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斗争 牢骚
    这个所谓的波折,其实就是后来的弹劾失败时间以及政治献金事件,因为选情失利,以及弹劾失败,韩槿华所在的在野党在一定的时间里在国家政治上丧失了主动权。

    因为弹劾的失败,不仅要承受来自于国民的政治批判和政治压力,同时也要承受,来自于当时的国家元首的压力。

    其实后续看来,倒是有点类似于政治上的一种打击报复,这种打击报复呢,对于当时已经深受双方压力的在野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而这种报复的结果,则更是人整个局势雪上加霜。

    因为当时的在野党党首,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进行选举的时候,使用了不正当的资金,也就是所谓的黑钱,这种钱一般都是通过洗钱罪其他一些非法的渠道的来的,一旦被查获要付出很大代价,尤其是作为一个党派一旦有这种事情出现,那基本上就是,党派灭亡的代价。

    当时的国家元首下令,对在野党在进行选举时所使用的资金进行核查,这一查就查出了很大问题,一时之间,舆论,国民,政府,政治,各个方面的压力都席卷而来。

    整个党派的形象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在国会的议席也是急剧下降,由原来的百分之四十五下降到了不到百分之三,他们在国家党派的权力排名也从原来的第一大在野党下降到第三大在野党的位置。

    国民的支持率是一路降到了谷底,韩槿华也失去了国会议长的位置,因为她失去了在第一大在野党的相对强大的领导能力,当然更加关键也,更加重要的是,她所在的党派,在当时也已经失去了和执政党正面抗衡的能力。

    已经不足以代表所有的在野党,后来韩槿华本人也是被迫辞职,但是凭借着她强大的政治领导力,还是保留国会议员的身份。

    最后的结果就是党首辞职,党派管理层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员被调离岗位,或者就干脆辞职,有的就直接退出政坛,在这个时候整个党派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烛火一样。

    在这个时候,韩槿华也做出了惊人的举动,最后,经过她和她的团队诚心诚意的所作所为,最终也是挽救了这个党派,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现在,因为金融危机,提前的发生,很多事情,都在提前,虽然韩槿华处于一种国家机密的保守,和对于不愿意让不好的政治氛围影响到顾安宁的,这样一种打算,在信件当中并没有明说,但是,她在信件当中的某些改变,已经让顾安宁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再结合自己手上的情报,她大约也能够得知,所发生的事情了。

    这一次出的事情,和现在的她们国家的元首没有什么关系,这次的事情,概括起来就是有两个字,内斗。

    因为在野党内部对于执政党提出的方案,分成了两个对立的派别,双方都持有完全不同的意见,两派的矛盾尖锐激化。

    本来嘛,每个大党派之间每个管理者过几天中有一定影响力的人,一定会有一个不同的派系,就是以这个管理扯为中心发展起来的一批人,说难听一点就是拉帮结派。

    他们虽然同属一个大的党派,但是观念观点都是不同的,所以当他们的领导者提出不同的观念,之后就会导致依附这个人的这一批人都会赞同这个观点,或者是反对这个观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会导致一个大的党派之间出现很多不同的声音,这些不同的声音在一定的情况下没有办法统一,就需要一个人来调解<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韩槿华是一个在党内没有派系的人,就是她的身边虽然也有一些幕僚以及志同道合的人,但是他们并不依附于韩槿华,也没有任何的所谓的条件,就是自由的,他们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不会有人限制他们到底要最终留在哪一个阵营,或者一定要一直为哪一个阵营做事。

    那么在,大小派别,没有办法得到统一的意见的情况下,韩槿华作为党内的二号人物,同时也作为国会的议长,是最合适的人选,她也一直在出面调停这些事情,同时她也顾及到,执政党的利益和政府的利益,一直都在出面调停。

    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的效果,而且更要命的是,其中的有一些人更是直接把这把火烧到了来调解的韩槿华身上,所以现在她在党内的日子,也不会有多么好过,想想也知道了,韩槿华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她是不会同意一些不正当的条件,也不会为一些利益就委曲求全,所以这样的人在政界注定不会被所有人理解。

    她提起笔,想写一封回信,但又不知道要写些什么,仔细想了想,最终还是,写下了一封回信,并没有提到她已经知道韩槿华目前处境的这件事情,只是写了一些平常的事情,并且,写下了两个心理疏导的方法,写完这封信之后,她竟然发呆了,因为他一直都在想,作为一个政治家,如果不能够得到所有人的理解,那么,怎样才是一个成功的政治家呢?

    这个问题很复杂,她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然后一瞬间又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继续这个想法就呆在那里了。

    她在处理一下一份情报的时候又发呆了,不过这次的情报和政治,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关系,是来自于K国邀请。

    这个邀请是以一所姊妹学校的名义发出的,就是邀请顾安宁所在的学校派出,文艺代表团访问这所学校,同时也访问K国的首都。

    K国的外交通商部,已经就这件事情向,当事的学校,以及华夏国的官方发出了邀请,并且通过外交函件的方式通知了华夏国外交部。

    看到这个信息以后,她真的有种想掀桌子的冲动,这都是什么鬼?

    她有一种感觉,这个公务自己一定会参加,那么这种涉外的公务,哪怕只是学校方面的交流,一定也会和宣传部扯上关系,就是说又要跟那个大火药桶见面,瞬间觉得好无力啊!

    为什么又要跟这个大火药桶打交道呢?真是觉得好郁闷。

    顾安宁想想觉得心烦,拿起手机给楚飞扬发了个信息。

    顾安宁:“老兄,我好烦啊!”

    楚飞扬秒回:“怎么了?不高兴了?”

    顾安宁:“刚刚在分析情报来着,分析的我火都要大了。”

    楚飞扬:“到底怎么了?”

    顾安宁:“也许这次的事情会跟我没有关系吧,不过我觉得我参加的概率也很高,就是K国等外交部已经通过正式的外交文件,向我们学校发出邀请,希望我们学校能够拍一些,能歌善舞,又会乐器的学生去参加艺术交流。”

    楚飞扬:“这些你不是都会吗?那有什么好烦的,也刚好都对你的特长。”

    顾安宁:“重点不是这个<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重点是现在所有的涉外公务,就我们这个城市,这样的级别,一旦有这种外访一定会由市委宣传部的长官跟着去,所以,你懂的。”

    楚飞扬:“你不想见到陆康?”

    顾安宁:“是啊,不想见到他。”

    楚飞扬:“他就是话多了一点,其实也没什么。”

    顾安宁:“如果真的只是话多了一点,那我也就忍了,可是这个人很自以为是,如果真的只是单纯的话多就不会有火药桶,这个外号了。他好啰嗦的。”

    楚飞扬:“陆康这个人是挺啰嗦的。”

    顾安宁:“对啊,他不仅啰嗦而且还很狂妄,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对的,而且说话根本就不顾场合上一次的涉外公务他就是当场跟我发飙了,我真的觉得好无语啊,我一个挂着军队六级,外交七级职衔的,我要听一个行政八级的在那儿啰嗦!”

    楚飞扬:“678这个好像挺顺的。”

    顾安宁:“……这根本就不是重点好吗!”

    楚飞扬:“那也没有办法呀,要么你不参加陆康是肯定要跟着去的,除非他不是宣传部的长官了。别生气了啊!”

    顾安宁:“我真是被这个人给醉到了。”

    楚飞扬:“没喝酒怎么醉了,你好神奇呀!”

    顾安宁:“……”

    为什么突然觉得她们两个在聊天的时候,有代沟,她经常会蹦出来一些词语楚飞扬是不知道的,以后还是尽量避免这些词语吧,否则她自己都会觉得怪怪的。

    楚飞扬:“你也别生气了,分析和情报把自己分析成这样,你顶多就是自寻烦恼,这个事情呢,其实有很多很多的不确定性,也许这个人转了性子不啰嗦了,或者你做的没办法让他挑剔,或者其他的什么,也不一定每次都要跟他吵架嘛!乖!”

    顾安宁:“我不是小孩子了!”

    楚飞扬:“你明明就比我小!”

    ……

    结果信息发到后来他们俩就干脆直接斗嘴了,实在是……不过每次顾安宁都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其实是楚飞扬一直都在让着她么,其实这样斗来斗去,好像也蛮有趣。

    好吧,后来还是楚飞扬默默的服了软,然后说祝晚安。

    顾安宁跟他这么斗了一场以后,觉得好像也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其实楚飞扬说的也没有错,这个事情有很多很多的不确定性,其实到目前为止,也不过就是她,自寻烦恼而已。

    好吧!事到如今她还是自己调解一下吧,她整了整,手边的所有情报,今天已经处理了不少,剩下的她也没有这个心情,继续处理了。

    就整理了一下,该归档的归档,其他的留到明天再说吧!

    ------题外话------

    我不太擅长写党派斗争,大家凑合着看吧!坐等拍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