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 > 重生之灵瞳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章 出事了
    在这三个月的治疗结束之后,顾安宁就从京都返回,回家休息了一天之后,先去军区报道,然后销假,再听取新的指令,好在最近没有什么事,顾安宁办完了相关的手续之后,就直接回了学校,因为她去的早,所以速度也快,回到学校的时候才七点。

    她的出现有很多人都觉得意外,她的朋友们当然觉得很兴奋,但是更多的人只是觉得她一回来又要开始考试了,有点怨声载道罢了。

    “安宁,你总算是回来了!”姜璐一见顾安宁走进教室,马上飞奔过来。

    “你要不要这么夸张,我不就是一段时间没来吗?搞得好像我已经消失十几年一样。”顾安宁笑着开口。

    “你再不回来,我还真的当你失踪了!”姜璐噘着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实在是有事情,所以才会请假,否则我也不愿意啊!”

    “对了,你知道吗,最近你没回来,可是出了大事了!”姜璐神秘兮兮的,又有点后怕地说到。

    “哦!”顾安宁只是这样说了一句就没有下文了。

    “哎,你怎么一点都不好奇呀,我还没有说呢,你怎么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姜璐说道。

    “和我有关系吗?”顾安宁问道。

    “没有,自从她们上次传你的坏话传过头之后,被老师叫到一块儿狠狠的骂了一顿,现在总算是消停了,所以你没有发现你来的时候安静吗?就是因为没有什么负面的信息,流传出来。”

    “她们也总算都学乖了一个个最近老实的不得了,以前路放在那里,她们都得横着走活像螃蟹似的,走嘴里说出的话,那永远都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但是最近被老师收拾过以后,好像老实多了,也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

    “再不学乖一点,就要我亲自动手了,还有,既然和我没有关系,那我知道干什么,无聊啊!”顾安宁就是一副与我无关事不关己的样子。

    “不,是事情跟你是没有关系,但是实在闹得很大,现在还有人在议论!”

    “是吗?看来你很热衷啊,那么就来,说一说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你们都这么八卦。”顾安宁放下手中的笔看着她。

    “跟我们是没有关系,跟我们班那也没有关系,是隔壁六班,最近出了一件大事!”

    “六班跟我们班,那叫隔壁吗?”顾安宁笑着纠正她。

    “不要在意这样的细节啦,不管是不是隔壁,他们出事是真的,而且事情闹得很大,警察都来啦,当时那个阵仗把我们都吓坏了。”

    “什么?怎么会闹得那么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还把警察给招来了,他们班人到底干了什么?不会是杀人了吧?”顾安宁问道。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也是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没想到姜璐听到这句话之后,眼睛都瞪大了。

    “诶,你真是神了,说的没错,不是杀人,但也跟杀人差不多了,六班不是住宿生班嘛,他们跟我们不一样,是没有走读生的,全班全部都是住宿生,住宿生,当然也会有寝室啊,寝室里面当然也会有闹矛盾啦。”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听她说了半天都没说清楚,顾安宁直截了当的说到。

    “就他们班的两个女生吧,好像是同寝室的室友,但是不知道到底是闹了什么矛盾,结果后来出操的时候,其中一个就把另一个从楼梯上推下去了,那个女孩子当然很惨,不仅自己滚下去,还砸到了前面的人,只不过前面的人跟她留有一定的空间,所以冲击力,也不是很大,所以说受伤不重。”

    “准确的说把人推下去的时候,也是赶巧了,我们在人多的情况下,出操的时候,走的不是两路纵队吗?中间是有空隙的,把人推下去的时候呢,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竟然,刚刚是沿着那个缝隙滚下去,所以周围的人,虽然有被砸到或者有蹭到什么的,但是并没有摔下去,所以周围的人是没有出什么事。”

    “但是那个女生一路滚到底,当时,被人扶起来的时候,站都站不起来了,满脸都是血,把人吓个半死,我是没有看到啦,但是救护车把人抬走的时候,我还是隐约有看到,盖在她身上那个被子上全是血,还说她全身上下骨头断了很多,那个伤人的女生也被带走了,我就是想不明白,怎么会这个样子。”

    “你的意思是两个人不仅是同班同学,而且是同寝室的室友,当中也可以看出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了,那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这么不计后果的,直接把人从楼梯上推下去,这是要死人的。”

    “我们也不懂,两个人的关系挺好的,平时还看她们有说有笑的,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学校内部已经不许再传这个事情了,但是怎么可能不传呢,出这么大的事情,已经有很多的家长打电话给校长,问我们学校怎么会教出这种恶毒的学生来,反正据说校长那边压力也很大。”

    “如果两个人真的是很要好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能变成这个样子,直接送楼上推下去,这是要负责任的,而且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能够变成这样?在事前难道没有任何的征兆吗?还有同寝室的朋友,就是闹矛盾也不至于,何况照你这么说,她们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是啊,我们大家都想不通,六班之前的同学说她们之间是有吵架,据说是在寝室里面,也曾经吵的比较厉害,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情。”

    “算了,这种事情你还是少议论吧,毕竟真的知道太多不好。”

    “我也去看过相关的书,如果出现这种事情的话,那那个女生岂不是白受伤了,推她的那个人不会受到任何惩罚的吧,毕竟年纪还没有到啊!”姜璐有点愤愤不平的。

    “未必。”顾安宁说到。

    “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这样吗?”姜璐很好奇。

    “你要只是其一,不知其二,我们国家对未成年人是有相关的法律规定,不公开审理相关犯罪案件,也不追究相关的刑事责任,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大部分时候司法部门。也确实一直都在遵循着这个原则,但是对于特别严重的刑事案件,比如说杀人,故意伤害或者过失致人死亡,这一系列的罪名还是要追究刑事责任,并且附带一些相关的民事赔偿,就是要你坐牢,然后你还要赔钱,在一般的案件当中,尤其是在一般的刑事案件当中能够使用的一些规定,在这里同样通用。”

    “这样啊,那个判刑什么的,会减轻了,毕竟是未成年人。”

    “应该不会吧,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你去翻一下相关的书,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吧!”

    不是应该不会,是一定不会,国家虽然对未成年人有一定的保护措施,但是这样严重的罪名,如果查实确定,一定会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严格的执行,不过因为是未成年人就逃避罪责。

    而且现在这个年代,奉行的是有重大刑事案件,从重从严处理,在后世一些特别令人习以为常的司法条款和人权保护条款,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完全的熟知,更不要说做到落实了,有些人权保护条款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写进司法条例里面。

    一旦从重从严处置,那个女生下半辈子算是毁了,一旦罪名成立,判决程序走完之后,一般情况下,她会先被送到未成年人监狱,等到成年之后在转到成人监狱进行服刑,这样的罪名判个十年八年的,应该也不会有人提出疑义,而且现在的有些司法条例还是比较严格的,这样一查起来,怎么可能会逃避掉这些,又怎么可能轻轻松松的把这件事情掩盖过去呢,当然是不可能的。

    顾安宁当然知道相关的情况,只是不忍心告诉自己的朋友而已。

    虽然她对于那个施暴者还是比较愤恨的,但是作为同龄人,如果她知道,那个女生会因此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一定也会有同情,甚至是会恐惧这种事情,这种有点残忍的真相,还是不要告诉她的好,免得将来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之类的,所以也只好借口不清楚,搪塞过去。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闹得很大,老师来上课的时候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不过也没什么提起,毕竟,而且校长已经下了死命令,不许外传,所以他们还是,会很注意这方面的事情,透露给学生知道。

    顾安宁去了一趟校长室把假给消了,一直请个假也不是很像话,不过她也没有提起,自己已经知道六班发生的事情,校长同样没有多说,只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反正顾安宁心里明白,也就没有说破。

    不过这次的事情还是给了她很大的震撼,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曾经的朋友竟然能够变成那个样子,现在的小女生就是越来越难以捉摸了,不过她身边没有这样的人,这样真是挺好的。

    顾安宁回家吃了晚饭以后,回到了空间里面对身体进行排毒虽然在那边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是毕竟也是对身体有所损伤,所以还是在泉水里面泡了好久泡出来一堆毒物,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不知道是因为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感觉变好了。

    顾安宁找了一些草药带出空间,这个时候,容姨来敲门,说是朱琳娜来了。

    顾安宁觉得很奇怪,这么晚了,她怎么过来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