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认可 授课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面的歌词,来自于《我的士兵兄弟》我很喜欢军歌,所以就用上了,之后还会出现几首军歌歌词。

    ------题外话------

    如果没有这么紧凑的频率,一年一百场演出的规定,怎么完的成啊?更何况,一百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基数,只许多不许少。

    反正五个月的特训时间里面基本上,每次慰问演出的时间间隔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一般三到四天一场,然后可能有的时候会连着好几天就是不回去,一路慰问演出下去,哪怕一个边防哨所,只有一两个人整个团队要去那里完整演一场,五个月的时间,他们去过很多地方,甚至还曾经到过北疆的哨所,下着大雪,一群人就去那儿给演出。

    这就是部队,部队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也不是一个轻轻松松的地方。

    顾安宁也同意了,这是规矩,部队的演出是没有任何的折扣可以打的,一个电话到了就得马上出发,说让去哪儿就得去哪儿,不许拖拖拉拉,也没有任何的商量和折扣可以打。

    在暑假结束的前一天,她给郁静瑶打了报告说明了相关情况,郁静瑶很快批准了她的报告,但是也有一条,如果有相关的演出的要求,必须要第一时间回来,和整个团体一起行动。

    暑假很快结束了,整个特训也结束了,她,请的假也够长了,原先只请两个月的假,结果,减去暑假她请了一共三个月的假,超了百分之五十,无论如何,开学是一定要回去的,尤其开学就初三了,虽然于他而言,初三的学习生活可能并不怎么着急,但是还是要回去,因为跟班里关系已经差成这幅德性了,再不回去,等一下人家都忘了有这个人了,那岂不是很糟糕。

    其他的让别人去说吧!

    并且同时公开了,她和郁静瑶的师生关系,用郁静瑶的话来说,五个月的魔鬼特训算是告一段落,但是在这里天天都是特训,已经评论好了,工资也可以开始发了,那么师生关系,当然也可以公开了,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也不用怕别人怎样,反正自己做得好就可以了。

    就这样,连带着两个月的暑假,她也是处在一个高强度的文艺训练当中,就这样训练了五个月,她终于参加了军事艺术团的级别评定,评的是文职七级,也相当于武职的二级尉官了,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在文职这块,进来不到半年,有这个已经很不错了,她现在身上有的就是武职的三级校官和相当于二级尉官的文职职位。

    虽然有点疲劳,但是因为有空间的调养,她还没有显得那么累,回到京都之后她继续进行训练。

    五天的演出下来,很多人都好狼狈的,顾安宁之前有特战队的底子,所以并不显得特别狼狈。

    到第三天的时候就出问题了,顾安宁拿了两颗自己制的药丸,郁静瑶服下之后,效果不错。第二天早上起来嗓子就已经没有问题了。

    一个唱歌的,白天晚上都有事情做,中午一个小时的午休不睡觉,这对嗓子损伤是很大的,虽然郁静瑶已经经验丰富,可以不怎么休息,可是连续的这么演唱对嗓子也有很大的伤害。

    虽然演出很忙,但是晚上空下来的时候,郁静瑶还是会抓紧时间,来跟进对于顾安宁的训练,每天晚上要训练过关了,以后她才能休息,后来到第三天的时候,郁静瑶那嗓子都已经彻底哑掉了,她那个时候据说是连中午休息的时候都不休息,不睡午觉。

    但是这样的情况下,洗头发就比较麻烦了,因为条件限制,没有办法。

    她当时接到来到军事艺术团的,这个命令的时候走出会议室,之前她的长官,就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现在你可以名正言顺的养长头发了。”

    一直到了第五天晚上,这个所谓的通知才终于停掉,总算是能回京都了,连着五天演出,演员们个个都很狼狈,因为军事艺术团的女兵们都是养长头发的,军队里面唯一能够让女的养长头发的地方就是艺术团了。

    这整整一天,白天的时候就是四场演出,晚上还有一场,一共是五场,她看着都心疼死了,大家都很拼,唱歌的人累,打杂的人也累,因为各种器械都比较沉,第二天的时候又有演出的通知,于是就这么一张一张的过来。

    确实没有错,在紧急任务的时候,很多基本上都是打杂的,除了那些真正评过等级的那些人。

    第二天郁静瑶接到通知,要率团去京都以外的一个地方进行慰问演出,顾安宁因为刚刚到这里,没有评定等级,也并没有公开她们的这个师生关系,所以也就是个打杂的。

    “好吧,但是你毕竟只有这么一点年纪,还是要注意休息,何况现在还不是很忙,真正忙的时候呢,想睡觉都睡不了。”

    “以前因为工作很特殊,然后一直都很忙,有的时候甚至是恨不得给我四十八小时,然后我经常进行封闭训练,训练的强度比别人要更多一点,经常就是好几天不睡觉,然后就有熬夜的习惯了。”

    “看不出来你这丫头倒是挺拼命的。有拼劲!不错!”郁静瑶难得的下了这样的评语,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励。

    “嗯,那好吧。谢谢老师。”

    “要练的话,明天早上起来也可以练,十一点了,你不睡我还睡呢,走吧!”

    “还没练好,所以不想睡。”顾安宁这样回答道。

    等到郁静瑶写完笔记之后到了晚上十一点,她看顾安宁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说道:“已经十一点了你不睡觉啊?”

    顾安宁对着这个进行研究,郁静瑶也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就拿了一个工作笔记,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写,就是陪着她一起,这个还是让她很感动的。

    “你行了吧,就在这儿吧,你房间里没有放这个碟片的地方,还是就在这里好了,反正晚上这边我们不离开,就不落锁,这个没有关系。”

    “老师您这片子,能让我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吗?”

    其实真正的演出,是绝对不可能只有二三十分钟,这么短的,至少得一个多小时,时间长的,甚至要两个小时左右,这应该都是司空见惯的。

    这突然让她想起,当年曾经有人对郁静瑶下过的评价:“台前幕后一样用心,但是在台下没有架子,很平易近人,很好相处。”这个片子时间并不长,也就大概二三十分钟,因为整个军艺团去演出的话是所有的都参与,基本上是很多人的参与的,但是这里只留下了郁静瑶本人的片段,所以相对时间会比较短。

    把最好的歌声留给看演出的士兵,还有普通的观众,然后台前的互动做的也很好,很会引领整个现场的气氛,大家一看到她出来就鼓掌,欢呼,然后她甚至还和很多士兵握手,近距离的接触,完全看不出来是那种很有架子的人,特别特别有亲和力。

    郁静瑶是一个很正直的人,从当时留下的视频里面可以看到,那肯定不是她当天的第一场演出,因为嗓子都已经唱的哑掉了,但是她还是很尽心很尽力的在唱。

    把整个练习室的窗帘全都脸拉下来,两个人就坐在那里一起看。

    “这样吧,我拿一个到一线慰问的视频给你看,你看过以后,自己跟着学。”郁静瑶拿来一张光盘,是她到第一线去慰问演出的时候留下的视频录像。

    “是,我知道了。”

    “我们是去慰问的,不是单纯的唱歌给他们听,如果单纯的只是因为唱歌,像很多人都有歌碟,那别人直接拿着歌碟听歌就好了,何必我们亲自到现场去呢,你说是不是?”

    “稍微对你的肢体动作进行一些修改。像刚才你唱的那首歌,唱到‘我亲爱的兄弟’之类的歌词的时候,一般都要以手抚心脏,相关的肢体动作也要随之跟上,唱歌的时候,尤其是在这种慰问演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和战友以及士兵们的握手,这是必不可少的。”

    “好吧,我的错。”她会说她一瞬间职业病犯了吗?

    “你这个不像是军艺团出去演出的,倒像是国家机关部门,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发言人的手势。”郁静瑶看了看她这样说道。

    顾安宁被她盯得发麻:“老师,您在看什么,我很奇怪吗?”

    郁静瑶看着她好像在看什么一样。

    “现在又太硬了,重新再来。”

    “舒展性有了,但是太软了,再来!”

    “停!你这个速度太快了,而且简直是一刀切,力量太大,没有一种舒展性,不够美观,再来!”

    郁静瑶一边说一边亲自示范,然后让顾安宁自己试一试,结果这个动作做出来,她是觉得,做的很自然,但是被郁静瑶给否决掉了。

    “让人觉得你是军队军事艺术团出来的,你是真的来为他们演唱的,你全心全意的为他们演唱。”

    “呐,比如说你到灾区的去慰问演出,我们的部队在前面救灾,那么这个演出是很重要的,那么你首先要说一些跟这个事情有关系的话,然后呢,给这些辛勤付出的士兵们演唱,要搭配手上的动作,手要这样子伸上来,要有弧度人感觉到很舒缓,但是在最后,需要给人一种有力量的,整体的感觉。”

    唱歌是需要和人体的肢体动作搭配起来的,不是单纯的就张一张嘴在那里唱就可以了。

    吃过晚饭以后,郁静瑶专门花时间亲自训练她的姿势。

    当然能够这么做的前提条件是,上一首练熟练才允许练下一首曲子,练了很久,郁静瑶才允许让她练一首新的曲子,当然不代表前一首就已经很好了。

    上午依旧是理论课,下午开始,选择性的练别的曲子。

    到早上四点钟起来,把平时用来晨跑的时间用来练歌,四点钟她就跑到专门的练歌室里面去练歌,练三个小时,然后七点钟的时候,郁静瑶会继续给她上课。

    这边下课以后她回到宿舍继续练,练到了晚上的十二点钟,进空间再练上两个小时,然后睡觉。

    在之后,郁静瑶给她上专业的声乐概述课,也就是理论课,上了整整五个小时,真的,算得上是高强度的训练和学习了。

    晚上吃过晚饭以后,她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幸好自己之前有做治疗嗓子的药,一下午练下来,嗓子都废了,赶紧吃了一颗药,缓缓,然后继续练。

    下午练了一下午,但是还没有练好,因为这首歌对于高音比较有要求,而且节拍都要配合好,她的水准还是不够。

    整整一个下午就练了这么一首歌,她瞬间觉得自己效率好慢啊!

    ……

    “再来!”

    “再来!”

    “有跑调,再来!”

    “气息不够长,再来!”

    “还是不对,再来!”

    顾安宁仔细的听了一遍,开始唱。

    郁静瑶一边说一边做示范,把那一句唱出来,最后一句话,节拍特别长。

    “唱得不错,但是这首曲子难度很大,而且你的问题就出在最后,最后一句,啊,士兵/我亲爱的兄弟,这个音很高很长,你的这个节拍统计有问题,最后的一句话,你少了节拍。继续,再来。”

    这首曲子伴有高音,难度是比较大的。

    “红红的脸庞,绿色的军衣,你就像一棵白杨……啊,士兵,我年轻的兄弟……当花好月圆的时候,你又悄悄淹没在那笑声里……啊,士兵,我亲爱的兄弟。”

    “这首曲子挺高的,你试试吧。”郁静瑶听到她的答复之后愣了一下,说道。

    “那就我亲爱的兄弟吧,这是您的曲子。”顾安宁说道。

    “你会唱什么歌?唱一首我听听。”

    顾安宁虽然说三大歌路都有涉及,但学的并不精通,她个人以为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唱高音的那种。

    但是在三大歌路路当中,其实到目前为止,她的专业技术不是不分先后,但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她的民歌,所以郁静瑶本人一直都被认为是华夏国的民歌集大成者,所以这个应该是很高的一种认可了。

    华夏国的歌曲应该是分为三大歌路,郁静瑶就是精通三大歌路的人,但她首先学的是民歌,这是她的根基,然后学的是西洋的美声唱法,后来她才开始学习一些现代歌曲的唱法,也是有先后的。

    “是的,确实是这样,在专业技术这方面我很欠缺。”

    “也就说,你并没有特别系统的接受过声乐的培训是吗?”

    “我三大歌路都有学,但是学的并不精,以前是跟着家里的音乐教师,然后家里有乐器就会经常去练歌。”

    “你也可以这样理解。”郁静瑶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学过什么歌路?”

    “相当于是实习期是吗?”顾安宁问了一句。

    “你呢,目前没有评等级,可以暂时缓一缓,所以这段时间没有工资可以拿,你需要记住。”

    “而且在部队里面,一视同仁,不管以前是做什么的,哪怕是一些大明星,到部队里面就只评专业技术等级,是什么等级就给多少待遇,等级不过关,就算是天王巨星也照样一视同仁。”

    “对,就是要这样,要把部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至于个人的得失,有的时候实在无法顾及的,就要选择舍弃,就好像按照规定我们每年需要下部队演出一百场,一般情况下你是独唱演员,基本上要场场都到,虽然这个不太现实,但也是规矩。”

    “是!我们是军人,一切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在军事艺术团,那独唱演员都是宝贝疙瘩,但是部队让你上前线的时候你就得上,不能有任何犹豫,我相信这一点对于你来说可能更好接受一点,因为你曾经是武职比文职的风险要大多了。”

    “慰问演出呢,不是你一个人在台上唱歌就可以了,要注重和下面群众还有战士的互动,这一点特别重要!”郁静瑶特别说道。

    “是!我明白!”

    “我看过你的档案,你进来是作为独唱演员进来的,所以一个人的歌唱底子一定要好,将来慰问演出呢,独唱演员,那可都是要挑大梁的。”

    “是,我明白。”

    “不,不……不,不是,是我太激动了,没想到偶像肯教我唱歌。我太激动了您容我缓缓。”顾安宁一边很激动,因为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真的是现实版的笑哭。“行了,你呀,也别太兴奋了,我收你做学生,不代表你以后就一帆风顺了,很多东西要靠自己去争取和维护的。”

    “怎么?你不乐意?”郁静瑶把她的兴奋和不可置信看在眼里,露出一个笑容,笑着反问她。

    现在忽然告诉她,小时候的偶像要教她学声乐,要收她做学生,怎么可能会不兴奋?

    这个偶像跟明星的偶像是有区别的,就好像,她在政治人物这方面最崇拜的人是韩槿华,但是最崇拜的军旅艺术家,一定是郁静瑶。

    对于她那样的女孩子来说,小时候,哪怕是现在,郁静瑶一直都是偶像。

    而且作为享誉国内外的歌唱家和艺术家,郁静瑶在当年就是很厉害的,她当年入伍的时候就是干部,而且在顾安宁小时候,听到的一些民歌类的曲子,还有一些很大气的很有民族气节,很传播正能量的曲子,那基本上全都是郁静瑶唱的。

    现在居然告诉她,她不仅可以名正言顺留在这里,而且作为这里级别最高,专业技术最高的郁静瑶,要亲自收她做学生,这在之前根本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好吗?

    就是有一个,级别稍微低一点的艺术家,或者歌唱家收她做徒弟,她也觉得很高兴了,她甚至还做好了不被郁静瑶认可,不被军事艺术团接受接受,甚至要在里面自生自灭的这样一个准备。

    因为对于她来说,在这方面,郁静瑶,绝对是大师当中的大师,她是不敢这样奢望的。

    “什么?”顾安宁是吓了一跳,在这之前她并没有想过要拜郁静瑶为师。

    “你是个基本功不错的学生,好了,你通过了我的考核那么相对的,我答应阁下,也答应你,收你做我的学生。”

    接下来又测试了一些其他的项目,一整套项目测试下来,她真的觉得挺紧张的,但是到后来也逐渐放松了,眼前的并不是洪水猛兽,而且她如果是太紧张绷的太牢的话,有的反而唱不好会影响的相关的展现程度。

    十分钟的休息之后,郁静对她测试并没有结束。

    对于一名歌者,耳朵很重要,这句话是她进入最高军艺以后,作为前辈,郁静瑶告诉她的第一句和专业有关的话,直到很多年之后她也一直都记得。

    一个小时的测试下来,郁静瑶似乎还是挺满意的,在一个小时结束之后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在这个时候,郁静瑶就告诉她:“以后还是要多听要练好自己的耳朵,对于学习声乐的人来说,耳朵很重要,必须判断自己唱的水平,气息一定要稳,沉下去了,是不行的,要使劲拉着越到高音越沉,千万不能松劲,相关的位置要找准,一定要唱好。”

    郁静瑶花了一个小时,让她听音准和音高,还要根据听到的音来说出,那个音是哪个音,而且还要说出是在那个音域上,到底是降几度,或者是升几度,这个对她来说其实也不难,因为她当年刚刚得到空间的时候,身体的感官,在在空间进行了一个洗髓伐脉的训练,所以她的耳力目力一直都是比较好的。

    顾安宁照做了,因为有一点基础,所以高音这方面还是可以的。

    “现在继续,应该你们音乐课上也学过的,就是我弹钢琴,你往上唱,能唱多高唱多高,实在唱不上去,破音了也没有关系。”

    顾安宁又高了八度,然后一直往上调,直到最高,拿起床号作为测试专业素养的第一曲调,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对,没错,这是我们听到的起床号,如果再高八度呢?”

    很正确的哼出来了。

    “那就先从基本功开始吧,部队里面有起床号,你把起床号的旋律给我哼一下。”郁静瑶第一个问题是起床号,她用这个问题来测试音准,顾安宁也没敢耽误,马上就哼出来了,毕竟起床号这种东西,她听了很多年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