军事戒严管制区,他没有有效的证件,怎么进去?

    简直是在开玩笑,至此,他也知道要拿回那些视频资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也就只好乖乖的把医药费都交了,这期初的医药费就是他半年的工资了,不过,只要对方不再追究自己的女儿了,那就好了。

    不过,白明宇似乎是忘记了,自己的女儿在这件事情上是一个加害者,加害者对于受害者的赔偿不是如欠债还钱那般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他的附加条件,只会促使贺枫桥对他更加厌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事情最后的结果。

    贺枫桥在和白明宇谈完之后一刻都不想要多呆,就去病房看顾安宁去了,而对于这一场在医院会议室里发生的对话,麻醉劲儿刚过的顾安宁,却是不知道的。

    说实话被篮球砸中的那一刻是很痛的,但是更痛的是重心不稳摔下去的时候,整个肩膀的部位就直接被撞击到了,更要命的是,那不是塑胶跑道,那边的地面就是普通的水泥地,摔下去的时候,重重的擦了一下,疼得她简直是冷汗与泪水齐下。

    那一种痛苦虽然是比较长期的,但是那种疼痛在一瞬间来临的时候,还是觉得好难受啊!

    贺枫桥来看她的时候,因为麻药的劲头还没有完全过去,但也不是迷糊的找不到北。

    “这边的医生说要做植入,我是不同意做植入的,你自己怎么看?”毕竟这也是她自己的事情,所以贺枫桥和上级领导在一定的程度上还是要尊重她本人的意愿。

    “我不想做这个植入,也不觉得有这个必要。”顾安宁回答的很干脆,她知道如果做植入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对她来说这意味着要伤残证明,这是她绝对不能够忍受的事情。

    “不做植入,你这个情况比较难处理,我已经上报上级,上级领导的意见是把你转送到更高一级的军方医院。你自己怎么想?”

    贺枫桥也不想她做植入,但是不做植入又比较麻烦,在地级市的这么一个情况下,现在使用无法处理这个,毕竟现在是九十年代末期有些医疗技术还是不够发达。

    “我不需要这么麻烦,我自己有药能够不需要做植入,也不需要再转送到上这么麻烦,我只是在肩膀受伤了,也不是断手断脚了没有那么夸张的。”顾安宁说道。

    “你自己的药有用吗?”贺枫桥问道。

    “有用,虽然可能恢复的时间慢了一点,但是还是有用的。”顾安宁自己制作的药物,是促进骨骼增生,可以用身体现存的骨骼部分刺激它重新生长。

    虽然因为身体的反噬作用,她现在用这个药,不敢太狠,但是稍微还是能够有点效果的,比起做植入这个好多了。

    而且对她来说基本上是零成本。

    而白明宇回到暂住地,女儿现在在这里读书,又惹出来这般事端,他当然不能回去了。

    面对被自己中途叫回来的女儿,他显然是有些无奈。

    惹谁不好,偏偏惹了一个背景深不可测的,原本中考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来就已经足够让人瞩目了,现在还有部队里的军官做主,这背景怎么能够简单呢!

    白羚就那么站着,被他吓得不敢说话,她的印象里,爸爸从来没有这样过。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惹谁不好,偏偏要惹那个顾安宁!”白明宇明显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我没有惹她,我就是真的是不小心砸到她了,爸爸,你一定要相信我呀,我怎么会做这种事……”

    “还狡辩!”白明宇猛然大喝一声。

    “爸……”突如其来的大喝,把白羚吓得腿一软,顿时瘫倒在了地上。

    “如果你不是故意的,你为什么要左顾右盼,你明明是去投篮的,为什么篮球要往返方向砸过去!”白明宇问道。

    “,爸爸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只是一时气不过,我就……”白羚越说越急,还流了眼泪。

    “你认为说你什么好,跟她从小学就是同学,你们两个的关系怎么就那么差,人家也没主动惹你呀,我就看你们班主任对你印象也不好,你老是惹事,老是去跟别的班级的老师打小报告,你让你老师怎么想,出了事儿就算不是你的错,她也不站在你这边!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就是想不明白呢,在学校里你要么就好好读书,你不想好好读书,你得先把个老师的关系那么好,你看看这事情出来你们班主任什么态度?”白明宇简直快受不了了,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怎么就想不明白!

    “爸爸,我跟她关系一直都不好的,你知道的,那个时候她数学学的比我差,那我还能得意得意,可是三年级的时候她回来,她什么都比我好,有时候半个月一个月不回来读书,她考试照样还考第一名,那时候我们班很多人都看不惯她,又不只我一个。”

    “初中的时候是初中,现在是高中,你看看她们班有哪个人跟你是初中同学,就算有,跟你关系好吗?你现在的这所高中,你知道你费了多大的劲才进去的吗?那已经不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了!”

    白明宇简直快要被这个女儿气死了,他的家庭条件,是绝对不可能把女儿送进那样的学校的,就是因为有一个人来找他办事,他正好又是这所学校的一个小董事,所以就托他的关系,把女儿送进了这所学校,没想到这才开学没多久就又惹事了。

    简直了。

    “以后自己注意,别再有事没事的去招惹她,你惹不起!”白明宇警告道。

    “爸爸!”白羚不解。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白明宇现在只剩下的生气。

    刚才,贺枫桥话已经说的很清楚,很明白了。

    监控,他手上有,办公室的电脑里也有,白明宇当然无法销毁,而对于顾安宁这个人的背景,他也猜不透。

    一个17岁的小姑娘,做一个肩骨植入手术,连这个华东军区的军官都无法做主,还要向上级报告,可见这个人的背景并不一般。

    对于这种人,明智的选择就是少惹为妙,自己这个科长说出去好像很有用,又是主管财税的,很多企业都来找自己办事,看上去好像挺威风的,其实,也就是个乡科级干部罢了。

    和很多官员比起来,简直什么都不是,尤其这不是在小县城,是在地级市,这个地级市又是个副省级城市,市长官和副省长是一个级别都属于副省级。

    在这里,自己这个乡科级就更没有什么用了。

    尤其,这还不是在自己的小县城里,他本身就没有什么官场上的人脉,否则也不会在一个位置上七八年也没有挪窝儿,这辈子是要困在基层了。

    这样的的人,在这里就更加没什么人脉了。

    事情已经发展成这个样子了,本身对方的背景就深不可测的,自己女儿又有把柄惹在对方手上,再惹出什么事来,哭都来不及。

    “爸爸……”白羚忽然开口。

    “行了行了,你出去吧,对方已经答应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了,这一次也算是过了,你自己好自为之。”白明宇挥了挥手。

    然而,真的过了么?白明宇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不过,对方承诺过不会追究,应该就不会再追究了吧!但他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对于他和他的家庭来说,他们所要面对的,远远不止这些,这仅仅只是个开始罢了。

    “老白,你吓唬羚羚干什么,女儿眼睛都肿了,你怎么不安慰呢?”白羚走出没多久,一个苗条的女人走了进来,她正是白羚的妈妈周美。

    “你知道什么!”白明宇忽然冲着自己的妻子大吼。突如其来的大吼,让周美吓了一跳。

    “你大呼小叫的做什么,女儿还在外面!”周美连忙阻止自己的丈夫。

    “你呀,妇人之见,这回这丫头算是惹下了大麻烦,要不是对方答应不再追究,你以为这件事情有这么简单?”

    白明宇看着自己的妻子,无奈的说道。

    “你好歹是个当官的,怎么一点硬气都没有?”周美很是不满。

    “硬气?你有本事去硬气一下看看?”白明宇反问道。“你就是胆子一点都不大,难怪,这么多年了还是个科长,你看看和你一起的朋友,各个都高升了,就你,多少年了还窝在那么一个小地方。”周美继续抱怨。

    “是,我没本事,八年多还在原来的地方没有挪窝儿,也就还是一个小小的科长,有本事,你就去找更有本事的,还跟着我干什么?”白明宇冲着周美大吼。

    夫妇二人的争吵,被在门外的白羚听得一清二楚,她的手紧紧地转成了拳头,顾安宁,都是你,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我爸爸妈妈怎么可能会吵架,我又怎么会被爸爸教训?你等着,只是撞断了肩骨是么,你怎么不干脆死了呢,放心,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到时候,就不是断了一根骨头那么简单了,我会让你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之中,一辈子!这样想着,她的面色也变得铁青,可怕极了。

    对于白羚的想法,此时依旧在医院接受治疗的顾安宁是全然不知的,她正在静养,这件事情闹得挺大,她也觉得挺烦的,因为她实在是不想要多做纠缠,她也不想在医院里久待,两天之后就在众人的反对的声中坚持出院,她不喜欢那个满是消毒药水的地方。

    她的坚持出院自然是招致了各方不满,比如说军区的领导,以及她的主治医生,带只有一个人对此表示了理解,这个人就是楚飞扬。

    他不反对顾安宁出院,当然不是因为他觉得顾安宁的伤势已经好到可以出院,他是他深深的了解顾安宁,知道一旦是她认定的事情,旁人就很难从旁进行干涉,所以他并没有加入到反对的大军中来,只是在顾安宁出院当天发来了一条信息,希望顾安宁暂时不要返校上课,好好的休息。

    顾安宁在当地并没有住所,只是和特战队的伙伴们一起拥有一所房子,作为日常会面和进行计划部署的房子,这所房子的钥匙,每一位冰凰女子特战队的成员都有,她们可以随时回来。

    如果一定要休息的话,她情愿在这里,至少,在一定的程度上,这里还算是自己家。

    ------题外话------

    祝大家五一劳动节快乐!

    五一节可不仅仅是黄金周哦!

    作为一个稿子在电脑上排版的人,最恐怖的事情应该就是家里的电脑长期被人霸占吧!(..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