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晚会歌唱家 底线

第二百三十六章 晚会歌唱家 底线

作品:重生之灵瞳商女 作者:慕容瑜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次的演出结束之后,又过了几天,整个寒假就又结束了,在寒假结束的前一天,顾安宁把1997年国家电视台春节晚会的视频,找来重新看了一遍,当然,她只是单纯的为了看郁静瑶那一首歌,又是一首新歌。

    但是郁静瑶唱的很好听,她突然又很想翻唱这首歌了。

    说句实话她不轻易翻唱别人的歌,基本上翻唱的歌曲都是郁静瑶或是林灵的,但是现在也不翻唱郁静瑶的歌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没有把握。

    反正一首歌,可能会给别人造成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从而在一定的程度上赢得分数,但是翻唱一首歌,也是有风险的,因为已经有原唱摆在那里,珠玉在前,翻唱怎么唱,一般情况下,都好不过原唱,所以是很有心理压力的。

    不过她见过一个翻唱比原唱唱的好的,就是齐蓓,在离开军事艺术团的体制之前,她曾经是海军军事艺术团成员,也曾经是被林灵当成传承者培养的优秀的歌唱家,她翻唱的几首歌曲,都把原唱给挤下去了。

    但人家是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都是搞音乐的,她有先天的条件,但顾安宁是达不到她的这种水准,至少目前她个人觉得是达不到。

    哪怕现在在声乐这方面,郁静瑶已经很少对她提出修改和指正的意见,也曾经说过,她“是最高军事艺术团在声乐和舞蹈这方面最年轻的骨干”这样的话,但她依旧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她不敢把这个当成自己在专业技术上原地踏步的理由。

    因为在这种地方大浪淘沙,一般改革换代,不要太快哦,除了像郁静瑶这样已经凭借声乐和歌剧树立了自己常青树地位,并且成为了华夏国艺术史上的经典的这样的人地位相对稳固不会发生多大变动之外,像她们这种小角色真的是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压住腾飞的翅膀。

    稍不留神,原来可能比自己差的会比自己好,这些都还是正常的,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就是前辈被后辈给比下去,真的是一掌就被后辈拍到了沙滩上的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

    想要巩固自己的地位,就只有不断地开拓创新,精进自己的技术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那么别人,超越自己,也会越来越难。

    在进入军艺团之后她有一个习惯,就是经常会把郁静瑶春节晚会的视频都找出来看,每一年的她都要看,从八十年代这台晚会开始排练播出到目前为止,每场晚会郁静瑶从来就不缺席<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还有一年她除了演唱之外,还客串了一个小品,所以绝对是每年都不容许被错过的精彩!她几乎每年都会带来新的歌曲,每一年都会收获大江南北的欢呼。

    在华夏国有这样一些艺术家,经常会出现在各个晚会而且几乎是年年都不缺席,除了春节晚会,还有建军晚会建国晚会建党晚会,包括各种正式的晚会场合,这些艺术家几乎就从不缺席。

    但是每年,都会带来新的作品,这些人被形象的称为晚会艺术家,或是晚会歌唱家。郁静瑶,林灵,她们两个就是这样的人,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艺术家和歌唱家都是充满正能量的。

    她们从来就不会去演有负能量,或是不好社会影响的东西,这些人应该也算是艺术界的标杆了。不过她当然不奢望自己也会变成这样的人,这些人恐怕与她而言就只是一生景仰的对象罢了。

    说句实话,在各大晚会上露脸,绝对是一个很好的事情,能不能够收获国民的认可能是,是另外的事情,至少在行政方面允许你露面表演节目那至少对你还是认可的。这就是参加各个晚会,除了国民的认可之外,依旧能够收获的一些东西。

    新的学期开始,因为,六月份要中考,现在已经二月了,所以时间上相对紧凑,上午用最快的速度搞完了大扫除,下午就开始上课,这个学期对于座位进行了一定的调整,老师给出的解释是:“因为要中考了,每个参加中考的人心态也很重要,为了让所有人都拥有最好的心态,所以对于作为进行调整,是很必要的事情。”

    从心理学的角度和教育学的角度来说,这是很正确的做法,不过因此会导致班里某一些同桌们分开,从而变得不情不愿这是另外的事情了。

    对她自己来说,至少在开学的整整两个星期之内,是没有任何的其他事情可以做就是每天到校,然后学习就和普通的学生一样,每天做着无数的试卷,然后每天考试老师们每天拿着普通的知识点在那里炒冷饭,也没办法儿中考考什么,只是考这些,毕竟知识点是有限的,它说破天也说不过那几本教科书,而在开学的两周左右,她们就举行了三月份的月考。

    “这个月的月考挺难的,至少,我个人觉得很难了,我说我亲爱的同学们,你们怎么看呀?”考完考试,回教室的路上,有同学这样说。

    “不是月考,变难了,应该是你在寒假里面松懈了吧,月考还是那样的水平啦,不过我说句实话,好像我们大家都集体松懈了,反正月考题目做起来有些是比较生涩,所以我已经不期待这次的考试成绩了,我的天啊,我只希望老师们手下留情了。”另外一个人这样说。

    “这次月考的话,主要是考察一下在寒假里的学习情况吧,至于有多少人真的在寒假里面松懈了,或者真的在这场的考试被摸到底了,这应该不是中彩票的几率了,有多少人没有被摸到底,这才是中彩票的几率吧!”她们就这样谈论开去一路谈论到了教室。

    回到教室就真的只剩下整书包回家了,顾安宁整完书包,没做停留,直接回家了,虽然中考对于她来说没什么悬念,不过依旧不敢轻易放手就是了,在复习的同时她也开始有规律的归纳自己的笔记,对于做好的笔记进行一个整理。

    也没有选择其他的方式,因为也是没有多少时间了,她的时间啊,就是时间问题。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打了个报告,跑去国外了一趟,去自己母亲那里看了一下,当然,事先没有通告大使馆,等过了海关,因为这个时候还没有落地免签的政策,所以她是进了国境线之后,飞机降落的时候,她看了看时间,是大使馆每天例行会议的时间,所以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在他们的首都到处走了走,去了当时的花梨女中,还去了,K国国立大学,还有其他三大国内著名的大学,过了两个小时,她看了看手表,估计她的会也该开完了,这才去的大使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因为事先没有通告,所以沈漪柔对于顾安宁的到来事先就不晓得。

    看到顾安宁的出现,她是很惊讶的。

    “明明就快要中考了,你怎么挑这个时间过来?”沈漪柔很惊讶,也有点生气,快要中考了,这丫头满世界跑什么呢?

    “您觉得我是应付不了中考的那种人吗?就是因为快要中考了,所以才过来看一下嗯,不然的话几个月都没时间呢,我出来一趟多不容易,我好不容易才打报告出来的,不然你以为我真的那么自由啊,满世界乱跑。”

    “我只问你一句,怎么那么多话呀,这么多话在等着我,干什么呢这是?”沈漪柔被她逗乐了。

    “我打算出来了,就去父亲那里也看看,转道等一下去父亲那儿,您看行不行啊?”顾安宁问道。

    “这还没进我地盘呐,就盘算着要走了,你这个丫头,我就奉劝你一句,最近别去你父亲那里,他忙着呢!”沈漪柔揉着女儿的头发,说道。“小没良心的东西,这才来多久就要走,哎呦喂我很伤心呢。”

    “噗……您让我很醉,我说实话真的很醉很醉。”顾安宁有点无奈了。

    “每次都有话在等着我,我总是说不过你的。”沈漪柔也是无奈了。

    “父亲最近很忙吗?是不是因为维城?”顾安宁大约也猜到一点什么,毕竟说了要收回来就一定要收回来的,估计他会很忙吧?

    “是啊,已经在做前期的准备工作了,我看在过一段时间正式的谈判,就会全部启动吧,有多忙,你不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那边特别频繁的和你父亲见面吗?我们这里新的内阁已经开始着手进行改组,那边好像他们的内阁任期还没有结束,反正对于这个事情,就咬得很死,你父亲也很忙啊!”沈漪柔

    话语当中对自己的丈夫是满满的心疼。

    “我曾经问过一个人,我说我们的国家到底会不会在今年把它收回来。她不是外交官也不是政治家,她给了我明确的答案,说我们国家一定会收回来的。”

    “那么作为外交官您的答案是什么?我想知道您的答案,那么现在已经知道了,您也觉得一定会收回来,那么您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底线在哪里?”顾安宁对于职业的外交官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个谈判不是我负责,不过我个人觉得从外交官的角度来说,我们的底线应该在主权,不是名义上把它收回来,而是要彻底的恢复对它的主权,既然是主权,那一定会有一系列的改革的举措,包括这里的底线就是在这两个字,不能够再往下降的,如果说我们的底线,不是主权的话,那即使是用名义上的一种方式把它收回来了,那也没有什么用。”

    ------题外话------

    今天正式开学了,窝在寝室里面写稿子的我,真是满满的忧伤。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