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461章白发女子君莫愁
    眼前这个绝美女子跟颜月的外貌别无二致,那种温柔和温馨的感觉让林锋想起了曾经在青荒域,跟颜月一起泛舟。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颜月唱起了曾经的扣人心扉的古老歌谣,依偎过来。

    林锋被周围绮丽的光影所笼罩,心情渐渐放松,忽略了这里是星辰海的岛屿,跟青荒域有着极为遥远的距离。也忽略了颜月为何会忽然出现在此处,尽管一开始林锋就发觉不对劲,但现在已经将此事抛之脑后。

    他坐在广场的碧绿石板之上,颜月继续吟唱着,让林锋陷入无尽的美好回忆之中。

    林锋翻手从储物袋里拿出古朴的邢木琴,双手轻拨,叮咚的琴音如高山流水一般源源不断的倾泻而出。

    琴音与歌声相应和,如此的优雅唯美。

    放眼望之,天穹幽蓝,一如明净的青花瓷。广场周围的光晕比较绚丽,远处的虚空显得很悠远。而广场之上悬浮的晶石,流光溢彩。

    周围的环境恍若梦幻一般,令人沉醉。

    林锋一直忙于奔波,在生死边缘战斗,上次只在隐龙谷之中,与婵娟姑娘在仲夏花海弹琴舞剑。如今伊人重现,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妙,林锋渐渐陷入了这种氛围之中。

    似乎连来这座岛屿,进入古神殿是为了什么都已忘记。

    “我还记得当初咱们第一次相见是在仙市古镇里,你们跟我的师兄大打出手,闹了一场。后来我去百兽山历练。遭遇血杀门主皇甫浩,幸亏有你仗义相救。”

    颜月轻声诉说。语气幽幽的,继续道:“后来咱们在竹林里互诉衷肠,以及泛舟碧溪之上,还有在月夜里乘着银蛟遨游青荒域。”

    “这些我当然都记在深深的脑海里,咱们可以在星辰海上乘风破浪。”林锋微笑道。他的笑容一如和煦的阳光。不复平时的冷酷很沉稳。

    不过想起这大半年的时间,都没有照顾得到颜月,林锋不由得很伤感,竟潸然落泪。

    “若是想哭,就痛苦一场吧!”颜月很温柔的依偎在林锋肩头。

    林锋感到头脑有些昏沉,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哭着。

    颜月的素手轻轻拍着林锋的背,柔声道:“将心中的压力都忘却,有我在你身旁。一切都会变得美好轻快起来。”

    广场之上萦绕着莫名的轻柔歌声,仿佛是来自悠远岁月之前的梵唱,扣人心扉。

    林锋陷入这种氛围之中,并没注意到颜月的眼神变化,闪过一丝冷漠和怨念。

    由于头脑太昏沉,林锋闭上眼睛,他的精神力极为强大,很快就调节过来。他反应过来如今情况不妙,眼前这绝美的女子并不是真的颜月。

    “只有两种可能,其一这是颜月的幻象。我受到周围的环境影响,从而心魔幻化而出。其二则是妖魔变化成为颜月的样子,来对付我。”林锋心中思绪飞快闪烁,将情况仔细分析。

    不过林锋从此人身上感觉不到太强的能量,应该是修炼的某种魔道秘术,不可小觑。

    既然识破了敌人的诡计。林锋决定不妨来个将计就计。

    因此,林锋装作完全沉浸在幻境之中,浑身没有散发一点罡气的波动。

    片刻之后,一切都归于静谧,变幻为颜月的妖魔,陡然深处左手,尖利的指甲咻然一声就冒出来,闪烁着熠熠寒光。

    颜月的双目中闪过一丝冰冷,然后就将爪子往林锋的头上攻击。

    原本她以为终于能将林锋击杀,不过爪子在关键时刻被林锋伸出的两根手指夹住了。

    “你还保持着清醒?”颜月已经不见,妖魔变回了本尊的样子,是一位白发女子,浓浓的眼影,如同涂了鲜血的嘴,面容很一般,但散发着浓重的煞气。

    白发女子愤怒的拿出一柄细刺剑对林锋展开了凌厉的攻势,而且左手爪子也在侧翼夹击,十分精妙的连击招数,每一次出手都如同鹰击长空。

    她的武道里充满了肃杀和无情,招数狠戾,非得至敌人于死地。霎时间,漫天都是惨白的细刺剑幻影。

    尽管林锋的实力并未恢复,但在招数上丝毫不会弱于白发女子,他反应极快,以近身擒拿手法与之过招。

    不得不说林锋在武学上的天赋达到了一个出类拔萃的地步,往往一眼就能看出敌人招数之中的破绽,因此敌人出手凌厉狠辣,他也毫不在乎,只需从微妙的角度出手,就能破解敌人的招数。

    对战了几十招之后,林锋依然气定神闲,白发女子却十分憋屈,往往细刺剑到中途就被林锋给破解,不得不变幻招数,不过接下来又被破解。

    “你为何如此熟悉我的招数?”白发女子愤怒道。

    “破绽如此之多的招数,你还好意思么?待我破尽你所有招数之后,就是你失败之时。”林锋淡笑道。

    白发女子一边继续进行狂风暴雨般的进攻,心中思绪纷涌,思考着该如何对付这个棘手的人类修士。

    “既然他如此擅长武道,我何必跟他继续拼?就用我所擅长的法宝对付他吧!”白发女子心道。

    然后她就身形一幻,到了千丈之外,飞身跃到一块悬浮的晶石之上,拿出一根淡紫的短笛。

    林锋可不会就这么撤退,来古神殿就是为了诛杀星海魔皇以及他手下魔将的,遂朗声道:“你是星海魔皇麾下第几魔将?”

    “我是第五魔将君莫愁,你若跪地求饶,我可饶你不死,并且收你为手下。”白发女子君莫愁冷声而威严的道。

    “不必如此,我堂堂正道修士,怎会向妖魔屈服?你尽管吹奏短笛,我也用乐器来与你对决。”林锋镇定自若的道。

    林锋如此决定自有他深层次的考虑,之前他与第八魔将夜叉魔将,都失败了。如今面对第五魔将,可不能再以罡气和武道绝招相搏,否则很难有胜算。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那么想送命,那么我就成全你吧!”君莫愁吹奏起了淡紫的短笛。

    悠扬的笛声恍若飘荡在暮春的原野之上,让人心情放松,如沐春风。

    渐渐的,笛声略显低沉,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恰似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林锋感觉到了这种意境,觉得自己似乎是撑着油纸伞,踌躇在悠长悠长而又寂寥的雨巷。

    “不能再被她的笛声所牵制,若是真的深陷其营造的意境之中,我就会非常被动。”林锋知道情况严峻,所以没有再等待,双手搭在邢木琴的琴弦之上,轻拢慢捻抹复挑。

    琴声铮铮,不再是高山流水之曲,而是与婉约的笛声相反的波澜壮阔的曲调,林锋按照记忆中的曲子弹奏,十面埋伏之曲在指间流淌而出。

    古战场的意境随着林锋的琴音而营造出来,千军万马,修士与妖魔厮杀,一曲悲歌,一曲古战场之殇。

    林锋就这样盘膝坐在广场的翡翠石板之上弹奏邢木琴,而白发女子君莫愁则站在悬浮的晶石之上吹奏着淡紫短笛。两人都没有行动一下,这样的以乐器对决,没有刀光剑影实在,但更多了一种神秘潇洒的意味。

    不知不觉,无形的乐曲化作了凌厉的攻击招数,不仅仅是之前的意境和幻象的攻击,而是琴音化作剑气,笛声化作刀芒。

    光影激荡,狂暴的能量往周围涌动扩散,空气之中出现了许多火花。

    犹如惊雷掣地,大地裂开深深的沟壑,一直往远处延伸。

    而磅礴的能量余波扩散到周围的海面上,激起千重巨浪,沧海呼啸,风云为之变色。

    远处的虚空原本笼罩在混沌的雾气之中,此刻被琴音和笛声的余波所震慑,让雾气散去了不少。

    原来这个广场是镂空修建,横亘在辽阔海面之上的。

    潮汐的气息弥漫,海面吹来携带咸腥味儿的风,原本浓重的冰霜气息也因之消散了大半,阳光透过厚厚的云翳,照耀在这翡翠打造的广场之上。

    如此壮观的景象,让林锋心中若有所悟,顿时心境变得一片空明,摒弃了种种杂念。

    此时,心中所想,皆是曲调之间的种种精深奥妙的变化,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海风劲吹,林锋的长袍被吹得猎猎作响,他潇洒的站在风中,不为所动,很淡然的依旧弹奏邢木琴。

    许久之后,这块广场之上布满了裂痕,犹如干旱了许久的田地一样,看起来触目惊心。

    “噗~”

    白发女子君莫愁终于败下阵来,她的短笛之声终究没能敌得过林锋的琴声,经脉损坏了许多,就连同心神都受了重创,单膝跪地,以短笛支撑着身子,不至于摔下去。

    以音律相拼,最关键的就是要有极为强大的精神力,比之于用具体的招数对拼还要苛刻。

    “想不到你的精神力如此强大,在古琴上的造诣如此之高,你是哪位绝世强者的传人?”君莫愁咳嗽着,颇为不甘的道。

    “这都是我自己修炼出来的本事,你也用不着惊讶,这修炼界本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们这些妖魔可不要坐井观天。我此次来,不仅仅是对付你们这些魔将,连你们所尊崇的星海魔皇,都要将之诛灭。”林锋的表情很坚毅,语气却很平静。

    然后,林锋手持斩龙剑,一步步向着君莫愁走过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