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办法(1)
    “现在怎么办?我离她太远,总不可能拦着她。”

    “你别看我,我从来不强迫她做任何事情,当然也肯定拦不住她了,你看着我,我会很紧张的。”顾安宁说道。

    “那你有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彭思齐有点沮丧。

    “没有。如果你所说的办法,只是单纯的让她没有钱汇给你的父亲,那我是有办法的。”

    “因为容姨她是通过银行卡,以及存折来维持这一部分的款项开销,虽然我没有办法动她个人的私人存折,但是银行卡的话,我还是有这个权利的。”

    “我可以通过银行方面,把她手上那五张银行卡全都冻结。这样的话就算每月设置再高的出口限额,肯定是不行的。一旦冻结,她将没有办法动用所有的银行存款。”

    “可是这样一来就等于断掉了她所有的经济来源,当然我不排除她个人的存折上还有钱,可是如果我把她的银行卡日常开销,所需用的钱,全都冻结,那么会对她的个人存款造成一个负担,我并不想这样,当然也不想特别武断的去干涉她的事情。”

    “这种方式,就相当于是我用一种特别不尊重的方式去干涉她的个人款项,对我们的关系也会造成一定的损害,所以我并不想这么做,所以我才会说,我连我也没有办法。”

    “连你都没有办法,那我就更没办法了,可是如果事情再这么发展下去的话,那他真的把我妈当提款机了,那不是很惨?”

    “他们俩之间有多久没有联系了?我是说除了他每个月都向你妈要钱以外,其他的联系是不是还有?如果没有了,是从多久以前,没有开始联系,又从多久以前开始要钱?”

    “在老家的时候,两个人关系也不怎么好吧,他一直都在打我妈,然后到这里之后我反正是很少看到他们有联络,也很少看到他给我妈打电话,两个人的联系非常少,至于要钱,我具体不清楚,你不是查了银行的清单吗?可以从清单上去看一下。”

    “我已经查过清单了,大概是从三四个月以前开始的这个事情,然后三四个月容姨一共给他汇了,大概有六七万,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数额了,按照你所说的,他就是普通的工人。七八万,他要干多久,才能还上这样一笔钱?”

    “还钱,你说会不会是他在外面赌博,欠了债,没钱还了,所以问我妈要钱?”彭思齐好像想到了什么,这样说道<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但是根据他们两个之前的相处的一个风格来看,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所以他到底什么情况,只有那个人自己心里知道,估计容姨自己也不清楚。”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排除他真的是因为追债,那么,在没有人知道真实情况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把事情说的更严重一点,利用自己会赌博的这样一个前科,为这些事情都创造一个先决条件。”

    “也就是说这个事情发生的前提条件就是,他还一直在赌博,那么这一点,容姨是知道的,那么这种事情的发生,就很有可能了,毕竟追债,这种事情也不是什麽特别稀奇的事情,他如果把事情想的严重一点,或者说快没命了之类的,这就可以了。”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而且之前关系一直都不好,但是毕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容姨也不是什么很会报复,或者是很冷血的人,为了保他的命,当然会心甘情愿的给他汇钱,汇多少算多少喽!”

    顾安宁推测出来的是情况是这样,不过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不知道的,因为当事人没有告诉她,而且其他人也不知道,这样一个情况,都是比较麻烦。

    她想了一想,对彭思齐说道:“我会努力的劝她,把事情告诉我,然后会想办法劝说她一定要回去一趟。”

    “到时候你也准备一下把事情都安排一下,一起回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的父亲,他到底是不是在躲赌债,还是再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毕竟两个人这么久没有联系了,那个人编点瞎话是完全有可能的,虽说现在我跟容姨都不怎么缺钱,可是我们的钱都是自己赚来的,不是大风刮来的,汇款这个事情可以,进行一段时间,可是不能够长期长此以往的下去,即使是容姨允许,我也不允许,如果再继续这么下去的话,事情会变的不好收拾。”

    “我会想办法尽快的把这个事情处理一下,你也准备一下,到时候一起回去看一看,万一事情真的到了一种无可挽回的地步,也好提前做一下准备,省的到时候夫妻关系不好,反而还背了一个一辈子的累赘。事情再这么发展下去,难道要容姨一辈子都做他的提款机不成?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那好,那我也等你的消息,我不在她身边你,多看顾一下,她这个人一向都比较心软,有的时候你就直接劝吧,说话说的太软,反而没有什么作用,她这个人一向都是硬不下心肠的一个人,这样反而会被人抓住把柄,我不希望,下回看到她的时候还是没精打采的样子。”

    “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我有事先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去。”

    两人这样交流过之后就各自回家了,在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点都不了解容姨的过去。

    虽然在某一天曾经亲口听她说过,但是当时知道的,是一个很宽泛的,没有重点的状态。

    而现在,她就是想知道那些重点,那些重点的具体情况。

    吃过晚饭以后,顾安宁回到房间之后开始处理文件,什么样的文件都有,那么就需要她的大脑思维有很大的转换。

    有的时候处理起来难度还是很大,包括有的时候让她签的文件,她在仔细考虑以后,觉得有的一些文件这么拟订并不合适,所以不能签<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经常会出现把文件都退回去,让他们重新拟定的情况。

    有一些,需要她签署的军事文件,当然是内部的一些事,她这个级别应该签的文件,她有时候也会毫不留情的把送到她手里的版本,再退回去,因为确确实实是不能那么写,而且,因为她是做外交工作出身的对于一些语句和词语的运用,会非常的敏感。

    这在现在,反而帮了她的一个大忙。

    总之在文件方面她是一直都咬文嚼字的,因为还有可能仅仅只有一字之差,就很有可能造成完全不一样的后果。

    一般情况下,这种咬文嚼字的事情应该交给部门里的文字参谋或者秘书来做但是她这边可没有这些人,只有她一个,所以呢,所有的事情就是能自己来做了。

    反正她也比较擅长这个,所以也并不觉得有多么为难,但是如果找一个在这方面不是很擅长的人,来签这个文件,估计她会觉得头都大掉吧!

    然后会马上打电话过去大发雷霆,因为送过来的文件不合格。

    不过如果对方真的是个粗枝大叶的人的话,估计也不会发现文件有任何的不妥,反正这个都是相辅相成的,任何的事情都是有一个先决条件的,没有限制条件,或许的事情就无法发生,不管事情是好的还是坏的,总是有一个铺垫在里面。

    等他把所有的文件都处理完了以后,已经很晚了,毕竟这个不是,平时做事那么简单,很多事情都是要思考以后才能下决定的,当然她仅仅是把这些文件都处理好了,并不是说她把文件都给签了。

    有些文件,拟的不好或者不应该这么做,或者这么做根本就不符合规范,她也没有签而是直接驳回。

    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想让她批的文件,首先要合理合法,而且相关的程序要全都走过,虽然她级别不高,可能是能够接受到的文件还是比较多的,莫名其妙的事情也直接送到她这里,有时候真是搞不懂有的人在想什么。

    本来就已经很晚了,她也正准备熄灯休息的时候,有人敲响了她的房门。

    她将手上的材料整理好放在一边,因为她知道来的人到底是谁。

    打开门,果然是容采筠,现在回过来,说明她想清楚了,准备把一些事情跟顾安宁说一说了,这是个不错的开端。

    这意味着她能够正视自己当年的一些事情,也正视和那个男人直接,我现在已经难以维系的一种夫妻之情,当然也是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了,容姨善良而忠厚。

    是一个不会撒谎,也不会欺瞒的人,如果她没有说,那只能证明她不想说。

    一但证明她想说话,应该是绝对不会隐瞒任何事情的,这是她的性格,一个人的性格是天生的,终其一生都不会改变的。

    这是每个人独有的特性和特质,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也正因如此,生活当中所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才会有各种各样的思维形态,以及独有的性格特点,每个人都不会重复的,就好像,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一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