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顾霆
    顾安宁在回家之后,每天都变得很正常,说她正常呢,是因为她的工作和生活恢复了正常,就是每天上学,然后处理一些公务,没有其他的一些涉外的大型公务,让她去做,就是正常的上学,然后也快到年关和期末了,那段时间,她很难得的没有请假,安安稳稳的,把这个学期最后的课程,全都上完了,参加完了期末考试之后就回了家,哪里都没有去。

    她现在,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练习声乐和舞蹈,空闲下来的时候也会练习刺绣,所以虽然很忙,但是她哪一方面都没有落下,她在做着每一件事都保持着比较高的一个水准。

    有的时候有灵感了也会写几首诗,然后把这些诗变成,一些歌词,尤其是因为放寒假了,并没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暂时属于比较空闲的一个状态。

    她可以把精力更多的放在这些方面,现在公司的一些事情,她已经逐渐在放手,因为本身很忙的工作,不再允许她把精力放在别的地方,只有在公司的重大决策的时候,她会参与最终决策,但是现在还在坚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她必须要亲自审核,公司每个月,每个季度和每年的财务报表,以免发生一些错漏,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这天早上她吃过早饭,开始查看全年以各种方式如果进入华东军区,并且安排在她所掌管的部队的所有人员,在看到入伍高中生这一部分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个人虽然有点不太成器,文化课的成绩虽然不好,但好歹也是进了部队的,与他父母相比起来这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比起他父母总是惹是生非,他现在的途径,显然是对他来说,最好的选择,如果他能够通过军队的入伍考核真的很让顾安宁感到意外,现在她突然觉得这个人原来也不是那么糟糕啊。

    而且,看到相关的档案的时候,在入伍的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身体素质的检测,这人成绩还可以,只要能够好好的留在部队,不再走上上一辈子的歪路,这个人应该还算是可以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顾安宁在今年过年的时候反而是,心定了很多因为她早就收到消息说父母今年不会回来,所以也不会有那种期待,因为毕竟是很早之前就知道的事情,不是吗?不过她也很理解父母,因为这个年,她的父母过的注定不会轻松。

    历史终是会走到那几个特定的时间节点,不是吗?

    现在离另一个时间节点,似乎也并不是特别远了。

    虽说公历早已跨进了一九九七,这个独特的年份,但是在农历而言,在大年三十的零点,华夏国才最终跨进了一九九七年,而时间与历史从来就不会停止,一九九七,即将要展开的,新的一年,于她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呢?

    新的一年的,大年初一的行程,总是雷打不动要去祖父那里的,所以就去了,午餐,也是二婶和小姑一起做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二婶一个儿子,进了部队,这件事,让她高兴坏了,是她很大的谈资和炫耀的资本,于是一顿饭,就听见她一个人在那里说了,而且所有人竟然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去搭理她的话,这真是这个大家庭难得一见的默契,当然在夸奖完自己的儿子之后,她也会顺带着刺小姑和顾安宁几句,在她刺小姑的时候,作为事件的另外一个主人公,顾霆,他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但是,当二婶把矛头指向顾安宁那时候却被人阻止了,这次阻止的人,不是爷爷,而是她刚刚进入部队的儿子。

    “妈,你有完没完,我不就是当个兵嘛,有什么好炫耀的,再说了,如果我当兵只是为了让你炫耀的话,那我宁愿现在马上退伍。”顾霆有点听不下去。

    “你说什么!你好不容易进了部队居然跟我说要退伍你这个臭小子!”接着又开始了,絮絮叨叨的,数落但是这个数落,一点都不好听。

    “妈你如果在这么骂下去的话,我说不定真的会退伍的!”顾霆对这样一个母亲也很无奈,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妈是一个这样的人呢,还是因为自己以前也跟自己的妈是一个德性呢!这倒是应该深刻检讨一下。

    也许是真的怕儿子去退伍,闹腾了一顿饭的时间的某个人,终于是闭嘴了。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

    吃完饭以后,照样是领了压岁钱,顾霆来到顾安宁面前,但是欲言又止,好几次想说话,但是又没有说最后干脆从她身边走开了。

    在顾安宁打算出门去乡间小道,和竹林里面闲逛一阵子,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时候,顾霆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一次他依旧没有说话,搞得顾安宁是莫名其妙。

    “你到底有什么事啊,这么遮遮掩掩的,到底要干嘛?”顾安宁实在是搞不懂他到底要做什么。

    “有些话不太方便在这里说,边走边谈,可以吗?”顾霆试探着开口,好像怕她会不同意似的。

    “可以,走吧。”顾安宁想了想,这样说道。

    “真是太谢谢你了!”这句话从顾霆的嘴里说出来,简直让顾安宁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从来都跟小霸王一样的顾霆,居然主动跟人说谢谢了,简直天下奇闻啊!

    大年初一的午后,因为没有太多太阳的缘故,依旧显得有些寒冷乡间的小道上,除了她们两人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她们俩算是吃饭比较快的那种人,很多人都还在自己的家里享受着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愉悦和热闹,不过因为她们是小辈,所以并不禁止他们吃完饭就下桌这一点还是比较自由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没想到你这么了不起。”顾霆一句夸赞,却让顾安宁心中警铃大作。

    “你在说什么?”她试探着问道。

    “我在部队看到过你的宣传资料,你要知道,特种部队,现在在部队内部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机密的事情。你们都是正面的宣传教材。”

    “是吗?谢谢你的夸奖。”顾安宁笑了一下,女子特战队属于部队的序列的一部分,也属于国家的特种部队,那么在现在的情况下,特种部队的保密性数并没有那么高,至少除了顾安宁以外的其他成员,信息曝光度还是在逐渐增加,至于顾安宁本人就算是有宣传资料,应该也只是会把她做过的事情,一笔带过吧!

    “只是没有想到你年龄还这样小,已经进入部队,而且已经进入了特战队,真的很好奇,你当初是怎么做到的?”顾霆问出这个话的时候一脸认真当年的痞气在他的脸上已经荡然无存。

    “看来将近一年的部队生活对你的改善还是很大呀至少没有以前那么吊儿郎当以前每次见到你,我都想离你远一点,因为你是在太过分了,但是现在你的身上,总算是有了一点军人的气息。”顾安宁看着他。

    “那是,在部队里头,那就是天天让你想死,太严格了,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一年这么磨下来,就算是头上长角的野牛也一定会变成死牛肉罐头。”顾霆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然后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不起,我忘了你也是部队里出来的。”

    “部队就是一个能让你改变任何坏习惯的地方,如果说你之前算是出了问题的铁,那么不对,这个炼铁炉,送进去的,就算是废铜烂铁出来的也一定是好钢,都说了是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一年一年进来的兵,就好像是,那座大熔炉上流动的铁水一样,不管之前是什么,但是经过筛选,一定会变成,最好的钢铁。”顾安宁说道。

    “尤其是我们的那个黄脸盆儿,简直,能让我们改掉任何人和的毛病,在部队里面撒娇打滚娇气一点用都没有,反而会直接把自己军队的生涯给葬送掉。”顾霆心有余悸地说着,好像那个黄脸盆有多么恐怖一样。

    “部队会打磨掉一个人的戾气,会打磨掉每个人头上,或多或少凹凸不平的尖刺,虽然很辛苦,但也是很独特的回忆。”顾安宁很有感触。

    “但是我之前不是记得你身体不好的嘛,是怎么在那么恐怖的训练当中挺过来的?当时一定很辛苦吧!”

    “是啊,每天都有人走掉,如果坚持不下去了,也可以随时离开,但是,那个时候怎么可以放弃呢?”

    “所以就这样支撑下来了是吗?哪怕身体的先天条件并不是很好,依旧,努力的,在那里活到了,训练和选拔结束吗?”顾霆问道。

    “你要这样理解,也可以吧,很多人,很多事,其实都说不好。”顾安宁突然觉得有的时候心态真的很重要。

    “虽然那里有你的宣传资料,可是对你的介绍并不是很多年你是什么时候入伍的都没有写,只是说你做出了很多贡献,然后非常非常的优秀,然后又讲了一些你曾经做到过的事,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进的部队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