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九章 细菌战 争吵
    “您看看,这有什么不对。”顾安宁让出身来,让李华看看。

    “又是这个,我之前接触过相关的病例,没想到今天再一次见到了。”李华好像想到了什么,神色也忽然凝重起来。

    顾安宁当时就觉得,自己没有猜错。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细菌战。”

    “是炭疽菌。不会有错。我曾经接触过的病患也是这样子的。”李华最终确定。

    “老爷爷,您知道腿烂掉是因为细菌战吗?”顾安宁问了一下<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原先不知道,就是忽然整个村子十几个人开始烂脚,刚开始以为是生了啥怪病,后来越烂越多,整条腿就没了。”

    “二战期间,华夏东部地区很多地方都到了当时侵略者的空投细菌的影响,有鼠疫菌,炭疽菌等等,因此造成的死亡者不计其数。”顾安宁的脸色也不太好。

    “当时,我们只看到飞机上扔下来白色的炸弹,但是没有火药,也就以为没什么事情,谁会想到会这样。”

    “我家老头子,这腿疼了很多年,现在没了也痛,天气冷的时候,一抽一抽的痛,天天吃药,现在这药也快吃完了,可天天不见有啥好转。”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疼痛了,止疼药也是治标不治本,而且老爷爷的腿部溃烂没有停止,那就证明几十年过去,这些病菌的效力依旧存在。”

    顾安宁忽然觉得头疼不已,她并没有接触过,因为细菌战而受到伤害的普通人,只是在当年看到过相关的纪录片,由此她开始深入地了解这种细菌战。

    ?其实她现在所在的这个城市,存在受到炭疽菌感染的老人,这并不觉得有多奇怪,因为这块区域,以及周边的大部分区域在当年就是侵略者集中投放细菌炸弹的地方。

    ?这里还只是小县城,往上一级的地级市,有几个地方,直到现在都没有进行开发,就是因为当年侵略者们曾经在这里,投放下大量的跳蚤,鼠疫,炭疽等各类病菌。

    ?几十年过去了,不敢开发的原因就是,因为很怕一旦进行开发,然后很有可能会把这个病菌给挖掘出来,造成大面积的爆发和感染。所以,将近六七十年过去了,那里还是无人居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死街。

    ?细菌战这种东西从来就是杀人于无形的,因为这种东西很简单,它可以藏在任何地方,建筑材料,甚至是用作救济的食物里。

    ?而刚才这位老人家所提到的白色炸弹也成为了细菌战的一种佐证,因为白色炸弹,顾安宁,一听到这四个字,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瓷弹。

    ?瓷弹不仅烧制方便,而且不需要火药,因为如果使用火药投放,那么在炸弹爆炸的同时,里面所携带的病菌也会大量的被炸死了,从而影响到整个战局的效果。

    ?所以他们就使用这种瓷质的炸弹,投放下去之后,虽然没有火药,但是瓷器易碎,砸下去之后马上碎掉了。里面带有病菌的老鼠,蚂蚁,或是跳蚤会自己从里面爬出来,然后进行各种感染。

    ?而且不需要动用其他的战略物资,瓷器这种东西,原来就是华夏人擅长的东西,只需要找到相应的黏土进行烧制就可以了,甚至可以就地取材,所以当时打仗的时候,侵略者曾经把烧制这种瓷炸弹窑建在很多地方。

    “老爷爷,那这里除了你以外,还有没有其他人有这种症状,或者说有这种症状的人,是不是还有在山上?”顾安宁想了想,问道。

    ?“还有一个,情况比我好一点,至少腿还是在的,就是脚烂的厉害。”

    ?看到这个样子,李华也是束手无策,因为平时如果进行处理的话就是清创处理,可是如果体内的病菌还能够继续发挥作用,那么这种清创处理就没什么用。

    ?其实听到顾安宁说老人体内的病菌可能还在产生效力的时候,当时她心里咯噔的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种溃烂就会永无休止的下去,除非体内的病菌彻底的死掉<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她也很奇怪,这种病菌应该也是有一定时限,虽然时间很长,很多人一直到了现在都还在饱受着这种所谓得怪病的折磨,那就意味着这些病菌,其实是一个很长时间都不太可能消退的东西,可是把整条腿都烂光了,还在继续烂,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严重的情况,当时感染,到底是有多严重呢!

    ?“现在只能进行清创处理,可是治标不治本。”李华心情也不太好。因为当时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她们的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的抗细菌病毒的这样一种疫苗,国内有相似的疫苗,可以治愈这方面的疾病,可是她们这一次没有带来,现在看来实在是失策。

    ?“让我试试吧!”顾安宁沉思了很久忽然这样说道。

    ?磁淑并经还在发挥作用,只是根据甚,在看到的情况作出的初步判断,至于这个病菌到底还在发挥怎样的作用是不是对老人的身体以及中枢神经系统,造成了影响,她也并不知道,但愿这种病菌只是造成*上的摧残,不要给老人的身体内部脏器,以及神经系统造成什么很大的影响。

    ?李华默许了她的行为。

    ?顾安宁就打开药箱,拿出了事先从空间里面抽取的泉水,在加上清理病毒和细菌的药物,小小的一个磨砂玻璃瓶,她在里面加了三颗药,要知道,平时如果清理这样的创口只需要半颗,甚至更少的药量,这次这么大,但愿是能有点作用,而且这个药力很猛,为了防止老人的身体承受不住,她还会一边进行施针,药力进行疏导,同时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这种药物的效果。

    ?这样的药她一共配了三瓶。

    一瓶用来注射另外两瓶则用来清洗创口,她先用温水将腿部形成的创截面进行擦拭,然后用注射器将一瓶药水,全都注入老人的体内,打开随身携带的银针包,在腿部剩余的几大能够起到作用的穴道上进行扎针治疗,然后打开一瓶药就整一瓶的药水,全都淋在了创截面,以及创截面以上三厘米左右到地方。

    ?随后继续扎针,滴落下来的药水,全都已经变了颜色。这样重复几次之后,顾安宁一根一根的把银针收起来,因为药物的药效已经发挥完毕。

    ?体内残留的毒素,大概清除了百分之七十五以上,这已经是她能够做到的最好的一个状态了。

    ?现在腿已经不会再继续溃烂下去了,体内剩余的那些毒素,她只要再开一些,内服外敷的药物,三个月内能够被彻底消除,没办法,她的药效果还是不错的。

    ?只不过这种要有点不太对症,因为毕竟不是专业的抗菌疫苗只是她自己制作的一些药物而已。

    ?“现在,老爷爷体内还有一些毒素没有被清除,但是腿已经不会再烂下去了,我会再开一些药,到时候如果真的疼的厉害再吃,天气逐渐转凉,要注意保暖,同时房子最好也能够多晒一些太阳,保持干燥。”

    ?“这样就行了吗?”李华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怎么了,难道您觉得我的处理方式简单粗暴,或是根本没有什么用处?”顾安宁反问道。

    ?“这么简单就搞定了?,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若是各位都学了,中西医结合,那也就罢了,可是谁让你们都学的是西医?对于西医的过度依赖,现在看到用中医救人,就觉得很难以置信,其实根本就没有那么夸张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也行?”李华确实是没有学过中西医结合,结果被一个小姑娘噎的说不出话来,她也是无言以对。

    ?顾安宁留下要给老人的药之后,又配出来两瓶药,去找那个有着相似症状的老人去了。

    ?到后来,大家进行集合的时候,最后确定,大家分头行动。

    兵分两路,顾安宁和李华各带一队,至于那些医生肯不肯听她的,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沈家的这位老医生,当然也是跟着她一起,顾安宁爬山还是能爬的,但那个医生就惨了点儿,毕竟年纪也大了。

    ?顾安宁每找到一户人家是要进去查看一下,同时也旁敲侧击打听一下那个人的下落,一天下来除了就去了一些人以外,竟然是毫无所获,她也并没有觉得很气恼,因为本身这个事情做起来就是大海捞针。以后总是得慢慢来。

    ?第二天的时候,她只能自己一个人找了。

    医生也是需要休息的,她没有道理,把所有的医生都拽着,陪她做一件事情。也没有这种道理。

    ?第二天的时候,依旧是毫无下落,可是,很快就是星期一要去上学了,她的寻找计划只能暂时中断,因为这件事情是老人所托,不能够告诉别人,何况她也觉得老人家不想惊动其他的人吧,否则到可以大张旗鼓的进行寻找。

    何必如此大费周折,然后还要拜托她这样一个人来找呢?所以她也没有把事情告诉其他人。

    但是这件事情,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办不到,所以喽,真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事情暂时没有解决,她所要面临的问题并不出在这里,她在星期一回到学校以后没有过多少天,马上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而这次的问题,直接导致了她和班里某些同学关系的彻底破裂。

    这是她绝对没有意识到的一件事,也许是她绝对没有想到的事情,因为当年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和她发生冲突的那些同学在当年一直都是她很好的朋友,可是在这一次居然因为那种事情,跟她闹翻,她想想也是觉得不可思议了。

    事情的起源,也很可笑,就是一个很小的事儿,学校要召开运动会,那么每一个班级都要写相关的给运动员加油的稿件送到操场上面的台子上,由学校广播室进行广播,因为要求的数量很多,而自己写明显就很不现实,所以顾安宁直接通过互联网进行搜索,然后将相关的内容打印出来,装订成册,作为自己班的稿件。

    同时为了减少相关的雷同语句,她亲自审稿,删掉了其中一些特别容易被使用的句子。

    留下来的都是一些不怎么出现的语句,但是这一份稿件,她本来是交给去班级里面负责这一块事情的李敏,本来以为没什么事情,也不会出什么波折,结果呢,到运动会举行的时候,顾安宁她是参加了所有的长跑项目,虽然老师一开始也不同意,但是后来她保证不会出问题,而且在运动会之前参加了好几场相关的训练。

    同时她在校体育队的老师,也证明她完全可以胜任相关比赛负荷的程度。

    这才最终解决了这个问题,本来这一年的运动会,每个班级都是准备了很多,包括每个班都准备了,在运动会开幕式上所要表演的节目,各个班级的方阵出场,运动员宣誓,等等各种各样的项目,应该来说她们班准备的还是不错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顾安宁有三个长跑项目,都有半决赛和决赛,算是比赛任务比较重的一个了,但是等她参加完一个小长跑的项目的时候,却觉得隔壁一个班级,她们所使用的稿件好像就是自己的这一份。

    虽然互联网上的资源是谁都可以使用的,但是她们手上的这一份,除了进行了删节之外,每一个句子,顾安宁都很仔细的在拿到稿件之后就进行了修改。

    后来成交上去的是经过她修改之后,再由班级里的同学进行誊抄之后的那种版本,很多语句在她经过修改之后,自己都对这些语句有很深刻的印象,而隔壁班所使用的这个版本很多很多语句都是经过她自己修改的。

    顾安宁,比完那一场的比赛之后,当时就觉得很不对劲,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因为稿件大面积的遭到重复的使用,她们本肯定是不能够才把这些稿件作为运动会的加油稿件送上去了,即使真的送上去了,负责播音广播的同学也不会念出来,所以班级里还是组织了一些文采比较好的女生,开始就地写这个东西。

    当时就很措手不及,很狼狈,整个班级就处在一个相对比较混乱的状态。

    简直就是一个突发事件,让她们里所有的人都没有料到她自己也想不明白,这稿件为什么好好的会泄露出去,又是谁泄露出去的呢?

    老师也觉得很头大,因为这事情事先,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呀,也是好匆忙的,让学生开始写了,顾安宁也很火大,好端端的弄成这样,谁心里会高兴?

    班主任,在郁闷过以后马上想到应该找隔壁班的老师进行核实,于是就去了隔壁班的休息场地,十分钟以后阴着一张脸回来了。

    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等到上午的比赛结束之后全搬回教室午休,才把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一些同学找到了办公室,人数也不多,就是主要负责这件事情的同学,还有班委的几个主要成员。

    办公室里面除了她们这些人以外一个老师都没有,算是一个比较私密的空间了。

    偌大的办公室里面只有这几个人老师的眼神在每个人的脸上来转去的,最后终于停在了李敏的脸上。

    “李敏,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顾安宁提供给你的稿件为什么会出现在隔壁班的同学那里,为什么在运动会的时候我们会那么狼狈!”

    她说这个话的时候饱含着怒气,是顾安宁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一种愤怒。

    “老师,隔壁班负责这件事情的同学是我的好朋友,她跟我说他们老师怕给他这个任务,可是她不知道去哪里找那么多稿件,所以找我帮忙问一问有没有相关的稿件,我以为没有关系的,就把手上那一份,复制了一份给她了,我没想到她们会这样的。”李敏终究不是个会撒谎的女孩子,还是老老实实都说出来了,显然她对这次的事情也是始料未及,同时因为老师的愤怒,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全身都在颤抖着。

    “她要,你就给她了,你是不是没长脑子?”顾安宁也很生气,当然所有人也被他说出的话震惊了一下。

    因为她们印象当中,安宁一直都是一个很沉静的人,像是大家闺秀那样,她很少会发火,很少会生气,同样,她的嘴里也很少会说出如此冲动的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