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查找 通话
    顾安宁想了想,这件事情总不能就这么拖着吧,她打开电脑,搜索华夏国最高军事艺术团,如果她所记不错,华夏国最高军事艺术团,是华夏国三军军事艺术团的直接上级,再往下才是各大军区的军事艺术团,所以级别还是很高的,这样的情况下,要进这个艺术团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现在自己在她们并不公开招收的情况下,直接跳级越级进入,麻烦一定是有。而且还不小。

    顾安宁又看了一下别的信息,最后进入华夏陆军内网,她很想知道,这样的事情除了她自己之外,在她之前,是不是还有先例?

    她找了一圈以后,倒是找到了一个先例,那是十年以前了,这个人原来是华南军区的一个武职干部,后来调任到华南军区的军事艺术团,然后有降级。

    因为文职,一切都要从头开始,除非是一进去就能够评定等级的那一种,那是特招的,就是一进去就能够享受某种待遇那都另当别论了。

    而且这个人不是一人两档,就是一人一档。组织关系直接就从华南军区转到了华南军区军事艺术团,从此以后他跟华南军区至少是在武职这方面,没有任何关系了,华南军区,和华南军区艺术团,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符合当事人的本人意志,但是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在完全不了解其中到底是不是另有内情的情况,下对于当事人在当时来说,也许也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毕竟从武职调到了文职,而且降级了。

    关键是在文职这方面晋升是很难的,假如是武职的话,参加各种任务,包括各种军事任务,虽然有危险性,但是能够积累功勋,速度相对较快。

    文职的话,首先就是要专业技术能够过硬,而且如果参加全国性的文艺比赛或是代表国家出国访问,也许能给记个一二三等功之类的,其他就没有晋升途径了,相对而言文职晋升比较慢。

    除非专业技术特别好,除非能够有极高的艺术成就受到国民,和军队的一致认可。这样的人才是文职干部当中的佼佼者,但是这样的人毕竟只是少数,而且文职的,一般都是部队里的宝贝疙瘩,冲锋陷阵之类的事,一般情况下不会让他们去做。

    这个跟直接在第一线也是有区别,当然也不是说文职不去第一线,只是相对而言危险性会小一些而已。

    反正除了这个不是怎么恰当的前例之外,她没有再找到其它的相关记载,反正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了。

    查完资料以后她拿出信纸,写下了一封信,这封信是写给远在京都的聂老爷子,告知一下她目前的情况,但并没有具体说明到底什么工作,只是说因为工作的调动,她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继续这个寻人的工作,也请他能够谅解,并且同时郑重的向他道歉,同时也告诉他,自己会找一个完全信赖的人继续做这件事情,并且同时跟进这件事情的进度和进展,希望老爷子能够不要生她的气。

    她只能这样讲,因为毕竟是自己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没有做到,违背了之前的承诺,也违背了双方之间的一个信任,但是这件事情不可能停止。

    因为老爷子年纪大了,寻找的这个对象也是生死未卜,就算找到了年纪很大,而且身体也很差,两个人都已经等不起了。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不中断这件事,继续进行寻找,最好呢能够找一个双方都相对信任的人来做这个事情。

    谁呢?顾安宁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双方都很信任,做事也很稳妥,关键是口风很紧,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做事极有分寸。

    这样想的时候,顾安宁给楚飞扬打了个电话,她想到的这个人就是他。

    “丫头怎么啦,今儿破天荒啊。”电话那头的他依旧是以往相同的语气,但是没来由的显得有几分轻松。

    “我有件事想请老兄你帮忙。”顾安宁很是诚恳的说道。

    “你找我帮忙,这更是破天荒了,今儿是怎么啦?”楚飞扬笑出了声来,隔着电话都能知道那头的他有多么的愉快。

    这小丫头向来都是有事自己解决,找他帮忙,也就是一些任务才会找他帮忙,平时都不轻易开口求人,今天居然主动打电话了,而且还主动求人帮忙了,关键求的那个人还是他。这样一想,他整个人的心情都好起来了。

    “是这样的,之前呢,聂老爷子托我找一个人,找一个他曾经的老部下,这是一个功勋卓著的人,但是在当年的文化浩劫当中,他被抹掉了所有的身份,所以现在找起来很麻烦,老爷子把这个事情拜托给我的时候,我当时曾经信誓旦旦的跟他保证过,我一定会做好,但是现在不行了。”

    “哦,怎么了,我看你积极性蛮高的嘛,怎么准备放弃了?”

    “不是,当时话说的太满了,但是,现在呢,是我的工作要调动了,可能不能够顾及到这边。”

    一句话听完,楚飞扬一瞬间就愣住了,什么情况,小丫头要调动工作了,她要调动工作了,调动工作了!

    也就是说,小丫头以后不跟他在一个岗位上了,两个人合作参加任务的机会可能会减少,天呐,这到底什么情况?

    “不是?你什么情况,这么突然就说工作要调动?你没有受处分,也没有犯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具体的情况我不能跟你细说,这是上级的安排,现在也是事涉机密,我不能跟你详细说明,总之呢,我要调动工作,所以无法顾及拜托你帮忙寻找,可不可以?”

    “小丫头的拜托,我怎么可以不做完呢,放心,我一定好好的把这个任务完成,就算完成不了啊,我到时候陪你一起承担。”

    虽然目前小丫头对他没什么心思,但是他的一颗心已经在她的身上了,这是他在无数次的思考之后已经认定的事情。

    虽然现在没有告诉电话那头的小丫头,可是这并不妨碍自己默默的守护她,没有关系,默默地守护,也许是最好的,不是吗?

    “那个,你之后调动工作,还会跟我有联络吗?”楚飞扬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完以后,他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了,这是什么鬼?

    丫头目前对他还没有那种心思,他直接问这种问题,小丫头又是个相对比较保守的人,这么一问,岂不是冒犯?

    “噗……”电话那头安静了足足有五秒钟,这五秒钟对于一个想弥补自己过失的人来说,显得无比的漫长。

    “老兄,你是不是关注错了重点,我只是岗位调动工作调动,没说我从此以后就跟你老死不相往来了,也没说我从此以后就人间蒸发了呀,你不用这样一副舍不得我的样子吧?”顾安宁默默无语了一把,电话那头的人是个什么情况?完全就关注错了重点好吗!

    “是啦是啦,我的错,这个事情呢,你交代的,我会好好的去做,然后,你如果调动到新的岗位也要注意适应,因为毕竟岗位不同,总是有一个适应期的。”

    “我知道,也谢谢你的关心,反正呢,我的岗位调动,应该会是一个长期的调动吧,但也不是说我就不回我的原先的岗位了,也不代表说我跟我原先的岗位彻底割裂了,还是有希望回到原先的岗位,当然我们也是有希望能继续做任务之类的,反正,之后就是你不至于,永远都见不到我那么夸张。”

    我才不要永远都见不到你。电话那头的楚飞扬这回学聪明了,嘴上是没说,但是心里是这么想的。

    “好啦,那就这样吧,我也要准备新的行囊,然后准备新的东西,然后再安排一下其他的事情还有事,那我就先挂了。”

    这是她在去最高军事艺术团前两天,给楚飞扬打电话的内容,两个人的通话内容,在当时看起来是平淡无奇,但是后来想想也并不是特别平淡。

    后来两个人回忆起来,楚飞扬总是这样告诉他亲爱的妻子:“在那之前我就认定你会是我一生的妻子和伴侣,那一次的通话,你可以看成是我对你的隐形表白吧!”

    顾安宁则总是这样回答他:“当时那个算表白啊,那么没有诚意的表白,我才不要呢!”

    楚飞扬在这个时候就会可怜兮兮的说:“都说了是隐形的表白了,你不可以不接受!”

    不过这一切都是后话了,到此为止,暂且不表。

    顾安宁也安排了一下公司和集团的事情,现在虽然说,很多事情不需要她操心,可是要上马的项目还是要经过她的批准,同时将相关的资金来源,和项目的真实性通报军部。

    虽然现在她要加入最高军艺,但是华东军区对于她的组织约束力依旧存在,所以相关的事项还是只需要报送那边就可以了最高军艺是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做好一切准备,之后顾安宁又向学校告假,这次请假的时间更长,她直接就请了两个月的假。

    不过好在校长对于她的请假,已经是习惯了,或者说已经麻木了,很爽快的就同意了,对于校长来说,学生能够保持成绩,然后兼顾一些其他的事情,其实也是很好的。

    所以在这一方面,当时的这位校长是不反对的,甚至于他是一种支持的态度,这一点也对顾安宁的工作,以及她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所以对于自己的几位学校的校长,她一直都是很感激的。

    因为根据学校的准则,学生请假一个星期之内可以由班主任批准,但是一个星期以上就必须报送校长批准,如果校长不批,学生又在没有准假的情况下不来读书,那就算旷课处理。

    如果旷课的时间过久,就直接被开除,几乎每个学校都有这样的一条规定,所以如果没有校长批准她那些假期,她根本就出不来,也没有办法进行工作,同时更没有办法发展自己的产业,所以对于校长是特别感激的这一点一直都是这样。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碰到的几位校长都是很开明的那种类型,曾经有同学这样告诉他她,一个机构当中,以学校为例,其实所相处的位置越高,对于学生来说反而会更好相处。教职工就另当别论了。

    ------题外话------

    今天霏霏去做伴娘,早上出发,闹腾到晚上九点半才回到家,然后十点半才开始写,我反正是累坏了,请大家包容。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