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二章 y衣服
    “袁长官,您说的可是前几天在维城回归仪式上的游子”林灵连连忙问道。

    话题转移成功

    “是啊,这首歌唱的是真不错,小丫头还是有点能耐的。”袁劭先说道。

    “我说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原来就是她呀,我的天呐,搞了半天,这还真的是军艺内部出来的姑娘,我还以为真的找了一个学生呢”齐蓓恍然大悟一般的说道。

    “我的傻姑娘,你还真的以为找了一个不怎么会唱歌的普通人么,真有水准,肯定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呀,你现在才发现呀”林灵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

    “齐蓓姐姐的性子是不错的,而且歌唱的很好,我曾经听过她唱的海湾,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歌。”顾安宁说道。

    “你竟然知道我唱过海湾这首歌啊,这是我17岁第一次登台演出时的作品,这首歌曲是我父亲创作的,他就直接让我唱了,所以这也是我的一首我给所有的演出的歌曲,没想到你曾经听过。”齐蓓对于曾经听过她唱歌,感到很意外。

    “在一个场合听到了这个声音,我觉得和您的声音很有张力,然后高音唱的也很好,关键是唱高音的时候并不吃力,不像很多人一旦失控,就会唱破音,您不会这个样子。”顾安宁笑着说道。

    “人家只是让你叫名字,你怎么直接连姐姐都叫上了”袁劭先再次插嘴,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这样说道。

    “她比我大,我总不能直接没有规矩的,就直接叫名字吧,那样太夸张,也很没礼貌诶,所以只有冒昧一点叫姐姐了。”顾安宁也很无辜。

    “你竟然知道我唱过海湾这首歌啊,这是我17岁第一次登台演出时的作品,这首歌曲是我父亲创作的,他就直接让我唱了,所以这也是我的一首我给所有的演出的歌曲,没想到你曾经听过。

    ”齐蓓对于曾经听过她唱歌,感到很意外。

    “在一个场合听到了这个声音,我觉得和您的声音很有张力,然后高音唱的也很好,关键是唱高音的时候并不吃力,不像很多人一旦失控,就会唱破音,您不会这个样子。”顾安宁笑着说道。

    “人家只是让你叫名字,你怎么直接连姐姐都叫上了”袁劭先再次插嘴,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这样说道。

    “她比我大,我总不能直接没有规矩的,就直接叫名字吧,那样太夸张,也很没礼貌诶,所以只有冒昧一点叫姐姐了。”顾安宁也很无辜。

    ,“没有关系的,这样叫我很好,也很久没有人叫过我姐姐了,因为我好像总是比较小的那个。”齐蓓连忙解释到。

    “那你就是齐蓓的歌迷了”林灵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笑着说道。

    “所以啊,算是见了偶像,才会直接要签名啊”顾安宁语调十分轻松。

    “你这个丫头啊,真是的,在部队里都能找到你的偶像。”袁劭先看着她十分的无奈。

    “没想到这里还有我的歌迷呀,那你是很早就开始关注我了吗”齐蓓笑着说道。

    “是啊,还收集过几年前齐蓓姐姐和齐叔叔一起演出的海报,那个时候就好喜欢。”顾安宁如实承认。

    “你这丫头,以前一直都是那么严肃,倒是很少看到你有追星之类的行为,这真的是少见啊”袁劭先有些惊讶,继而笑着说。

    “是啊,平时都不追娱乐方面的,现在也就是我老师,林前辈和齐蓓姐姐,没别人。”顾安宁有点不好意思。

    “没有关系的,这样叫我很好,也很久没有人叫过我姐姐了,因为我好像总是比较小的那个。

    ”齐蓓连忙解释到。

    “那你就是齐蓓的歌迷了”林灵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笑着说道。

    “所以啊,算是见了偶像,才会直接要签名啊”顾安宁语调十分轻松。

    “你这个丫头啊,真是的,在部队里都能找到你的偶像。”袁劭先看着她十分的无奈。

    “没想到这里还有我的歌迷呀,那你是很早就开始关注我了吗”齐蓓笑着说道。

    “是啊,还收集过几年前齐蓓姐姐和齐叔叔一起演出的海报,那个时候就好喜欢。”顾安宁如实承认。

    “你这丫头,以前一直都是那么严肃,倒是很少看到你有追星之类的行为,这真的是少见啊”袁劭先有些惊讶,继而笑着说。

    “是啊,平时都不追娱乐方面的,现在也就是我老师,林前辈和齐蓓姐姐,没别人。”顾安宁有点不好意思。

    “那我真是觉得荣幸啊,没有想到在部队里还有人听过我早期的曲子。”齐蓓笑着说,她有着姣好的面容,一笑起来就很明艳,洁白的牙齿犹如一颗颗贝壳似的,因为来演出所以化了淡妆,不过是真的好看,所以齐蓓是很容易让人留下印象的人,因为她确实是个漂亮的姑娘。

    “你们啊,偶像和歌迷的,现在就是同行了,也不用这样吧”林灵笑着说道。

    “老师,我是有点小兴奋啊”齐蓓说道。

    “对了,你这一次准备呆多久看你穿着常服,不打算训练”袁劭先问道。

    “我就呆两天,两天之后还要回去,来这里有事要办。”顾安宁是这么说的。

    “也行,你们还有没有什么要聊的,就到处走走,聊聊吧”袁少先这样说。

    因为这次海

    因为这次海军军事艺术团是集体行动,所以不能够留太久,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林灵和齐蓓就离开了,她们毕竟还有其他的活动

    顾安宁在汇报了一下工作之后就离开了,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汇报工作,并且告知自己最近的动向,然后她又去了一趟集团旗下专门售卖服饰布料的店面买了一批衣服的料子,准备制一身儿广袖服

    之后把该去的地方都去了一下,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地方要去了,时间也不多只有两天期,能够把这些地方都走一遍就差不多了,然后她就回到了最高军事艺术团。

    “怎么样,回了一趟原单位有什么感受吗”郁静瑶见她回来笑着问道。

    “回了一趟原单位见了我的长官,然后见了以前的战友,不过我也确实是有特殊的收获,我在那边见到了海军军事艺术团的林副团长。”

    “哦,你说的是林灵啊,她最近走马上任海军军事艺术团副团长,春风得意呀她这些年发展迅速,势头也很猛,我都快被她比下去了,不过我要是客观点说的话她的个人演唱风格也确实是与众不同而且具有一定的民族特色,虽然你从她的身上你看不出任何的印记,但是他也确实是有当地的风格在里面。”郁静瑶与林灵在同一个系统里面,两人也是相识多年的朋友,彼此之间也都相互了解。

    “她去演出,然后我去的时候演出没结束就我去看了一下。”顾安宁说道。

    “多看看别人的演出,在自己也是有好处的,从别人的身上来弥补自己的不足。”郁静瑶说道。

    “我这次回来还给您带了一件礼物。”顾安宁把自己手里的盒子放在郁静瑶的办公桌上。

    “这是什么呀,还得用这样的盒子装着。”郁静瑶看着那个,暗红色的盒子,很奇怪。“是衣服,有一次您不是在看新闻直播的时候跟我说起您喜欢这一类的衣服吗,所以我就趁着这次回去抽空给您做了一身。”

    关于那身衣服,还有一个小小的故事。

    那是在前段时间就是第一届茶艺节举办的那几天,某天顾安宁到郁静瑶的办公室一起看新闻,电视里正好在,播放这一个报道。

    “风景很美,活动也很隆重,花也很漂亮,当然我觉得那一些表演茶道的女孩子们,她们的服装更漂亮不愧是在江南举办的活动,连服装上都透露出浓浓的江南,韵味。”

    “江南是永远都给人一种婉约,精致的美,永远都给人那种雨蒙蒙的细腻感。”

    “是啊,江南永远都是这个样子的不过这次出席活动的为什么都是地级市的副职还是两个女的,女性的排位应该都比较靠后吧这是怎么回事这样的,国家级活动不是应该是由地级市的正职出席的吗怎么好像都没有看到”郁静瑶对出席活动的市委领导提出了质疑。

    “这个啊,这个是有原因的,按道理说呢,国家首次举办有关茶叶的国家级活动,而且是在江南这也有助于弘扬整个江南地区的传统文化,按照相关的规定,国家级的活动也好,赛事也好在开幕式,以及中途举办的过程中,历史是的,政治领导一定会出席的真是有硬性规定的,但是这个地方,她比较的特殊,为什么呢,因为这个背景是的,市委书记已经高升去了滇南,履行新的职务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主持日常工作就变得很重要,在新的市委书记的任命没有下来之前主持日常工作的,应该是市委副书记兼市长,但是也很不巧,这个嘿嘿,是的,市委副书记兼市长前段时间因为严重的违纪被接受调查,虽然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定下来的事,他已经被带走接受调查,这种真的那么这样一来呢,就会出现市委书记和,市委副书记兼市长的不在的这么一个情况怎么办呢,上面领导没有了,只好由下面的人来顶啊,所以出席这次活动的,是市常委兼副市长和另外一位市委副书记然而,更不巧的是,全是女性,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情况,所以女性的排位比较靠后,这种说法在有的地方,并不是完全都对,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不太可能出现混乱的情况,因为只是走掉了两个正职,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暂时没有新的任命下来没有人,顶替这也,没有什么大碍。”顾安宁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啊”郁静瑶听她说的头头是道,这样问道。

    “就是这个地级市下面的一个小县城,是家乡,我出生的地方,所以我特别关注,这方面的消息,说句不好听的,也要随时关注一下,上面的动向,否则也会出问题,别的地方反正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个地方的是我的家乡作为当地人肯定会来敏感一些。”

    这就是当时两个人在办公室里面发生的对话,郁静瑶也许当时没放在心上,但是顾安宁却是记住了的。

    “你倒是真的有心,不过看这个应该是手工刺绣的吧,现在懂这个的人可不多了,你是找谁去做的应该经济成本比较高吧”郁静瑶轻轻的,在手绣的花纹上抚摸着。

    “这个无关经济成本,真的无关经济成本。”顾安宁说道。

    “啊”郁静瑶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这种东西很简单啊,自己就会就这个呀,那就没有什么事儿了,主要还是在绣这方面否认这个方面很简单,哪怕是一针一线,手工缝纫那也很快

    纫那也很快,而且现在绣这个方面,主要还是会花一点时间,但是其实对我来说也并不花很久,因为我在这个方面做得还是挺熟练的。”顾安宁无所谓的说道虽然制作的过程也没有她所说的那么简单,但是,顾安宁还是有把握的。

    “啊你自己绣的,你这个舞刀弄枪的特种兵,什么时候也拿起绣花针了”郁静瑶微微有些吃惊。

    “毕竟是女孩子,做惯了舞刀弄枪的特种兵女汉子,就算被人叫成铁血玫瑰,那也是铁血的,您总得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做个淑女吧,否则在人家部队里面,以前天天都管我叫阎罗王那个时候才多大呀,整天美人叫阎罗王心里不难受才怪”顾安宁笑着说道。

    “阎罗王那个时候你才多大,现在你都没二十呢,见过这么年轻的”阎罗王“吗他们真是”郁静瑶也是有点无奈了。

    “对啊,为了这个我抗议了好几次结果抗议无效啊,虽然原则上不让取什么绰号,但是这个绰号很多人都会这么叫,那么就这么叫吧,我也没办法了就让他们这么来吧,将来终有一天会发现,阎罗王其实也不仅仅是阎罗王而已。”顾安宁对这个绰号的问题是特别的无语,她有那么凶吗部队里训练,不凶一点怎么能行呢

    “那你怎么还会做衣服呢,真是的我觉得奇怪啊,你是军人,而且你进入部队的时间很早,就算你从小就开始做衣服,这也不至于学的这么快呀不过话说回来,我不知道你以前赞一个原单位是怎么训练的,至少你到我这边以后,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一个淑女,你从来没有出格的举动,出格的言行一向都很谨慎,而且有与生俱来的气质,这种气质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具有的,而恰恰又是这个行业所最为需要的,所以我觉得你也很适合在这边”郁静瑶说道。

    “只要喜欢学什么学不快呀,这不很正常的事情吗”

    “你在谈恋爱吗”郁静瑶突然没头没尾的,就问出来这么一个问题,把顾安宁吓了一大跳,脸都红了。

    “什么什什么呀您这说的是什么呀”顾安宁有些语无伦次了。

    “你看这里又有两封信了,我看到这个地址可不只两次了。”顾安宁看到信就明白了,想都不用想这个信到底谁写的。

    眼见顾安宁囧得不行,郁静瑶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份光碟,交给她“这是你的新专辑已经制作完成了,现在这个是内部发行的是吧行版本,你看一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如果没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的话,只有要最终敲定了,到时候就可以向全社会发行了,这应该也是你第一张公开发行的专辑吧”郁静瑶说道。

    顾安宁从郁静瑶手中接过专辑专辑是红色为主基调,然后封面上用的是她的大幅照片,而且照片的质量不错,这张照片是某次做了一个盘发的造型,然后这个封面上还直接显出了她的名字,同时在背面还有常常的一段话。

    “能不能不要点出我的名字啊,我觉得现在点说我的名字并不是很合适,而且很容易被人认出来,现在好像并不太合适。”顾安宁说道。

    “你呀,总是考虑那么多事情,你是在我的最高军事艺术团以独唱演员的身份发行这张专辑你是一个年轻的军旅歌唱家又有谁会想到你是曾经的特种兵特战队队员呢,

    有谁会这样想呢除了你自己是个例外以外,你见过哪个特战队员,会转行到军艺团来做独唱演员。

    说句实话,虽然咱们这块儿是文职好像挺受人重视的,在部队里头,都是宝贝疙瘩,可是有多少人看不起我们军艺团的虽然我们是最高是艺术团是华夏方的级别最高的军事艺术团,最高级别的相关单位,可是有多少人都在指责我们这些文职,不是真正的军人,不是真正的战士,如果是一个特战队员的话,很多人她宁可待在特战队,都不太有可能来我们这边,更别说从武职转到文职了,这事基本上不可能的情况,你已经是一个例外了,而且应该是一个空前绝后的例外,又有谁会把你和一个特战队员联系起来呢”

    “这倒也是,有谁会转行,像我一样转的这么彻底,跟当时的训练内容完全就不搭界,完全就从头开始,有谁会像我这样开始完全不同的人生”顾安宁有些无奈地笑笑。

    “还有一点,这张专辑虽然是面向全社会发行,但是他同时也会在内部进行发行这个专辑又是我们对于建军70周年的献礼,有着特殊的含义,所以肯定会让军队的或者那个的一些长官过目,你确定要在这么多长官面前隐掉你的名字,还是你确定不会有人知道你认出你”郁静瑶还是考虑到了其他方面。

    ------题外话------

    今天真是崩溃,今天写的稿子的那张手机便签不见了,其他的就再就是那天的不见了,郁闷死,我今天本来打算要早点睡,去过,因为原来那几千字全部都丢失了,所以我从头开始写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