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6章圣主苏醒
    将“紫光九破”这门武技传授给林锋之后,古武者耗尽了最后的一丝生命力,他溘然长逝,脸上犹然带着微笑。

    因为他是死在了追寻武道的途中,战至消亡,算是一个武者最好的归宿。

    古武者被神秘的封印之法保住身体和灵识不灭,历经悠久岁月,在天虚殿之中沉寂。

    今天他与林锋一战,打破了几千年的寂寞,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惺惺相惜。

    “愿你安息,今天一战酣畅淋漓。”林锋将古武者的尸骸掩埋,算是为他做的最后一点事。

    真一大师双手合十,在旁边念着往生经文,为其亡灵超度,他并没有因为古武者偷袭他,而有所不忿,一代高僧的气度让人折服。

    九鼎教诸人由于有真一大师和谢凌天两大化形境界的绝世高手守护,没有伤亡,甚至连重伤的汨罗岛主雄万还在苟延残喘,他的喉咙骨之前就被古武者捏碎了,现在竟然还没死,还真是命大,或者说他有独特的保命手段。

    “嘿,你们还真是厉害,半天不见,就闯到了骨山深处,还将古武者都击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笑道,此人从骸骨路走来。

    林锋回头看去,但见来者是穆姓修士,有凝血九重修为。之前刚进入第六层的时候,就看见他得到了灵器菱光盾,当时还跟李洲起了冲突。

    后来就一直没看到这家伙,想必是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躲在后边,他可不愿去面对骸骨路上的危险。

    “你怎么不自己去闯荡,现在才来不觉得很可耻么?”李洲冷眼盯着他道。

    “混账小子,你那点修为可别在我面前狂妄,刚才的一切战斗,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你不过十回合就被古武者击败,敢在这里嘲讽我?”穆姓修为脸皮极厚。

    “要来打一场么?我可不怕你那菱光盾。”李洲挺起手中方天画戟,飞掠而出,发出月白色的戟芒。

    穆姓修士连忙往后纵跃,同时右手召出灵器紫菱盾旋转着将这道狂猛戟芒化解。

    “住手,还嫌我们修士的伤亡不够惨重么?”谢凌天身形蓦然一幻,出现在穆姓修士和李洲之间,看似随意的一伸手,就将穆姓修士的右手连同紫菱盾以及李洲的方天画戟紧紧抓住。

    李洲愤怒不已,仍要收拾穆姓修士,不过任凭如何鼓荡罡气,也无法让方天画戟动弹分毫,仿佛已在谢凌天手中生了根一样。

    刚泛起的闪亮银芒收敛了起来,谢凌天将两人推开,沉声道:“到了这个时候,我们修士之间还在自相争斗,究竟能有几人能活着离开天虚殿还全然未知,你们的目光能放得长远些么?”

    李洲和穆姓修士陷入了沉默,而其他人也沉默着,心里思绪纷涌。

    的确,在天虚殿前面的几层为了宝物还要互相厮杀,但到了历来修士所探索到的最深处第六层,还在为了一己私利争斗不休,那就是愚蠢的行为了。

    于是经过一番反思,修士们之间摒弃前嫌,甚至谢凌天还让李洲扶着重伤未愈的汨罗岛主雄万。

    天虚殿第六层的天穹之中,五彩云翳翻涌不息,如同华丽的锦缎。

    大地一片荒凉,骸骨遍地,以及无尽的尘沙。

    寒风萧瑟,忽然下起了雨。

    林锋和队友们在残破的骸骨路之上寻找之前那个洞窟的所在之处,毕竟那个白发红袍的神秘男子才是这里最强大的存在,犹记得古武者曾说这是圣主。

    大雨淅沥,林锋将脚步放缓,看着这充斥于天地间的雨幕,这样的雨泛着幽蓝的光,与外边世界的雨水大为不同。

    雨,出生于天,死于大地。中间的过程,便是人生。

    这雨的一生……便是生与死。

    朝闻道,夕死可矣!

    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林锋觉得修道之人虽能多些岁月,但又能如何?悠长的岁月能够将曾经勇猛的武者化作枯骨,崩天彻地的修为化为乌有。

    “或许只有纯粹的斗志不会被岁月磨灭!人生贵在行胸臆,须得一往无前去闯荡,去战斗,才没有白活……”林锋心中若有所悟。

    苍茫的雨幕中,林锋心里升腾起一种豪迈的意志,其他人却不知道。

    不久,终于在一片杂乱的骸骨堆之中,找到了洞窟遗址。

    之前动天震地的战斗余波竟然没有波及此处,一堆骸骨之上,赫然安放着一张鎏金椅子,其上躺着一位白发红袍的男子。

    他的脸英俊无比,却很苍白,眉心之中有一道暗红月牙形印记,散发着妖异的光晕。

    “莫非此人身前是化形境界绝世强者?”林锋沉吟道。

    “按理说,眉心之处有兽魂虚影的图纹,乃是化形境界强者的标志。不过,他眉心之处的图纹可不是妖兽之形,而是暗红月牙啊!绝不简单。”谢凌天皱眉道。

    雨越下越大,如同瓢泼一般,不过狂风骤雨都无法靠近这红发白袍的神秘男子,他虽无生命气息,但其周身自有一片暗红的光幕将风雨都阻挡在外。

    “此人绝对没陨落,没有生机,却充满了死亡气息,莫非他修的是魔道?”林锋道。

    “如今修炼界的魔道修士也不可能将自己练得没有一丝生机,上古修士真是匪夷所思。那个被你击败的古武者不是说过么,圣主的封印也松动了,只需要能量波动再大一些,便可破开封印而出。”李洲道。

    显然,这位红袍白发的男子就是古武者所说的圣主,其手下的一个古武者就如此狂猛,若是让圣主破开封印,苏醒过来,那还得了?

    “事已至此,莫要节外生枝。本长老和真一大师虽是化形境界绝世高手,但在这神秘的古修士面前,一切都难以预料。我们便将这周围搜寻一遍,若有宝物就取了迅速撤离,不要惊醒圣主。”谢凌天作出了决定。

    他这段时间以来,很是求稳,因为他要顾及九鼎教诸位精英弟子的安危,绝不能过于冒险。

    “谢长老所言甚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穆姓修士胆小无比,一听要撤退,就笑逐颜开。

    大伙儿尽量将脚步放得轻一些,在周围寻找,除了遍地散乱的骸骨,并无任何出奇之处。

    “这个叫圣主的古修士竟然这么穷?洞窟里连宝物都没留下。”李洲叹道。

    “或许他将宝物随身藏在了储物袋中,你可敢去查看?”穆姓修士冷笑道。

    李洲白了他一眼,道:“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谢长老都说了,古修士圣主是不能招惹的神秘存在,你以为我会过去?你贪图宝物,自己过去看看就是。”

    林锋有些无语,刚才大家还保持着团结,为了莫须有的宝物又冷嘲热讽起来,摇头道:“休要再去找什么宝物,是该撤离的时候了,我能感觉到圣主散发的死亡气息愈发浓厚,封印快破除了。”

    “你对死亡气息很敏感么?本长老怎么没有明显的感觉到有何变化?”谢凌天皱眉道,他觉得越来越看不透林锋了。

    “是的,请长老相信我。”林锋道。

    大伙儿当然相信他,就要撤离。刚走出十几丈,队伍中就一道身影往后闪烁而出,正是穆姓修士。

    “嘿嘿,我早看到圣主的身上有储物袋,里边绝对有许多珍贵宝物。你们被圣主吓得撤退,正好便宜了我。”穆姓修士很得意的道。

    “真是可笑,你不是胆小惜命么?怎么现在大家都退避,你却要去冒险取宝物呢?”林锋淡笑道,对于这种人,他可没什么好感。

    “小子,你这就不懂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算有再大的危险,为了宝物,还是要拼命去夺取的。一旦成功,那可就赚了。”穆姓修士意气风发的道:“待我取出圣主储物袋中的宝物,实力大增,谢凌天和真一大师都不会是我的对手。林锋小子,你不敢来取宝,就后悔去吧!”

    “阿弥陀佛,可叹众生不肯回头……”真一大师念诵佛号,然后悲悯的开始念着经文。

    林锋听得出这似乎是超度亡灵的往生经文,也不由得替穆姓修士感到悲哀。

    在众人的注视下,穆姓修士兴奋的将圣主腰间的储物袋取下,将精神力探入其中,旋即疯狂的大笑道:“圣主果然有宝物,三件灵器,血晶石堆积如山,还有各种炼器材料和上古秘笈。”

    穆姓修士兴奋之下,翻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片翎羽,往身前虚空一抛,便分化出成百上千片翎羽在盘旋飞舞,乌光闪耀,凛冽的煞气弥漫。

    这片翎羽赫然是一件灵器,穆姓修士得意的以左手变换法诀,控制翎羽攻击,化作一片光幕溅射而来。

    谢凌天当即出手将翎羽光幕击溃,手中溢出一丝血迹,道:“果然是灵器,不过,只怕你没这福分消受!”

    “你们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且让我将这三件灵器接连展现出来。”穆姓修士正要取出下一件灵器,忽然感觉一股寒冷彻骨的寒意席卷了全身,就连他的心神都被震慑,有些恍惚。

    他转头一看,但见红袍白发的圣主已然睁开了双眼,只是那眼眸如此空洞,却充满了无尽威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