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 > 九霄仙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三章古传送阵开启

第一百八十三章古传送阵开启

作品:九霄仙冢 作者:蜀南辰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颜月的确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可谓柔情似水,让人心中产生几许涟漪。

    “我怎么会忘记你呢?就算在极远的地方历练,我也总会回来与你相聚的,千山万水怎能阻挡我?”林锋伸手轻轻的抚着颜月的柔顺长发。

    沁人心脾的发香让人有点醉意,或许也因为今天跟古老部落的人喝了太多的酒。

    林锋牵着颜月如同柔荑般的纤纤小手,站在银蛟背上,然后银光闪烁,便在寒冷的云雾中穿行。

    深冬的清晨,红日初升,在云雾间散发着橘红的光芒,如同一颗很大的橘子。

    望晨光之熹微,让人心中感到无比清爽。

    林锋抬头远望,但见青荒山脉无边无际,远山苍幽的轮廓被雾气点染,犹如泼墨山水的画卷。

    有佳人相伴,乘蛟龙自在遨游,赏风月江山,本就很逍遥惬意之事。不过林锋心里却提醒自己:“不要过于沉迷这种安逸的生活,要成为真正的强者,叱咤修炼界,就得在艰辛和磨难中披荆斩棘而行。”

    银蛟的速度极快,两天的时间就来到百兽山外边的竹林小镇,一帘酒旗从竹林中挑出,上面四个大字“旗亭酒肆”。

    “锋哥,距离这次宗派行动启程还有一天多的时间,都快到宗派了,我请你去旗亭酒肆吃杜鹃醉鱼如何?”颜月嫣然一笑,温柔的道。

    “这竹林小镇是我们产生好感的地方,当然值得纪念,亏你还记得第一次在此吃的是杜鹃醉鱼这道菜。”林锋觉得颜月实在是太乖巧了。

    “怎么,你到底去不去嘛?”颜月娇嗔道。

    林锋哈哈笑道:“当然得去,颜大小姐请吃饭,我怎能拒绝呢?”

    然后林锋将银蛟收在灵魂契约卷轴之中,就揽着颜月的肩膀走进翠竹掩映中的旗亭酒肆。

    这里环境很干净雅致,尤其是在阁楼上,后边窗口可以望见小镇的街道,来往行人熙熙攘攘,而在前边凭窗望去,便可望见起伏的竹海以及潺潺流去的辰河之水。

    点了五道本地的风味小菜,再加上颇有特色的杜鹃醉鱼,林锋翻手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坛秘制猴儿酒。

    林锋和颜月便享受这难得的二人时光,平时总忙于修炼和闯荡,心难得静下来,跟心上人一起吃饭喝酒,这是一种对生活不错的调剂。

    “锋哥,那个叫陆雪瑶的女子你打算怎么对待呢?”颜月喝了两杯酒,脸上就浮现出红晕,珊珊可爱。

    “呃,她是我很好的朋友,在药王谷那边已经无依无靠,我把她引荐到九鼎教,也得经常照顾才对,我不在的岁月里,希望你们好好相处,对于她这个新人也要关照呀。”林锋总不能说自己还喜欢陆雪瑶吧?

    至少目前不能明说,颜月还是属于思想比较保守的女子,此事得从长计议,现在让她们成为朋友算是妥当的方法。

    反正陆雪瑶是比较开朗的女子,她那边倒不必担心。

    一个时辰之后,颜月有些醉意微醺,林锋便又带着她出发,在夜里终于回到了九鼎教的凤鸣峰,林锋一直将颜月送到她的宿舍楼下才离开。

    还有明天一天的时间,林锋决定在自己的洞府里潜心修炼,将修为稳固,于是趁夜去化剑谷里从藤老处,把修复好的斩龙剑和三件新炼制好的上品法器带走。

    第二天,林锋在归元谷自己的洞府里打坐修炼,目前的修为已经很接近凝血七重虚丹中期,只需要再多凝聚一些精血能量,就可以水到渠成的突破到凝血七重中期。

    若是爆发出真正的实力,林锋可以完全压制凝血七重后期高手,甚至可以跟凝血八重实丹初期的高手抗衡。

    其实,由于林锋的经脉也被妖兽梼杌之血淬炼过,并且后来不断被九霄星河图改善,变得坚韧而宽阔,提升修为境界所需要的精血能量就更加多了。

    虽然提升境界的速度不算非常快,但好在爆发出的实力很可观,倒也差强人意。

    此次去昆仑墟查探,可谓生死未卜,九鼎教只不过选出十个精英弟子去历练一番罢了,并不太在乎他们的生死。

    因为他们不是最精英的十个弟子,而算是非常有潜力而已。

    林锋很清楚,那个古传送阵是刚修复不久,已经三百多年未曾使用,若是从此传送到昆仑墟,安危不知。

    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九鼎教做出的一次探索,而包括林锋和李洲在内的十个入选的精英弟子都只是试验的棋子而已。

    可以选择不去,其实归元谷中还有很多精英弟子很想要这个名额呢!林锋本就要在生死战斗中以及各种险境里寻求领悟和突破,以及增长见识,怎会畏惧未知的危险而放弃这次去昆仑墟的机会呢?

    “希望这次我和李洲大哥都能安然回来,不知这次带队的长老是谁,若有霍不凡那样的强大的修为,倒也有一定的安全保障。”林锋心道。

    还未曾去昆仑墟,担心那么多也无用,林锋干脆摇头不去理会这些杂念,潜心静气继续修炼。

    浑厚而磅礴的精血能量在经脉中按照规律的规矩运转,林锋体内的虚丹将精血不断的经脉中运输,又将流回来的汇聚起来,变得更为凝练。

    这样的修炼很单调,却是必须的,林锋渐渐进入一种空明的状态,保持着精血能量的运转,而脑中却在推衍着斩龙剑法的精神微妙招数。

    在修炼中度过了一天,林锋终于睁开眼醒来,到了出发的时候了!

    林锋换上一身天蓝色的武者劲装,把紫电阴雷刀背在身后,并且穿戴着漆黑如墨的披风,显得很俊逸。

    之所以将紫电阴雷刀背着,而不是斩龙剑,是因为林锋打算在没有遇到特别强的对手之时,就用刀来战斗,这样也可以对武道有新的领悟。

    平时冷清的归元谷,今天却有很多人在各自的洞府门口等待着,他们可是早就从小道消息知道这次去昆仑墟的秘密行动,没有入选让他们有些惋惜。

    所以他们今天一大早就站在各自的洞府门口,就是想看看这十个入选的精英弟子究竟是哪些人。

    林锋平时可没见过这些家伙,也没打招呼,淡然的自顾自往谷口走去。

    “快看啊,那个小子背着的战刀是紫电阴雷刀,我记得这是宇文龙珍藏多年的兵器。”一个精英弟子眼力不错,很快就认出了这把刀。

    “何必大惊小怪,宇文龙许多天前就被这家伙给斩杀了,他叫林锋,是最近才崭露峥嵘的天才。”旁边另一个弟子笑道。

    他俩这么一说,归元谷里就热闹起来,平时都很孤傲的精英弟子们跟市井之徒一般,议论纷纷。

    开始还有人认为林锋击杀同门师兄应该受到惩罚,但消息灵通之人就告诉他们那宇文龙之前在仙市古镇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林锋只是清理门户而已。

    对于这些议论之声,林锋丝毫不以为意,眼前这些所谓的精英弟子之中将来能够有成就的也屈指可数而已。

    来到归元谷口,这里正好有几道炫目的光华闪过,是另外几个入选的精英弟子,他们很积极的上路。

    “林兄,等我一起啊!”李洲在后边笑着喊道。

    林锋点头,两人都拿出灵魂契约卷轴召唤出自己的妖兽坐骑,然后往玉衡峰赶去,因为这座内门弟子的聚集地之一的山峰在九鼎教群山的外边,方便进出。

    来到巨大的广场上,内门弟子得到消息的人几乎没有,所以显得比较冷清,只有入选之人和几个执事长老在广场上等候着。

    广场上的巨大玉鼎吸收着灵气,然后又散发出浓郁的碧绿雾气,弥漫在广场上。

    林锋往前方瞥了一眼,那里是很熟悉的乾元台,每当宗派内有弟子之间的矛盾达到不可调节的地步就可以来乾元台上决生死,这在每一座主峰之上都有。

    “林锋、李洲,你二人差点就迟到了,以后可以积极点。”霍不凡长老微笑着提醒道。

    “是的,以后我会注意。”林锋恭敬的道。

    霍不凡走过来,小声道:“你不必再纠结宇文龙之事,上边已经派人彻查清楚,的确是宇文龙犯下了天怒人怨的罪行,你没有做错。总之,安心在此次昆仑墟之行里历练,将来功成而回,定然前途无量。”

    林锋当然早就没纠结此事,既然霍不凡好心好意的这么说,他便恭敬的点头,对于这位长者,他还是很敬佩的。

    霍不凡又走到队伍前方,和另外三个执事长老闲谈着,大家都在等待一个最重要的人,他就是这次带领十大精英弟子,前往昆仑墟的长老。

    林锋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另外八个精英弟子,都是人中龙凤,其中还有两名女子,男的俊逸非凡,女的则倾国倾城。

    这只是大概的感觉,林锋还注意到站在最前面的那位白衣剑客,孤傲清冷,背负一柄狭长古朴的乌鞘长剑,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不远处的一个高大威猛的红色披风武者充满阳刚之气,扛着一柄开山大斧。

    剩下的四个男子中,有一位是书生打扮的青年,他身边站着一位头发斑白的中年人,背着一个很长的匣子,另外则是两个锦衣青年,彼此很熟悉的在那里交谈,他俩都显得眼高于顶。

    另外,那两名女子都有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一人是红衣长发,另一人则穿青衣梳着发髻。

    “林兄,你可别小看其他的八个人,他们加入九鼎教许多年了,可不想咱们才一年。就算是哪个头发斑白的老者,也有凝血七重后期的实力,我都不一定打得过他。”李洲见林锋有些不以为意的样子,便低声提醒道。

    归元谷中选出的十个精英弟子,每一个都可以算是惊才绝艳之人,都有各自独特的本领和压箱底的绝招。像这样的人才,归元谷中还有一些,一次昆仑墟探险,不必全部去,这本就是一次难料结果的行动。

    其他人也注意到林锋望来的目光,只是冷漠的回望了一眼,就不再理会,几乎都很孤高冷傲,毕竟都以天才人物自居,平时待在自己的洞府中闭关修炼,也很少与人接触。

    霍不凡当然注意到了十大精英弟子之间并不融洽,都自以为是,淡笑摇头道:“你们不要太过孤傲,彼此的实力相差不大,都是天才,我希望你们虚怀若谷,互相扶持。此次前往昆仑墟,危机重重,若没有团队精神,岂能走得长远?”

    大家都略微低下头聆听教诲,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道耀目的白光,待得靠近,便可看见这是一道剑光。

    一位白衣若雪的修士御剑乘风而来,潇洒非凡,落地之后,白色长剑瞬间消失,也不知被他收到哪里去了。

    此人面如冠玉,丰神俊朗,五官极为端正,乍一看像是弱冠青年,仔细观察才会发现他的眼角有那么几丝微不可察的皱纹,他可不是年轻人。

    林锋注意到,此人的额头有一只如同燃烧着火焰一般的图纹印记,如同浴火重生的凤凰,不过太过精致小巧,也无法辨认这是什么种类的妖兽之形。

    “他是化形境界强者!九鼎教的绝世高手可真不少啊!”林锋心里很震惊,他对于化形境界修士的手段可是见识得不少了,每一位这样的强者就如同一座难以逾越的通天之峰。

    其他精英弟子也惊骇之极,平时自己的孤傲在如此强者面前都不过是笑话而已,在修炼界要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有资格狂傲摆谱。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此次带领你们前往昆仑墟的长老,名为谢凌天,一直在归元谷中潜修,这次若不是长老们一致推选由实力强劲的谢长老带队,他可懒得走这一趟的。”霍不凡笑着介绍道。

    谢凌天对弟子们拱手微笑,颇有君子之风,道:“霍长老太抬举了,我哪里是什么实力强劲的长老,不过是浪得虚名罢了。不过这次我既然带队,就会全力以赴,认真对待,确保你们的安全,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他的语气虽然客气,但也仅是对霍不凡和精英弟子们,至于旁边的那三个执事长老,直接被无视了,像他这种化形境界长老其实看不起执事长老的。

    谢凌天望了一眼林锋和李洲,上次他俩在归元谷中切磋的场面可是被谢凌天看到的,对于他俩还是很重视的。

    林锋跟他对望了一眼,然后微笑表示打招呼,谢凌天哈哈一笑,御剑而飞,化作一道白光往群山之中飞去。

    十大精英弟子们纷纷召唤出自己的妖兽坐骑,爆发出全部速度追去。

    大部分都是飞行类妖兽,至于那些走兽速度也不错,谁都不愿意落于人后,纷纷催促自己的坐骑尽力加速。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其中一个执事长老向霍不凡问道:“霍长老,依你之见,他们十人中以后有几人能够活着回来?”

    “哎,刚才看他们一个个意气风发的样子,我都不忍打击他们的信心,其实根据三百年前那次前去昆仑墟探险的队伍存活率来看,他们最多有三人能回来。”霍不凡叹息道。

    另外一个执事长老手捋长须,点头道:“据老夫所知,通过古传送阵所达到的地方只是昆仑墟的边界,那里离九大仙派的伏龙谷不算特别远,而更多的势力则是魔道和妖物,他们真的很危险。”

    他们虽然如此感慨,但也不能阻止这个探险队伍的启程,毕竟古传送阵好不容易被修复了,宗派的上层人物经过研究决定的事,岂能因几个人的反对意见而改变?

    霍不凡很看好林锋,心里还是很希望他能够活着回来,毕竟他是看着林锋自从加入九鼎教之后,一直成长起来的优秀弟子。

    古传送阵所在的主峰是九鼎教七大山峰之一的大竹峰,离玉衡峰并不远,这里到处是青翠碧绿的竹子。

    十位精英弟子跟随谢凌天降落在大竹峰的后山,这里算是比较偏僻,只有两名中年修士在此守着,见谢凌天带队而来,连忙恭敬相迎。

    谢凌天只是略微点头,然后带着大家进入翠竹掩映的山洞里,不久就在一个巨大的石室里见到了古传送阵。

    周围有八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都盘膝坐在阵法的八个方位边缘,他们感知到有人到来,张开眼一看,便都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大块高阶灵石注入到阵法的八个方位的凹槽里。

    林锋见识过许多阵法,还从未见过如此古朴繁复的传送阵,大约有五丈方圆,其上绘制着古老的符文,根本就看不懂其内容。

    随着灵石的嵌入,古传送阵之上的繁复符文渐渐泛起了流光溢彩的亮光,不一会儿就愈发明亮。

    “赶紧随我来,传送阵马上就要开启了。这是传送符,你们要握好,可以抵御传送过程中遇到的能量风暴。”谢凌天给每位精英弟子都分发了一张晶莹如玉的淡红符箓。

    然后大家都跟着走入传送阵之中,林锋注意到这八位白发老者其实修为都极为深厚,在九鼎教中肯定也是有地位之人。

    一种奇异的声音在周围响起,类似于梵唱,古传送阵上光晕流转,光华很快将周围的情景都遮蔽,与外边隔绝。

    谢凌天望了大家一眼,示意不要害怕,淡定一些。精英弟子们也是第一次使用古传送阵,心中难免有点忐忑。

    林锋感觉周围的能量开始翻涌,如同一个风暴漩涡将自己往下边拉扯,于是按照谢凌天所说紧握着传送符,将罡气遍布全身,抵挡这种不适感。

    古传送阵已然开启,林锋和另外九大精英弟子在谢凌天长老的带领下就要来到昆仑墟。

    ps:求收藏和推荐喔,并且感谢已经收藏的朋友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