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四章血染冰川谷

第一百八十四章血染冰川谷

作品:九霄仙冢 作者:蜀南辰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迷蒙的彩色光华在周围流转,林锋如同置身于彩色的浓雾之中,连队友和谢凌天长老都看不见。

    周围的虚空各个方向都传递而来强大的压力,林锋就算爆发出全部实力都抗不下来,毕竟这是大型的古传送阵法,可传送的距离非常远。

    从紫辰星南部的九鼎教传送到极西之地的昆仑墟,这个过程中产生的神秘而巨大的能量是难以揣测的。

    整个传送的过程并没持续多久,林锋感觉有些昏昏沉沉,毕竟将活生生的人用阵法传送到极远之地,是很复杂困难之事。

    终于听到一阵轰鸣声,炫目的彩色光华很快消退,林锋感到脚下所踩的地方不那么飘渺了,这就意味着传送十分成功,依然到了另一边的传送阵。

    林锋发觉手中紧握的传送玉符已经化为了齑粉,刚才传送的过程中多亏了此玉符发出的神秘能量护住林锋的身体不至于在那么强大的压力下崩溃。

    彩色雾气已然完全散去,眼前豁然开朗,队友们都相安无事,只是脸色都很苍白,刚才的确很不好受。

    “据我以前看过的典籍,这里名为冰川谷,在昆仑墟的边缘地带。”谢凌天长老悠然笑道。

    “谢长老没有来过这么?”林锋问道,对于这位领队长老,得尽快熟络起来才好。

    “你开什么玩笑,古传送阵三百年前就坏了,如今才修好,你让我之前怎么来此地?”谢凌天长老摊手道。

    队友们都笑了,看似高高在上的化形境界长老,没有什么架子,当然很容易跟大家打成一片。

    眼前是一个不算大的峡谷,脚下的传送阵并没有九鼎教大竹峰的那么繁复庞大,而周围每隔十多丈的距离都有一个如此的传送阵。

    不时有许多修士出现在其中,他们究竟是从何处传送而来?

    谢凌天随手拦住一位凝血五重的修士,微笑道:“请问朋友,你们从何而来?”

    “我不过是一介散修,来自苍梧城,离这也就三百里路而已。”这位修士见到谢凌天额头上的化形修士印记,吓得全身发抖,连忙如实说道。

    周围注意到此的修士纷纷避之不及,唯恐这位化形境界的绝世强者出手灭杀他们。

    谢凌天将此人放走,苦笑叹道:“出门在外,额头上这个印记还真是不方便,现在的修士怎么就如此胆小呢?”

    也只有像林锋这种心志极其坚定的修士,才会在当初遇到蛇妖洞主之时,还能保持镇定。

    “此事很好办,只需用一条缎带系在额头上不就行了?”林锋建议道。

    绝世高手想问题不一定面面俱到,颇为赞同林锋的建议,翻手从储物袋中找了一条镶嵌着朱红玉石的缎带,很快系在额头上,看上去颇为潇洒。

    这时,林锋他们所在的传送阵也出现了三个修士,一时之间,显得有些拥挤。

    周围所见之人,修为都不高,多数是凝血五重左右。像林锋所在的队伍,十个凝血七重虚丹境界以上的精英弟子,以及谢凌天这个化形境界的绝世高手。

    林锋心中了然:“这个峡谷的传送阵是大部分是单向的,而且与阵法的另一端大多不远,可以由其他地方传送到此。而九鼎教的那个古传送阵就算是个例外了。”

    “大家低调一些,不要挑起事端,我们尽快找一个繁荣的城镇,购买一份本地的地图,古籍上说地处昆仑墟边缘的冰川谷也是很广阔的。”谢凌天告诫大家,然后背负双手,悠然前行,颇为风度翩翩。

    而队伍中其他人也都是青年俊杰,气度非凡,走在路上极为引人注目。

    尤其是其中的两位女修士,一个身穿蓝袍,长发披散,腰间别着两把造型奇特的鲜亮短剑,婀娜的身姿以及眉宇间的秀丽让人眼前一亮。

    而另外一位红衣女修士则梳着发髻,手持一根短笛,莲步款款,颇有古典韵味。

    峡谷里的修士议论纷纷,眼睛都瞪得圆了,他们很少见到如此美丽的女子。

    “他们的修为都高深得让人看不透,莫非是大雪山之上神女峰的人?”一个络腮胡子的修士压低声音对旁边的同伴道。

    他的同伴是个消瘦的中年人,看样子很沉稳,摇头沉吟道:“神女峰上的高手以女子为主,况且修炼的玄冰秘典,让整个人都显得很冷漠,他们一个个都意气风发,像是要做一番大事业一般,或许是来自其他的大势力。”

    其他人也有各自的看法,议论声显得颇为嘈杂,林锋和队友们都顾着前行,懒得理会他们。

    天空中飘洒着鹅毛般的大雪,晶莹剔透,周围的环境一片银白,山峰、岩壁和树木都堆积着厚实的雪。

    真是名符其实的冰川谷,比之青荒山脉的环境严酷得多,就算修士在这样的环境下依靠护体罡气抵御寒冷,仍然会有一些不适,更别说这片广阔的冰川之中的普通人是如何生活的?

    “请问谢长老,我们为何不驾驭坐骑赶路?那样就可快些赶到昆仑墟了。”精英弟子中的那个扛着巨型战斧的魁梧大汉恭敬的问道。

    “你叫聂人龙对吧?其实我们不必急着去昆仑墟,在这条路上我们得准备很多东西,况且你不觉得这样的冰川风景很优美么?”谢凌天丝毫没有一点前辈长老的觉悟,像一个年轻不羁的潇洒公子悠然笑道。

    十大精英弟子尽皆无语,心中几乎都在嘀咕:“宗派的高层怎么决定让这么一位不靠谱的长老来带队?万一出了事咋办,遇到生死危机,也不知这长老能否带领我们杀出一条血路?”

    这个拥有许多传送阵的峡谷不算大,很快就走到谷口,但见前方有两座巨大的冰山,中间的道路比较狭窄,有点像一线天。

    道路曲折蜿蜒,行走在其上,可以听到脚步踩着厚厚积雪发出的“嗤嗤”声,仿佛有一种错觉,两旁入云的冰山随时会坍塌下来。

    大家的修为都很身后,心志也颇为坚韧,所以很淡然的前行,周围还有许多从传送阵那边走来的修士,他们都是从其他地方传送到冰川谷的,换言之,这个小峡谷也算是冰川谷的一个入口。

    那些修士们可不像林锋一行人那么闲庭信步了,尽皆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全身遍布护体罡气,很怕被忽然坠落的巨石给压在冰川之中。

    可以说,冰川谷的自然环境恶劣程度超过青荒山脉许多,林锋由此推测,此地的高手肯定不少,最好低调行事。

    转过一个角,雪地上竟然流淌着鲜血,而且还有烟雾弥漫,说明这是刚流出不久的热血。

    “前方有杀戮,大家都准备战斗。”谢凌天没有用精神力查探,他要尽量隐藏修为,不过凭着他的直觉,也比精英弟子们反应得快些。

    反正战斗发生之时再出手也不迟,队伍中每个人都是惊才绝艳之人,手速和临场发挥能力都是极好的。

    “出口处有嗜血修士进行任意屠戮,大家快往回撤!”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道人,身上的伤口汨汨留着鲜血,他颇为狼狈的从前方跑回来,挥手声嘶竭力的呼喊道。

    许多修士都感觉莫名其妙,认为会不会是这中年道人发了失心疯呢?

    “这不是禾山道的穆云子么?他可是凝血六重的高手,向来德高望重,前方究竟是什么人在大肆杀戮?”旁边有修士认出了中年道人,连忙提醒大家要小心在意。

    其他人这下才恍然,想起雪地之上还流淌着如此多的鲜血,前面的杀戮之惨烈可想而知。

    有些但小的修士连忙跟随禾山道的穆云子往传送阵那边逃跑,而大部分人仍然在犹豫彷徨之中。

    李洲嗤笑道:“这些人真不动脑子,峡谷里的传送阵几乎都是单向传送而已,那里又不能逃遁得更远。”

    “师兄说得对,还不如大家团结一起前去看看,任凭是谁那么嚣张的在前边屠戮,也得让他们尝到苦果。”聂人龙是好战之人,点头赞同。

    “他们猥琐的逃跑也无可厚非,毕竟屠戮之人守在谷口就是想让修士们难以出去,这风头过一阵子就好了。”林锋思维周密,沉吟道。

    他们虽在商量谈论,但脚步可从未停下,都随意的往前走着,漫天飘飞的积雪落在他们衣襟上纷纷消融,护体罡气看起来不明显,却威力不小。

    有修士注意到这一幕,在看看自己身上那么厚实的护体罡气罩,仍然被积雪所沾染,立刻就明白林锋一行人的实力强大。

    由于修士们通过各自本地的传送阵来到冰川谷都是有要事的,所以大部分人没有选择跟着穆云子讨回传送阵处,而是跟在林锋的队伍后边。

    “我们这个队伍想要低调都难啊!等走出这一片区域,大家都收敛些气息,我们必须低调行事才能确保安全。”谢凌天提醒道。

    各位弟子都恭敬的点头,对于化形境界绝世强者的话是衷心愿意听从的。

    凡是决定前行的修士们纷纷在队伍后边跟随,很快就形成一个庞大的队伍,两座巨大冰山之间脚步声回响不绝于耳。

    “不要走那么整齐,小心弄得雪崩了。”队伍中还是有细心之人,好意出言提醒道。

    漫长的山道终于走到尽头,雪地之上的鲜血如同小溪一般向远处蜿蜒延伸,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修士的尸体,他们都是被狂猛的剑气刀芒所击杀,十分触目惊心。

    前边是一片辽阔的冰原,极远处才是冰川,而不远处就有大批的修士围在一起,他们在围攻敌人。

    大家驻足观察情况,但见这两百多个修士在围攻十几个修士,而被包围的修士每个人都狂猛无比,手持长剑和战刀,出手快而狠戾,几招之间就要斩杀一名修士。

    而若有人畏惧战斗想逃走,甚至要突破这层阻碍,往前方的冰原跑去,那么十几个狂猛的修士就会优先挥动武器将之击杀。

    其实他们也不算多么厉害,几乎都是凝血六重后期的修为,只有一个戴着银色斗笠的人有凝血七重虚丹境界的修为。

    而他们所阻挡的两百多名修士,几乎是凝血六重以下,只有少数人是凝血六重的修为,但真正战斗起来,同样的修为境界差别是很大的。

    林锋一眼就看出这十几个修士经常参加生死战斗,身上涌动着浓烈的血煞之气,因此他们奋战起来就会产生一种气势将敌人给威慑住,然后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了。

    片刻之后,两百多名中低阶修士尽皆被斩杀,就连往回跑的几十个修士也后背中了凌厉的剑气,扑倒在雪地上,瞪大了眼睛很不甘的死去。

    现在前方的人终于可以看得清楚了,一共十五人,皆穿着黑色皮甲,戴着银色披风,脸上的表情很一致的是那种嚣张跋扈,以及很嗜血的眼神。

    “哟呵,又来了两百多个待宰羔羊啊!”其中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扛着一柄金色的巨刃,很猖狂的嘲讽道。

    这边队伍中大多数是凝血五重及其以下的低阶修士,尽皆敢怒不敢言,并且刚才这些黑甲修士屠戮两百多修士的惨烈景象仍然历历在目,让他们萌生退意。

    “哈哈,一群低阶修士,被欺辱了都不敢吭声,今天杀得我手都酸软了,不如你们跪下来求饶,兴许可以放行。”为首的那个头戴银色斗笠的修士嗤笑道。

    这十五个修士已经杀得起兴,很是自得意满,即使觉得林锋这些人气度很非凡,也只是多看了两眼而已,他们觉得这气度也算不得什么,待会儿不都要被斩杀么?倒在雪地上的尸体可不会有什么非凡的气度。

    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凝重,十五个修士也在趁机恢复体力,这时有人终于鼓起勇气问道:“你们这么猖狂的堵在冰川谷入口屠戮修士,难道不怕神女峰的高手来惩罚你们么?”

    “那些孤傲冰冷的女修士可谓不食人间烟火,只要我们不去女神峰之上捣乱,就在冰川谷口杀些修士,她们也是懒得管的。”两米高的壮汉冷笑道。

    “我知道他们为何如此做了!这些人是刚成立的血盟,准备用屠戮的方式扬名。”队伍中有人想起了这一茬,连忙道。

    谢凌天也没来过冰川谷,以他的博闻多识也不知血盟的意思,转头向身后的修士们问道:“何为血盟?以杀戮的方式扬名,是否太荒唐?”

    “看来高手你是从偏远地方来的吧,我们昆仑墟周边地域的势力除了宗派便是血盟了。所谓的血盟跟宗派有区别,并不需要收徒,只是一群志同道合,且各有绝招的修士聚集起来,饮了结义酒,然后共创血盟。”有位修士详细的解释道。

    林锋心中了然,原来异世也兴这个,有点类似于前世的那些江湖好汉,义结金兰,歃血为盟。

    在环境恶劣的昆仑墟地域,人类修士要与自然争斗,还要与诸多的种族战斗,所以在生死之际,并肩作战的队友们之间义气很深。

    但这种义气比较狭隘,只局限于一个小团体而已,也就是他们的血盟,对于其他修士,他们可不会讲什么情面。比如眼前这十五个修士,刚成立了一个血盟,就来这冰川谷入口,堵着杀戮中低阶的修士,想要将血盟的名声给传扬开来。

    这样凝重的气氛持续了好一会儿,林锋身后的修士们都不敢吭声,而那十五个黑甲修士终于恢复了体力,互相望了一眼,便提起手中兵刃,嘿嘿笑道:“识趣的快过来跪地求饶,我们血盟刚成立不杀服软之人,否则再等片刻,你们就都得葬身于此。”

    林锋和队友们都很淡定,毕竟谢凌天长老是领队,他没开口,没人会胡乱强出头。

    “我倒数十个数,若还没有人前来跪地求饶,那我们就要冲杀过去。”头戴银色斗笠的修士以阴沉的声音道。

    “别呀,我愿意求饶。”人群中走出一个肥胖的修士,他极为胆小,觉得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丢脸也算不得什么,总比丢了命好。

    况且在他看来,等会儿这两百多个修士都要被屠戮殆尽,又有谁会在意他现在跪地求饶的丢脸举动呢?

    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就有二十多个极为胆小的修士跟着此人一路小跑过去,然后低眉顺眼的跪在雪地上,不断磕头,口中哀求道:“饶了小的吧,只是路过冰川谷而已。”

    大多数修士都很鄙视他们这种没骨气的做法,这时但见刀光闪烁,鲜血飞溅染红了雪地,刚才跪地求饶的二十几个修士尽皆身首异处。

    谢凌天和林锋这些人都很沉得住气,但旁边的修士们则义愤填膺,纷纷呼喊道:“你们这群不遵守诺言的恶贼,今天定要跟你们拼死战斗到底。”

    “就凭你们也敢口出狂言么?”两米高的壮汉扛着金色的巨刃大步走出,嘲讽不已。

    这时,谢凌天拍着林锋的肩膀,微笑道:“林锋,这些家伙交给你收拾应该不成问题吧?”

    “他们十五个人中只有一个凝血七重虚丹的高手,我当然能快速解决掉。”林锋沉稳的道。

    这边的修士纷纷拔出了武器,并且将擅长的各种法器释放出来,盘旋飞舞于身体周围,场面颇为壮观。

    “朋友们,在收拾他们之前,难道不想知道他们刚成立的血盟叫什么名字么?”林锋上前几步,朗声笑道。

    “你们这些待宰的羔羊听好了,我们血盟名为冰川刽子手。”两米高的壮汉得意的道。

    “很贴切的名字,现在你们可以灭亡了。”林锋淡然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